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北冥昭的温柔

  到了太后的寝宫,清心宫,就算是皇上也要候着等通报。

  之后有人将他们请了进去。

  “儿子给母后请安。”北冥昭拱手弯腰道。

  “臣给太后请安。”沐春风则是跪了起来。

  秦潇潇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她不知道要怎么请安啊,就在她还没弄明白的时候,一个华贵的妇人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牵起了她的手,慈爱的笑道:“你就是儒国的小公主秦潇潇吧?”

  “我是。”秦潇潇咽了一口吐沫,虽然眼前这个太后非常慈祥,但大多古代剧中的太后都是面上慈善,其实是蛇蝎心肠,所以她觉得不可信。

  “来,咱们坐下来说说话,你们也都起来吧。”太后只顾着拉着秦潇潇,让秦潇潇坐在自己平日做的软榻上,自己坐在另一边,倒上了茶水给秦潇潇,秦潇潇点头谢过。

  一直,太后都是慈爱的看着她,嘴角的笑容从来都没少过半分,秦潇潇还是在小心谨慎,或许她做错一个动作这个眼前慈祥的太后就会变回她原先狰狞的面容。

  “呵呵,你就这么怕我吗?”太后看出了秦潇潇的小心翼翼。

  “没有啊。”秦潇潇尴尬一笑。

  沐春风和北冥昭也都在殿中坐了下来,宫女很快就奉上了茶。

  “潇潇公主还在怕什么,你看看我这个皇帝坐的位子就知道我的母后有多偏袒你了。”北冥昭轻松笑道。

  秦潇潇脸上只是堆积着笑,心想,这是你娘,你自然觉得亲切,所谓虎毒不食子,你娘可不会把我当闺女!

  一场别开生面的聊天就这样开始,太后问什么,秦潇潇答什么,偶尔北冥昭也会插两句嘴,最安静的人莫过于进来大殿请安后就一直不说话的沐春风。

  “时候也不早了,我们就不在叨扰母后休息了。”

  秦潇潇终于等到了这句话,她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那么潇潇就先告退了。”之后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北冥昭和沐春风也跟着走了出去。

  太后在他们的身后张望,好一会儿自言自语道:“还是我的儿子厉害,我和北冥谶的母妃斗了一辈子,最后什么都没有得到,而我的儿子,随便几句话就笼络了他来为自己卖命,就连儒国的公主也哄到了身边……”

  秦潇潇跺着脚在外面等着他们两个慢悠悠的走过来,焦急的问:“厕所在哪儿啊?”

  “什么?”北冥昭没有听懂秦潇潇问的是什么。

  秦潇潇焦急的捂着自己的肚子,刚刚太后给倒茶她就喝,喝了太后就立马又给倒上,现在她只想上厕所,不知为什么,脑子顿时卡住,忘记古代的厕所叫什么了。

  沐春风看她的样子,指着殿的一个角落道:“拐弯就到了。”

  “谢谢。”秦潇潇接着一溜烟就跑没了人影。

  “原来她说的是茅厕啊。”

  “或许是儒国的叫法和我们不一样吧。”沐春风低头回答,眼神却复杂起来,儒国他太熟悉……

  北冥昭将秦潇潇带到自己寝宫旁边最近的一个宫殿,道:“日后,你就住这里吧。”

  “鸾凤宫。”秦潇潇抬头看着这巍峨殿门前的牌匾。

  “是啊,这里一直空缺,没有人住,你住在这里有什么事情找我也方便些。”

  “皇上……”一直沉默寡言的沐春风却出了声:“这不妥吧。”

  “怎么不妥,这里一直空缺,公主又不认得这皇宫的道路,住这里最为合适才对!”

  沐春风没有在言语,看着秦潇潇的眼神却复杂起来,北冥昭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鸾凤宫历来都是皇上最喜欢的妃子住的地方,只是因为北冥昭登基两年,还未巩固自己的皇位,所以没有选中哪个妃子,为何会让小小住进里面?

  秦潇潇是不懂他们两个在想什么,只是知道,她现在住的这个宫殿比原先在王府住的院子可大得多,华丽的多,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公主喜欢吗?”北冥昭问。

  “当然喜欢啊,这里太漂亮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住下去呢。”

  “如果你原意,可以一辈子都住在这里。”北冥昭认真道。

  沐春风的眼神更加的复杂起来,他想要干什么?难道,抢自己弟弟的王妃不成?

  “不过,要谶弟答应才行。”北冥昭又补了一句。

  秦潇潇不想要提到北冥谶,所以,装作没有听见。

  沐春风顿时陷入了无底洞中一般……

  接下来,北冥昭推掉了所有大臣的觐见,陪着秦潇潇逛游后宫,在经过御花园的时候,许多妃子正好在此聊天,看见北冥昭之后都行了礼,却都不知道在北冥昭身边的秦潇潇是谁。

  妃子们纷纷都交头接耳起来,北冥昭仍然带着他很有亲和力的微笑,也不嫌这些妃子吵闹,只是引着秦潇潇继续往前走,走过了御花园,看着北冥昭如此大度,秦潇潇的心里对他的好感更加强烈。

  这一逛就逛到了下午去,一个太监急匆匆走了过来,参见完北冥昭之后在北冥昭的耳边嘀咕了些什么后一脸惶恐的等着北冥昭发话。

  北冥昭的脸上平静好久,方才抿嘴微微一笑,这一笑犹如平静无比的湖面忽然荡漾起秋波,让人心中也不由如此。

  不知为何,秦潇潇忽然觉得自己心脏一跳,脸竟然有些红了起来,赶忙低下了头去掩饰。

  “恐怕我不能再陪公主逛下去了,有点事情我要处理,不如就让春风陪你一起继续闲逛吧。”北冥昭道。

  秦潇潇仍然低着头,小声道:“也不用了,逛了那么久也逛累了,不如我就先回去了。”

  “也好。”北冥昭说完后便大步先行离去。

  沐春风看着北冥昭离去的背影,转身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秦潇潇一眼,道:“潇潇公主,我送您回去吧。”

  秦潇潇并没有反对,却也没有答应,自己低头按照原路走了回去,一路,沐春风都无声的跟在她的身后。

  “小小。”到了一个无人的转角,沐春风喊住了她。

  秦潇潇并没有回头,脚步却不自主的停了下来:“干嘛?”

  “你……”沐春风皱起了眉头。不知道是不是该说,嘲讽的自笑了一下,摇摇头道:“没什么,就是你走反了。”

  “啊?”秦潇潇诧异的转过身子,老大的不爽:“你怎么不早说啊,那我们岂不是又要从新走回去。”

  “不是,这是拐错了转角,应该往那里拐。”沐春风指着另一边的转角道。

  “这皇宫的建筑都是一样的,我怎么知道啊。”秦潇潇小声嘀咕道。

  紧接着秦潇潇便疾步的往沐春风所说的方向走去。

  沐春风转头看了一下秦潇潇打算走的拐角,垂下了眼眸。

  秦潇潇在前面自顾自的走着,完全是路痴的她却也决出了不对,她看着越走越荒凉的道路,终于是停下了脚步,纵然她再路痴,也还是有记忆的,她住的地方就在北冥昭寝宫的旁边,应该是越来越繁华才对啊。

  秦潇潇转头,看着一句话都不说的沐春风,皱眉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再往前面走就是了。”沐春风越过秦潇潇,走到了她的前面,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多看秦潇潇一眼。

  秦潇潇有些疑惑,她是不可能看透沐春风的,这个人的每一个表情都让她看不透,好似在演戏,却又演的那么逼真,让她不敢相信,却又不好质疑。

  小步的跟着沐春风,中间留有一段距离,她心中还是放着沐春风的。

  终于在越走越荒凉,走的秦潇潇心中打颤时,沐春风在一座废弃的宫殿前停下了脚步。

  “你到底要干嘛?”秦潇潇转头看了看四周,别说人了,这个地方出奇的连只鸟都没有。

  ,c看(正版、章,J节上酷匠网

  “小小,我知道,我们分离了那么多年,纵然有书信时常联系,感情还是疏远了,但你对我的防备我不是看不出,我不知道,为何曾经如此要好的我们,现在却隔着一层看不见的墙。”

  沐春风真诚的眼神穿透了秦潇潇的心房,纵然已经不是以前的‘儒国公主’。可秦潇潇的心还是痛了一下。

  她多想告诉沐春风,不是我不想和你亲近,而是你演的太好了,谁知道哪个是真正的你,如果我相信了你,你坑了我,那岂不是很亏?就如同今天一样。秦潇潇环绕了一下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你……带我来这个地方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说这些话非要到这个地方来吗?”她觉得沐春风意图不轨。

  “在皇宫里,越靠近皇上的地方,个宫耳目更多,更何况你现在的寝宫是在皇上寝宫的旁边。”

  “一口一个皇上,沐春风,你不是儒国派来的奸细吗?为什么对金国的皇上叫的那么衷心,我现在怀疑,你的衷心到底是对谁的。”秦潇潇一直都怀疑沐春风的真实性,咳咳,说的自然是性格方面,一会儿阴,一会儿阳的。

  沐春风诧异的看着他,好一会儿,他眼中露出了受伤的表情:“小小,你可以怀疑我对你父皇的衷心,但你不可以怀疑我要娶你的诚心。你知道为何我会千里迢迢一个人来到金国做奸细吗?是因为你父皇说,只要我成功夺得金国皇帝的信任,将金国引入灭亡的境地,他就将你嫁给我,所以我才一个人,不顾任何危险,踏上了金国的道路……”

  秦潇潇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头,她看着眼前这个满身都布满迷雾的男人,深吸一口气,还是将要说出的话咽了下去,傻瓜,你知不知道,儒国的皇帝不过是在利用你罢了,就算你真的毁灭了金国,你也绝不可能得到秦潇潇的!

  秦潇潇转身,不想再去看沐春风过多的表情,她纵然是看沐春风再多的表情,也觉得他是演的。

  “如果没别的事情,我先走了。”秦潇潇想要回去静一静。

  “等等……小小,我只是想要对你说,小心北冥昭,他对北冥谶有的只是利用,如果你想要稳住自己,最好不要和他走的太近。”

  “你在说什么我一句都没有听懂。”说完,秦潇潇就踩着满地的枯草离去。

  为什么?小小你变了,从前我说什么你都是信什么的。这一刻,沐春风真的流露出了自己的感情,他只身一人在金国已经太久,看到的真真假假也太多,想要在这个防备他的皇宫活下去,就必须要忘记本身的自己,这么些年,他真的忘记了原本的自己,但他却始终还记得那个对他甜甜笑着的小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