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找错门了

  “想喝不会自己倒吗?”她还真是信了邪,北冥谶控制自己的情绪已经和沐春风的表演天赋如出一辙了。

  “对了,沐春风为什么住在这里?”想到沐春风,想到他落寞的背影,想到他如无其事的笑容,她就忍不住想要知道更多!

  “你为什么想知道。”本来茶已经凑到了嘴边,北冥谶却选择了放下,一个看似不怎么聪明的女人,做的事情,问的事情却都是关键的。

  “不说就算了。”按照沐春风说的,他是儒国的尖细,如果我问太多,反而会让他对沐春风起疑,要是因为我的多嘴而害了沐春风和整个儒国,那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他初来金国的时候本就没有居住的地方,我看中他的才华就将他接入了我的府内,后来皇上登基,他的才华被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当上了国师,但他说我这府里是难得的清净,而且他非常喜欢这里,就在这里住了下来,一住竟然已经过了十年。”

  秦潇潇看似没有认真的听,其实耳朵已经竖的老高了,听完北冥谶讲的这些,她的脑海里又出现了沐春风的背影,那种凄凉,十年前还不过是个毛头小子,竟然就被派来当奸细,只是在大街上游荡,寻找合适的机会,这十年,他背井离乡,步步为营,一直一个人小心翼翼的活着……

  “你在想什么?”

  还在感慨的秦潇潇忽然被他喊回了神,不由觉得自己刚刚想太多,也不知怎么,今夜就是不由会想到沐春风的事情,或是同是天涯沦落人吧!

  “没有,我不过是在想我该歇息了,是赶你走好还是再陪你喝会儿茶好。”

  “我有说我要走吗?”北冥谶站起来,一向平静的眼眸中有了那么一点点戏谑的意思。

  秦潇潇皱眉:“那你什么意思?”

  “新婚燕尔,自然是要如胶似漆。”

  “这话说别人行,说你我不合适吧?”

  “哦?”

  “你我是为了两个国家的和平才联姻的,既然这样,我们应该是相敬如宾,谁都不要招惹谁的好,我们两人说不好,那就是两个国家的事情了。”秦潇潇一脸的得意,为自己拥有这样的口才而觉得骄傲。

  “哦?那你是在威胁我咯?”北冥谶似笑非笑,看着秦潇潇的眼神却多了一分防备。

  秦潇潇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但北冥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冷气真的让她害怕极了,下一秒,北冥谶甩袖而去,就如同他来时那样的突然。

  秦潇潇摸着自己的头,嘟囔着:“我没有说错什么啊。”

  “公主,王爷不在这里过夜吗?”梅香为秦潇潇宽衣着问。

  秦潇潇瘪瘪嘴:“是啊,怎么啦?”

  “那,王爷是不是不喜欢公主啊?”梅香小心翼翼的问。

  “我们两个人在一起本来就没有喜欢可言吧?我们是因为两个国家才会在一起,原先一面都没有见过,又怎么会有喜欢呢?”虽然秦潇潇的想法不过是对梅香解释一下她和北冥谶的关系,却不知怎么,说着说着,那话里竟然会有落魄的感觉。

  “公主……王爷肯定是喜欢您的,只是您对王爷的态度……公主您那么漂亮王爷肯定会喜欢您的?”看菊韵那小心翼翼说话的样子,秦潇潇只是呵呵一笑,她对北冥谶的态度算是好的了,至于她漂不漂亮嘛,说实在的,都来这个陌生的国都两天了,她还没有心情好好看看现在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呢,一听菊韵这么说,赶紧跑到了铜镜面前去看自己。

  左看看右看看,这和以前的那个自己没有什么两样啊,不过以前的自己面色太柔和,看起来整个五官不显著,而现在的这个面孔,五官更加的立体起来,看起来的第一眼确实让人感觉惊艳!

  “嘿嘿嘿……”看着镜子中漂亮的自己,秦潇潇傻笑着,真是好看。

  “公主?”看公主有些不正常,两个丫头都有些担心。

  “没事,睡觉!”现在看自己的长相,她对自己以后的路放心了一下,等以后北冥谶不要她了,她也可以卖个艺啥的。

  第二天一早,习习惯性懒床的秦潇潇还是被梅香叫了起来,原来古代的贵族这么凄惨啊,即使没事做也要起早。

  简单的洗漱后,无所事事的秦潇潇就被扔到了院子里,独自一人,因为梅香和菊韵怕她吃不惯金国的饭菜,而去给她弄儒国的清粥小菜了,而一早起来的秦潇潇则因为没事,被凉到了院子里。

  桃花昨日已经看过了,今日再看就没了兴致,好不容易起来穿着好,又不能接着再躺回去睡,但实在不知道要干什么啊。

  于是乎,秦潇潇又开始坐在台阶上看着偌大的院子发呆。

  院子外面好似有些声音,百无聊赖的秦潇潇不由支起耳朵来听,好似是很多人,不,准确来说是很多男人!

  秦潇潇不由站了起来,刚好那群人在她院门前经过,由于她说不想要一眼就望到边的生活,所以梅香和菊韵特地开着院子的门没关。

  率先看见她切停下脚步的人是北冥昭,真没有想到,昨日晚上刚在皇宫见过,今日又在自己的家里见上了。

  出于礼貌,她微微一笑,对北冥昭的印象,是一点都不坏。

  北冥昭今天一身真丝青衫,手中的折扇轻轻摇晃,‘唰’的一下合上,笑道:“我能进去吗?”

  “请进!”

  不过,秦潇潇没有想到的事情是,随着北冥浩的进来,随着他身后的大部队也跟着一连串的进来了,在北冥昭身后的毋庸置疑就是她最讨厌的人,北冥谶,其次的是北冥浩那个直心肠,而在最后来的人,她也是不欢迎的,沐春风,现在看见他,她心里就有一种复杂的感觉。

  跟沐春风学着,她也好似不在乎他一样,眼睛不过是在他身上轻轻的扫过!

  “没有打搅到你吧?”北冥昭一点都不似一个皇帝一样,很客气。

  “刚刚没有。”秦潇潇捅了一记软刀子,相信以在场每个人的智商来说,都听得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三嫂,是不是我们进来,离得太近,让你觉得心烦啊。”北冥浩随即跳出来说。

  秦潇潇忘记了,还有一个不会拐弯的人在这儿。

  “既然已经打搅了,不如进来坐坐?”秦潇潇做出了邀请。

  “站着挺好,这么多人,进了房间,是真的叨扰了。”北冥昭仍然笑着。

  秦潇潇一挑眉,这个人还真是知道好歹啊,不然怎么做一国的皇帝呢。

  +更(新:最c快)上p酷●)匠:网…

  “三弟的院宅只有三处独院,你这一处,三弟一处,还有一处是国师住着,另两人的独院我去看过,你这院子我还倒是头一回,没有想到这么宽阔,风景这么好。”

  秦潇潇只是笑笑,如果说是她的,那就太夸张了一点,只能说在她有生之年住着罢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公主今年应该是二八的年华!”北冥昭忽然问了句不着边的问题。

  秦潇潇猛然顿住了,这是不是一句试探呢?她说是好还是不是好?她完全现在的自己多少岁啊,一时间她只能愣在那里。

  “额,是!”最后也只能傻傻的承认,想想还真是丢人,现代二十岁的大好女青年了,还装嫩说自己十六岁,这真是罪大恶极啊。

  “我一直以为你一个小女孩子,又在深宫中,懂得的道理不过是一些拘束人的规矩,而昨夜,你让我对你改变了看法!”

  “哦,呵呵,是吗?”秦潇潇真是不知道北冥昭对自己的这个看法是幸还是不幸,这话里的意思好似再说她与众不同,又像再说她没有家教!!

  在这整个谈话的过程中,真正有发言权的两个人却都当了哑巴,北冥谶只是默默的听着,而沐春风好似根本不经心一样,让秦潇潇有些生气。

  一会儿搞得死去活来,一会儿又弄的两不相欠!真烦人。

  “好了,话就说到这儿,我还要去三弟的院子里看看,公主是否要同行?”

  “不了,早饭还没有下肚,有些饥肠辘辘,怕扰了你们的性质。”

  “那好吧。”北冥昭选择淡然的离去。

  在这时,一向云淡风轻的沐春风却好似看见了什么感兴趣的东西一样,淡然的绕过秦潇潇,走到她的身后,蹲下来不知道查看什么。

  弄得秦潇潇一头雾水。

  “不用理他,他就这个样子,花花草草都是他研究的对象。”北冥昭解释道。

  秦潇潇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他们三个人率先走出了院子,将沐春风一个人搁置在了院子里,好似对他的这个行径真的见怪不怪了。

  就在他们都走出院子后,蹲在地上的沐春风忽然站起,凑到秦潇潇的耳边小声道”午休后来我院子,有事和你商量,第一间是我的院子。”

  秦潇潇因为怕痒,往后一撤,刚好看到沐春风忧伤的表情。

  秦潇潇一叹息,得,又演上了。

  随后,沐春风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走了出去。

  秦潇潇转头剑选择遗忘了沐春风刚刚说的话。

  吃过饭,无聊,发呆,看到旁侧的书桌上有书就随手看了看,是繁体,于是乎她就学习了一下,一下到了中午,从来不怎么睡午觉的她竟然不自觉的就困了,本来没事事情做得她就选择了睡觉。

  睡醒觉后,不知怎么,沐春风的话忽然钻出了脑子,开始耳提面命的响起,尽管秦潇潇怎么甩都甩不掉。

  梅香和菊韵也只是在她有吩咐的时候才会出现,她一个人在屋子里不不管做什么都会想到沐春风的那话,带着乞求和坚决。

  算了,去就去,她倒是想要听听他要和自己说什么。

  于是乎,秦潇潇心一横,就飞奔了出去,沐春风在第一个院子,于是乎,秦潇潇就站在了她隔壁的院子门前,第一间的意思应该就是从她的房子算起的第一间吧,那肯定就是这个院子。

  她很有礼貌的敲响了院子的门,然而许久都没回应,于是乎她觉得自己白痴了,如果这个院子和自己住的院子是一样的,那么在大门前敲,在屋子里的人根本听不到,只怪现在的房价没长上去,这么大的地方全都浪费成院子了。

  于是秦潇潇试着推门而进,没有想到还真的一推就进去了,看来是沐春风的院子,都给自己留门了。

  大步的走进去,偌大的院子还真的和自己的院子一样,不一样的是这个院子显得有些凄凉,竟然全是空地,什么都没有,除了些杂草,竟然也没人修理。

  如果我的院子是风景秀丽的话,那这个院子就是落了毛的凤凰不如鸡。额,这是什么形容词啊,秦潇潇都觉得自己的文化水平下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