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怡晨既然还没生气,反倒是对着发火的仙女们说:“算了,你们别闹。咱们走吧!”我心想,哎呀,这女人怎么回事?现在和之前完全是两个人啊。女人的心思真是搞不懂。

  王怡晨刚走了两步,然后突然一个转身,又望着我,笑了笑,说:“刘德华,呵呵……这名字!”顿了顿,摇了摇头,继续说:“你也真不幸,遇到这种女人!”

  还有脸说我了?

  我冷笑一声,说:“你也别说我,咱两都一样。”

  王怡晨笑了笑,没说什么,然后转身走了。

  这时,王妍也站了起来,我赶紧跑了过去,笑呵呵地说:“恭喜恭喜!”

  曾美玲也走了过来,说:“怎样?现在高兴了吧?”

  哪知,王妍却怒视着曾美玲,咬牙切齿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那些人是你这个贱人叫来的吧?故意让我难堪的吧?你真恶心!”哎呀我的个天,这王妍是有多爱那龟儿子啊?到现在这个时候了,她竟然还会有这个想法,太不可思议了!

  曾美玲摇了摇头,说:“呵呵,你现在怎么变那么白痴了?那贱男还真是厉害,竟然能让你这样。”

  王妍骂了几声之后就往教室外跑了,估计是找那龟儿子去了。

  我看着曾美玲大姐,说:“你和那个染着发的女生有仇是不是?”

  曾美玲大姐笑了笑,说:“没!”

  我说:“那你刚才说话的语气干嘛那样?她又没惹你。”

  曾美玲大姐说:“没什么原因,我就是看她不顺眼。”按理说,曾美玲大姐不是这样的人,她是绝对不会故意和别人抬杠的。她既然不认识王怡晨,那她干嘛非要和王怡晨那样说话呢?女人的心思真难猜!

  随后,我和我同桌杨少锋一起去吃饭了。

  我以为那龟儿子会带着人来找我们麻烦,但没想到的是,饭都吃完了也没见着龟儿子的人影。

  直到快要上课了,那龟儿子才来到我们班,而且还是一个人来的,走进我们教室,看着我,拉着嗓门就说:“王妍人呢?”

  我说:“你在问谁?”

  那龟儿子很气愤,说:“我在问我孙子,就是你!”

  我当时就火了,说:“哎呀,你特么一个人也这么嚣张?信不信老子分分钟丢翻你?你个没用的东西。”我从来就没怕过龟儿子,只是每次他叫来的人多,我确实没法反抗而已。现在他一个人在,我会怕他?开什么玩笑!龟儿子要真想找我麻烦,他最好就别独自一人,要不然吃亏的肯定是他。

  那龟儿子两眼都瞪直了,一手指着我,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有种再说句,要不是之前出了点状况,老子早把你打得妈老汉不忍了,让你嚣张!”

  我立马离开座位,朝他的位置走去,边走边说:“哎呀,打得我妈老汉都不认识是吧?来,老子给你机会,看你有那个种没。”

  那龟儿子显然虚了,指着我,边后退边说:“我警告你,你别把老子惹火了。”

  我冷哼一声,说:“你退什么啊?你得了吧,我看你一个人的时候也没啥种,还是去叫帮手来吧。还有,以后别再一个人来了,免得丢人显眼,知道么?”

  那龟儿子已经退到了教室外了,骂道:“我得罪你祖先人!”

  我顺手拿起旁边课桌上的书,故意做出一副要追他的模样,那龟儿子立马拔腿就跑。

  上课铃声响了,王妍才进了教室,一看她鬼样儿,就知道她哭过了。

  第一节是英语课,我同桌杨少锋现在是特别喜欢英语课了,而且英语成绩也有明显的提升。

  杨少锋每次上英语课时,非常的淫荡!

  比如,用英语说“老师早上好!”,本来发音是这样的:“鼓得摸拧踢球儿。”但你们知道杨少锋是怎么发音的么?他是这样说的:“鼓到摸你T下!”

  ‘鼓到’在我们那儿是强行的意思。可想而知,杨少锋是有多想英语老师了。

  课上了一会儿后,杨剑锋突然给我写了张纸条,“今天下午就跟踪英语老师行不?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子现在看着他就受不了了。”

  G?更新…《最q$快a上酷、匠网#

  我回复他:“那你现在就扑上去啊。”

  杨少锋回复到:“老子倒是想哦。”

  我回复到:“你娃就是典型的有色心没色胆。”

  杨少锋回复:“哦,对了,中午那个染着头发的女生说王妍的处是那龟孙子破的,啥意思?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没碰过王妍。”

  我看了眼杨少锋,不想写字了,于是就捂着嘴,轻声说:“别提了,这是老子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了!”

  杨少锋也用手捂着嘴,说:“靠,你还真傻啊!”顿了顿,继续说:“没事,咱们还有英语老师这个尤物。”

  我说:“我想了想,觉得跟踪不是个好办法,倒不如我们先把她QQ要到手,然后在网上和她聊,这样岂不是更方便一点?如果你不好意思,还可以用个小号去聊,到时候你就可以想怎么聊就怎么聊,你说呢?”

  杨少锋想了想,说:“有道理,老子怎么没想到呢。行,就这么决定,现在QQ上聊。”

  我说:“嗯!”

  也不知道是我和杨少锋的聊天漏洞太大,还是英语老师刻意在观察我两,突然就冲我两吼道:“杨少锋、刘德华,我警告过你俩多少次了?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啊?放学别走,先给我留下来,不像话。”

  我和杨少锋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然后我和杨少锋又用纸条交流着,无非就是聊些关于放学后英语老师会怎么勾引我两的话题。

  下课的时候,那龟儿子带着人来了,不过只是站在我们教室门口冲着王妍招手,示意她出去。

  王妍一看是龟儿子,立马狂奔了出去。

  杨少锋似乎忘记了龟儿子要找我们茬的事,一门心思全在英语老师身上。

  第二节课和第三节课的时候,王妍竟然没来上课。我心想,估计又是和那龟儿子出去办事了。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出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好了,今天就到这儿了哈,明天继续!

  大家晚安!

  求追书,求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