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给那陌生号码回了条信息:“你谁啊?”

  估计过了五分钟吧,那陌生号码才回信息,“不好意思,我无聊打着玩!”

  我对着手机骂了句!

  当时我心里就在想,这人肯定是想聊妹子。我就没理了,继续和同学QQ聊天。

  又过了10分钟吧,那陌生号码信息又发来了,“你现在这个手机号是我半年前用过的,我今天突然想起了,就打试试看,没想到还真打通了,呵呵。”

  这倒是让我挺意外的,我就回复对方:“呵呵,这样啊!”

  对方回复说:“嗯,当时我和我前男友分了,就没用那号了,其实还多喜欢这号码的。”

  我有点吃惊,没想到对方竟然是个女的!

  我又读了一遍信息,怎么感觉这条信息有其它意思呢,敢情她是想要这号码还是怎的?

  我就简单回了句,然后她就没回我信息了。

  星期一中午放学,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没想到在途中遇到陈豪杰了,他走路一瘸一瘸的,不过不是很严重,身边还跟着两人。

  我还以为陈豪杰很严重呢,会在家修养三五个月呢,结果几天时间就能走路了,没啥大问题嘛。

  我和杨少锋走到陈豪杰身边,我说:“这么快就来上学了,不在家多休息几天?”

  陈豪杰没理我,他身边的人也没理我,完全没有了以前那样的嚣张气焰。

  杨少锋说:“哦,对了,那中分男的鸡儿怎么样了?还能起不?”

  陈豪杰低声说:“不知道。”说完,就往一边走了。

  陈豪杰几人走远后,杨少锋说:“不敢嚣张了,这下是被你打怕了,打服了。”

  我笑了笑,没说话,但非常认同杨少锋的话。

  下午上生物课的时候,我和杨少锋聊着天,那家伙特逗,聊着聊着,我两不知道怎么就聊到李白了。

  杨少锋一说到李白就摇了摇头,说:“那家伙也是色鬼一个。”

  我说:“咋的?”

  杨少锋撇了撇嘴,说:“我们就拿他那首静夜诗说事吧。”

  我说:“嗯!”

  杨少锋说:“他那首诗肯定是晚上写的,对吧?”

  我说:“应该是!”

  杨少锋说:“你傻呀,还应该,床前明月光,床前明月光,不是晚上,哪来的明月?”

  我说:“别废话,说主题!”

  杨少锋说:“你说他大晚上的写诗思念家乡,忽悠谁呢?当我傻呀?一个大老爷们的,大半夜的思念家乡,呵呵。”

  酷S匠p●网¤永KW久免费z…看/小1h说hQ

  我说:“那他不思念家乡应该思念什么?”

  杨少锋说:“肯定是想女人啊!他当时肯定是想这样写,‘床前明月光,于是想婆娘,越想越心慌,鸡儿硬邦邦。’但觉得不太雅观,然后才……”

  我当时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我们生物老师立马就火了,吼道:“干什么呢?”

  我也没说话,生物老师批评了我们几句之后,就出教室了。

  刚下课的时候,我们班主任就来了,把我和杨少锋批评了一番,然后把我两的位置给分开了。让我没想到的是,班主任竟然把班长安排成了我的同桌。

  位置调好之后,班主任就走了。

  班长当时冲我一笑,说:“以后好好学习哈!”

  我挺尴尬的,说:“呵呵,你不会动不动就打我小报告吧?”

  班长说:“你要不犯事,我就打了不啊!”

  我心里骂了句!

  曾美玲这时走了过来,说:“哟,恭喜你们啊,成为了同桌。”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敌意。

  班长根本不想理她,敷衍了句:“这是老师安排的。”

  曾美玲撇了撇嘴,说:“哟哟哟……”

  我立马站了起来,低声对曾美玲说:“喂,你别闹事啊!”

  哪知道,王妍那贱人突然冒出一句:“人家一直就对班长有兴趣的,以前的时候,经常在我面前夸班长不仅学习成绩好,而且人还长得这么漂亮。”真是阴魂不散,打不死的程咬金啊!比那陈豪杰有脾气多了。

  我当时就懵了,看着王妍,说:“你别乱说!”

  曾美玲没给王妍脸色看,吼道:“你这个贱人闭嘴!”

  王妍冷笑了声,对曾美玲说:“你不要告诉我,你喜欢刘德华吧?呵呵……”

  曾美玲这暴脾气,立马朝王妍的位置走了去,边走边说:“我看你这张烂嘴是欠抽了。”

  王妍也不甘示弱,说:“你个烂货还好意思骂人啊?丢不丢人。”

  接着,两人就厮打在了一起,然后郑雪晴也加入了战斗,王妍直接被打得没法还手,又是被扯头发,又是被扇耳光的。

  曾美玲边打还边说:“让你嘴贱!又去叫陈豪杰那贱男人来帮你啊,你个贱人!”

  老师来了后,曾美玲两姐妹才散开了,老师估计觉得女生打架打不出什么名堂来,简单说了几句之后,就没管了。

  上课的时候,我手机在震动,拿出来一看,是曾美玲给我发来的消息,曾美玲说:“哟,没想到原来你对班长还有意思啊!这下如你愿了,高兴吧?”

  我当时正想回信息呢,班长突然轻轻敲了敲我腰,低声说:“专心上课,别玩手机!”

  说实话,我还真担心她给班主任打小报告,于是就把手机放回兜里了。

  我心里想,管的真宽。

  没过一会儿,手机又在震动了,我就没管了。

  大概还有十多分钟下课的时候,老师让我们自习,自己看书。

  班长这时候突然跟我说:“上课的时候,你认真听课不行啊?”

  我说:“你干嘛管那么宽呢?而且还总是打小报告。”

  班长愣了下,说:“因为我是班长,班上发生了什么事,我能管的就管,不能管的当然就要告诉老师。”

  我说:“那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让很多人反感的?”按理说,班长把一些不良事情统统告诉老师,是没错,但……很多同学肯定就不高兴了,很容易拉仇恨值的。

  班长说:“我……我还不是为了大家好,让大家能够好好学习。”

  我愣了愣,说:“得了吧你,为大家好,大家可没这么觉得,大家只会觉得你这人很恶心。”就算班长她是好心,但同学们会买账么?答案是肯定的,不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