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全是妖孽男

  “王……王爷。”梅香悲哀的看着门口来的人,心中哀呼不已,这下全完咯,公主的形象荡然无存,以后在王爷的心里,公主就是个撒泼的性子了。

  “难道我不该来吗?”北冥谶皱眉,没有想到自己好心不想冷落她来陪她吃顿饭,反而是他的错。

  “咳咳,我刚刚是胡说八道的,你别在意。”秦潇潇假装很不在乎的样子。

  北冥谶刚毅的脸庞上没有任何动容:“我来只是想告诉你,今天晚上皇上为了给你接风,在宫中办了个家宴,晚上的时候我会让人来接你。”说完后就如昨晚,甩袖而去。

  秦潇潇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不屑的撇撇嘴,哼,我就是懒得理你!

  “公主,你怎么可以这样,不被王爷喜欢,你就算是儒国的公主在这里也没有用啊。”梅香有点为自己的公主担心未来。

  “不怕,我早就打算好做冷宫的妃子了。”

  “公主,我真是想不通,人家都想争宠,你怎么……”

  “人都应该自强不息,女人也是,男女平等,男人做的事情女人也能做,甚至能做的更好,为什么非要依赖男人?”

  “王爷……”梅香,嘴角抽搐着看着门口再次出现的北冥谶,这一下好了,公主的形象完全没有了。

  “我是来告诉你,我晚上会先行进宫,你自己进宫就好了。”北冥谶第一次用打量的眼神看着秦潇潇,让她有些不适应。

  Z酷jQ匠。网$、首◇发~

  秦潇潇有些无奈为何每次自己发表感叹的时候都会被他听到,没有解释的机会,北冥谶再次转身走掉。

  秦潇潇苦笑一下,完了,她21世纪积极分子人的想法完全被他当成神经病了。

  晚上的时候,确实有人来叫了秦潇潇去皇宫,梅香、菊韵赶忙将她收拾了一番,说是不能丢了儒国的脸面,秦潇潇觉得有些好笑,一个国家的脸面怎么会是她一个人说丢就能丢说挣就能挣的。

  收拾妥当,在梅香菊韵的陪同下,她坐上了去皇宫的马车,本来以为梅香和菊韵会陪着自己去的,却没有想到是不可以的,只有自己去,场面再大也需要自己应付!

  秦潇潇狠狠心,怕什么,丢人也是丢北冥谶的人!

  马车一路颠簸,车子的速度还不如自行车来得快,却颠的她快散架了,无奈之下她只能祈祷赶紧到皇宫才行。

  然而,这一路程好似变得非常漫长起来,让秦潇潇都变得昏昏欲睡起来。

  正当秦潇潇快要睡着的时候,马车恰巧停下,晃的秦潇潇一个没有坐稳,差点栽倒在马车上,这点倒是和挤公交差不多,于是乎她发挥自己在公交上的战术,看到什么靠什么,看见什么抓什么,这才万幸的没有跌倒。

  就听外面喊道:“王妃,皇宫正门已经到了,碍于身份小的不好进去,到了宫门口自会有人接王妃进去的,还请王妃慢些下车!”

  秦潇潇一皱眉,还有这些破规矩?谁都不能进,这一下她岂不是孤注无援?皇宫里她可是谁都不认识啊。

  “嗯。”秦潇潇有些不愿,哼哼唧唧的下车,看到眼前的高墙金瓦,顿时膛目结舌起来,皇宫还真是宏伟啊。

  还没等她惊讶够,皇宫门口就来了个人,说话的声音着实将秦潇潇吓了一跳:“请问,是冥王王妃吗?”

  “额……”秦潇潇想了一下北冥谶的封号,随后点点头:“我是的。”

  “请随奴才来。”那人点头哈腰道。

  秦潇潇有些奇怪,跟着他的样子也半弯下腰来:“请问,你是太监吗?”听腔调,看身段,怎么看怎么觉得和古代的太监是一模一样。

  那人脸色一青:“呵呵,让公主见笑了。”

  秦潇潇也尴尬的笑笑,这样说这个人真的是太监了?哦呵呵呵,如果不是碍于自己现在的身份,她还真想脱下他的裤子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的太监呢。

  太监一路无话的带着秦潇潇东拐西拐,本来就是路痴的秦潇潇早就晕了头,就见自己面前的视野忽然开阔,好似进到了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两侧开着和她在冥王府看到的一样的桃花,不过却比冥王府艳的多,开的多。

  人未走进就听到了前方一阵欢声笑语,随着桃花摇曳的一路,秦潇潇慢慢的往前走去,只听一个粗狂的声音爽朗的响起:“三哥,没有想到你会娶到儒国第一的美人儿公主,这下你可真是称心如意了。”

  “老五,你要是想要的话,我也可以将她让给你的。”让秦潇潇无比熟悉的声音响起。

  秦潇潇一想,说的可不就是她?好啊,你个北冥谶,竟然将我向货物一样让来让去,好歹我现在是儒国的公主!

  想着不服气,秦潇潇就快走了两步,绕过两株开的正艳红的桃花,秦潇潇清了清嗓子,故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甜美翠丽:“什么东西可以让啊。”

  本想就这么霸气的走出去,不料前面一支桃花太低,不由让她伸手拨弄到一旁,矮身钻过,却不知这个柔弱的姿势都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下。

  真是个美丽的女子,声音犹如幽谷中的黄鹂,笑容犹如甘甜的小溪,而那拨开桃枝的姿势,更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

  浑然不知自己的出场已经撼动大局的秦潇潇只是拍了拍自己身上不小心沾上的桃花瓣,再抬头时则是看见院中的几个人都盯着自己看。

  一个呢就是自己的‘夫君’北冥谶,还有一个是不认识的男子,身体魁梧,看起来不知道要比北冥谶健硕多少,看来刚刚说话的人就是他,那他就是五王爷了!还有一个清秀的男子,身上穿着金黄色的袍子,看来是金国的皇帝。

  秦潇潇一矮身,恭敬道:“参见皇上!”

  “你为什么不下跪?”五王爷眉毛紧蹙,看起来好似严厉无比的人,但看的秦潇潇则是想笑,这一皱眉,让本来就不白皙的他看起来更黑,好似韩信威武一般,但看他的性子,一定不能和韩信一样胯下受辱。

  秦潇潇眨了眨眼睛,觉得自己想多了,如果这个‘五弟’竟然如此的寻衅自己,如果自己不接招,那真是对不住自己现在的身份。

  于是,秦潇潇一笑:“可不知北冥王爷见了皇上行什么礼?”秦潇潇眼眸流转,转眼看向想要置身事外的北冥谶。

  按说,现在秦潇潇是他的王妃,这话是一定要答的:“自然是弟兄之礼。”

  “弟兄之礼可是下跪礼?”秦潇潇又问。

  “自然不是!”

  “那,我是北冥王妃,说起来我可是皇上名正言顺的弟媳妇儿,我又应该行什么礼呢?”说着,眼睛转到了五王爷的身上。

  只见,五王爷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不敢相信,本想让这个儒国的小公主脸上骚红一把,没有想到最后骚红的人竟然会是自己。

  北冥谶身子往后一闪,他倒是想要看看,被人说出了名的倔强大胆的五王爷会有什么反应。

  万万没有让人想到的是,五王爷伸手将袍子甩起,一个作揖,朗声道:“五弟北冥浩见过三嫂嫂!”

  秦潇潇一愣,这古代的称呼听着好别扭啊。不过脸上仍然要眉开眼笑着:“五弟这是做什么,既然是一家人还弄这些虚礼干什么,快点起来。”

  “五弟向来都是鲁莽的性子,你也不要介意。”金国的老大终于发话了,北冥昭的话不疾不徐,也没有太大的声音,好似很随意,但是他的身份却足以证明他的存在。柔棉无力的话好似他这个人一样无害,这就是秦潇潇对他的第一映像,无公害产品!

  “怎么会呢,我如果介意了,岂不是显得我小肚鸡肠了!”秦潇潇不知怎么,看着金国皇帝的样子就觉得特别的柔软,只想对他善意。

  他只是笑笑,身穿着金色袍子,注定不能流露太多的感情,他负手望着天上的明月,眼神中有秦潇潇看不懂的寂缪。

  “看来我来晚了。”如沐春风的声音,就如他人一般,虽然姗姗来迟,脸上却没有半点仓促,温柔的笑意未达眼底已经让人觉得很温柔了。

  秦潇潇瞪大眼睛,看着那人一步步的走来,却没有一眼是瞧着她的。

  沐春风大步的走到北冥昭的面前跪下,行了君臣之礼:“臣,沐春风,参见皇上。”

  北冥昭拿过精致白釉的酒杯,抿嘴笑道:“都多少年了,你还是改不掉这拘束的性子,也罢。”转脸看着秦潇潇:“这是沐春风,咱们金国的年轻国师,先下就住在三王爷府里,不过想必你们还没见过。”

  秦潇潇微笑颔首,沐春风也参见对她问好。秦潇潇心中苦笑,没有见过才怪,他们还就两国的发展情况交换了意见!

  秦潇潇的眼睛一直看着沐春风,直到北冥浩走到自己的身旁邀请自己坐下,不是说他是儒国的奸细?为什么会参加金国的家宴,他不过是个臣子,怎么会出现在家宴?听这个金国皇帝的口气,好似对他及其信任,难道……今日在院子里的事情他是试探?那现在在座的所有人是不是都知道我也是偏向儒国的?

  秦潇潇摇摇脑袋,自己都觉得自己脑子里是浆糊了,还是不要想这些事情了,想不想结局都是注定会发生的了。

  “三嫂嫂你坐,听我解释一番。”粗矿高大的北冥浩盛情邀请她坐下,自己也坐下,并且为她斟满了酒:“大哥常年在边境守着国土,所以说,纵然你和三哥的婚事重大,他也没能赶来,三嫂别介意!”

  “哦,呵呵,是这样啊,大哥常年在外已经辛苦,我的这点小事怎么可以再劳驾他呢。”你们家的家谱我可不想管,秦潇潇心里想着。

  “三嫂真是豁达,我北冥浩佩服。”说着就将酒杯举到了秦潇潇面前,秦潇潇有些尴尬的咽了口口水,要说在现代她还是喝过酒的,不过仅限于调酒,这刚烈的白酒,她就不确定了。

  转头看向坐在自己另一边的北冥谶,俨然他又变成了局外人,赏花看月,就是不看自己,架不住北冥浩的盛情,她居然一口饮下,顿时嘴中炸开火辣辣的感觉。

  “好,三嫂真是好酒量。”说着,自己也将杯子中的酒喝干,再次满上。

  “还,还喝啊。”秦潇潇有点没底气了。

  “三嫂,刚刚一看你的架势就知道是个好酒量的人,你就别骗你五弟了,咱们再干了这一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