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双手一放,陈豪杰和那人立马后退几步,弯着腰双手捂着裤裆,一脸的痛苦。

  杨少锋似乎还没有玩过瘾,瞪着我,说:“不玩了?”

  我说:“走,走了!”

  我话音刚落,躺在杨少锋身边那人又“啊噢啊噢……”地叫了起来。接着,杨少锋站起身,又踹了那人一脚,说:“以为人多就了不起啊?照样丢翻。”

  随后,我和杨少锋便坐着车回去了。

  晚上上网的时候,有个人加我QQ,我看了看资料,没看出什么名堂,不过唯一肯定的就是,这号不是小号。我心里琢磨着,难道是陈豪杰?管它的,是谁也无所谓,然后我就同意了。

  刚同意上,那号信息就发来了:“孙子,星期一给老子等着!”果然是陈豪杰。

  我说:“随你便,不过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我要遭了什么道,你最好是小心点,一定要保证自己身边随时都有有很多人,千万别落单。我的手段残忍到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今天那个滋味还爽吧?那只是小菜一碟而已!”

  陈豪杰说:“拽,老子看你星期一怎么拽。”

  我都懒得理他,直接没回了,不过他倒是每隔一会儿会发一条咒骂的消息过来。估计他今天心里确实不平衡,又找不到人发泄,只好在网络上宣泄一下自身的愤怒。

  没一会儿,我同桌杨少锋发来消息,“陈豪杰那龟儿子说星期一要打我们,怎么办?”

  我说:“别怕,你把今天那气势拿出来。”

  杨少锋说:“他说他要找很多人打我们。”

  我说:“别怕,打不死你的。”

  杨少锋说:“靠,你想想办法啊。你平时不是和曾美玲走得近么,你让曾美玲叫点人帮帮咱。还有,那刘德华不是郑雪晴哥么?你也可以让曾美玲跟郑雪晴说说,让她哥再来学校收拾收拾陈豪杰那龟儿子。”因为郑浩侧面有点像刘德华,所以杨少锋开始的时候一直就是叫他刘德华。

  我说:“我才不去求曾美玲那臭女人呢!”

  杨少锋说:“咱们一定要懂得利用资源啊,你他妈这是典型的有批不卖,故意装怪!”

  我说:“要求你自己去求。”

  杨少锋说:“老子要跟她熟,还会找你啊?麻利的,别废话。”

  说实话,我觉得杨少锋挺无辜的,毕竟这事本来跟他没关系。他要是一直不帮我的话,就不会惹上这些麻烦。但是让我去求人,尤其还是求女人,这就让我有点接受不了。况且,我是一个不爱求人的人。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我还是决定不求人,星期一该怎么着怎么着吧!

  半个小时后,曾美玲竟然给我发来信息,“听说你们今天把陈豪杰那混蛋打了?”看来杨少锋找已经和曾美玲聊过了。

  我说:“嗯!”

  曾美玲说:“你不怕他星期一打死你呀?”

  我说:“他敢吗?”

  曾美玲说:“切!嘴皮子厉害。”

  我当时也是显得蛋疼,就那么回复了一句:“我要嘴皮子厉害早把你泡到手了。”再说了,她那么开放,我觉得她对这种话也不会敏感。

  曾美玲说:“滚吧你,不正经。”

  我兴致一来,说:“喂,给我说实话,你耍过多少男朋友?”网络上比现实中更容易开口,毕竟没面对面。

  曾美玲说:“你今晚没病吧?”

  我说:“别扯开话题,快说。”虽然我们不少男生都说曾美玲开放,但我还真没见她有一个正儿八经的男朋友,只是见她平时经常和一些男生有说有笑的,偶尔还会用手去推男生肩膀什么的。

  曾美玲说:“你管我!你还是想想星期一怎么应付陈豪杰吧。”

  我说:“离星期一还早。快回答我的问题。”

  曾美玲说:“烦不烦啊?”

  无论我怎么说,曾美玲就是不回答,后来还反倒问我:“你的处是交给你左手了还是右手了?哈哈。”

  我暗想,真是贱!

  我看她都能这么放开,我也就无所谓了,说:“我还没开过封呢,你要不要哇?”我当时还真没开过封,主要是没打飞机那个嗜好。平时起反应了,就忍着。

  曾美玲就只发了个惊恐的表情过来。

  我说:“你这是个啥意思啊?”

  曾美玲说:“你当姐傻呀,我看你双手都摩起茧了吧?还好意思说没开过封,你逗姐呢!”老子当时还真把双手摊开看了看。

  我说:“滚蛋吧你,你双手才摩起茧了。”

  曾美玲就发了个呲牙大笑的表情过来,然后又接着说:“哎哟,被姐揭穿了,不好意思啦?”

  我心里骂了句:贱人!

  我说:“你妹的!”

  曾美玲说:“哈哈,无话可说啦?”

  我说:“你是不是欠抽了啊?”

  曾美玲发了个愤怒的表情过来,说:“滚,恶心!”

  我就回发了一个呲牙大笑的表情过去。

  估计又过了10分钟左右,曾美玲说:“感冒了,真烦人。”

  我说:“我知道一个治感冒的绝招,很厉害的。”

  曾美玲发了一个惊讶的表情过来,说:“什么绝招?”

  ‘更新o最}u快上酷+\匠网)

  我说:“在一起……!”我好像是在一本杂志上看的,说做爱确实是能治一般的感冒。

  曾美玲说:“你今晚是不是吃错药了,尽乱说话。”

  我说:“真的,人家这是经过了医学证明的,你要不信,你问医生。”接着我又发了一个邪恶的表情,继续编辑信息:“哥吃点亏,免费帮你治疗。”

  曾美玲说:“你……恶心!你看看你这贱德行,尽说些恶心的话,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处男?处烂吧!”

  我心里骂了句:靠!

  我说:“要不我现在句可以帮你治疗治疗?你这可是大赚啊!”

  曾美玲说:“你有本事来我家试试,我保证我爸妈不会打死你!”

  又聊了会儿,曾美玲就说去洗澡了。我当时挺邪恶的,心想,才这么聊了几下就受不了了。想着想着,我更邪恶了,等会和她视频看看。我突然觉得我龟儿子上身了,不过这感觉好像挺刺激的。

  也是因为她是曾美玲,要换作其她女生,我肯定也就不会这么聊天了。谁叫曾美玲在大部分的男生眼里都是很开放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今天没了哈,大家晚安!明天继续。

  撸撸别忘记点了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