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强拉回府

  更x新bB最快}N上。酷#匠f网

  这日,秦潇潇和往常一样在躺椅上小息,闭上眼睛,感受阳光照耀的感觉,这不是一般的舒服啊。

  顿时一黑,身前的阳光好似被挡住了,秦潇潇不愿意睁开眼睛,想想这院子里也没有外人,不情愿道:“梅香,你让让好不好?”

  等了一会儿却没有反应:“菊韵,我错了,说错了,把茶点放在这儿吧。”

  过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反应,她很不爽的睁开了眼睛:“为什么你……”然而却当看到站在她面前的人的时候怔住了。

  “你来干什么?”她有些不爽。

  “我以为,那日之后你生我气了,所以我一直没敢来。”

  “你是皇上,谁敢生你气啊。”就算是生气,他也从来没有来过让她生气。

  “潇潇,对不起,上次的事情是我错了,我醒来之后才知道,对不起。”北冥昭诚恳的低头,满脸的愁容。

  秦潇潇听到他这么诚恳的话语,这才抬头好好的看着他,原本白皙的脸颊现在变得有些苍白,明明是一国之君,现在却邋遢到连胡子都没有刮。

  “你,我没有生气。”秦潇潇不知道该怎么说明那天她的心情。

  “上次是我的不是,我不知道要如何补偿对你的过失。”北冥昭将手放在袖中掏了半天,掏出了一只白色的透明的手镯。

  “这镯子是地方上贡的佳品,说是什么水晶石打磨的,甚是难得,全天下只有这一个,我也不是很懂,就一直放在那里,我觉得对你的歉意,只有这个镯子可以弥补。”

  “水晶的啊。”真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虽然很想要。

  北冥昭一笑,伸手抓起她的手,执意的套了上去。

  “和你很配。”北冥昭道。

  “谢谢。”

  两个人的尴尬已经化解,没有上次那么僵硬,前几天的时候秦潇潇还以为自己会老死宫中,这一刻就又和北冥昭做回了朋友。

  阳光正浓,却也浓不过秦潇潇的心暖。

  “皇兄,原来你在这里。”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插入,瞬间破坏了这幅看起来无比美好的画面。

  秦潇潇原本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也逐渐淡去,听到北冥谶的声音他就不由一怔。

  北冥昭淡定的回头,看到了远在鸾凤宫宫门处的北冥谶,他的身旁还有一个人,沐春风。

  秦潇潇潜意识里就不想见到北冥谶,举步就要走进屋内。

  “秦潇潇,等一下。”却被北冥谶喊住了。

  北冥谶大步流星的走到北冥昭的面前,在北冥昭的印象里,只有父皇死时他曾经这么无理的看着他。

  “皇兄,潇潇在这里住够了,我也该带她回去了。”

  “应该的。”北冥昭淡淡道。

  北冥谶伸手拽过秦潇潇:“爱妃,走,咱们回家。”

  “我不回去。”秦潇潇并不配合。

  “爱妃,别闹了,这里是后宫,你想要在这里住一辈子吗?”北冥谶冷冷道。

  “你!”她听的出来这是威胁。

  “王妃还是先与齐王先行一步吧,微臣有话与皇上商谈。”沐春风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院子中央,对着秦潇潇鞠躬,嘴角是不深不浅的微笑。

  秦潇潇冷眼看着他,演戏狂,演戏就这么好玩吗?终于被他得逞了,终于还是出了皇宫!

  被北冥谶拉拉扯扯的出了鸾凤宫,终于北冥谶不屑的松开了手。

  秦潇潇就要往鸾凤宫里跑。

  “你做什么?”北冥谶拉住了她。

  “我还能做什么?齐王您都大驾来请我回去了,我还怎么样呢,我不过是想叫梅香和菊韵一起和我回去。”

  “晚些我会叫她们回去的。”

  就这样,秦潇潇被北冥谶拉上了马车。

  秦潇潇靠着马车的一边,死死的贴着马车的边缘,能里北冥谶有多远她就离多远,她不会忘记这个人曾经想要弄死她,眼睛也是一刻不停的看着盯着北冥谶,以防他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动作。

  北冥谶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却也只是看了两眼,什么反应都没有做出,怕他是好的,不然万一她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来,让他怎么管教的住。

  一路两人都是如此,一个提心吊胆,一个默然,一路到了王府。

  秦潇潇步伐矫健的下了马车,虽然最终还是踉跄了一下,却也没要北冥谶搀扶,越想到今后要在王府住,出出进进难免碰面,天天看到想要杀了自己的人,任谁心里都不爽。

  北冥谶淡定从容的在她身后跟着进了王府,两人同路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当秦潇潇走进院子之后,身后的北冥谶竟然也跟着走了进来。

  “你干嘛进来?”秦潇潇气冲冲的问。

  “这里是我的王府,难道还有地方我不能进?”

  “别闹了,我答应你,不出这院子半步,但你也不许踏进来半步。”

  “很好。”他一挑眉,说不尽的风流,嘴唇中吐出的话却是冰冷的:“但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他伸手拉住了她纤细的手臂:“不要做红颜祸水。”

  挥去他的手,秦潇潇的气愤已经到了大脑,她看着北冥谶,那种眼光是不语言表的恨:“你不爱我为何要娶我?”

  北冥谶一怔,看着这刻的秦潇潇,全身上下都素的让人联想不到她会是儒国的公主,一向在他面前都有傲气存在的她,这刻为何好像失去自由的小鸟一样可怜。

  “我……”北冥谶开口。

  “不要说了,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吧!”秦潇潇伸手,将结实的木门‘砰’的一声关了上。

  背倚靠在大门上,她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不听话的水珠一串串的在心灵的窗户中掉落,虽然她极度的压抑着呜咽声。

  但那让人听了惆怅的声音还是透过木门传到了院外。

  北冥谶站在门外,听着她压抑的哭声,手伸出,放在了崭新的大门上,崭新的华丽都是因为要迎娶这位儒国的小公主。

  虽然他确实没有因为要娶她而激动过,但见到她的那时,他的心是真的跳动了,在看到她的反应之后他则是失望了,原以为她会和他一样心会悸动,然而……拥有的则是她眼中的恐惧,他还能说什么呢。

  第二天,秦潇潇哼着小曲,在王府的花园中逛游,想要搬盆菊花放在屋里子欣赏,看到对面有两个人,她打招呼道:“早啊。”

  过去之后才发现有些不对劲,转头看了一眼,随即小跑离开。

  容蓉一直盯着秦潇潇的背影,问影柔:“我是不是看错了?那是不是儒国的公主?”

  “是她没错。”影柔也有些不敢相信。

  “王爷不是说已经把她送回儒国了吗?”

  “不清楚!”影柔低下了头。

  弄了一盆火红的菊花放在窗户边,看起来就让人舒服了许多。

  虽然昨夜北冥谶说会让梅香和菊韵回来的,但是到现在她都没有看到梅香和菊韵的影子,一个人百无聊赖的在偌大的院子里逛游,桃花儿已经开始谢了,相信不久,粉红的花瓣将会掉落满地,嫩绿的枝桠占据整棵树,然后,夏天来了。

  ‘叩叩叩。’正当秦潇潇在无限幻想,给自己制造快乐的时候,朱红色的大门被人敲响,想到昨夜北冥谶的话,秦潇潇起身,蹦跶着去开门,梅香这丫头,怎么不推门进来?

  开门刚想要说,看见来人就闭上了嘴巴。

  来人对着秦潇潇盈盈施礼,柔声道:“王妃。”

  “影柔?”秦潇潇有点诧异怎么会是她来?

  “王妃近来可好?”

  “挺好的,呵呵。”秦潇潇对她的印象不坏,就是觉得她有些懦弱。

  “王妃,我方便进去吗?”影柔探头看了一眼院内。

  “请进吧,你别老是王妃王妃的叫我,我有名字的,我叫秦潇潇,你叫我潇潇就可以了。”秦潇潇笑道。

  影柔没有答话,只是腼腆一笑,顺着大门的另一侧走了进去。

  和秦潇潇进宫前没有什么两样,仍然是中规中矩,眼神里多多少少都有些防备别人。

  “王妃……潇潇,王爷说你被遣回儒国了。”

  “没有的事情,或许他是生我的气,随口说的。”怎么说她在王府都是王妃的地位,虽然她不防备着影柔,但容蓉还是要防备着的,或许影柔是来探口风的呢。

  “不管怎么样,还请潇潇你最近小心一些。”

  “你这话什么意思?”

  “容姐姐说,要找你麻烦,就算不能将你赶回儒国,也要让你知道,这个王府,她最大。”

  “哦?她打算怎么做?”合着影柔是来向她通风报信的,鉴于上次影柔说的不假,她这次倒也打算听听。

  “你要防着这个王府看起来最无伤害力的人。”

  “谁?”

  “柳淋漓。”

  一想,这个名字好似从哪里听过,记起来了,是容蓉对她说的,说,柳淋漓是北冥谶请旨要的夫人。

  “实不相瞒,上次的嫁祸就是柳淋漓一手布置,不过是让容姐姐做了替罪羊罢了。”

  “我早就猜到那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不可能是容蓉。”容蓉那个人面上张牙舞爪,其实心机没有几两重,想来出这个主意的女人,一定是个厉害角色。

  影柔用异样的眼光看了秦潇潇一眼,继而低眉顺眼道:“我一直以为儒国的小公主是个不问世事的小女子家,没有想到竟然如此冰雪聪明。”

  “这两件事情有矛盾吗?”秦潇潇皱起了眉头,不问世事就不能聪明了吗?一般高人不都是隐居山林不问世事吗?

  “是妹妹嘴拙了。”

  “我没有说你,过来坐。”秦潇潇才意识到,影柔从进门到现在都一直站着和她说话。

  秦潇潇这么一说,影柔也很顺从的就坐下了。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出了皇宫,连唯一护着她的北冥昭都没有了,北冥谶曾经想要弄死她过,容蓉又是视她为眼中钉,没有见面的柳淋漓就算影柔口中说的都是假的,也一定是个厉害角色,从她进王府到现在都沉得住气不来看她一眼,便能看得出她有多深的计谋,现在她必须弄清楚她这边到底站着几个人。

  “我是觉得,潇潇你不坏,况且你是儒国的公主,你在金国是否安好,直接影响到了两国的关系如何,我不想因为一些女人中的琐事而变成两国之间的隔阂,甚至变成发动战争的理由,如果真那样的话,该有多少百姓受苦啊。”

  “你真是悲天悯人的心肠啊。”秦潇潇感叹,但影柔看不到的是,儒国让她来的目的正是发动战争,而她终将变成两国战争的理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