第十八章:柔情似刀

  秦潇潇抿嘴笑着,带着透明水晶的镯子拿起酒壶,给北冥谶沾满了酒。

  北冥谶的眼睛顿时被她手腕上的手镯吸引了过去,他看着她的手镯,谨慎的问:“这手镯是谁送的?”

  “你哥哥。”秦潇潇说着,已经用另一只手摘下了那手镯,纤细的手指一松,水晶的手镯便掉落到了地上。

  当手镯沾到地的那一刻,手镯发出清脆的破碎声,北冥谶看着碎了一地的手镯,将视线又转向了秦潇潇。

  秦潇潇面无表情的喝了一口酒,眼神扑朔迷离:“我说过我不要的,这么贵重的礼物,你看,一不小心就掉在地上碎掉了!”

  “这个礼物的确很贵重。”北冥谶看着一地的碎渣,话里有话道。

  秦潇潇一笑,将杯中的酒全都饮了下去,将空了的酒杯举给北冥谶看。

  北冥谶一笑,举起自己手中的酒杯,也是一饮而尽,秦潇潇笑着,继而将他的酒杯又倒满了酒,而后是自己的。

  看着今夜与众不同的秦潇潇,北冥谶也来了兴趣,两人一杯接着一杯的酒喝了下去,菜几乎没有被动一下。

  空着腹,两个人不知道喝了多少,一个是满腹心事,一个则是太兴奋所致。

  秦潇潇红了脸蛋,笑着看着也已经喝得醉醺醺的北冥谶:“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哦?为何?”北冥谶也有些微醺。

  “因为,因为,我不告诉你,呵呵……”秦潇潇已经喝得差不多了。

  她无意中撩拨了一下脖子上的碎发。

  北冥谶的眼眸瞬间深沉了几分,他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来走到了秦潇潇的身侧。

  “你醉了。”他深邃的眼眸看着已经自己都坐不稳的秦潇潇。

  “有吗?我真的醉了吗?”秦潇潇没心没肺的笑着,眼角却不知为何湿润了起来。

  北冥谶凑到她的耳边,眼眸是异样的兴奋,故作暧昧道:“你,真的醉了。”

  秦潇潇不由缩了缩脖子,痴痴笑道:“好痒啊。”

  “还有更痒的。”北冥谶长臂一伸,顺利的将纤弱的秦潇潇抱去。

  秦潇潇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再清醒过来就感觉自己在一个温暖的臂膀里。

  也不知是困了还是喝酒喝得太多了,她竟然有些睁不开眼,眯了眯眼睛,蹭了蹭,找了个还算舒服的位置,便闭眼睡去了。

  北冥谶进到房间,将秦潇潇放在床上,看着床上通红脸颊的秦潇潇,他不由的,情不自禁的低头在她粉红的脸颊上亲一口,为何今日的秦潇潇会如此可爱,但却让他感觉透着心疼呢?

  秦潇潇忽然被放在冰冷的床上,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还是咿咿呀呀的在床上打起滚来。

  这无疑给北冥谶脱衣服的任务增加了难度,他在保证不吵醒秦潇潇的情况下,艰难的将衣服脱了下来,随只是三月,他却满头大汗。

  自己宽了衣服躺在床上,将在一旁的秦潇潇楼了过来,放在了自己宽厚的臂膀上。

  秦潇潇通红的脸颊仍然在发热,她伸手,一爪子就挠破了北冥谶的脖子。

  北冥谶微微皱了眉头,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脖颈,竟然还真的出血了,他皱眉看着仍然在熟睡中的秦潇潇,牙齿咬的咯咯响,现在一定要忍,要等到她醒了之后,看着她可怜兮兮的眼神,再一口一口将她吃掉!

  酷S√匠58网z@永wg久免费^看P小Z说

  “妖怪,抓住你了。”秦潇潇又是一爪子,幸好北冥谶反应的快,伸手抓住了她伸过来的手。

  秦潇潇觉得自己的手腕一疼,一个机灵,眼睛猛然的睁开,她眨了眨眼睛,再看看身旁的北冥谶,叹息道:“怎么还没天亮啊。”

  “这才刚天黑呢。”北冥谶无奈的笑道,还真是个小糊涂虫。

  “原来是这样……”她眨了眨眼睛,再看看北冥谶身上的衣服,叹息了一口气:“睡觉吧。”

  刚转头躺下,却又被北冥谶拉了过来,不情愿的睁开眼睛,看着笑的如同狐狸的北冥谶,她觉得有不祥的预感,小心翼翼问道:“你干嘛?”

  “没什么,我只是想要,吃掉你!”说着暧昧的话语,北冥谶的手已经伸向了她的腰际。

  秦潇潇伸开手就是一爪子。

  只听北冥谶冷吸了一口气,抽出手看着自己手上四道明显的血痕,惊道:“你真狠!”

  “我警告你老实一点,不然就让你好看。”秦潇潇眯眼警告。

  “今夜你请我来难道不是为了弥补新婚之夜的损失吗?”

  “胡说,只是像请老朋友一样叙叙旧。”秦潇潇转头背对着他躺了下去,明明已经答应了沐春风,但她为何到紧要的关头却胆怯了?

  这时,北冥谶的一根手指放在了她的背上,隔着亵衣在画圈圈,一边画一边道:“从前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但她却不懂如何被人去爱,如何去爱别人……直到有一天。”忽然北冥谶将秦潇潇翻了过来,面对面的看着她:“她遇到了一个愿意用等待去融化她心的人。”

  不得不承认,北冥谶的故事讲的非常好,甚至都她都想要掉眼泪了,但是如果这个故事里的主角说的是他们俩的话,那么她只有一个疑问,就是他对她有真心吗?

  还没等她思考完,黑色的身影便笼罩住了秦潇潇,继而便是北冥谶一个轻轻的吻,弄的她有些措手不及。

  眨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不知要做什么反应。

  北冥谶又俯身亲吻了她,不过这次并不是轻轻的一点,舌头的攻击加深了这个吻的深度,他用舌头轻轻扫过她2的贝齿,而后很温柔的将舌头挤入她并没有用力紧闭的牙齿中间,而后和另一个娇小香醇的舌头相遇了。

  想想都知道,秦潇潇是多么的纯情,那些舌吻的花招她可是一个都不会,就这么顺着北冥谶的摆弄,一会儿跟着舌头上,一会儿又下,就这个持续了好一会儿之后,她伸手推开了他,红着不知道是因喝酒而醉的脸道:“舌头酸了。”

  “那咱们就进入正题吧!”北冥谶翻身而上。

  就算是北冥谶很温柔很温柔的进入了她,她还是紧张到流汗,纵然北冥谶压制住自己的欲望,一遍遍柔声的告诉她,他是不可能伤害她的,但她还是觉得害怕,毕竟没有过几次的经验,也不知道那啥有什么感觉。

  虽然最后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享受了,但她却早已累得睡了过去。

  看着她沉睡不醒的样子,将她作为私人物品般搂在自己的怀里,闭眼也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的一大早,秦潇潇还没有睡醒,就被梅香给叫醒了。

  慵懒的躺在床上,眯眼看着梅香笑呵呵的样子,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说实话,当沐春风说这个计划的时候她还有点质疑,因为她不相信自己对北冥谶的诱惑力有那么大,看来是真的了,一切却又像是幻境,让她有些看不透了。

  全身软趴趴的,一点力气都没有,硬是被梅香叫了起来,说什么好事一定要起早,不然会因为懒惰好的运气就全部跑掉了。

  随便被梅香摆弄着穿衣服,一有空就又躺回到了床上,把梅香气的都鼻子冒烟了。

  对梅香来说,计划成功了一些就是对她家人的安全多做了一层保障。但对秦潇潇未必!

  起床后也是百无聊赖,在等梅香上早餐的时候沐春风竟然来了。

  他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眼底下那两个黑色的眼袋是她在现代时最熟悉的东西,整个人都无精打采,给她一种很勉强才能走到她院子里的错觉。

  “你没事吧?”她有些担心他现在的状态,怎么会这样呢?

  “你是在关心我?”有些苍白的脸蛋展现出了一丝生气。

  “是啊。”这个院子,现在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别人吗?

  沐春风忽然伸手抓住了秦潇潇的手,眼神中满满都是透着痛苦:“他,昨晚真的要了你?”

  不知道为何他会问这个,想了想,许是他想要知道这个计划成不成功吧,于是点点头:“是!”自然有些不高兴。

  “那他……算了。”沐春风的情绪又一点点的掉落了下去。

  “进屋坐吧,梅香去弄早点了,一起吃点?”本来秦潇潇不过是客气客气,但没想到沐春风真的点了头,让她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看着梅香上了早点,又匆匆忙忙的吩咐让她再去多弄一份儿。

  “没有什么好吃的,我每天都吃这些吃惯了,不知道你吃不吃的惯。”她每天的早饭就是些画卷啊和油饼还有稀饭,她都觉得很乏味,然而她忘记了的是她现在身处古代,没有现代的繁华且多样的早餐。

  沐春风只是喝了两勺的粥便说抱了。

  这点上她一点都没有夸张,紧紧是喝了两勺后就一直看着秦潇潇吃。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变得那么能吃起来,平时一个花卷一碗稀饭就够了,今天却吃了两个画卷和一块饼加一碗稀饭都觉得没饱,看着秦潇潇那么能吃,沐春风的脸色又苍白了一分。

  “你真的不吃了?”秦潇潇瞪大眼睛瞅着沐春风。

  沐春风轻轻点头,当他以为是秦潇潇再次关心他的时候,秦潇潇则是一把端过他面前的稀饭开始喝起来。

  在一旁伺候的梅香和菊韵都为自己的公主感觉到丢人,然而沐春风的脸色却异常的好了些,伸手拿过一个花卷,一掰两半,递给了秦潇潇一半,秦潇潇伸手接过,虽然嘴里满是稀饭,还不忘说谢谢。

  沐春风笑了起来,问道:“稀饭好喝吗?”

  秦潇潇抬头看了他一眼,瞬间低头多喝了两口后将稀饭放到了他的面前:“没事,我有给你留的。”

  沐春风笑的更开心了,果真喝起了秦潇潇剩下的稀饭,却犹如再吃什么山珍海味一样的品尝。

  吃过一顿早饭,明显沐春风气色好了很多,只是看着秦潇潇傻笑了一会儿,就走了,真是莫名其妙。

  中午还没到,北冥谶竟然来了,她无比的诧异,毕竟,他来都是没好事的。

  一先进门的时候秦潇潇一直警惕的盯着他,直到,北冥谶沉不住气道:“我只是来看看你。”

  她的眼神才松懈下来,揉了揉眼睛,一直盯着东西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确实眼睛挺酸的。

  “你没事吗?不是应该帮北冥昭处理很多公文吗?怎么今天闲成这个样子了?”

  “我不是想你吗?所以百忙之中也要抽出空来看看你。”北冥谶肉麻的对着秦潇潇眨了眨眼。

  瞬间五条黑线在秦潇潇的脑门上拉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