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阴谋蔓延

  “曹操是一种比喻,说的正是来的人啊。”秦潇潇毫不费力的反驳了回去。

  容蓉的眉头更加紧皱起来:“别废话,我是来跟你道歉的!”

  亲娘嘞,这确定是来找她道歉,而不是来杀了她的,这语气,怎么听怎么不像是来道歉的啊。

  “我接受你的道歉,你可以出去了。”她还记得刚刚柔儿对她说的话,怪只怪她平日没有关大门的习惯。

  “别着急啊。”容蓉横了柔儿一眼,上前亲切无比的拽住了秦潇潇的手:“今天中午的时候是我不懂事了,你就原谅我吧,好吗?”

  “我都说了原谅你,请你放手,容侧妃,你要自重。”秦潇潇使劲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容蓉就是死死的攥住她的手不放。

  秦潇潇用诧异的眼神看着她:“你有病吧?你拽着我干嘛啊?”

  “我没有拽着你啊。”容蓉虽然脸上表现出了吃力的表情,但是声音却平和无比,让在一旁的人搞不清这到底是怎么个状况。

  “神经病,你给我撒手。”秦潇潇使劲的晃动着胳膊,但容蓉就是不撒手。

  梅香和菊韵一看不对,赶紧上前想去帮忙,容蓉带来的丫鬟一看情况,上前就拦住了梅香和菊韵。

  瞬间,局势变得难以控制,柔儿看着这混杂的场面,也不知道要做如何反应。

  “住手!”忽然威吓的声音传来,院子里的人都停下了手。包括秦潇潇,容蓉这时却松开秦潇潇手后往后倒去,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哎呀,我都说了我是来道歉的,为什么你还要这样对我?还要你的丫头来打我?”容蓉满脸的委屈,泪水就在眼眶中打转,这逼真的演技把秦潇潇都吓到了。

  北冥谶昂首阔步的走了进来,看了秦潇潇一眼后,无声的扶起地上在抽啼的容蓉。

  “王爷,今日中午我不小心得罪了王妃,所以特地来道歉,却没有想到王妃竟然会以这样的态度对我,还命她的贴身侍女来打我,呜呜呜……”说完,她又哭了起来。

  秦潇潇没有想到,容蓉不但人不可理喻,还如此的歹毒,什么叫中午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了她?什么又叫她让侍女去打她?

  北冥谶看向秦潇潇,秦潇潇正好在气头上,但看到北冥谶的眼光之后,就想到昨日晚上他那灼热的眼眸,瞬间便低下了头,这一态度看在北冥谶的眼里便变成了是默认。

  他挥手喝道:“来人,将王妃这身边的两个贴身丫头押下去重大二十大板,王妃自今日起不许离开这个院子十日。”

  秦潇潇拦住了就要上前架走梅香菊韵的侍卫,拧起眉头看着容蓉:“我跟你无冤无仇,今天中午也是你先找我麻烦,我可以原谅你对我的没大没小,但你这样也太过分了,现在你就要和北冥谶说清楚一切,不然的话……我绝不放过你。”

  酷(匠Y网rK正版首发

  “王妃在说什么,我根本一句都听不懂,今日中午是我不小心得罪了王妃,我现在来道歉也是真的,而王妃把我推在地上,更是真的。”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秦潇潇的两个丫头竟然如此忠心耿耿,差点坏了她的计划。

  “你胡说,明明是你抓着我们公主的手不放,你见王爷进来后是故意倒在地上的。”梅香不服气道,她和菊韵去受罚没什么,本来当奴才的就是要替主子扛些事情,但她看不得这个女人如此侮辱自家的公主。

  “对,明明是你抓着公主的手不放的。”菊韵也随即随和。

  “不要说了,拖下去。”北冥谶道。

  秦潇潇拦住侍卫后径直走到了北冥谶面前:“你是瞎了眼吗?这点事情都分辨不出来还来当王爷,你不过是个昏庸无比的人罢了,我真是想不透,我父皇怎么会让我嫁给你这种人!”

  “你住口!”‘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秦潇潇被这一巴掌打得头偏了一下。

  疼痛的感觉瞬间传进了她的大脑,她捂着自己右边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北冥谶,他竟然对她动了手。

  北冥谶也显得非常懊悔,为什么他就没有管住自己的手呢?打在她脸上的一巴掌肯定很疼吧?

  “你们在做什么?老远就听到你们的吵闹声了。”说这话的功夫,人已经出现在了院门外,是北冥昭,身后还跟着沐春风,想来,她很久都没有见到沐春风了。

  北冥昭抬步走进院子,眉头深锁,显然有些不高兴,而跟在他身后的沐春风则是贯彻了他一向的演戏技能,波澜不惊的走了进来。

  所有的人都行了礼,只有秦潇潇站在那里,怒火中烧的眼眸直接投到了北冥昭的身上。

  “潇潇公主这是怎么啦?一副很仇恨朕的样子。”北冥昭玩笑道。

  秦潇潇笑笑,作死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哦?”北冥昭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北冥谶,并没有因为秦潇潇的话而生气:“这倒是不见得吧?”

  “哼,我要回儒国。”

  “公主!”

  “公主!”两人齐声喊道。

  “公主这是因为何?”北冥昭的脸上显露出一丝不悦,毕竟这门婚事并不是这么简单,他是连起两个国家和平的线,万一这线断了,那么战争随即就会发起,金国,还没准备好呢。

  “没有因为什么,只是因为我想我的父皇了,所以赶紧让我回去。”

  “你不要太过分。”北冥谶在一侧沉声道。

  “好了,不管刚刚有多少不愉快的发生,就当是看在朕的面子上,就这么算了吧,好了,我来是有要是在身的,上次家宴因为太后偶感风寒,所以没能出席,这些天太后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所以就想要见见儒国的公主,这不,就让我来请公主去宫里头坐坐。”

  听到这里,在一边的柔儿心里一松,终于不用闹得血雨腥风了。而还在北冥谶怀中不肯出来的容蓉则是一脸愤恨的表情,没想的这么卖力的演出不过是让秦潇潇挨了一巴掌而已。

  “好啊,我很乐意进宫陪太后的,对了,可以住在皇宫里吗?”

  “当然可以。”北冥昭笑道。

  “你……”北冥谶气的有些发抖。

  秦潇潇潇洒的转身,对着梅香和菊韵摆摆手道:“走吧。”

  当走到门口后,秦潇潇停住了脚步,又走了回来,走到了北冥谶的面前,看了一眼仍然在北冥谶怀中的容蓉,她一笑,身手‘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北冥谶的脸上,她看了一下自己发红的手掌,感叹道:“原来打人也很疼哦。”而后抬头看着北冥谶诧异的眼神道:“好了,我还过来了,我们扯平了,互不相欠!”

  “王爷。”容蓉心疼的看着北冥谶有些泛红的脸颊,这个女人是用了多大的力气,都打红了,这个女人真是放肆。而她不想注意的是,秦潇潇走的时候右脸颊上都还有很明显的五个手指印,要比北冥谶脸上的鲜艳的多。

  北冥昭都没有想到秦潇潇会有这一招,看来,儒国的教育和他们金国是不同的,看来改日需要请教一下儒国的皇帝,是怎么教育他这个小女儿一点亏都不吃的。

  秦潇潇以为,去皇宫就她和北冥昭,没有想到沐春风也上了马车,看见沐春风她就觉得头痛,至今为止都不想看到他那什么都不在乎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

  “脸上疼吗?”坐在她对面的北冥昭关切的问道。

  秦潇潇笑着摇头,不过那笑有点勉强,她没有想到,北冥谶会如此的绝情,在手起打落间竟然没有一点点的留情,看来,她秦潇潇在北冥谶的心中,地位也不过如此,还不如早进府几年伺候他的容蓉呢。

  “你是否在想三弟也太过绝情了?”北冥昭又问道。

  这次秦潇潇没有讲话,拖着腮帮看着窗外的景色。

  北冥昭又说道:“这也不能怪谶弟,容蓉的父亲是当朝的宰相,势力之大连我都左右不了,如果不是沐春风国师一直周旋其内,和容康争斗,或许我这个皇上的位子都保不齐了呢。”

  听北冥昭这么一说,秦潇潇好似有点听明白了,沐春风和容康其实都是皇上手中的棋子,就好像和珅和纪晓岚,北冥昭不是办不了容康,则是想用容康的权利和财富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而又怕容康一人独大,所以弄来个沐春风自小培育起来来压制容康。只是北冥昭肯定不知道的是,沐春风是儒国派来的奸细,想到此处,秦潇潇深意的看了沐春风一眼,这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局呢?

  “所以,公主也就别生谶弟的气了吧?”北冥昭当起了和事老。

  “我为什么要生他的气?他是王爷,我是公主,他说了我的不是,我也骂了他,他打了我一巴掌,我还了一巴掌。我们之间扯平了。”

  “呵呵,真是没想到啊,儒国的小公主竟然一点亏都吃不得。”北冥昭笑道。

  “吃亏是福,不过我没有那个福气罢了。”秦潇潇无聊的开了个玩笑,没有想到坐在北冥昭旁边的沐春风竟然笑了出来。

  北冥昭也跟着大笑了起来,一时间,马车上笑声四溢。

  秦潇潇则是感觉他们俩都神经病了,这个冷笑话有这么好笑吗?

  马车晃晃悠悠的到了皇宫里,皇上的马车就是不一样,可以大摇大摆的进了皇宫,一直到达目的地,虽然她也不知道目的地是哪里。

  “这里是朕的寝宫。”北冥昭下车解释道。

  秦潇潇点点头,稀里糊涂道:“我住这里吗?”那北冥昭住哪里?

  “呵呵,自然不是,不过是要告诉你一声,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来这里找朕。”

  秦潇潇接着点头,不过,她不是来和太后聊天的吗?

  “想来,朕今天也没有给太后请安,春风你今日进宫也跟着给太后请个安吧。”北冥昭侧头对身后不语的沐春风道。

  “是,皇上。”

  “公主,咱们走吧。”北冥昭叫了一下,看他寝宫入神的秦潇潇。

  “哦。”这个北冥昭也真是小气,都已经到他寝宫的门口了,竟然也不请我进去参观一下,和北冥谶一样的货色,怪不得这哥俩关系这么好。

  走了也不是很远的距离,就到了所谓的太后娘娘那儿,本来还以为皇宫很大,要走很久呢,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走到了。秦潇潇不知道的是,所有的宫殿都是围绕着皇上的寝宫建造的,太后是皇上的娘,自然住的更近些。而那些不重要的妃子则是住在外一圈里,最不重要的就在最外一圈里,中心就是北冥昭的寝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