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初遇的矛盾

  “还请王妃能记住我的话,没事妹妹就先告退了,王妃好好休息吧。”影柔继而施礼,莲步小迈往外走去。

  在影柔还没有到朱红色大门前,大门便被人从外推了开来。

  北冥谶看着眼前似乎他都不记得是谁的女子,有些皱眉。

  “影柔参见王爷。”并没有想到可以在这里见到北冥谶,影柔显得有些措手不及,由于是皇上下旨迎娶的夫人,北冥谶并没有多少兴趣,一心都只在帮皇上处理政事上,显然是不会记得这些琐事的。

  “哦,起来吧。”北冥谶淡淡道,越过影柔走到秦潇潇面前:“听说今日的早膳没吃。”

  秦潇潇往后退了一步,谨慎的看着他:“我不饿。”她是怕他在饭里下了毒。

  影柔转身,看着北冥谶的背影,一身黑色金丝蛟龙的袍子,穿在他的身上笔直无比,像是一颗永久而立的青树,让人心生爱慕之情。

  她因听闻北冥齐王英俊不凡为人正直无比,而且文武双全而芳心暗动,终于求得一卷圣旨嫁入王府,但他,却从未对她多看一眼。

  曾经去年她曾因走路不小心而扭了脚,整整一个月都没有下的来床,他也只是差人过去问候了一声,然而,这儒国的公主不过是一顿早饭未吃,他竟亲自前来问候,他可知,曾经因为想他,她几乎数十日都茶不思饭不想。

  想到过去回忆中的事情,影柔的眼泪不由得就落了下来,知道失礼,赶忙擦干了眼泪,嘴角勾起一抹纯净的微笑,就算是背景也好,至少让她多看两眼。

  秦潇潇被北冥谶问的哑口无言,眼到之处正好看到影柔还没有走,很自然拉住北冥谶的手袖,将他拽到了影柔的面前。

  影柔就算是对这个自己的丈夫,一家之主,也是有些害怕的,将头深深的低下,不愿面对完美的他。

  “这是影柔,她是专门来看我的,我们说好了到府中逛游一下的。”意思是,你快滚吧,别耽误我的好心情。

  但北冥谶好似就那么不识趣,眼睛只在影柔身上停留了两秒,转头看着秦潇潇道:“原来你已经有那么好的雅兴了,那不如咱们同行吧?”他还真是没有见过几个女人将自己的男人往外推的。

  影柔听此,眼睛瞪的老大,满脸的欢喜,却无人看见。

  秦潇潇本来老大的不愿意,却不想看到影柔时是如此激动的表情,少女怀春,嫁入王府以为可以得到这个至高无上男人的爱,却不想从来未得到一眼的青睐。

  算了,就当算是还影柔的一个人情,她笑道:“那就请王爷一起同游吧。”

  对于秦潇潇这个爽快的答应,北冥谶还真是有点琢磨不透,这个女人,不会是想将他引入一个无人的地方好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吧?

  影柔红着脸低下了头,她终于可以和心目中爱慕的男人相处了,即使他不是为了陪她……

  “一个王府怎么够游?不如这样,我们去京都最有名美丽风雅的留情湖一游如何?”北冥谶想自己这几天一只在处理公务,现在也该放松放松了。

  “这不应该是旅游准备的事情吗?不应该要准备个一两天吗?”但秦潇潇低估了古代贵族的富裕程度。

  紧紧用了一个时辰的时间,所有的东西就全部都收拾了妥当,竟然已经派人租好了留情湖边用来赏景划船的船只。

  三人共乘一辆马车出发了。

  秦潇潇没有想到北冥谶会和她们坐一辆马车,曾经她在途中无数次说想要试试骑马,但都被北冥谶的眼神吓了回去。

  7更1|新最快上Dq酷og匠N网

  她看得出来影柔非常想要和北冥谶说话,但碍于懦弱胆小的性子,就是不敢,她想要给影柔制造机会,无奈她打不过北冥谶。

  马车晃晃悠悠,秦潇潇又来了睡觉的感觉,马马虎虎间竟然听到了北冥谶开口和影柔说话,忍住波涛汹涌滚滚而来的睡意,她眯开了眼睛,却看到影柔的脸色并不是很好,她有些疑惑起来。

  坐在她身边的影柔矮身起来,离开了原本的座位,来到她身边取而代之影柔位子的竟然是北冥谶。

  北冥谶坐在了她的身边,将她原本抵着窗子睡觉的头扶了过来,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秦潇潇赶紧去看影柔的表情,果然比她想象中的好不好多少。

  原本白皙如玉的脸现在却变成了霜一般的颜色,惨白惨白的,两只手放在腿上,正用力的揪着身上穿着的荷叶绿长裙。

  她赶忙闭上了眼睛,天呐,这下影柔一定恨死她了。一定不要怪我啊,我是无辜的,但现在看来,她除了装睡别无他法了。

  本来还有一些睡意,现在彻底是一点睡觉的兴趣都没有了。

  马车仍然在晃晃悠悠,不知道是因为马车里的人太多,马儿累的走不动了,还是因为马夫忘记喂马儿吃草了,她总觉得马儿走的特别慢,这条路变得特别漫长。

  终于马车停了下来,她却不知道应该是醒过来呢,还是继续睡着,正在她想的时候,影柔已经出声询问了。

  “王妃已经睡着了,是否让她继续睡会儿?”

  “不用。”说着北冥谶已经蹲下了身子。

  一瞬间秦潇潇明白了北冥谶是想要干什么。

  睁开眼睛,在北冥谶双手没有碰到她双腿的时候站了起来,不幸的是,她忘记了马车的高度。

  砰的一声就撞到了头,揉着自己的头,她在想自己为何如此的苦命啊。

  “呵,你也真够笨的。”北冥谶温柔笑着摸了一下她的头。

  秦潇潇一股子不祥的预感涌上了心头,今天北冥谶怎么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曾经那个对自己不闻不问的北冥谶去哪儿了?老天开眼将他没有良心的一面收走了吗?

  揉着仍然疼痛的头,她下了车,转头看到柔弱的影柔,顿时心里不是一番滋味,不知道她为何会这般同情心泛滥。

  北冥谶虽然是第一个下了马车,除了想要搀扶秦潇潇被拒绝外,丝毫没有岩区搀扶影柔的意思,秦潇潇也没有插嘴,这时候谦让不是真正的去制造机会,机会在另一边。

  渡步走到一片蔚蓝色的湖边,看着湖里干净清澈的水中映射出自己的影子,她不仅臭美了一番,自己今天穿着的粉色罗衫还是挺漂亮的嘛。

  转头时却发现北冥谶已经走远,只有影柔在远处,不知道是走还是留。

  到了位于湖边的一个小亭子里,一人在远处划着一条船走了过来,秦潇潇本以为是划桨的船工,接到船之后才晓得要自力更生,自己划,自己划就自己划吧,反正她整天里也是吃饱了撑的。

  一想,不对呀,转头去看站在自己身旁老老实实的影柔,眼珠子转的比马达还快,将影柔看的不由缩了缩脖子。

  北冥谶第一个踏上了摇晃无比的小船,第二个上去的则是被秦潇潇推上去的影柔,再等她上的时候,她却站在了岸边上:“这么小的船而且这么破,我才不稀罕坐呢。”

  影柔有些担忧的看了北冥谶一眼。

  果然,她这么说惹来了北冥谶的不高兴,他瞬间冷下了脸:“文人雅士都不嫌弃这船小,你嫌弃这些做什么?”

  “正因为我不是文人雅士,我是公主,金枝玉叶你知不知道,我要坐也是坐很大很大的船,这样子的船怎么能显示出我公主的地位呢。”

  “别闹了,上来。”北冥谶站在船头,伸手让秦潇潇上去,秦潇潇则是眼中闪过一抹坏坏的样子,走到湖边,却没有去理会站在船头的北冥谶,而是解开了拴在湖边木桩上的绳索。

  船上绳索一开,小船就晃晃悠悠的往远处飘去。

  北冥谶看了一眼越行越远的船,气恼的伸手就要去抓秦潇潇,秦潇潇哪儿有那么笨,怎么会轻易让他抓到,反而是使劲的推了他一把:“去玩儿个痛快吧。”

  然,事情总是如此的造化弄人。

  北冥谶一个没站稳,使劲踩了一下船,小小的木船三番两次的晃悠,一直站着的影柔在左右站不稳的情况下竟然一头扎进了湖里。

  秦潇潇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完全不知道要如何。

  还是北冥谶反应快,跳下水去,将已经呛了几口冰凉湖水的影柔拖到了岸上。

  秦潇潇赶忙凑了过去,被北冥谶狠狠的横了一眼,她不由心里不平衡,这不怪我好不好?要怪也是怪你为什么在船上没有站稳,明明知道这船这么小。

  索性影柔只是呛了几口湖水,被冰冷的湖水刺激了一下,吓得打着哆嗦,其他什么事情都没有。

  看两人惨状,影柔一身丝绸绿的衣服依然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上,显示出了她瘦小的身材,苍白的脸上水珠一个劲的往下掉落,嘴唇俨然有些冻得发紫。

  看北冥谶也好不到哪儿去,虽然仍然是有英俊潇洒的外表支撑,但架不住衣服被水泡了一泡,和影柔的情况差不了多少,就是他面上仍然是从容淡定。

  “回府。”北冥谶抱起影柔,大步的离开了湖边,没有理会秦潇潇,她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上了马车,在马车上,北冥谶脱掉了自己的外袍,将下人递来的衣服给影柔披在了身上:“随是粗布,凑合一些吧。”

  影柔红了脸颊,没有说什么,但秦潇潇却看到了她嘴角幸福的笑容。

  秦潇潇一直被凉在一边老大会儿了,这会儿看北冥谶就算跟影柔说话也不理自己,不免有些生气,不过就是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至于对她如此吗?

  看着北冥谶一直抱着影柔,她又想,还真是羸弱的不行,不过就是用凉水洗了一下澡而已,看那样子,似乎要死了似的。

  她也不想到底是谁创下了这祸。

  回到府里后北冥谶直接将影柔抱回了她的住处,而秦潇潇则也回了院子,回了院子看到梅香和菊韵已经都从宫中回来了,脸上却也并没有显露出高兴。

  “公主怎么啦?”菊韵问。

  秦潇潇轻轻摇头,这怎么是能说清楚的事情呢。

  被北冥谶这么一冷落,却想起了宫中的北冥昭,忙问:“北冥……皇上怎么样?”

  “没怎么样啊,就那样。”菊韵回答道。

  “就是,我回来之后皇宫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额,皇上有没有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都没有啊,好吃好睡,每天都和众大臣商议国事,晚上去妃子的宫中就寝。”

  “哦”听到这些,说不说假话她都有些失落,原来那日的事情,是她认真了。

  在此期间,梅香一句话都没有说,站在一旁老实的像个木头,菊韵这丫头终是比她小上几岁,看不懂世事,然而,她不能不懂,也不能不帮公主着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