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影柔的恳求

  看公主不高兴,梅香在混乱的回忆中走了出来,强颜欢笑道:“公主,听府中的下人说您是和王爷出去游湖了。玩的高兴吗?”

  “别提了。”秦潇潇瘪着嘴巴,一副惆怅的样子:“对了,我应该去看看影柔的,怎么回来。”她好似才发现自己人性泯灭了,急急忙忙的走出了门口,连在她身后的两个人喊她她都没有回答。

  出门才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影柔住在哪里,辗转问了好几个府里的下人才找到了影柔安静的住处。

  说安静好听,说不好听的那就是已经住在了山上了,王府本就是靠着个矮山建立,最后边的矮山处都是王府里下人住的地方,没有想到影柔竟然住在这里。

  找到了个单独的小院,十分简单的围栏,只是插上了些木头围住,院中有很多花,虽然大多都才只是刚出了新芽,但能看出主人很用心的修剪了她们,院子地方不大,紧挨着的就是那个她一直不愿意直视的小屋,小屋是木头垒成,乍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隐士高人自己搭建的呢,确实有些简陋,真没想到,她自己住那么大的一个院子,而影柔却住在这偏僻的地方。

  走进所谓的大门,外面没有一个伺候的人候着,她隐约听见了屋里的咳嗽声,脚步加快的走上了仍然是木质的台阶,木头的门已经显得有些老旧,给人一种一推就要倒下的样子,说实话,这整个木屋都给她这样的感觉。

  还没有等她敲门,一阵微风刮来,面前的门便已经发出着吱呀吱呀的声音打开。

  让她欣慰的是,还好屋里有两名侍女伺候着。

  进门处便是一个木桌,绕过木桌就是影柔的床,影柔正身着刚换好的干净亵衣斜坐在床上咳嗽,看是秦潇潇来,苍白的唇仍然扯了扯,只是无力:“潇潇来了,快过来坐啊。”

  秦潇潇俨然有些不好意思了,磨磨唧唧的走了过去,却没有坐在床沿上,则是搬了个板凳坐在了床的旁边。

  看到影柔现在这个样子,她心里有些不好过起来。

  “对不起,是因为我的缘故没能让你和王爷好好的游湖。”影柔柔弱的声音里掺杂着一些沙哑,秦潇潇想,应该是因为刚刚剧烈咳嗽的缘故吧。

  “不是的,我,我本来是想让你和北冥谶好好的单独相处一下的,我没有想到事情会闹成这个样子。”垂下的头显得秦潇潇有些丧气。

  “其实,我已经觉得很好了。”

  “对不起。”

  “不,潇潇,我还要谢谢你,我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就是让王爷抱抱我,我以为我这辈子都实现不了了。”影柔自嘲的笑了一声。

  “但是,因为潇潇你,我不但被王爷抱了,还被王爷王爷救了,王爷抱着我的时候,我的眼里只有他,他的怀里也只有我,虽然那温柔很短暂,但我却觉得会让我一生都回味不完。”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颗颗在影柔大大的眼睛中掉落,秦潇潇知道,这是幸福的泪水。

  “你知道吗?在王爷抱着我回到院子之后,他便想走的,但是因为我拽住了他的袖角,他竟然真的多坐在床边陪了我一会儿,我以为,让他留下来只是我一生都实现不了的幻想,虽然最后还是因为我执意不换衣他还是走了……”

  “影柔。”秦潇潇觉得她已经听不下去了。

  “我很爱他,真的很爱很爱,是了,这样的男子,世间上有几个女子会不爱呢。”说完后,则是看了秦潇潇一眼:“也只有你那么傻,王爷如此爱你,你却佯装不晓得,或是,你真的没有感觉到。”

  “什么?呵呵,别傻了,他爱我?”不知为何,她竟然想起了他们成亲第一夜的场景来,北冥谶无情的拂袖而去,让她连一句询问的话都来不及问出口。

  “王爷从来都不关心女人,他的心只在政事上,就连蓉姐姐也很少能见到王爷的。”

  呵,如果容蓉那样的女人见到北冥谶的话可是能让北冥谶早死好几年呢。

  “王爷真的很关心你……”

  “好了好了,我是来看你的,怎么又和北冥谶扯上关系了。”秦潇潇赶紧打断。

  许是想到了今日北冥谶对她的温柔吧,她脸上的微笑从来没有消失,只要稍微一停顿不说话的时候,脸上的微笑更甚。

  “潇潇,你不爱王爷吗?”似是觉得这是件很重要的事情,哑着嗓子,忍住咳嗽也要问出来。

  “曾经,我也对自己未来的丈夫有过幻想,他不一定帅,但一定要疼我爱我,他不一定有钱,但一定要原因将他所有的钱财都归我保管,显然,北冥谶不符合一点点的要求。”秦潇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转头则对上了影柔可怜兮兮的眼神。

  “潇潇,如果,我说如果,你真的不爱王爷,可不可以,让我多那么一点点幻想,我知道,我不配得到王爷的爱,但我只是想要满足一下自己的私心,可不可以?”

  “我,我怎么帮你啊。”

  “就像今天这样的事情,你以后可不可以都叫着我去?”

  l更*g新最快上F酷y$匠网,O

  看着影柔一脸的期待摸样,秦潇潇真的不忍心说自己实在不想和北冥谶有些什么瓜葛,更别说去玩儿什么的了,今天出去玩儿就已经是帮着撮合她和北冥谶了,不然她才不出去呢。

  她有些犹豫起来,一看到秦潇潇犹豫,影柔眼中那点希望的火苗正在一点点的灭掉。

  “好吧,如果北冥谶来找我的话,我就会让我的侍女来通报你。”她这话还是有些含义的,那就是只限于北冥谶来找她,她是绝对不会去主动找他的。

  虽然只是一句口头上的承诺,且没有任何兑现过的效率,影柔却已经热泪盈眶了。

  “额,好了,我只是来看看你,现在看你也不严重,我就先走了,等过两天我再来看你。”一看影柔又要流眼泪,她真的有些坐不住了。

  “嗯。”本来影柔想要起来送送的,但看她那弱不禁风的摸样,还是算了吧。

  说来也巧,不知道秦潇潇是个什么运气,这里给影柔带上了门,免得受了风寒,那里转头就看到了已经进入院子的容蓉。

  容蓉一身华丽的粉红花色罗裙,头上不知道那是多少支簪子,但据秦潇潇估计,差不多要将她头压歪了,再看容蓉一脸仇恨的表情,加上她那已经摇摇欲歪的头,秦潇潇不由‘扑哧’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容蓉上前两步,看着台阶上的秦潇潇。

  秦潇潇无意要和她吵架,毕竟,如果她在影柔院子里和她吵,影柔肯定不会好受的。

  “没,您请。”秦潇潇走下台阶,对着她做出了请的姿势。

  然而,大小姐的脾气就是大,或许秦潇潇和她杠上一杠她会有些退让,但看秦潇潇如此退让,她却来了劲。

  就是站在秦潇潇的面前不走,秦潇潇还真是佩服了这贱骨子的大小姐,给台阶不下,那她就自己下吧,于是转头打算要走,却没想到容蓉堵在了她的面前。

  她试图往右,容蓉就跟着往右,反正怎么样,就是堵在她的前面。

  秦潇潇一叹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喊我一声姐姐我就让你走。”

  “姐姐!”秦潇潇很干脆的就喊了。

  这要走,容蓉又堵了上来。

  “你又犯什么神经呀?”

  “你,你怎么那么轻易就喊我姐姐呀。”容蓉有些不敢相信。

  “有人尊称您不好吗?”

  “不行!”她还是不让走:“叫我一声王妃,我就让你走。”

  “神经病。”一把将挡在她面前的容蓉拉来,大步的就走出了影柔的院子。

  容蓉转头看着秦潇潇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个狡猾的微笑:“柳淋漓说得对,秦潇潇不过如此。”

  回到院子,秦潇潇总觉得有股子不对劲,到了屋里才发现不对劲在哪里,北冥谶坐在屋里的椅子上,正品着梅香呈上来的茶,而梅香和菊韵都站在一边。

  不对劲在院子里太安静了,原来是这个煞星来了呀。

  “你去哪儿了?”北冥谶悠然的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秦潇潇。

  “我,我去看了看影柔。”

  “她有什么好看的?只是掉进了水里,反正死不了。”他淡然的说。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不管怎么样,影柔是因为我才落水的。”

  “原来你还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北冥谶的嘴角掀起了一个弧度。

  瞬间秦潇潇觉得自己被骗了,她气愤的看着北冥谶,道:“始作俑者还不是你!”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绳索是你解的,我是你推!”

  “我推你你就倒啊,你就不会站稳吗?还有,如果不是因为你说要出去玩,我们会都出去嘛?啊?”

  一股子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硝烟味弥漫了开来,梅香和菊韵在战争还没有祸及到自己的时候赶紧的撤离了屋子。

  “无理取闹!”北冥谶甩袖道。

  还不是到闹的是谁呢。秦潇潇翻着白眼,坐在了板凳上。

  “今日装睡的可好?”北冥谶好似跳过了上一个话题。

  “什,什么?”秦潇潇假装有些听不懂。

  “今天在马车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装睡,难道,睡在我的肩膀上就那么舒服吗?”北冥谶邪魅的眼睛勾起,笑意已达眼底。

  “你,你胡说什么呢?”一下被戳穿了伪装,着实让秦潇潇有些百口莫辩。

  北冥谶不由分说便走到了她的面前,在她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时,已然将她抱起。

  “你干嘛?”

  “再让你体验一下睡在我臂膀上的感觉。”

  “啥?你快放我下来!”

  梅香和菊韵在门外偷听着,嘴角都不由扯开了个弧度,然后蹑手蹑脚的离去。

  “你,你别过来。”秦潇潇在床的另一边,扶着床边,上身的衣服显得有些凌乱,让人不禁想入非非。

  而另一侧北冥谶呢则是悠闲的站在那里,双手环胸,要看秦潇潇怎么反抗。

  两人竟然真的就这么大眼瞪小眼起来。

  “你过来吧,我不怎么招你了。”北冥谶僵持了一会儿后竟然忽然放弃,好似真的很累了一般坐在了床边上。

  秦潇潇提防的看着他,真以为她傻啊,会相信他的鬼话,虽然这么想着,但是脚还是不由试探的往前走了两步,北冥谶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于是乎她又大胆的走了两步,北冥谶干脆闭上了眼睛。

  当秦潇潇真的以为北冥谶不会胡来了,走到他的面前之后……北冥谶真的没有胡来,而且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