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人用手里的家伙指着我,骂道:“想干嘛?给老子滚回去!”甚至还有两个傻帽一幅要日天的样子冲我走了过来。

  我先是一钢管抡在了其中一人的脖子上,那人瞬间扔掉了手中的家伙,然后抱着自己脖子蹲下身哀嚎了起来。在那种情况下,我不似乎失去了分寸。脑子里想的就是,你来一个我就打一个,完全没想过如何去把握轻重度。

  接着,我又是一钢管抡在了另外一人的手臂上,那人也是一声惨叫的同时扔掉了手中的家伙,然后抱着自己的手臂,往一边站了站,完全不敢挡在我的正前方。

  杨少锋估计是见我发威了,立马也冲了过来,捡起地上的家伙,左手一根木棍,右手一根钢管。

  我见又有帮手了,士气大增,怒骂了一声:“陈豪杰,你大爷。”骂完,快速朝那群人堆里走了去,边走边挥舞着手中的钢管,意思就是说,谁他妈敢上,老子就敢打狠狠打谁。

  杨少锋更喜剧,与我并排走着,挥舞着手中家伙的时候还“啊啊啊”地不停叫唤。估计他这是在给自己壮胆吧。

  陈豪杰那群人退的退,让的让,不过有几人嘴里还是不停地喊道:“给老子退,退,退回去,再过来老子对你不客气。”

  “再走过来试试?”

  “我靠……”

  “……”

  我听着这些叫骂声,心里更是憋得慌,我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抓着其中一个叫骂得比较厉害的人的衣领,然后我再迅速往后一退,那人跟着就扑了过来。

  我当时似乎是已经走火入魔了,直接一钢管朝那人的脑门打了去,然后吼道:“你再给老子批话多试试?信不信老子一钢棍弄死你个杂种?”

  那人立马抱着头“哇”的一声叫了起来。瞬间,陈豪杰那边的人就止住了嘴。

  我将那人那人推到一边,那人也老实了,抱着头只顾着不停地呻吟。

  陈豪杰估计是碍于面子,当然,他也有可能觉得他人毕竟还有那么多,不用怕我。于是,他冲拿着家伙指着我,骂道:“找死是不?”

  (o酷匠●*网首发o3

  我看着陈豪杰那张脸,听着他说的话,心中的怒火刷地一下就完全然绕了,我再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这一次,陈豪杰那边的人有了强烈的示意,迅速往一边闪。我的目标很明确,只抓陈豪杰。

  陈豪杰当时也想退,但因为周边都是人,而且后面就是墙壁,他根本无处可逃。我冲上去,就是一钢管抡了过去,陈豪杰意识性地抬起了手臂来阻挡。我那一钢管绝对是下了蛮力的,瞬间,陈豪杰便是一声惨叫,然后一只手迅速捂着另一只手臂。

  陈豪杰那边的人虽多,但基本上都是来充量的,平时就是吓唬吓唬人,真正遇到麻烦的时候,谁也不敢动手了。

  我一钢管下去之后,接着又用钢管戳着陈豪杰的胸膛,咬牙切齿地说:“给你脸不要脸是不是?上次在外面是怎么说的?啊?这么快就忘记了?”

  陈豪杰可能是觉得这个场合人多,而且还是在学校,怕丢面子,于是,他抓着钢管,想抢过去,同时还骂了句:“老子弄死你个杂种!”

  我这下气得更不行了,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敢口出狂言。

  我把钢管往后一扯,然后对着陈豪杰的腿部位置一阵猛敲,边敲边狠狠地说:“老子上次就给你说了,你他妈要再找我麻烦,绝对就不是之前那样的后果了。老子今天成全你。”

  不知道敲了多少下之后,陈豪杰带着哀嚎声便抱着蹲了下去,刚蹲下没几秒,然后就换成了坐姿,萎缩着腿。

  接着,我又用钢管指着陈豪杰带来的那群人,说:“手上拿着家伙啥意思?想打啊?”顿了顿,我吼道:“把手上的家伙扔了,5秒之后,我他妈要看见谁手上还有家伙,我就打谁。”这群人胆子也小,立马将手上的家伙往一个角落里扔去。

  随后,我对着陈豪杰的身体又打了几下。

  此时,教室里的惨叫声不止一个,黄诚斌那一张具有超强粘性的大口依旧还和中分男的命根子紧紧结合在一起,中分男的惨叫声时高时低……我当时真怀疑中分男的命根子已经废了,甚至快脱离身体了!

  当然,此时此刻,我最关心的还是陈豪杰。

  虽然陈豪杰已经被我打得无任何还手之力,但我怒气依在,才打这么一会儿,根本解不了我的气,我对着他的两条手臂又是一阵猛打。陈豪杰已经凌乱了,两只手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放了,惨叫声充斥着整个教室……

  过了一会儿,黄诚斌终于站起了身,然后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中分男,冰冷地说了一句:“这可是你让我咬的!”此时,已经没人敢回应黄诚斌的话了。

  黄诚斌说完之后,直接朝他的座位走去,然后捡起了地上的书,最后坐在座位上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太他妈淡定了,根本没把我这儿当回事。

  我这才看了看中分男,那处明显乌了一块,不过还好,不是我想象中的血肉模糊状态!

  中分男慢慢站了起来,然后把裤子穿上了。脸色恰白,双腿直发抖,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似的。

  这时,之前抱着曾美玲那人想从我们后门溜走。

  我用钢管指着他,吼道:“别跑,给我站着!”

  之前抱着曾美玲那人一听我的话,跑得更快了,我立马追了上去。

  之前抱着曾美玲那人在经过黄诚斌的座位时,黄诚斌突然站了起来,挡住了那人的去路。黄诚斌就那么挡着,也没说话。

  我冲过去,抓着之前抱曾美玲那人的头发,直往后面拖,边拖边说:“跑,跑什么?你刚才胆子不是挺大的么?继续嚣张啊?打了人就想跑,你倒是想得美!今天不把事情交代好了,就别想走!”这人头发挺长的,梳的是个三七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