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残忍的现实

  单看这个院子,她就忽然感觉到了沐春风心中的处境,恐怕就如这荒凉的院子吧,不知怎么,也许只是单纯的触景生情,她的心里竟也跟着这院子一样,荒漠起来。

  步子开始慢下,心情也莫名变得沉重,好似这里的事与人都如此的压抑一般。

  她伸手推开中间最大的屋子,里面出奇的干净利索,什么多余的东西都没有,就好似院子中一样。

  显然沐春风不在这里,这里也不像是沐春风休息的地方,于是乎她退了出来,这大屋子的左右都还有两个小点的屋子,这点倒是和她的院子不一样,她的院子只有左边有间小屋子,右边是种满桃花腊梅的空地。

  她犹豫了一下,在想应该进哪个屋子,或许沐春风现在还在午睡,没有醒。

  看右边的屋子,那屋子很新的样子,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推门而入。

  里面正如秦潇潇想象的,有一张简易的床,但没有让秦潇潇想到的是,这个房间除了床之外,摆着一些字画,更多的是书籍,随便拿出几本翻看,多是一些花草的介绍和属性,这点倒是和沐春风很像。

  于是乎,她便开始翻看,反正沐春风很有可能再另一边的屋子里午睡,她忽然进去也不好,等着他醒了再说吧。

  不久后,她就听到门外匆匆而来的脚步声,她看字画看的整入迷,就没有抬头。等着沐春风进屋子。

  只是没有让她想到的是,进来的人一把将她推来,满脸的怒气。

  她诧异的看着来人,竟然是北冥谶:“你……”她虽然惊讶,却又不敢问,毕竟,她和沐春风见面的事情让别人知道了可不好。

  “你来干什么?”北冥谶的语气中明显带着怒气。

  “我……我没事随便逛逛啊。”秦潇潇的眼神有些闪烁。

  “你怎么会那么没有教养,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没有别人的允许是不可以进别人的屋子的吗?”

  “喂,你说什么啊?你说我没教养?我告诉你,如果我知道这个院子是你住的话,我一定会绕着走的,你请我我都不会进来的。”

  “那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北冥谶收拾着桌子上被秦潇潇摊开的书本,没好气道。

  这是第一次秦潇潇看北冥谶生气,也是她第一次认识到自己错了,她或许是不应该不经过别人的允许就乱翻别人的东西,但她是真的不知道这里是北冥谶住的院子。

  “对不起……”秦潇潇真诚的道歉。

  $酷$5匠网y_唯一;正}|版。,其x他k都是L盗#版

  “走,马上给我走。”北冥谶连正眼都没有看她一眼。

  “你……”我也真诚的道歉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啊,怎么会有这么不讲理的人啊。

  秦潇潇负气跑出院子,刚好看到站在院子外面的沐春风。

  “是你,是你故意的对不对?”秦潇潇质问的走过去,眼神充满怒火的看着他。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没有了伪装,沐春风因为秦潇潇的不相信,眼神中而留露出受伤。

  顿时秦潇潇的底气少了半截:“那你为什么跟我说是这个院子?”

  “我说的是第一个院子,北冥谶的院子在我们两人院子的中间,我以为你怎么想都不会想到中间北冥谶的院子的。”

  秦潇潇顿时一囧,她又怎么会知道沐春风是这个想法啊。

  之后她又将事情的重心转移到了北冥谶的身上:“纵然是我走错了院子,误入了房间,北冥谶也不应该对我那么凶啊。”想到北冥谶刚刚对她的态度她就有些心寒,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看不出心思的人,一下子暴露了自己的态度,这让她感觉自己犯了很大的错。

  “这里说话不方便,去我那里说吧。”沐春风一边说着,一边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这样不能怪你的,是北冥谶一直放不下而已。”

  “什么放不下?”她刚刚翻阅那些书籍,都是关于花草的,难道是北冥谶的红颜知己吗?死了?亦或是跟着别人跑了?

  “他的弟弟。”沐春风伸手推开木质的院子大门。

  “弟弟?五王爷?”看当日家宴的情形,最小的应该就是五王爷了。

  “不是,是四王爷!”沐春风率先进入了自己的院子,提到四王爷的时候,他的脚步似乎停顿了一下,叹息道:“如果我们的志向统一的话,我们应该会是很好的朋友。”

  秦潇潇眨眨眼:“四王爷?没有在家宴上看到啊,是也出去镇守边关了吗?”

  “他死了,在三年前!”沐春风将院子的门关上。

  秦潇潇看到,这个院子的布置倒是和自己的院子一样。

  “死了?很年轻就……是得病?”

  “不知道,忽然死了,被找到的时候只有尸体!他……死的很惨,身上全部都是刀痕,不深不浅,刚好能划破肌肤流出血液的那种,所以他的死因是流血而死。”

  “是什么人那么残忍?”秦潇潇光是用想的都觉得恐怖。

  沐春风稍微摇摇头,伸手将一枝绽放美丽的桃花折下,他看着那株桃花,眼神空寂:“他非常喜欢摆弄花草,熟知各种花草的习性与用处,对那王位一点野心都没有,下场,确是那么惨。”

  “不要再说了。”秦潇潇都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想想刚刚进北冥谶院子时那股悲伤,还有无尽的荒凉,她真是有些怕,原来翻看的那些书本都是四王爷的。

  沐春风放下桃花,引秦潇潇到了他院子中旁边的石桌上,桌子上还有围棋没有收拾。

  “咦?”秦潇潇有些好奇。

  “皇上和三王爷刚在我院子里下棋的,皇上也是刚刚走!”

  “刚刚走?我说我怎么会遇见北冥谶呢,还真是倒霉。”

  “不说这些了,快坐下,我给你尝尝我自己泡的桃花茶。”

  “不会引来蜜蜂吗?”秦潇潇开了个冷玩笑,果然逗笑了沐春风,看他刚刚落寞的样子,她还真是有些烦恼。

  四王爷,死的真的很惨呢,她决定,以后就算是北冥谶请她去她都不会去那所院子的,太恐怖了,要是遇到四王爷魂魄归来,天呐,无法想象。

  不过,秦潇潇这嘴也算是乌鸦嘴,说蜜蜂,蜜蜂就来了。

  沐春风正和秦潇潇投机的聊着,忽然,院门就被推开。

  沐春风的第一反应就是站起来,北冥谶脸色不好的站在院门口,本来不好的脸色,再看到秦潇潇后变得更加铁青。

  秦潇潇一瘪嘴,你以为我看到你很高兴吗?

  “王爷,进来坐啊。”沐春风的脸色又换回了漫不经心的样子,跟王爷的王妃坐在一起聊天喝茶似乎本就是他应该做的一样。

  北冥谶没有看他,而是将视线放在了秦潇潇的身上:“你怎么会在这里?”

  想起刚刚他对自己的态度,秦潇潇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我来玩儿不行吗?”于是,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

  “王妃是因为刚刚的事情觉得委屈,所以……”沐春风说了一句。

  这将北冥谶的眼光吸引了过去,北冥谶似乎很生气,脸色都有些发黑了,他一直看着沐春风,好一会儿他无比平静的对沐春风说:“怎么说她都是王妃,和你坐在一起喝茶聊天有失体统,以后还是多多注意的。”

  “春风记下了。”沐春风低头,棕色的眸子中看不出一点闪烁。

  “潇潇,过来,我们回去。”北冥谶伸手,对着秦潇潇挥手,示意她过去。

  本来秦潇潇想要逞强,觉得没有必要听他的,但是看着北冥谶骇人的眼光,她还是选择了顺从,立马站起来走到了北冥谶的身边。

  沐春风的嘴角是似笑非笑的弧度。

  北冥谶意犹未尽的看了沐春风一眼后,选择带着秦潇潇离开。

  秦潇潇被直接拽到了刚刚那所她发誓北冥谶让她来她都不再来的院子。

  “你干什么啊,放手啊,有话就说话啊。”

  “你为什么去沐春风的院子里?”北冥谶一松开她的手,怒气也紧接着好像打开了闸门一样,奔涌而出。

  “我去怎么啦?我去聊聊天不行吗?”一直接受着二十一世纪的教育,那就是人是个体,是独立的,忽然之间变成谁谁的附属品,她自然是不喜欢的。

  “我告诉你,你是北冥齐王的王妃,活着是,死了是,这一辈子,下辈子都是,你别妄想勾引其他的男人,尤其是沐春风。”

  “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告诉你,我就是我,活着是我,死了是我,这辈子,下辈子我都是我,我不会任由你摆布,不会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和沐春风的事情,也用不着你来管,不用你来闲操心!”被北冥谶那霸道的语气激怒,秦潇潇开始口不择言起来,似乎她没有看到北冥谶的脸色,也没有顾忌以后的结果!

  北冥谶的手逐渐收拢,紧紧的攥住,在宁静的空气中,甚至都能听见他骨骼在咯咯作响的声音!

  这个时候,发泄完的秦潇潇才觉得害怕,看着北冥谶犹如地狱使者的脸,转身就想跑,却被身后的大掌一下抓住了手肘,一路拉进了大房子左边她没有进去过的房间。

  一进这个房间,她还没有来得及看这房间任何摆设一眼,就一阵眩晕袭来,整个人都被扔了出去,然后摔在了软绵绵的东西上。

  秦潇潇起身一看,她身下坐着的竟然是床,顿时慌乱起来,看着对自己步步逼近的北冥谶,颤抖着声音问:“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自然是要问问你,现在知道害怕了吗?刚刚激怒我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考虑到后果呢?”北冥谶的样子极为可怕,那架势,好似要将她活活吃了一般。

  秦潇潇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没有退路,在北冥谶的逼近下,她只有一直的往后退。

  北冥谶庞大的身影堵在了床边,开始慢理丝条的脱着自己的衣服。

  秦潇潇知道不妙了,她这下是真的惨了,这次,她才不要和第一次一样的莫名其妙,这次一定要逃脱,瞅准北冥谶脱下外袍的一刻,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跑向床边,然而,她高估了自己的速度,嘀咕了北冥谶的身手,一把就被北冥谶抓了回来,重新扔到了床上。

  “我要用我的行动告诉你,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北冥王妃!”霸道的语言充斥着秦潇潇耳边,压抑着气息,看着他一再向自己靠近,现在就算哭,也会显得无力!

  “不要,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原谅我这一次吧,看在我这么诚实认错的份上,你就高抬贵手吧。”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既然说几句软话就能混过去,那她何乐而不为呢。

  “晚了。”可惜,北冥谶是个软硬不吃的混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