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1:左右一朵蘑菇,右手一朵蘑菇,画面美翻了

  陈豪杰骂人的时候,杨少锋用喉音说:“走!”

  我想也是,毕竟戏已经看完了,是走的时候了,于是就转身准备走。哪知,刚一转身,陈豪杰就冲我们吼道:“给老子站住!”

  杨少锋低声道:“跑!”说完,猛的往前冲,我迅速抓着杨少锋的手,说:“跑个毛啊,他们三个人,怕个P呀?”

  杨少锋说:“有道理!”

  更R*新:最》快_L上-)酷S匠B网ah

  我们立马停了下来,陈豪杰冷笑了一声,说:“真是冤家路窄啊,老天有眼啊,让老子提前收拾你这两个杂种。”说着,三人挽了挽衣袖,朝我两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一副要开打的阵势。

  杨少锋当时有点虚,说:“想干啥?打架是吧?”

  三人走在我两面前,陈豪杰冷笑一声,说:“怕了呀?先跪下叫我们几声爷爷,叫高兴了,爷爷们或许会少打你两个孙子几下。”说完之后,其他两人就笑了。

  我说:“你出来的时候不知道都叫几个人啊?两个人真心不够。”

  陈豪杰顿时大骂一声,然后一拳向我打了过来,我身子一偏,躲开了,然后顺手一拳打在了他额头上。

  陈豪杰一声大骂,然后三人就朝我围了过来,其中一人想抓我头发,还好我是短发,他抓了几下我也没什么感觉。

  我边挣扎边吼道:“锋哥,帮忙啊!”

  杨少锋还是够义气,立马把一人拉开了,他俩就厮打在了一起。

  两个人和三个人拽着我完全是两回事,我打人有个习惯,如果对方头发够足长,我就喜欢抓头发;如果对方头发不够长,我就喜欢抓下面。这个贱招,我是小时候在乡下跟我那邻居小妹学的,那时候我们都是6岁吧,她喜欢欺负我,我也喜欢欺负她,我两对欺。每次我惹了她,她要么就是抓我头发,要么就是抓我下面,而且还特用力,尤其是抓我下面的时候,哎呀,把老子蛋疼得呀!那才是名副其实的蛋疼。后来,我就用她这招去欺负其他人,当然,都是男的。

  当时两人的头发虽然够长,但我手被他两控制着的,无法往上举,不过,我的一只手正好在陈豪杰裤裆不远处,我顺势移过去,抓着陈豪杰裤裆里的家伙,狠狠一捏、一扯。陈豪杰瞬间松开了手,“噢噢噢噢……”地呻吟了起来,当然,这不是享受的呻吟,我他妈又不是在给他打飞机!

  我顿时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接着我另一只手又朝另外一人的裤裆快速抓去,然后又是狠狠一捏、一扯。那人立马跟陈豪杰一副模样,“噢噢噢噢……”地呻吟了起来……

  我整个人瞬间没有了任何的束缚,我左手一朵蘑菇,右手一朵蘑菇,一朵蘑菇,两朵蘑菇……

  陈豪杰和那人只要想反抗,我立马就狠狠一捏、一扯,他俩瞬间便会猥琐着身子,双手捂在自己的裤裆前,同时还不停地“噢噢噢噢……”地呻吟着。

  占着优势的杨少锋笑呵呵地说:“嘿,这我喜欢!”话音刚落,他手里那人便也开始呻吟了……

  当时那画面……简直是美翻爆了!不过,我们的节操倒是碎了一地。

  当时旁边没什么人,我也无所顾忌地玩弄着。

  杨少锋突然冒出一句:“哎呀我的个天,越来越大了,还把你捏出感觉来了啊?”

  我狠狠捏了一下陈豪杰的蘑菇,说:“老子给你说了,人少的时候别惹老子,免得丢人现眼,还不信!”

  陈豪杰双腿直颤抖,“噢噢噢噢……”地呻吟了几声后,痛苦地说:“快放了,快放了……”

  我嘿嘿笑了两声,说:“你求我啊!”

  陈豪杰没吭声,我又是一用力,说:“怎么啊?不愿意啊?那咱们就这样耗着,耗到你愿意为止,反正这儿也没什么人。”

  陈豪杰终于放下脸面,边呻吟边说:“噢噢噢噢……我求你……我求你……哎哟哟哟……”

  杨少锋似乎是越玩越嗨了,说:“叫爷爷,麻利点,要不然老子五夹棍伺候!”你妈,好一个五夹棍!

  三人都没应声,几秒之后,杨少锋手里那人便呻吟了起来,没呻吟几声就躺在了地上,双腿弯曲,双手捂着裤裆。不过,那人依然没叫爷爷。

  杨少锋骂了声:“妈的,敢不听老子的话,好样的!”那人先是一阵“噢噢噢噢”地叫唤着,然后不停地叫道:“爷……爷爷……爷爷……噢噢噢噢……”

  杨少锋开心的笑了,说:“爽!”不过接着又说了一句:“你还真是个屌丝,到现在都才这么点大。”屌丝在我们那儿的意思就是说男人的屌细如丝。后来,我在网上见有人自称屌丝,当时我就懵了,心想,狗日的,难道这些人是日本移民过来的?以自己屌小为荣?再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屌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

  我手里还捏着两朵蘑菇,杨少锋这时朝我点了点头,一脸的猥琐,说:“你手里两个龟儿子还没叫呢,加刑!”

  我手里一人立马哀求道:“兄……兄弟,我求你了,你把我放了吧。”

  杨少锋说:“刚才打我们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们是你兄弟?嗯?现在就是兄弟了?”

  我没那习惯让别人叫我爷爷,所以我也就没那么做。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会轻易放过他们。

  我对陈豪杰说:“服了没?以后还会找我们麻烦不?”说完,我又捏了捏。

  其实,说实话,我知道我问的这话完全就是废话,我也知道我这样打,是绝对打不服他的,就好像他打不服我一样,但当时我们就爱这么问输家,没办法。

  想必大家也知道,一般稍微带点混的人,就那么打打基本是打不服的,就算有些人表面上服了,但背地里依然会各种使坏。除非……

  陈豪杰叫唤了两声之后,说:“服了,服了……”

  那人也跟着说:“服了,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 说:

  老规矩,下一章节有点晚哈,所以建议大家明天再看。估计在11点到12点之间吧,具体多少我也保证不了。

书库 目录 2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