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北冥昭的示好

  独自一个人气冲冲的走回鸾凤宫,路上不少穿着靓丽的女人都用打量的眼光看着她,她也不客气的用同样的眼光回敬了她们。

  回到鸾凤宫,虽然宫里已经有很多北冥昭派来的宫人,但都不认识,常年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她习惯了人人平等,所以也不好吩咐这些各忙各的人。

  于是乎她只能自己走走,天气虽然有些清凉,可鱼塘中的鱼儿却早早的冒出了头,秦潇潇看旁边的座椅旁有鱼食,便坐下闲趣儿的喂鱼。

  “喂,你是谁,为什么坐在这儿?你知道这是谁坐的地方吗?”

  秦潇潇本出神的看着那些鱼儿嬉耍,忽然被这冷不丁的声音一吓,手中放鱼食的盘子脱手而出,掉进了鱼池里,鱼池中的鱼儿看有吃的,便一拥而上,在鱼塘中激起一层层浪花。

  秦潇潇惊魂未定的看着来人,刚刚对着她吼叫的那个女孩,一看就是个仗势欺人的宫女,一直看着她却从未说话的女人才是正主儿。

  “呀,你怎么把鱼盘扔进去啦?那可是白玉的盘子,让你赔你也赔不起。”

  “柳儿,别闹。”正主儿终于说话了。

  秦潇潇一直盯着正主儿,毕竟刚来到宫中,谁都不认识,也不知道要怎么套近乎。

  “听说,鸾凤宫来了新主人,是儒国的小公主,莫不就是你吧?”正主儿说话脸上总是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让人觉得亲切,却又有威严在里面。

  “你是谁?”相对于现在儒国公主的身份,她用的可谓是如鱼得水,在这金国谁都没有个怕。

  “我们娘娘是一品官员徐茂大人的千金,徐惠灵。”一边的柳儿又插嘴道。

  “哦,惠灵娘娘。”秦潇潇做恍然大悟状。

  “我只是在闲暇的时候会到鸾凤宫来喂喂鱼儿。”

  “呵呵。那以后恐怕娘娘你就不方便来这里了,因为这里以后就是我住着了,如果娘娘要来的话,也希望还请先行通报。”秦潇潇本来的性子便是受不得气的,莫名被沐春风一顿说教,让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倒好,随便来个妃子的宫女都可以欺负到她的头上了,忍气吞声,她是做不到的。

  秦潇潇以为,这个徐惠灵怎么说也是傲气无比的人,听她这个说肯定反驳,然后她好称心如意的找个人骂一顿,舒服舒服,没有想到的是,徐惠灵仍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在这皇宫之中,如果不懂的隐忍,那就一定待不长久,虽然公主你只是来宫里住几日便回王府了,但这些该说的话,我还是要说的。”语气平淡,但字字不容人反驳,这个徐惠灵看起来如此无害,嘴巴的话却毒的厉害。

  秦潇潇暗中可怜北冥昭,虽然他很宽容这些后宫的妃子,但不见得这些妃子会给他省事。

  酷匠网}唯一正1版cl,(#其,他√@都是\盗版

  秦潇潇往后退了一步,笑道:“既然娘娘是来喂鱼的,那我就耽误你闲暇的时间了,再见。”说完后便转头大步的离去。

  “这个公主,看起来还不错,没想到说话和行为都是如此的放肆。”徐惠灵身边的侍女柳儿道。

  徐惠灵仍然脸上带着笑容,好似这笑容就是她平常的面容一样:“皇上从来不怎么过问后宫的事情,一门心思都在朝政上,然而自这个儒国公主来了之后,却什么都不一样了,幸好的是她已经是北冥谶的王妃了,不然,我还真不放心她。”说完,也拂袖而去。

  被这个所谓的什么娘娘一搅和,秦潇潇的心情更加糟糕了,大步的走到鸾凤宫的院子里,看着偌大的院子,有些发呆,本来觉得在王府是一种囚禁的生活,却没有想到来到了皇宫则是被人算计的生活,这里的人说话都带着让人不舒服的感觉。

  秦潇潇正在看着院子的样子发呆,忽的一摸金色出现在鸾凤宫的宫门处,紧接着便是北冥昭的身影出现在了宫门处。

  北冥昭微笑着走进了鸾凤宫的大门,看着闷闷不乐的秦潇潇道:“是谁如此大的胆子,竟然惹我们的潇潇公主生气?”

  秦潇潇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尴尬,毕竟,任谁被一眼看透都会不高兴。

  “朕处理完了国事,不知可否在鸾凤宫逗留下来用过晚膳再走?”奇怪,他并没有往下问。

  秦潇潇点点头,也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倒是北冥昭大方的很,微笑着大步的走进了正堂。

  在秦潇潇来时还有些狼狈的正堂,现在已经被收拾的一丝不苟,这样的行事速度倒是让秦潇潇诧异了一下。

  “潇潇,你在想什么?”北冥昭拿起宫女刚放上的清茶,看着愣愣出神的秦潇潇,猜想她应该有心事。

  秦潇潇怔了一下,看着北冥昭的眼神开始有些闪烁起来,好一会儿好似思量好了般,道:“我想要回王府。”

  他手中的茶杯毫无预兆的一抖,脸上虽然有不自在,却在一瞬间抹去:“怎么?这才来到皇宫,就想要回去?不打算和三弟置置气?”

  “我和他有什么好置气的,我回到王府后只要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就不会见到他了。”不知为何,说到这里,秦潇潇觉得心中有些憋屈,默默的低下了头。

  “既然都是院子,既然都是见不到三弟,难道这个比王府院子不知道大多少倍的鸾凤宫你就不能住吗?”

  “不是的……我……”她竟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好。

  放下茶杯,北冥昭嘴角微笑着等待她的回答。

  “我就是觉得这里太大了。”秦潇潇低着头,手低垂着缠绕自己的衣角,果然她不适合撒谎。

  “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我们的潇潇公主爱热闹啊,对了,朕记得你还有两个贴身侍奉的丫鬟,还在王府没有跟你一起来皇宫里,另外,朕再到别的宫里多遣几个宫人过来,这样你就不会觉得这个院子冷清了。”

  秦潇潇拽着衣角的手一使劲,差点把自己都拽到,还好是坐在板凳上,抬眼看着坐在自己对面儒雅喝茶的北冥昭,想了一肚子的话还是全都默默的吞到了肚子里,算了,北冥昭都想的如此周到了,如果不在宫里住两天的话,好似对不住他似得。

  秦潇潇以为北冥昭说和她一起吃晚饭是开玩笑的,却没有想到干坐了半天看他也没有走的意思。

  “你是,要在这里吃晚饭吗?”秦潇潇睁着无辜的大眼睛,问。

  “什么?”

  “哦,我说,皇上你是要在鸾凤宫用晚膳吗?”她赶紧改正用词。

  “刚刚朕不是已经说过了,要在这里用膳,怎么,不欢迎?”

  “不是。”秦潇潇用手托着腮帮子,竟然盯着对面的北冥昭看了起来。

  北冥昭被她定着看的一度怀疑自己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你,一直说朕啊朕的,不觉得累吗?”秦潇潇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问道。

  一直保持着微笑的北冥昭在她眨眼的那一霎那愕然顿住,自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这个在帝王之位上的人,习惯了反复无常,让人看不出他本来的意图,随即微笑道:“既然潇潇公主都这么要求了,那我就改过来好了。”

  秦潇潇郑重的点点头,显得很重视一样:“这样听起来就舒服多了。”

  许是北冥昭被她的‘一本正经’给震撼到了,一向只是抿嘴微笑的他,竟露皓齿一笑。

  这样融洽美好的气愤感染了一向自来熟的秦潇潇,她放下了一直让她感觉很累的公主身份,也忘却了北冥昭是帝王的身份,打开了话匣子之后,和北冥昭开始海聊起来。

  完全被放开束缚的秦潇潇就犹如被关押许久的小鸟放飞出了广阔的天空,人来疯般的样子着实让北冥昭吓了一跳。

  等到用晚膳的时候,就算拿着筷子,秦潇潇也不忘指手画脚一番。

  北冥昭看着犹如六月阳光下绽放如向日葵般灿烂美丽的秦潇潇,心中猛然一跳,那个可怕的念头还是在他心中闪过,随即让他狠狠的压了下去。

  “你怎么啦?”上一秒还和灵猴一样活蹦乱跳的秦潇潇看着刚刚还和自己笑的开怀的北冥昭忽然沉静了下来,自己也顿时没有了高兴的乐子。

  “没事,我只是很久没有那么开心了。”看自己影响到了秦潇潇,他马上调整了状态。

  “真的吗?也是啊,做皇帝很累的,不如这样,如果你觉得我说的那些笑话和故事你喜欢,你可以在你不高兴的时候来找我啊。”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一辈子你都在我的身边。”北冥昭说完之后便有些后悔,虽然秦潇潇是个不出宫门的小公主,年龄也不大,但这种露骨的话不可能听不出其中的意思,糟糕的是,面前的她,是儒国的公主。

  在二十一世纪也算是活过那么多年的人,秦潇潇顿时心往下沉了沉,虽然她没有这个年代所拥有的封建想法,但她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更何况她对北冥昭只是略有好感而已。

  看北冥昭的表情好似也觉得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作为一个皇帝,竟然就那么随便说出自己的占有欲,秦潇潇觉得他这个皇帝做的还是挺失败的。

  吃下一口香香的米饭,当即选择什么都没有听见的样子。

  吃过一顿不知道算不算愉快的晚饭,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皇宫里的饭食就是和王府的不一样。

  “哎呀,这顿吃的好饱啊。”秦潇潇摸着肚子,脸上挂着傻呵呵的笑容。

  “如是,朕……我就回寝宫了。”

  “没事,我送送你吧,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一起散散步吧。”

  “也好。”

  洁白的月光抛洒在鸾凤宫的院道中,让道路两侧旁的油灯显得暗了许多,似乎是席间说了太多的话,一下子两个人都寂静了下来。

  两人走在洁白月光下,身影都被浅淡的拉长,走到了北冥昭寝宫的门口,秦潇潇抬头看了一下横在高高朱红门上的金色匾额‘龙卧寝’皱了一下眉,这似乎和那些历史里皇上住的地方名字不大一样呢。

  “既然都到了门口,就进去坐坐吧?”

  “正好,我渴了。”于是乎,秦潇潇便厚着脸皮先北冥昭一步走进了他的寝宫。

  “皇上,你可算来了。”秦潇潇进门还没有站稳身子,一个身影就如急速的旋风,自对面而来,眼看着就要迎面扑上她的时候,人影瞬间刹住了脚,看着秦潇潇,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随后进来的北冥昭脸色有些严谨:“卿儿?你来干什么?”

  “皇上~”

  软酥酥的话语,几乎让秦潇潇身上的鸡皮疙瘩全都掉了下来。

  “皇上~那个可恶的惠妃又欺负臣妾啦,你可要管管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