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北冥谶的侧妃

  整个上午都把秦潇潇弄的晕晕乎乎的。

  g'酷PD匠e网t{永if久:M免v费k看hi小说p

  梅香和菊韵只要出现在她的面前,就会一直笑个不停,于是她说要逛逛王府为由,甩开了两个人。

  一个人走在偌大的王府里,觉得一切和她都想的不一样,她本来以为,这个王府有了独立的三个院子之后前面只有一个前厅就没了,事实是,在四周,到处都是院子,却不是像她住的那样单独,而是一排排的房子,很多人都在进进出出,想想也是,一个王府,怎么可能连一个下人都没有。

  叹息一口气,她觉得自己对这里一无所知,这不过是一开始,就这么被屈辱,以后的日子,她连想都不敢想。

  走着走着,她走到了一处比较宽旷的地方,这个地方有很多腊梅和桃树,春天将至,许多花的枝叶都冒出了绿芽,已经一个月都没有出远门的秦潇潇觉得美丽极了,于是乎,就在这里转悠起来。

  丝毫没有感觉到别处也来了人。

  “你是谁?”忽然,一个嚣张跋扈的声音响起。

  秦潇潇忽然被这声音吓得手一颤,原本不过是想看那易主桃花,却不小心折了下来,她一叹息,觉得这么美的花折下来实在太可惜了。

  “你是谁啊,在这里做什么?”那个跋扈的声音继续响起。

  秦潇潇不得不回头,眼前的是六个女人,但看的出来,其中的四个是丫鬟,前头那两个行走的才是主子,其中个子略高些,一脸的鄙夷看着她的人就是刚刚嚣张跋扈说话的女人。

  “你又是谁?说话怎么那么没礼貌?”秦潇潇皱起了眉头,怎么说她也是儒国的公主,现在是北冥谶的王妃,面子是不能丢的。

  那人围着她转了一圈,脸上轻蔑的笑容更甚:“我认得你,你就是那个儒国的小公主。”

  “你哪里看出我小了?”秦潇潇故意挺直了胸,倒是弄得来人不好意思了。

  “影儿,快过来看看,这个女人多不要脸,还是儒国的公主呢。”

  “喂,你又算哪根葱?竟然这么说我?”秦潇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看起来嚣张跋扈的女人竟然不把她这个儒国的公主放在眼里,按照古代的礼仪,除非她是后宫的娘娘,不然见到她都是要行礼的。

  “我可是皇上亲自指给王爷的侧妃,我是容康容丞相的大千金,容蓉。”说这话的时候,她一脸的趾高气昂,非常的骄傲。

  但听的秦潇潇则笑了:“原来你不过是个臣子和小妾生的孩子啊,怎么可以和我这个公主比。”

  “你,我娘是正室!”

  “哦,我说呢,你娘啊,一定不受宠,才生出你这样的女儿来。”

  被一个陌生根本不认识的人就这样戳中了弱点,容蓉都要跳起脚来了:“你胡说些什么?那些妾室就算费劲了心思也动摇不了我娘的位子。”

  “说起来我是王妃,你是侧妃,你也是妾,你刚刚说的这句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就算你费劲心思,王妃的位置仍然是我的!”

  “呵呵,最后王妃的位子是不是你的那可不一定,你不知道的是,我和影儿都是皇上赐婚,而还有一个夫人则是王爷亲自开口要求皇上赐的婚,她就是柳淋漓。王爷平日就对她爱护有加,如果不是因为你的话,我想,王爷早就把她推到了王妃的位子上。”

  秦潇潇知道,容蓉这是在激她,于是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道:“只要这个王妃的位子上坐的不是你,那么我就原意拱手相让!”

  “你!”果然,容蓉强大的自尊心被秦潇潇狠狠的戳了一下。

  “哼,我们走着瞧。”说完,容蓉转头大步的离去。

  而跟在她后面的那个叫做影儿的侧妃也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

  容蓉一进到自己住的院子,就生气的挥掉了桌上所有的东西:“气死我了,那个女人还真是伶牙俐齿,走着瞧吧,总有一天我要将她所有的伶牙俐齿变成哑口无言。”

  “姐姐,我们还是不要这样做了,不管怎么说,她是儒国的公主,金国和儒国联姻是为了太平,万一儒国那边以儒国公主在这里过的不好为由而发动战争的话,又有多少老百姓会生灵涂炭呢?”影儿是庶出的子嗣,自己的父亲又是个小到三品的官员,从小就知道忍气吞声是活下去的唯一套路,不过,她自小生来心眼不坏,总是有着一颗缅怀天下的心。正是因为她缅怀天下的心而被北冥昭选中,赐给了北冥谶。

  “这些用得着我们管吗?也不想想,她儒国重文,养的全部都是群懦夫,而我们金国,兵强马壮,铁蹄踏进他们儒国的话,必定是势不可挡,我们还用怕什么?皇上早就有想把儒国踏平的意愿了,或许我们这么做,是推波助澜,帮了皇上一把呢?”容蓉虽然只是一个女子,却因为嚣张跋扈的惯了,什么东西都按照自己的眼界来看,也以为自己说的别人就是一定这么想的,这种人最适合别人附和她了。

  “姐姐说的是啊。”一个柔绵的声音在院外传来,接着便是一个萧条的身影出现在院门口处,远远的就给容蓉还有影儿行了礼,才慢悠悠的被两个丫鬟搀扶了过来。

  容蓉没有好气的看了眼来人,嘴唇讽刺道:“哟,真是稀客啊,柳夫人身体一向不好的很,怎么还往我这别院来跑呢?

  柳淋漓一笑,虽然身子看起来羸弱不堪,但眸子却透着清亮:“姐姐说的是什么话,妹妹平日里因为身子不好,就没有来给姐姐请安,但,在姐姐受委屈的时候如果还不来,那淋漓都看不起自己了。”

  “你有什么好让人看起的吗?”容蓉好不客气的唇枪反驳,真不知道王爷看上这女人哪点,不过是个平常贱民家的女子,书没有读过几本身子也不好,竟然运气好到被王爷纳了做夫人。

  “咳咳,姐姐说的是,淋漓的身子残败不堪,家事也是让人瞧不起的平常百姓家,我是没有什么让人看得起的地方,可我,是真心爱着王爷的。”

  “爱着王爷,你这人真是好笑,你觉得你爱着王爷王爷就一定爱着你吗?我告诉你,你别在这里一厢情愿,王爷的心早就飞走了。”说到这里,她又无比的生气,她派出去的眼线说,那个儒国公主在床上的一个月里,王爷几乎是每天都是站在她的门外窥探,却从没有进去过,王爷竟然会对那个儒国公主这么的默默付出深情。

  “我来,就是和姐姐说这件事情的,听说王爷倾心那个儒国的小公主。”

  “那又如何?”她迟早有一天会全部抢回来。

  “想必,姐姐一定很想将王爷抢回来。”柳淋漓笑的无比娇媚,虽然是平常家的女子,但姿色却不少容蓉一分。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容蓉神秘一笑,就知道,秦潇潇一来,她柳淋漓的地位瞬间就没有了,一定不甘心吧?

  “姐姐,不要这样啊,她可是儒国的公主。”柔儿听得出来,她们两个是要合计合伙去对付儒国的公主啊。

  “姐姐,柔儿的心肠还真是软啊。”柳淋漓轻蔑的看了柔儿一眼,虽然柔儿的地位比她高,不过柔儿胆小如鼠,如若不是因为她的身前有容蓉,就算是这府里的丫头也都很欺负她。

  “不要理她,她就是这个样子,你的高招,我可不可以听听呢?”

  “这个主意也不算好,不过,是要姐姐亲自完成罢了。”

  “哦?”

  柳淋漓倾身上前,玉手抵在了容蓉的耳边,嘴唇凑了过去,用连柔儿都听不到的原因,讲了只属于她们两个人的计划。

  “我想,这办法一定非常奏效。”柳淋漓起身,她的两个侍女又马上过来扶住了她羸弱的身子,她捂着嘴唇咳嗽的两声后,微笑着离开了这个院子。

  容蓉的嘴角也展开了大大的笑容,看的柔儿不由一颤,她该怎么办,她什么都不知道,要怎么通知秦潇潇呢?

  秦潇潇还完全不知道有一个阴谋向她接近,仍然为中午遇到了嚣张跋扈不讲道理的容蓉而生气,对着梅香和菊韵继续喷着口水:“你说北冥谶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怎么会娶这么个女人啊。”

  “不管怎么说,王爷是爱着公主的,就这点来说就足够了,公主不要为了莫须有的人而生气了吧?”梅香看自己家的公主气的不轻。

  “是啊是啊,王爷有公主就够了。”菊韵也附和道。

  秦潇潇嘴角一抽:“你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我们可不敢胡说八道,昨个儿夜里,王爷在这里住了一晚上,早上的时候才走,走的时候我和菊韵可都是看见了,王爷的脸上还带着笑呢。”

  “你,你说什么?他昨天晚上在这里住了?”秦潇潇在板凳上蹦了起来。

  梅香点点头,有点被秦潇潇吓到了。

  而实际上是秦潇潇被吓到了,亲娘啊,昨天那个不是梦,而是真人啊,我说怎么感觉这么真实呢,天呐,我可怎么见人啊。

  “怎,怎么会这样啊?”秦潇潇捂着自己的脸,觉得丢人极了。

  “这有什么好丢人的,公主您和王爷本来就是新婚燕尔。”梅香说完后听到了院子里有响动:“有人来了我去看看。”于是乎走了出去。

  “我是柔侧妃。”

  “柔侧妃您有事儿吗?没事的话就请回吧,我家公主有些不舒服,不方便见客。”刚听完自己家的公主被侧妃欺负,这就来了一个,梅香有好气才怪。

  在屋里的秦潇潇耳朵尖,听到后便走了出来,看到是影儿后一笑,她和容蓉吵架的时候她显得非常的为难,看来不是坏人,只是怕被容蓉欺负,附和了她罢了。

  影儿也是一笑,不过有些匆忙,就急步走来,对秦潇潇道:“公主,姐姐她人不坏的,不过是平日里骄纵惯了。”

  “难得,她那么跋扈,你竟然还说她好。”秦潇潇真是没想到这个女人心胸那么豁达,也可以说是胆小。

  “影柔今日来只是为了跟公主说一句话,如果姐姐来找你,你不用理她便是,如今日待我这般避而不见是最好。”

  “为什么?”

  “你不要问为什么了……”

  “影儿,你怎么会在这儿?”还没等柔儿说完,容蓉人已经到了门外,一听到她的声音,影儿就好似耗子见了猫一般,缩起了头。

  秦潇潇看到容蓉后,便笑了起来:“说曹操曹操到,影儿刚在说你好话呢,你就来了。”

  “曹操是谁?名字那么难听。”容蓉皱着眉头,显然这句话是在挑刺。

  秦潇潇心中汗颜,没想到这个国家的历史和她曾经国家的历史一点都接不上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