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儿子那边有个人立马拉了拉龟儿子,说:“三哥别这样,别为了这些小事和嫂……和三姐伤了和气。”估计那人是想说嫂子,但发现环境不太对,立马又改口了。

  龟儿子那边的其他人也纷纷说道:“就是就是……”

  但高贵冷艳女这边的仙女们完全就不一样了,其中一人冲那龟儿子骂道:“你真够无耻的,背着我们大姐在外面乱搞。呵呵,平时嘴上说得真是好听。”这龟儿子嘴上功夫确实了得,把女人骗得那是一个开心。不过现在这种情况,我倒是想看看他这张嘴还能有多厉害!

  高贵冷艳女突然转身走了几步,然后蹲下,我赶紧往一边站了站,保证能看见我想看的画面。

  高贵冷艳女蹲在了王妍身边,此时的王妍正坐在地上,嗯嗯哼哼的。

  高贵冷艳女拍了拍王妍的脸,说:“听说你为了这个男人还和你姐妹们闹翻了啊?各种骂你姐妹啊。”靠,这高贵冷艳女真是有手段,什么事都知道。

  王妍哭哭啼啼地说:“你谁啊。”然后又叫了声龟儿子的名字,继续说:“她是谁呀?呜呜……”

  高贵冷艳女突然站起了身,然后拿起那把匕首,接着又蹲在王妍身边,继续说:“哭哭哭,你信不信我一刀划破你的脸?”

  王妍立马双手捂着脸,不敢吭声了。

  龟儿子站在一边完全没出声。

  这时,我同桌杨少锋又蹭到我身边,捂着嘴,低声说:“超姐啊!你看那孙子简直不敢惹那染着头发的女人,在她面前就像个孙子似的。你妈,这什么来头啊?”

  我也用同样的方式回应杨少锋,“可能她会法术吧,你不说她们是七仙女么?”

  我同桌杨少锋点了点头,说:“有道理!”

  龟儿子说:“王怡晨,我换个地方再说行不行?你这样……真的……”那龟儿子显得很无奈,想凶又不敢凶。

  原来高贵冷艳女叫王怡晨。

  高贵冷艳女王怡晨站了起来,面对着那龟儿子,冷笑了声,重重说道:“不行!”

  那龟儿子吼道:“得,随你便!”接着又对他那边的人说:“走,咱们走!”说完,愤怒离去。

  我同桌杨少锋又捂着嘴跟我说:“呀,走了?不准备打我了么?”

  我说:“别闹,看好戏。”

  那龟儿子走了后,高贵冷艳女王怡晨又蹲下身对着王妍说:“哎呀,你男人不管你了,你怎么想呢?”说完,用匕首拍了拍王妍的脸,确切地说是拍了拍手背,因为王妍双手一直把脸给护着的。

  王妍没有应声,连看高贵冷艳女王怡晨的勇气都没。

  高贵冷艳女王怡晨这时又站了起来,看了看班上的同学,说:“谁是这贱人的姐妹啊?”

  曾美玲和她大姐异口同声道:“这儿,怎么?”真是心有灵犀,连说的话都是一样。

  高贵冷艳女笑着说:“别误会,我没其它意思。我只是听说过你们三姐妹的事,据说你们两当时一直劝这贱人,但这贱人完全不听,还和你们闹翻了。”

  曾美玲大姐笑了笑,带有攻击性地说:“看来那男的是你男朋友吧?呵呵,他也不是个好东西,你眼神也真够……呵呵。”我心想,嘿,这曾美玲大姐这不是明摆着找茬么?有那必要么?

  可万万让我没想到的是,高贵冷艳女竟然面带笑容,说道:“是,我眼神是不好,不过幸好……呵呵……”我心里直骂:说话能一次性说完不?

  曾美玲这时故意提高了嗓门,嘲讽道:“嘿,王妍王大美女,怎么样?姐当初怎么和你说的?嗯?我早给你说过,你会没好日子过的。呵呵,没想到这一天来得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快。”

  4最#w新)x章b节…上:%酷匠☆网

  高贵冷艳女王怡晨突然皱着眉头看着曾美玲大姐,说:“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曾美玲大姐笑了笑,说:“不可能!因为我对你没一点印象。”不知道为啥,曾美玲大姐和高贵冷艳女王怡晨说话时总是一副有仇的样子。

  我同桌杨少锋突然捂着嘴又在我耳边说道:“我咋感觉曾美人大姐和这染着发的仙女有仇呢?”

  我说:“我也觉得,但应该不可能。估计她是见不惯别人骂王妍吧。”

  我同桌杨少锋说:“鸡儿叫!她现在恨王妍那贱人还来不及呢。”

  我说:“那我就不知道了,接着看,看他们两伙人能不能打起来,我最喜欢看女生和女生打架了。”

  我同桌杨少锋咽了咽口水,冲我挑了挑眉,淫笑道:“我也是,尤其是扯内衣的时候!”

  冷艳高贵女王怡晨也不生气,反倒还这样说:“不知道能不能交个朋友呢,我很喜欢你们姐妹两。”

  曾美玲大姐说:“算了吧!”

  其中一个仙女看不上下去了,冲曾美玲大姐说:“你啥意思啊?我大姐好好和你说话,你倒好,一副冷不丁的样子,我们跟你有仇啊?”

  曾美玲大姐依旧之前态度,说:“没,没!”

  冷艳高贵女王怡晨对那仙女说:“你别闹!”然后又对王妍说:“贱人,我来告诉你,我之前是那个渣男的女朋友,不过现在不是了。今天我就是想收拾你,没什么理由,不过以后,我不会再搅合你们了,更不会找你们麻烦,你爱和那渣男怎样怎样。”说完,又扇了王妍一耳光。

  曾美玲大姐这时突然冒出一句:“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善类吧!”

  王怡晨说:“我们之间没仇吧?”顿了顿,继续说:“我听说你和那渣男也聊过,也视频过是么?”

  曾美玲大姐笑了笑,说:“是啊,他还让我把衣服脱了给他看呢。估计你应该在他面前脱得差不多了吧?”

  王怡晨那边的仙女们集体不淡定了,个个骂着脏话,有一个甚至还拿气桌上一本书朝曾美玲大姐扔了去,说:“你个贱人,我们大姐好心和你说话,你不愿搭理就算了,至于那么嘴贱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今晚还有章,不过肯定会很晚了,12点以后去了吧。所以建议大家明天再来看!

  求追书,求撸撸。大家给力了,我也好有动力猛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