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奔四楼的厕所,王妍倒是不慌不忙地跟在后面。

  走进厕所一看,里面已经围了不少人了。我之前也说了,我们学校那厕所过道比较长,比较宽,能容下不少人。只要是在这个厕所过道上打架,男女都能看见。

  果然是打架,只是让我很意外的是,受害者竟然是陈豪杰,而打陈豪杰的人正是那鸡儿五哥。

  我算是明白王妍的意思了,今天厕所这事,肯定是她让那鸡儿五哥干的,估计又是拿批换的。而她之所以不停地提醒我一定要来看,可能是想告诉我,看见没,这就是得罪我王妍的下场!

  那鸡儿五哥推了下陈豪杰,笑呵呵地说:“身子骨好得差不多了吧?或者说以前只是装的?”

  陈豪杰显然很怕那鸡儿五哥,说:“五哥,我怎么了啊这是?我……我没得罪你啊。”

  那鸡儿五哥顺手就给了陈豪杰一巴掌,说:“老子就看你不顺眼,怎的?你觉得我打你需要理由吗?嗯?”

  陈豪杰这下直接不开腔了,那鸡儿五哥一脚踹在陈豪杰膝盖上,骂道:“给老子记住了,以后别在女生面前乱吹牛批,任何一个女生都不行,你的明白?”

  陈豪杰低着头,没吱声。

  突然一个人跳起来一脚踹在了陈豪杰屁股上,骂道:“五哥问你话呢,你他妈耳聋是不是?要不要我给你治一治?”

  陈豪杰向前扑了一下,才说:“明白!”

  那鸡儿五哥抓着陈豪杰的头发在墙壁上撞了两下,说:“我他妈还以为你不会说话了呢,明白,现在知道明白了?不过晚了。”说着,抓着陈豪杰的一只手,将他的衣袖挽了起来。

  就在这时,陈豪杰突然声声哀求道:“五哥,我错了,我求你,我求求你,别这样,五哥,五哥啊,我求你了……”就差没哭出来了,好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恐怖事件似的。

  我当时还不以为然,心想,陈豪杰怎么突然这么大的反应?至于么?

  五哥边挽袖口边冷冷地说:“错了,呵呵,犯了错就得要受罚,知道不?这一次给你一个教训,要再敢有下一次,呵呵,我会让你死得更惨。”口气倒是不小,我心里想到。

  陈豪杰手可能是动了一下,那鸡儿五哥顿时大怒,怒吼道:“你他妈再动动试试看?别怪我没警告你,再动一下,我就多补一下。”听完这句话,我似乎明白点了什么。

  陈豪杰的身体这下安静了,只是嘴上不停地哀求道:“五哥,我求你了,别这样,我求你了……五哥……”终究还是哭出声了,真是没想到,曾经也算嚣张的一个小伙子,竟然会哭着求情。看着那模样,倒是挺可怜!

  那鸡儿五哥也没理会他,一只手抓着陈豪杰的手腕,另一只手往半边一伸,说:“家伙给我!”

  瞬间,一个人便递给了那鸡儿五哥一把匕首。

  这下,陈豪杰的反应则是更加强烈了,不停地求着绕:“五哥……我错了……别这样……五哥……”

  有两个人立马上前,拽着陈豪杰,可能是怕他反抗吧!

  那鸡儿五哥完全没有手下留情,对着陈豪杰的手臂直接划了一刀,瞬间,陈豪杰便是一声哀嚎。

  那鸡儿五哥然后松开手说:“老实点,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教训。”

  另外两人也把陈豪杰松开了,陈豪杰完全没有要反抗的意思,一只手捂着受伤的手臂,哭泣着。

  班长这时拉了拉我衣服,示意我赶紧走。

  我刚转身走时,王妍那贱人发出得意的声音:“哎,刘德华,这么着急干什么?”

  班长这一次也没管太多,直接拉着我的手腕,不停往楼下走着。在学校,这是第一次这么亲密和班长接触。平时上课的时候,我和班长顶多就是掐掐腿,没敢握着手什么的。

  我心里异常的激动,就那么跟着班长的步伐走了。

  走到楼下,班长才把手松开,喘了喘气,一脸的惊恐,说:“天呐!那人太恐怖了。”

  在我们学校敢用刀子伤人的人,确实少。

  这鸡儿五哥能在学校混得好,看来凭的就是一个字:狠!

  确实,对于一般学生来说,这样的人是挺可怕的。

  我说:“走吧,先去吃饭!”

  刚准备走呢,结果曾美玲正好走了过来,估计是来上厕所的,恰好看见我和班长在这儿窃窃私语。

  曾美玲摇头笑了笑,说:“哟!”然后又对班长说:“看来你真的就是那个姐姐了啊,呵呵。”接着又对我说:“真没种!”

  班长没理会曾美玲,说:“我去吃饭了!”

  我也理会曾美玲,然后跟着班长走了。

  下了楼,班长说:“她刚说的姐姐是谁?”

  我说:“你啊,就是你啊。”

  班长说:“骗人!”

  我说:“真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我又怕班长知道英语老师的事。哎!

  班长还是不信,斜眼看了看我,说:“真没骗人?”

  AI酷0匠!网%正◇版首*发●,

  我说:“你自己想想看啊,曾美玲刚说什么了?她说的是,看来你真的就是那个姐姐了啊。你想想看,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哪知道,班长却说:“哟,那你俩平时聊得还挺多啊!你是完全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啊。”

  我说:“没,真心没。”

  我又随便胡编乱造的说了几句之后,班长也就没再多问什么了。

  吃了饭,我和班长直接回了教室,只是没走在一起,她先回,我后回。

  我刚一进教室,曾美玲就冲我喊道:“嘿,刘德华,过来,我问你个事啊。”

  我怕班长不高兴,就回了句:“你就这样问吧。”边说边往我座位上走。

  曾美玲说:“哟,不是吧,你们家那女人管你很严啊?是不让你和其她女生接触呢还是怎么回事啊?”

  我听着这句话挺不爽的,说:“你说话别那么难听行不行?”

  曾美玲说:“哎呀,谈了恋爱就是不一样啊,人都变了。”

  我说:“我懒得理你。”然后直接回到了座位上。

  我又不太好给班长讲话,虽然大家现在都认为我们有一腿,但是吧……哎!说不出是个什么鸡儿滋味,总之挺难受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