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有些惬意的夜晚

  秦潇潇汗颜,刚刚的举动不过是想吓吓他,没想到他还来劲了,这下自己可难找台阶下了。

  “五王爷,纵然儒国公主的酒量再好,您这样做是否有些不妥?”让秦潇潇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竟然会是沐春风来为自己解围。

  “这有什么不妥。”北冥浩显然因为被打断而有些不爽,大力的放下斟酒的酒杯,酒杯中的液体蹦出来些。

  秦潇潇低头没有说话。

  虽然北冥浩嘴上有反驳,但好似对沐春风是怕的,所以也没有再劝酒什么的,秦潇潇只负责坐在那里当背景,听他们聊一聊治国之道什么的,宴会上秦潇潇曾经多次想要起来先走,都被北冥谶默默的按了下去。

  终于等到北冥昭说:“时间也不早了,该是休息的时候了。”

  秦潇潇如获大赦,赶紧起身匆匆行礼就走开,也不管北冥谶是如何,沐春风又是如何。

  虽然是路痴,但也不至于是如何走进来的都不知道,秦潇潇凭借着记忆开始从回来的路开始往回走,走着走着就觉得晕晕乎乎的,刚刚那杯酒喝得太猛了,而且酒劲又大,只是晕乎,她已经觉得是万幸了。

  扶着头走到一个阴影处的时候,她只觉得眼前一个黑影一晃,她就被拉到了一旁的树边,秦潇潇一惊,难道色狼?想想,现在是在古代的皇宫里,全是太监,侍卫也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到底会是谁?

  于是秦潇潇没有选择声张,而是等着暗处的人先说话,这古代也真是的,没有路灯,到处都黑漆漆的,只是在几个主干道上面点了火盆,黑暗的地方仍然找照不到丝毫。

  “呵呵,小时候的你可不这样,小时候如果我这样吓唬你的话,你早就吓的哭了。”熟悉的声音传来,让秦潇潇松了一口气。

  “你找我干嘛?”她明明记得比沐春风先出来啊,怎么沐春风竟然走到了她的前头。

  “找你自然是想你,以前的时候只能通过书信以解相思,这下终于看到你本人了,但是,君臣有别,纵然我们住在一个府邸里也不能常常见面。”沐春风一用力,将秦潇潇抱在了自己的怀里,他满脸的幸福,这样的场景在他的梦中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这次真切的拥抱反而让他觉得有点不切实际,然而,这是真的:“你知道吗?这十年里我没有一天不想你,如果不是一直和你有书信来往,我恐怕早就坚持不住回到儒国去找你了。”

  秦潇潇眨巴眨巴眼睛,完全还没有了解什么情况,这尼玛就被人强抱了?

  “小小?”沐春风抱着她仍然陶醉的说着:“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叫你小小吗?那个时候第一次见到你总是觉得你爱哭极了,呵呵,那时候觉得你很可爱,你五官都小小的,而且胆子也小,所以就叫你小小!叫着叫着就觉得格外的亲切。呵呵,现在看你,真的是长大了。”

  “那个,能先放开吗?这样影响多不好啊。”秦潇潇稍微挣扎了一下,这样被被人紧紧抱住的感觉真是不好全身都不自在。

  听她这么说,原本沉浸在幸福回忆中的沐春风猛然一个冷颤,放开了秦潇潇,眼神中有秦潇潇都没有想到的痛楚:“你为什么会这么说?我们小的时候不是这样常常抱在一起吗?”

  “那是小时候。”秦潇潇想要对他讲述一下长大和小时候的区别。

  “小小你是怎么啦?你为什么会讨厌我?你,你难道喜欢上北冥谶了吗?那个人不适合你,我们儒国迟早有一天是要攻破金国的,北冥谶也会死,他是我们儒国的敌人呀,你不是说你最讨厌金国对儒国的压迫了吗?你不说他们是恃强凌弱吗?他们仗着自己兵强马壮,不去帮助弱小的国家而是去欺负我们的国家,不是很可恨吗?”

  秦潇潇面部不淡定的抖动着,自古以来国家不都是这样吗?大的国家并吞小的国家,为什么要觉得是恃强凌弱啊,换句话说如果儒国强的话,也会想要并吞金国的呀。

  但这些话她只是想想,如果这些话说出来之后,不知道这个爱国人士会有什么过激的行动,想想还是算了吧。

  “呵呵呵。”于是乎,她只能无奈的笑了。

  沐春风有些沮丧的低下头,喑哑道:“对不起,我今天喝的有点多,失态了,吓到你了,他们也快来了,我先离开了。”说完之后便率先走出了草丛。

  秦潇潇看着他有些落寞的的身影,不知怎么,顿时心里一痛,跟他也不是很熟啊,不至于这样吧。

  拍拍自己身上的褶皱,她也走到大的路上,没有走两步,就听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谈话声。

  秦潇潇本想快步离去,却不想身后的人喊住了她:“三嫂?”

  她只好停下脚步,回头,佯装很惊讶的样子:“三弟?”

  “三嫂,我记得你很早就走了啊,怎么这么会儿功夫才走到这儿?”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第一次来皇宫,未免有些陌生,转了一大圈才过来。”这理由真是够好,秦潇潇都不由为自己得意。

  “可是,三嫂你以前不是一直都住在儒国的皇宫吗?儒国的皇宫也应该很大吧?你怎么不认识路?”北冥浩认真的挠挠头,想不通。

  她顿时对北冥浩刮目相看,都说他耿直鲁莽,还真是不假。

  “好了五弟,你先走吧,我陪着你三嫂慢慢走。”北冥谶及时出面解围。

  秦潇潇并不知他情,一直当局外人,现在倒是在她丢脸后再帮她一把,这明明是戏耍。

  北冥浩很听话的就走了,留下两个人尴尬在当场。

  秦潇潇蹭着脚就开始往前走,却被北冥谶从后面拽了回来。

  “说,为什么走了那么久才走到这里?”

  “我都说了我迷路了,兜了个圈子。”真没想到他会不依不饶。

  “问题刚刚五弟已经帮我问过了,你还要我再问你一遍吗?”这是北冥谶第一次拿出严肃的表情对着她。

  原来他生气眉头皱起来也会和别人一样一副恶人的样子啊,秦潇潇抖了抖身上,轻松的说:“夜里黑我没看清不行吗?”这次不等北冥谶做任何反应,她赶忙的跑向了宫门的方向。

  走到宫门出,老远就看到宫门外的路上有一辆马车,上面还挂着两个红红的灯笼,秦潇潇停下了脚步,这车是接她的吗?明显不是她来时候的那一辆啊,明显比她坐的那一辆豪华多了呀。

  “愣着干什么,走啊。”北冥谶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她被吓了一跳,她可是跑过来的,怎么北冥谶这么快就赶过来了?

  她的视线一路往下看去,然后肯定的点点头,腿长还真是有好处啊。

  两人一起走向宫门外,马车的帘子轻动,被一双骨骼分明的大掌撑开,里面的人笑道:“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出来?我等你们多时了。快上来吧。”

  秦潇潇瞪眼看着车上的沐春风,他现在的表情,只有客气的目光,对北冥谶还有一份友谊的存在,而看她则只是客气,与刚刚前几分钟还抱着她哭诉国家命运的人完全不能混为一谈。

  北冥谶先上了马车,看她还愣在,面无表情道:“不上来吗?打算自己走回去?”

  秦潇潇感觉上去,开玩笑,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还走回去。

  马车晃悠悠,比她来的时候还要慢,她和北冥谶坐在左边的软榻上,沐春风自己坐在右侧的榻上,晃悠中,他显得特别的暇意。

  由于酒劲的关系,在这慢悠悠的晃悠中秦潇潇一直想要打瞌睡,实际上她也这么做了,身子一歪,头靠在了北冥谶的肩膀上,虽然大脑一直再说,不能靠在他的身上,但是身体就是不听话,不愿意起来,于是乎,她就这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再睡过去之前,她看了沐春风一眼,仍然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对她靠在北冥谶肩膀上的举动完全无动于衷,这样看来,跟她在黑暗中拥抱、诉说,更像是在演戏。

  秦潇潇再次有知觉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仍然再晃,奇怪,难道还没有到家吗?这马车也未免太慢了吧?

  伸手揉了揉眼睛,睁眼看到的则是一个刚毅无比的下巴,再往上看就是北冥谶全无表情的脸,他竟然在抱着她!

  “放我下来。”秦潇潇喊道。

  北冥谶低头看着她,好似一幅不情愿的样子,手缓慢的松开,却没有要将她放在地面上的打算,而是打算用丢的。

  “哎哎哎,你别放手。”怕死的秦潇潇赶紧伸手抱住了他的脖子,开玩笑,如果丢下去头先着地的话,那她岂不是必死无疑。

  这没有见过这么怕死的,距离地面这么点距离,掉下来也顶多是个脑震荡,而且还是轻微的。

  “你又让我放手,又让我不放手,你到底让我听你哪一句?”

  “把我慢慢的放下来。”秦潇潇瞪眼道。

  还好这次北冥谶没有出什么幺蛾子再整她。

  秦潇潇接触地面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跑,一路跑到自己的院子后,进门就关上了房门,连一直在院子里等她的梅香和菊韵都被关到了门外。

  梅香和菊韵一看情况不对,赶紧去敲门:“公主,您没事吧?您怎么啦?”

  秦潇潇摸着自己涨红的脸,这是怎么啦?

  “参见王爷。”门外的梅香和菊韵欠下身。

  北冥谶挥挥手:“你们都下去吧。”

  梅香和菊韵两人交换了下眼神,虽然很担心公主到底怎么了,但是又不敢违抗命令,只好缓缓退下。

  北冥谶大步走向前,敲响了她的门。

  秦潇潇赶忙顶住门框:“我已经睡着了。”

  M看K*正y版V☆章%a节上\酷W…匠=网V;

  “睡着了?”

  “额,是睡觉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我劝你还是现在开门比较妥当。”

  秦潇潇一皱眉,将门打开,眼睛怒瞪着北冥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不过就是想进你这屋坐坐。”北冥谶也不客气,侧身在秦潇潇身前挤过,进了屋里。

  “你出去。”秦潇潇随后走在了他的身后。

  他一笑,嘴角的弧度非常的小,但对于平常面无表情的他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发现了:“只是坐坐,你就那么不欢迎我?”

  “你身上有什么是值得我欢迎的吗?”她脸上露出天真的表情,这表情再不让北冥谶气愤,她就信了北冥谶是个丧尸!

  然而,对于她的激将法,北冥谶只是一笑而过:“给我倒杯茶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