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皇后选举

  秦潇潇放心的走过北冥谶的身边,看北冥谶如此平静倒也觉得两人之间还算和谐,却不想手被抓住,而后整个人被甩在了床上,她应该庆幸自己怕冷,所以让梅香多垫了两床被子。

  “你说话不算数!你这个大灰狼。”

  “我的小绵羊,你才知道我说话不算吗?”说着,北冥谶的身影跟着压了下来。

  “你要干嘛?”秦潇潇被他压的嗓子都破音了。

  “明知故问。”他故意在她耳边暧昧道。

  秦潇潇暗自咬牙,自己竟然这么蠢,还是上当了。

  北冥谶手摸索着她身上的线条一路向下,去摸秦潇潇亵裤的带子,嘴角带着的微笑不知是幸福还是太幸福。

  “叩叩叩。”然而,和暧昧完全不同的音符响起,不是别的,竟是秦潇潇房屋被敲响的声音。

  北冥谶将手暗自握拳,却还是隐忍着起了身,随即秦潇潇就赶忙起来离他三丈远。

  “什么事?”秦潇潇颤抖着声音问。

  “公主,皇上来了,就在院子外候着呢。”是梅香的声音。

  一听是北冥昭来了,北冥谶立马整理了自己的衣服,而后走出了房间。

  秦潇潇瘪了瘪嘴北冥昭是你亲爹呀,跑的那么快,虽然那么说,但她跑的也不慢。

  急忙用手扒了了两下衣服,还给梅香看了看,但梅香却没给任何的意见。

  当她走出屋时,北冥昭已经在院子里了,还在的是一个她很久都没有见到的人了,沐春风!

  看到秦潇潇出来,北冥昭不过是淡淡的微笑点头,其他什么都没做,秦潇潇的心有些忐忑起来。

  走进便听到了他们讲话的内容:“这次来是为了册封皇后的事情。”北冥昭淡淡道。

  “皇兄已经有决定了?”北冥谶挑眉问。

  秦潇潇的心顿时跌入了谷底,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北冥昭,然而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再看她一眼,唯有她一个人伤心。

  “是惠妃还是卿妃?”北冥谶继续追问。

  一旁秦潇潇默默听着。

  “是赵卿儿。”

  “皇上的抉择是对的,赵卿儿的哥哥是兵马大元帅,立她妹妹为皇后,他自然会为咱们多效一份力。”

  接下来好像北冥昭还说了什么,但是她都听不进去了,所有的信息全都停留在了赵卿儿这三个字上,她明明那么无理取闹,虽然很爱皇上,但是却也很嚣张跋扈,她连惠妃十分之一的稳重都没有,却因为她哥哥的缘故变成了皇后,她可不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她嫁给了北冥昭,一来她没有心机,而来她没有家世背景,这样的话,是不是注定她会打入冷宫?还是说她要相信北冥昭的爱,一定不会背叛她,但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说说而已,当打完这些比方之后再醒过神来,只听到了沐春风说的最后一句话:“册封大典定在三日后。”

  这好似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

  进了屋子,北冥谶仍然还没有走,秦潇潇也懒得理他,满脑子都是刚刚北冥昭来时说的话。

  “怎么啦?”北冥谶推了她一把。

  “啊?”秦潇潇有些愣神。

  “我刚刚说的话你有没有听进去?”

  “我,我刚刚睡着了,你再说一遍吧。”

  “身为王妃,三日后的大殿你也要去参与。”

  “我能不去吗?”

  “于内你是我北冥齐王的王妃,于外你还是儒国的公主呢。”

  “是么。”可她一点都不觉得这个公主的头衔有多好,相反,这个公主的头衔一直压迫着她,这好似是一张符纸一般,压的她翻不了身。

  不知怎么,秦潇潇又开始走神,这次醒过神来之后则有点不妙了,她已经被北冥谶包进了房间里的床上。

  她没有反抗,看到自己身上紧被脱的只剩下了亵衣,她有些愣愣的问北冥谶:“你爱我吗?”

  北冥谶有些怔住,这话在谁的嘴里问出都可以,但在她嘴里却显得有些不现实。

  “曾经不爱,当看到你醒来如此厌恶我的眼神时,只对你外表的喜爱都没有了,但不知为何,现在却又觉得你可爱起来,这,算是爱吗?”北冥谶如实回答。

  “当然算。”她想告诉他,其实在一醒来,一发现是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的时候,她是害怕的,恐惧的,但他真的长得很帅,她很喜欢。

  北冥谶这次是温柔的,轻轻的,将她的衣服全都脱掉,让她平躺在床上,柔声对她说:“我知道,你喜爱皇兄比喜爱我更多一些,但你和皇兄是不可能,是我先得到了你,那时听到儒国联姻,他怕的连三品官员家的公子都找了出来。”

  “是么?”秦潇潇呆呆的问,原来他曾经这么怕她呀。

  “什么都不要想了,答应我,只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一夜柔情,让人觉得或许有些像是幻境,反正是秦潇潇醒来的时候北冥谶早已不知道去了哪里。

  秦潇潇兴奋的剪着院子里新挪来的花,自那日去了影柔那里,就非常喜欢她那里的花儿,总是想着自己也弄几盆种种,今天这个心愿也算是了结了。

  ‘砰’的一声大门被打开,吓了秦潇潇一跳,对着旁边候着的梅香说:“谁那么大胆?轰出去!”

  “三嫂!”粗狂的声音,却有着一些小孩子般话语中的清澈,虽然不耳熟,却能让你感觉不陌生。

  秦潇潇佯装惊讶的回头,加之以她烂到家的演技,惊呼道:“五弟?哎呀呀,真是没有想到,你竟然回来。”

  果然,她浮夸的表演真的把北冥浩吓坏了,北冥浩站在那里,竟再也不愿意多往前一步。

  “三嫂,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今日是皇后册封的大典,您不去有些不合适。”北冥浩看着秦潇潇咽了咽口水,生怕下一秒秦潇潇将他吃掉一般。

  “今天?不是明天吗?”

  “是今天。”

  “不是说三日后吗?”秦潇潇感到奇怪,怎么时间说改就改了。

  “三嫂,这已经是三日后了!”北冥浩还是比较汗颜他这嫂嫂的记性的。

  “哦。”秦潇潇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记错了。

  “那走吧。”

  “等等。”北冥浩就这样看着要走的秦潇潇,再低头看了看她裙摆上沾染的泥土:“三嫂确定不换衣服去?”

  等秦潇潇还完衣服到达之后,还是有些晚了,所有的大典过程已经全部结束,剩下的就是皇后进太庙叩拜了。秦潇潇则是庆幸自己没有早来听那些废话连篇。

  而奇怪的是,身为王爷也应该出现的北冥谶却没有出现,还有最年轻国师沐春风也没有出现,她一看竟然缺这么些个比她重要的人物,于是乎她也开溜了。

  虽然被梅香唠叨说这样子做有损儒国的体面,但她还是觉得回来摆弄花花草草比较爽。

  蹲在花丛中,丝毫不用在乎她的身份是什么,眼中没有那些恼人的烦恼,只有可爱的花花草草。

  大门没有被敲响而被打开,在一旁的梅香拍了拍秦潇潇的肩膀,自己行礼道:“参见国师大人。”

  国师?秦潇潇昂头看了一眼,不疾不徐的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忘记把这昂贵的衣服换下来了。

  “你怎么回来的那么早?”看秦潇潇没有请他坐下的意思,他自己还是坐在了院子中的桌子旁。

  “我看没我什么事就回来了啊,站在那里多占地方啊。”怎么的说都是她有理。

  沐春风抿嘴一笑,好富有戏剧化的一瞬啊,秦潇潇想。

  “坐,我有是跟你说。”

  秦潇潇不情愿的坐了下来。

  “知道为什么北冥昭这么急切的立后吗?”

  秦潇潇诚实的摇头。

  “那你知道为何是立赵卿儿吗?”

  秦潇潇继续摇头,这种事情她不想抢答。

  “因为赵卿儿的哥哥是兵马大元帅,因为,金国已经打算好怎么攻打儒国了。”

  “什么?!”这惊慌的声音绝对不是秦潇潇的。

  秦潇潇转头看着站在她身后的梅香,没错,刚刚的声音是她发出的。

  “对不起,奴婢无意失礼,是因为,奴婢的家人远在金国和儒国交界的地方,如果一旦发生战争的话……恐怕会殃及……”梅香深深的地下了头。

  纵然她在掩藏,但秦潇潇还是知道,她伤心的哭了,谁活着不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健健康康,然而,她却不能做什么。

  秦潇潇被梅香的伤感传染,也变得伤感起来。

  “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沐春风出口阻止。

  秦潇潇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这次出征,赵卿儿的哥哥为主元帅,而北冥谶则是副元帅。”

  “什么?!”这次绝对是秦潇潇。

  沐春风的眸子暗了暗,随即抬头认真的看着秦潇潇:“这次大战必定是儒国拜,就算再怎么部署,也绝对不可能以一敌十,我希望的是能将儒国的伤亡降到最低,小小,这需要你来出力!”

  秦潇潇低头,眼眸看着自己的鞋尖,她不傻,知道沐春风说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她就真的逃脱不掉宿命吗?

  “我,能不能不帮这个忙?”

  “不可以,因为你是儒国的公主。”沐春风掷地有声道。

  秦潇潇再次低下头,咬着牙齿不让自己的眼睛变得酸涩,但,最终还是掉下了眼泪……

  “好!”她沙哑道。

  按照沐春风吩咐,她夜晚的时候让梅香去请北冥谶过来。

  沐浴更衣,换上了华丽的衣服,静坐在铜镜前任由菊韵将各式各样的簪子插在她的头上。

  清淡描眉,细抿朱红,将胭脂轻轻的点在腮上,她的妖艳早已胜过成亲那日。

  菊韵在她身后笑道:“王爷一定会被公主的美貌所倾倒的。”

  然而,她却一点都笑不出来。

  堂中,烛光摇曳,一桌子的菜散发着热腾腾的氤氲,一壶小酒放在桌子边,秦潇潇自嘲一笑,这为何这么像洞房花烛夜的样子?

  “公主,王爷来了。”门外,梅香隔着房门道。

  “进来吧。”秦潇潇轻道。

  门被梅香推开,继而便是一身玄衣的北冥谶走进了屋中。

  酷#匠B网D唯^\一、正!版X,G其他2%都是@盗Z版5g

  当看到面若桃花,身如扶柳,从未如此美艳过的秦潇潇时,心中一惊,今夜,是第二个洞房花烛夜吗?

  他的嘴角不由勾勒起了微笑。

  秦潇潇看着他的微笑,嘴角也逐渐翘起了一个弧度,只不过,她的笑比北冥谶少了眼中的高兴。

  梅香和菊韵知趣的退了出去。

  北冥谶豪迈的坐在了桌旁,看着盛装的秦潇潇,高兴的问道:“怎么?今晚是要弥补我新婚夜的亏损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