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有些尴尬的关系

  第十三章:有些尴尬的关系

  北冥昭虽然是出生皇家,却也没有见过几个女孩子喝酒可以这么爽快,一直坐着皇子的位子,现在又是做皇帝,他也很少将洒脱豪迈的一面露出,遇到如秦潇潇这样爽快的女孩子,他觉得是他此生的幸。

  随即一口干了自己的酒。

  秦潇潇喝的也爽了,继而给北冥昭倒上第二杯之后便开始独自喝了起来,北冥昭看她如此疯,便也开始跟着她疯了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虽然两人都没有撒酒疯的坏习惯,却也开始有些恍惚起来。

  秦潇潇因为这些天的不愉快,喝的酒有些急促,酒劲上了脑子,已经开始模糊不清,嘴中碎碎念道:“为什么我的命如此啊?为什么?对我太不公平了,连让我选择的机会都没有,也对,上天给过谁选择……”

  虽然声音不大,但这寂静的院子里,风吹过草的声音都变成了杂音,何况是她出口成章的话,全都让北冥昭听了去。

  他握着酒碗的手一顿,少许的酒溢了出来,有些哀伤的脸庞,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天空,道:“是啊,上天又给过谁选择……”

  秦潇潇朦胧着眼神看着他,傻笑道:“有才。”一下子爬到了桌子上。

  北冥昭伸手晃了晃她,她一动不动的趴在桌子上。

  北冥昭苦笑道:“说好只是喝喝酒,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认真。”

  看着满院的桃花,北冥昭开始独自斟酒喝了起来。

  “哎呀,好难受。”秦潇潇摸着自己的肚子,准确的来说是胃,想来也是,什么东西都没有吃还喝了那么多酒,胃不痛才怪。

  但她还是觉得自己的酒量变差了,怎么喝了一坛子而已就倒下了?难道说,她忽然想起来,无奈的笑着,用手撑着头,这身体并不是‘她’啊,虽然思想还是都在的,但喝酒这种事情,完全是要身体适应的,怪不得了。

  “你笑些什么?”

  “你还没走?”秦潇潇看了一眼天色,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想必她是睡了一个下午,他竟然坐在那里都没有动过。

  “我还,等你醒来喝个三百回合呢。”北冥昭晃晃悠悠站起身来,平日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两团红晕。

  秦潇潇嘴角抽搐,看来他也喝的差不多了。

  “你行不行啊,要不要我叫人送你回宫啊?”秦潇潇起身扶住了一直晃悠不止的北冥昭,当自己站起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头也晕的很,而且因为长时间坐着,腿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身子一斜,正好砸在北冥昭的身上,她心想,千万别把北冥昭压死啊。

  没有想到的是北冥昭的力气那么大,虽然两人都有些重心不稳,北冥昭还是稳住了脚,将秦潇潇一把抱入的怀中。

  秦潇潇的脸顿时烧了起来,她想应该是喝酒喝的,不过这酒劲着实有点晚。

  秦潇潇想要挣脱开,却听北冥昭振声道:“别动,就这样。”北冥昭抱着她的手又紧了紧,耳畔,隐约能听到北冥昭的笑声:“这样就好,真舒服,我不奢求别的,我只想这样,只要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我当初会让北冥谶去和亲?为何,迎娶你的不是我?”

  听到他这些话,秦潇潇立在当场,已经不能动弹,他,刚刚说了什么?难道不是她听错了?

  “你,说了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秦潇潇小心翼翼的问。

  好一会儿都没有声音,随后便听到了北冥昭有些沉重的呼吸,她的脸顿时沮丧起来,什么啊,竟然睡着啊。

  “公主?你在干什么?”梅香气愤的声音响起。

  秦潇潇慌乱之下推了北冥昭一把,‘扑通’一声,北冥昭已经四仰八叉的躺到地上去了。

  兴许是喝的太多了,就这样,北冥昭没有醒。

  秦潇潇弯身要将他扶起,梅香却拽着她往屋里走去。

  “哎呀,梅香,你干什么?他还在地上躺着呢。”秦潇潇道。

  “这些公主不用管,奴婢会让人带皇上回去的。”

  将秦潇潇拉入屋里,梅香脸上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秦潇潇坐在了板凳上,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孩,等待着批评。

  梅香在她的面前蹲下,抬脸看着她:“公主,您这是怎么啦?为什么您现在变成了这样,因为的您不是这样的啊。”

  秦潇潇一怔,视线不敢与梅香对上。

  “公主,您难道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您是北冥齐王的王妃,您来皇宫入住,不过是为了气气王爷,您怎么可以。”梅香欲言又止,没有说下去。

  “梅香,我为什么要有这种命运?”秦潇潇的酒还有些没醒。

  梅香被她说的一愣。

  “我为什么要有生下来就被别人安排的命运?我也想要自由,想要自己的生活,我知道我想要什么,为什么,我必须要按照别人的意思去做?”

  “公主您在说什么啊,如果说我和菊韵这种奴才的命,如此卑贱,被随意安排也就罢了,公主您是千金之躯,金枝玉叶,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呢?”

  “我没有,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幸福,我从小到大都没有选择自由的机会,只在那高墙红瓦之中,从没有看过外面的世界,见过的男人不是太监就是侍卫,枯燥的岁月让我觉得无奈,终于长大成人,能耐得住寂寞些,能让自己开心些,但是父皇一纸婚书,我便要带着你和菊韵,漂洋过海,千里迢迢嫁给一个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甚至他是什么品性我都不知道的人,从此,我的一生就被捆绑了。”

  “公主,不要再说了,这不是您该说的话。”她不明白公主今天是怎么了,忽然变得她不认识起来。

  以前的公主虽然任性,任性到让人心疼,为了不嫁到金国,曾经三天三夜跪在殿前求皇上不要联姻,但,圣旨以下,岂能是说改就改的事情。

  她还记得,公主出嫁前,气急的说,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自己没有见过的人,但现在一切都是如此好好的,却,出了岔子。

  秦潇潇起身,走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嘴角抿起一个微笑,终于将自己觉得的不公平说出来了,心中也愉快许多了,她明白,一个生命的逝去代表了另一段开始,而她,就是另一段别无选择的开始……

  从醉酒那天开始,梅香有意无意的都会干涉一下秦潇潇的去向,以至于秦潇潇从来没有机会出鸾凤宫的宫门。

  而那天之后,北冥昭也没有来过。

  一个人都快憋疯了。

  当秦潇潇因为自己要老死宫中的时候,一个她不希望来的人却来了。

  沐春风,这次,他的演技更加的出神入化了,进来后遣走了梅香和菊韵,脸上露出了如同骄阳般温暖的微笑。

  把秦潇潇着实吓了一跳。

  他上前一步,不管秦潇潇是否愿意,一把抓住了秦潇潇的手,笑道:“小小,你这几天没有和北冥昭见面我很高兴。”

  我不和北冥昭见面你高兴个屁啊。秦潇潇心里想到,但是面上却连表现出来都不敢。

  “今天是北冥昭让我来的,他说让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你想我的回答是什么?”他灼热的眼睛就这样一直的盯着秦潇潇看,让她自己都觉得身上被他灼烧出了一个洞一般。

  “没什么啊,我现在很好啊。”秦潇潇躲开了他的眼神。

  沐春风摇摇头:“还要加一句,就是想要出宫了。”

  “我为什么要出宫?”她真弄不明白,为什么每个人都想让她出宫?

  hm酷F:匠2网◎正!S版首s(发

  “我原先不放心你在王府,是怕北冥谶……”他没有说:“然而现在你在宫中却惹来了北冥昭的歪心思,虽然这样对于打击金国的内部势力很有好处,但我不会那你做赌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以后这种事情你不要再和我说了。我不想管这些事情了。”秦潇潇挣脱开了他的手。

  沐春风执意走到她的面前:“小小,你怎么说变卦就变卦?在儒国时你不是说最恨战争吗?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你最大的梦想,你不想让儒国的百姓死于金国的铁骑下,这不是你的愿望吗?”

  “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是我的愿望?我什么时候变卦了?我根本就不是你的小小,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每天被所谓正义之师的人游说自己的立场,我真的是受够了。

  沐春风怔怔的看着此时发疯的秦潇潇,在太阳的照射下,脸色变得异常的白,奇怪,连嘴唇也被太阳照得煞白。

  “小小,或许一切都变了,但我不会忘记我曾经承诺过你的一切。让你离开皇宫,也是我必须要做的。”说完后,转身离开了秦潇潇的房间。

  “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随手拿起一个东西便振了出去,她也没有看清是什么,当砸在沐春风背后的时候她才看到那是菊韵刚盛满水的茶壶。

  一大片水渍在他青色的袍子上散开,还有灼灼的热气在沐春风的后背冒着,瓷壶掉地后摔碎的声音变得异常的扎耳。

  秦潇潇不敢相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梅香和菊韵听到了声音也跑了出来。

  沐春风攥紧了身侧的拳头,脸上的表情异常的平静,仿似这刻什么都没有发生。

  僵硬了一下后,便走出了鸾凤宫。

  秦潇潇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她怎么会连这点控制住自己的意志力都没有了呢?什么时候她变得那么易怒了?

  “公主。”梅香担忧的看着一脸错然的秦潇潇。

  她真的累了,好累好累啊,对着门外的梅香和菊韵摆摆手:“我要自己静静。”

  梅香和菊韵默然的收拾完地上的碎片之后便退了回去。

  躺在正对着窗户的贵妃椅上,窗户外有一颗很大的桃花树,开的正盛,鲜嫩的花瓣四处张开着,好似炫耀她们的美丽,但秦潇潇却没有心情去欣赏她们,满脑子都是刚刚的画面,她从来都没有那么野蛮过,她到底是怎么啦?那份冲动是从何而来?

  她久久都想不明白……

  夜间的时候,北冥昭的人来传话,说,如果她真的想要回王府的话,可以随时回去。

  鬼知道沐春风去说了些什么,但王府,她是真的不想回去了,对北冥谶不但没有感觉,反而有些憎恨了,上次,他竟然有心想要杀了她,整天和想要弄死自己的人住在同一个院子里,恐怕她每夜都要做恶梦了吧?

  她没有叫人去北冥昭那里回话,也没有回王府,只是继续住在鸾凤宫,享受得之不易的清闲日子,每日都在院子里摆上躺椅看上一会儿桃花,晒一晒暖和的太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