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沐春风的拥抱

  看着北冥昭有些无奈的表情,秦潇潇真是暗地里为他哀伤,看来,老婆多了也没有好处啊。

  北冥昭伸手,握住了卿儿扯住他衣角的手,秦潇潇的表情一怔,最终变成事不关己的样子。

  “爱妃,别闹了,惠妃的脾气一向都是如此,你就大度些,让让她吧。”北冥昭安慰到。

  那个惠妃秦潇潇也不是没有见过,虽然说话刻薄了些,但和这个卿妃比起来,也算是不相上下,看来,这又是来了个告状的。

  秦潇潇继而往后退了两步,好让这个来专程告状的卿妃可以大展身手施展她的‘法力’。

  而在这时,卿妃则好似才刚看到秦潇潇一般,往北冥昭的身上靠了一靠,看着秦潇潇无辜的问:“这是谁啊?”

  秦潇潇嘴角一抽,这演技着实有点伪劣。

  “哦,她是……”

  还没等北冥昭来回答,秦潇潇赶紧将话语权抢了过去,举起一只手臂,道:“我是儒国的公主。”说完后,昂头看着自己高高举起的手,迅速放下,脸上露出一丝尴尬,这绝对是二十一世纪留下的条件反射,对着他们尴尬的一笑。

  卿妃也被秦潇潇的举动震惊到了:“原来你就是儒国的小公主啊,我今天听说皇上逛御花园的时候带着一位犹如天上下来的花仙子,在百花中穿梭,却不带一点尘土。我以为这不过是以讹传讹的笑话,我现在看到,相信了。”

  面对卿妃如此假的奉承,秦潇潇只能呵呵了,如果她真如她说的那般漂亮,不食人间烟火,那在她扑过来的那一瞬就应该有惊呆的表情吧,这演戏太假,太假,都赶不上些三流演员呢。

  i看(正/z版2章节上3…酷M√匠网AB

  “外面深夜露重,潇潇公主,进屋去吧。”北冥昭在外人的面前,对她,显得十分的客气。

  她也不是那么不识时务的人,知道北冥昭那么客气代表着什么,随即道:“不了,刚刚在这儿歇了一会儿,也该回去睡觉了,那我先行告退。”也不知是否应该向北冥昭行礼,反正她想到的时候已经出了北冥昭的寝宫大门了,身后传来有些悠远的声音:“皇上,我看这个儒国的公主也不过如此,一点礼节都没有……”

  接下来还有一些琐碎的话语,不过秦潇潇没有听清楚,许是夜里风大,吹散了那些琐碎的话吧。

  和北冥昭来时不同,回去的路显得格外的长,长到让秦潇潇有些接受不了,抬头看着头顶上的一轮明月,她顿时觉得心有些凉,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她的家人,没有她可以信任的人,这里,是她从来不认识的地方,如果说在这里她的家,那应该是在遥远的儒国,不知道她这一生还能不能见到在这个时代所谓的家人。

  想也是见不到的,因她本身不过是粒棋子。

  明亮的月光将她一人的身影欣然拉长,就像她曾经无数次上夜班走在回家的路上,路灯将她的身影拉长一样,那么孤单,那么……自由!

  一人无所事事的走到自己的宫门口,话说,离北冥昭的寝宫还真是近。

  提脚打算进宫门前,借着宫门口左右两个大灯笼的灯光,她看到门侧有个人影一闪,刚要踏进去的脚顿时拿了出来,门后有人,天呐,这是什么世道,皇宫中竟然有贼,一下子,她不知要如何是好。

  如果现在跑去北冥昭那里,兴许这个贼已经借机跑掉了,还有可能被正在和北冥昭调情的卿妃认为她是故意破坏他们两个人的美好,有一个惠妃说话就让她觉得那么扎耳了,再来个卿妃,那她以后在皇宫的日子就不用想也知道了。

  纠结之下,秦潇潇想出了一个她自认为是非常好的办法,那就是放跑这个贼,如果和这个贼有正面冲突,说不定她会失个身什么的,那就不划算了。

  于是乎,秦潇潇轻手轻脚的走到了门外侧,找了个黑暗的地方蹲了下来,这样一来,那个贼就可以顺利逃走了吧?

  正当秦潇潇为自己的计划得以的时候,事实证明,那个贼没有她想的那么笨。

  站到腰酸后,她选择了蹲下,然而,蹲到腿麻都没有看到那个贼出来。

  她侧头一想,不对,那个贼不会在其他的出口出去了吧?例如他发现门口刚刚有人,不安全,于是乎翻墙出去了?越想越有道理。

  腰酸腿疼的站了起来,腿麻的跺了好几下都还没有知觉,只好用腰际控制着腿往前迈步,僵硬的好似一个腿不会拐弯的机器人一样,走进门口,警惕的看了四周两眼,都没有看到可疑的人,偌大的院子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吓的她连忙往前走了两步。

  在黑暗中,一只大手,在她的身后悄悄的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她的心咯噔一下,心思还没有来得及乱想就被那只手将身子搬了过去。

  她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人,深吸一口气,竟没有呼出,眼睛瞪的如同牛眼一般。

  好一会儿:“沐春风?”秦潇潇看着在黑暗中露出的半张脸,刚刚差点没有认出来:“原来是你啊,我因为是贼呢。”

  沐春风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映衬着黑夜,相当的一色:“你说我是贼?”

  “不是,我刚刚……哎呀,不要说这些了,你来这里干什么啊?”她觉得贼这件事情会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大晚上的,沐春风来到她住的地方确实很诡异不是吗?

  “我是……来为白天的事情道歉的。”沐春风的我头低垂了下去,在语气中能听得出他话中的无奈。

  秦潇潇的心咯噔一下,勉强的笑着:“说什么呢?白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呵呵……”

  “不要装了,小小,我知道,你心里已经开始讨厌我了,或许,是因为北冥谶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北冥昭。”其实他心里都清楚。

  “哎呀,你说什么啊,我承认,今天是对你态度不好,那是因为我刚来,被这皇宫的叽叽喳喳吵的,如果因为这个而伤了你的自尊心的话,那我道歉。”秦潇潇拿出了一脸诚恳。

  沐春风诧异的抬头,眼中似乎有什么在月光的映照下发光,嘴唇有些发抖,一向有演戏天赋,而且演的那么好的沐春风竟然失态了。

  “你,你说什么?”

  “我道歉。”秦潇潇皱起了眉头:“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够正式的话,明天我请你吃饭。”反正也是不花她的钱。

  沐春风就这么看着她,一句话都不说,就这样,在月光的照射下看着她。

  秦潇潇被沐春风看的有些全身发毛,赶紧举手投降:“好吧,要不,明天的饭局改成今天的宵夜?我现在就让那些人去弄饭菜来。”

  秦潇潇一转身,就被沐春风拽了回来,并抱在了怀里,她能感受到,沐春风是很用力的在抱着她,几乎勒的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小小。”他的声音充满了颤抖。

  “额……”许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因为白天的事情对他有些愧疚,她接受了他的拥抱,伸手回抱了他一下。

  在秦潇潇抱住他的那一霎那,他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那夜也不知道为何,当寂静的抱了很久之后,沐春风忽然松手,转身匆匆的离开了她的寝宫,反而弄得她一脸莫名其妙。

  第二天一早,她在晨光的照射中醒来,起身伸了个懒腰,眯着眼睛就开始下床摸索鞋子,在古代,没有精准的时间点,还是不要懒床的好。

  弯腰提鞋子的时候,门被推开,秦潇潇抬头,由于阳光刚好照进来,逆光,她没有看清楚来人是谁,只是模糊看到是两个人。

  “公主。”熟悉的声音,让秦潇潇欢呼雀跃起来,也不管有没有穿上鞋子,站起来就往来人身上扑去。

  “哇,梅香、菊韵,天呐,我想死你们了,你们终于来了,你们都不知道,你们不在的时候我有多孤单。”说着并不煽情的话语,秦潇潇的眼眶还是湿润了。

  “哎呀,公主,我们也好想你啊。”梅香都已经哭出来了,菊韵也没好多少,眼睛已经泛红。

  在这个陌生的国都,只有公主是她们的依偎,是她们唯一的亲人。

  “公主,你怎么不穿鞋子就下床啦,快上床,这样会着凉的。”梅香低头擦眼泪的时候才看到秦潇潇一只脚是穿了鞋子的,而另一只脚则是赤着的。

  秦潇潇不好意思的笑着,一只脚跳着回到了床上,梅香立马弯腰给她脱了原先穿上的鞋子:“还没有穿衣服呢,怎么就先穿上鞋子了?”

  在一旁的菊韵早就已经到房间的柜子里找秦潇潇的衣服了。

  “有人在旁边侍奉的感觉真好。”秦潇潇笑道。

  梅香和菊韵也都笑了起来,被两个一直在自己身边伺候的人伺候着,原本还有的一点陌生感也消失了。

  舒服的吃过早饭,她实在没事干,想起昨日的御花园,便带着梅香和菊韵一起去了御花园,那里的花美丽极了,各种品种的菊花、海棠都有,平日罕见的品种在那里一应俱全,也应该带着梅香和菊韵去看看。

  “看,这里漂亮吧。”秦潇潇指着身后偌大的御花园。

  梅香和菊韵的嘴角几乎是同时抽搐的,两人对视一眼,竟然都是满满的无奈。

  梅香开口道:“公主,这些御花园里的花咱们儒国御花园里也有啊,你不是常说每天子啊御花园逛都逛腻了吗?怎么到这里反倒稀罕起来了?”

  “就是啊公主,这些花在咱们儒国有的是呢?”菊韵搭腔道。

  秦潇潇苦笑一声,她怎么忘记了‘自己’是儒国的公主呢,以前也是生在皇宫的,儒国的后花园和金国的应该确实没什么不同哈。

  “谁那么大的口气,说咱们金国的后花园没什么稀罕的?”尖酸刻薄的声音响起,秦潇潇隐约觉得有些熟悉。

  卿妃带着四名侍女出现在了秦潇潇的视线里。

  秦潇潇对卿妃的第一印象就不如何,况且她现在的出现太恰巧。

  “我们走吧。”秦潇潇招呼梅香,菊韵道。

  “等等……”卿妃出口制止。

  本秦潇潇不想停下脚步的,但毕竟这人是北冥昭的妃子,就算是给北冥昭的面子吧,她停下了前进的脚步。

  “潇潇公主,妾身不得不说的是,就算公主您是儒国的公主,但规矩则是不能忘记的吧?既然已经嫁到了我们金国,变为了王妃,那么见到后宫娘娘,怎么说也是要行礼的。”

  秦潇潇回身,看向秦潇潇的眼神变得无比犀利,没有了昨夜的善意,更像是一场未开始战争时的挑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