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北冥谶的到来

  “怎么?公主对我说的话有疑问?”卿妃也完全没有了昨晚的较弱,俨然变成了皇宫的主人角色。

  “自然有。”不知为何,或许是因为第一眼影响就不好的原因,她对于卿妃就是有不想让步的打算。

  “公主……”梅香不想让自己的公主惹祸。

  然而梅香的这句劝告却更是让秦潇潇难受起来,瞬间肚子里的怒火飙升,她没有家人已经很可怜了,现在连自己的两个丫头都要被人家说不是,自己更是被别人欺负到头上来了。想到这里,她竟然红了眼。

  “公主,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自然不对,按理说,和亲是你们金国提出来的,迎接我来金国也是用的金国最高的礼仪,这样来说,我是尊贵嫁过来的,那么我嫁过来就应该保持着儒国公主的身份,这样说来,你不过是个小小的妃子,而非皇后,我对你行不得礼,你对我,也不用。”

  “自古以来,都是女随男嫁,就算再怎么说,按照平常百姓人家,你都应该叫我一声嫂嫂,更何况这是皇宫。”卿妃因秦潇潇那句并非皇后激怒,打算和秦潇潇抗争到底。

  “就是因为是皇宫,就是因为,我是儒国的公主。”秦潇潇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语而被激怒,反而嘴角挂起一抹妩媚的笑:“你没有嫁皇上之前不过是个大臣的女儿,而我,一出生就是皇室贵族,说来,你都要参拜我的,纵然嫁给了皇上,也不过是和皇族搭了个边,你以为你就是天之娇女了吗?做梦!”

  “你……”卿妃伸手指着秦潇潇,因气愤,指着她的手指都在颤抖。

  好一会儿压下自己的怒气,卿妃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的皇嫂。”

  “你……”

  “你们在吵什么?”严厉的声音在她们身侧响起,如初见时,惠妃一身素净的衣服,并没有多余的首饰,但身上却无处不散发着威严。

  她一步步走来,连刚刚还跋扈无比的卿妃都失了声音。

  惠妃施施然来,眼神犀利的看着卿妃后,一转身,走到秦潇潇面前。

  秦潇潇暗叫不妙,她应该没有得罪她吧?

  没曾想到,惠妃竟矮身施施然对她行了礼数。

  秦潇潇睁大了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惠妃再度开口:“徐慧灵给公主请安。”

  “你,惠妃,你怎么可以给她请安?”卿妃声音尖锐道。

  徐慧灵连头都没有回,只是侧身看了看身后的卿妃,嘴唇轻启道:“赵卿儿,不得无礼,按理说,你我都非皇宫贵族出身,看到一出生的宫贵,难道不该行礼吗?”

  这下秦潇潇瞬间凌乱了,她知道这两个来人都没有好心,但她们两个人对着干就让她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忽然想到昨夜赵卿儿找北冥昭告状,告的正是徐慧灵的状,她们两个为了恩宠,变成了死敌,今天这出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不管我是不是出身皇族,我现在都是妃子,就算北冥齐王见了我也要叫声卿妃的。”

  她说的正是北冥谶的封号,她想要用北冥谶压住她。

  “赵卿儿,你别那么没轻没重,就好似潇潇公主说的一样,你不过是个臣子的女儿,并非贵族,就算一朝飞上枝头做了凤凰,也别忘记自己卑贱的身份。潇潇公主你说是不是?”

  原本无她什么事了,她还打算当局外人呢,惠妃一句话又将她拉了进来。

  “啊?”她不想搭话,只想敷衍了事。

  “你看。”惠妃转身,看着卿妃的眼神却变得异常诡异。

  卿妃转脸,看着秦潇潇,眼睛瞪得大大的,表情非常气愤,足有秦潇潇杀了她全家的样子:“你竟然这样说我?”

  秦潇潇还没明白赵卿儿在说些什么,她的手便已经举了起来,看着将要落下的巴掌,秦潇潇终于明白了惠妃出场的目的,不过是挑拨她和赵卿儿,她想借此让赵卿儿失宠,毕竟秦潇潇是儒国的公主,还是有些轻重可言的,徐慧灵和赵卿儿死敌那么多年,她自然是明白赵卿儿的,于是乎,就在她这么三言两语下,赵卿儿被激怒了。

  如果这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的话,那么我一定会报复回来的,惠妃!!

  然而,预想之中的痛却没有发生,虽然秦潇潇已经老早闭上眼睛等着了,但想象的一巴掌就是迟迟没有落下。

  惠妃脸上的得意也一点点的褪去。

  将眼睛睁开一道小缝,她看到一只大掌紧紧的握住了赵卿儿的手臂,正如一条粗壮的藤蔓挡住了一颗小苗往这发展。

  当眼睛全部睁开,她才看见犹如上帝降临救了她的人竟然是北冥谶,刚刚的感激和惊奇顿时没了踪影,要说起来,北冥谶曾经大过她一巴掌,这也算是扯平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北冥昭威严的声音传来,一瞬间变得异常安静。

  北冥谶看了一眼秦潇潇之后,放开了赵卿儿纤细的手腕,犹如将一根细细的花梗甩了出去般轻松。

  “皇上,臣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动起手来了。”惠妃大上一步,走到了北冥昭的面前。

  这算是恶人先告状吗?秦潇潇看着徐慧灵。

  赵卿儿或许是憋屈的,脸上已经变得通红,看了半天北冥昭,随后甩袖离去。

  对于她这个举动,秦潇潇还是很惊讶的,难道这个时代男女已经平等到这个份上了?妃子可以不顾外人在场给皇上难看?

  后来秦潇潇在北冥谶的口中得知,赵卿儿如此大胆的举动都是因为她那掌握着一半兵权的爹,赵康,赵宰相。

  北冥昭的举动更是让秦潇潇有些摸不着头脑,他出纤细如女人的手摸上了徐慧灵吹弹可破的皮肤,眼中含情,温柔道:“你没有事吧?”声音犹如一个胆怯爱着自己心爱的人说出的语气。

  秦潇潇抬头,看着此时的北冥昭,感觉他和沐春风好像,好像的演技……

  “你看什么?这些不是你该看的。”身侧的北冥谶将她一拉,差点拉到在地。

  她站稳后愤怒的看了他一眼,被他用蛮力拉着走。

  “你干什么?很疼,你放手。”秦潇潇使劲挣脱着,但北冥谶有力的双手就像一把大钳子一样,她根本挣脱不开。

  当他将她拖到一处没有人的墙角之后才放开她的手。

  “跟我回王府。”他只是冷冷的说。

  自北冥谶打了她一巴掌后,她对他的所有好感都没有了,今天北冥谶还竟然如此冷着脸来,叫她更是不爽。

  “我不回去。”

  “为什么?”

  “为什么要回去?”

  “你不适合待在皇宫里。”北冥谶的脸色开始有点难看。

  “我怎么就不适合待在皇宫啦?皇宫的饭你不知道有多好,皇宫的房子你不知道有多大,我不知道在这里住的有多舒服呢,为什么要回到那么小的王府去啊?”

  北冥谶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盯着秦潇潇的脸变得异常恐怖起来,他伸手再次拉住秦潇潇的手臂,但这次,并不似上次轻,而是想要捏碎她的骨头一样用力。

  娇生惯养的秦潇潇脸上瞬间布满了冷汗,一个从小习武的人用上全身的力确实足以能将一个人的骨头捏碎,更何况是从小就勤学苦练的北冥谶。

  就算如此,一向见硬就低头的秦潇潇则是咬着自己的下唇,就是不说半句话。

  下唇已经被她咬的变成了白色,有殷红的液体从齿缝间留下,看到鲜血的那一霎那,北冥谶才好似恢复了意识般松开了秦潇潇的手臂。

  秦潇潇握着手臂,疼的真好似骨头断裂了般,看着北冥谶的眼神便也开始透着一股冷冷的气息。

  她能感觉到,刚刚那一瞬,北冥谶有要杀死她的心。

  “哼!”秦潇潇抱着自己剧烈疼痛的手臂与他擦身而过。

  北冥谶将已经抬起的手放下,他也不知道为何,竟然会如此失态,那一刻,他竟有掐死秦潇潇的心。

  一脸漠然的秦潇潇原路返回,遇到了在原地等候的北冥昭,将满脸的伤心掩盖,却也露不出怎样灿烂的微笑。

  “怎么啦?三弟呢?”北冥昭看着她的脸担忧的问。

  “我不知道。”秦潇潇低头道。

  Y更5-新T最0快上8酷匠n网‘

  “没事吧?”

  秦潇潇轻轻摇头。

  “公主!”梅香和菊韵都走了过来,检查她有没有怎么样。

  秦潇潇将梅香的手拂去,有些落寞的独自离开了御花园。

  “你们还不跟上?”北冥昭提醒愣在原地的梅香和菊韵。

  两人领命,小跑的追上秦潇潇。

  北冥昭看着秦潇潇的身影,眼中的情绪让人有些看不懂,好似有些欣喜,又好似不知如何是好。

  秦潇潇看着满院的桃花,开的正红,如此耀眼,整个院子都被她们的光彩占满,更加映衬出了她的落寞。

  “独自一个人赏花不会觉得孤单吗?”北冥昭负手而来,嘴上挂着的仍然是她熟知的微笑。

  “你怎么来了?不忙吗?”她看历史上那些皇帝可都是整日为国事繁忙的要死呢?

  “有什么好忙的,有我三弟这样的贤臣。”

  一提到北冥谶,秦潇潇的心情又开始低沉起来。

  北冥昭也看出来了,脸上的微笑却没有淡去:“这么暇意的下午,这么美丽的桃花,不如,我们畅饮如何?”

  秦潇潇转头,有些挑衅的看着他道:“你确定?”她在现代可是出了名的酒狂,曾经在酒吧有十三瓶不倒的记录,而且还都是高浓度的白酒。

  “看你的样子好像胸有成竹啊?”北冥昭看她的心情好了起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看着北冥昭灿烂的笑容,她的心里更加舒畅了,一听到有人跟她拼酒她就兴奋,暂且将所有的烦心事全都抛到了脑后。

  一坛坛浓郁的白酒被搬到了桃花树下的石桌上,两人围着桌子而坐,一人面前都摆着一坛子烈酒。

  秦潇潇先爽快的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大碗白酒,她这人最讨厌喝酒磨叽了,喝就喝呗,还用什么杯子呀,在现代她都是对着瓶吹,到了古代,自然要试一试武二郎大碗喝酒是什么感觉。

  一口喝下去,辣辣刺激的感觉顿时布满了口中和喉咙,她不由小声咳嗽了一下,这酒真是前所未有的烈。

  “你慢点喝,这酒很烈的,不比你们儒国的果酒。”北冥昭看她的样子不由提醒。

  从喝酒开始,她秦潇潇就没有那么狼狈过,竟然被酒呛到了,她不服气,争先给北冥昭倒满了杯。

  “干杯!”豪气的碰碗之后,她一鼓作气的将一碗酒全都灌下了肚。这次顺利的没有呛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