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老师,我……我知道,我……我忘记了!”

  数学老师突然停下了脚步,我也跟着停了下来,数学老师瞪着我,说:“忘了?你知道我昨天下午放学在办公室等了多久?”

  我没敢吱声,数学老师继续说:“我等了10分钟,然后来教室一看,你鬼影子都没一个。忘了,我看你是故意的吧?你要真不想上我的课,以后就别来!”说完,愤怒地走了。

  昨天被龟儿子的事给搅浑了头,数学老师吩咐下来的事竟然都忘了!

  我慢吞吞地回到教室,然后开始写检讨书。

  王妍那贱人来得挺晚的,自习课的铃声响了她才刚好进教室,估计是和那龟儿子约会去了。我特意看了看她走路的姿势,比昨天正常多了。我暗想:好得还真是快啊!

  王妍走进教室的时候还盯了我一眼,好像在说:你死定了!

  我同桌很气愤,低声说:“我现在怎么越看她越气愤?”

  这个时候,曾美玲突然走到我旁边,然后笑呵呵地对我同桌说:“帅哥,换下座位呗!”

  我同桌也没说什么,就和曾美玲把座位换了。

  曾美玲坐下后,笑呵呵地对我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上课了呢!”

  我说:“为什么?”

  曾美玲说:“你怕挨打啊!”

  6酷:匠v网$首.发…U

  我横了一眼曾美玲,说:“你觉得我是那种人么?你又不是没叫人打过我。”

  曾美玲说:“我都给你道歉了,你还提这事,这么小心眼?”

  我说:“算了,不和你说了。你别打扰我,我写检讨呢!”

  曾美玲伸着头过来瞧了瞧,说:“我问你个事啊。”

  我说:“你烦不烦?要不你帮我写检讨书。”

  曾美玲突然把我课桌上写检讨书的纸拿了过去,说:“行,是不是因为昨天打了架的事?”

  我愣了下,说:“不是,是因为昨天上数学课骂了那句脏话,数学老师让我写份检讨书。”

  曾美玲说:“哦,知道了。”说完便挥起了笔。

  估计10分钟不到的样子,曾美玲就把检讨书写好了,我看了看,感觉不错,可行,然后又照抄了一份。毕竟我的字迹和曾美玲的不一样,万一被数学老师发现,那就惨了。

  随后,曾美玲问:“你是啥时候破的王妍的处啊?”

  我一惊,说:“啥?你怎么这么问?”我心想,曾美玲和她大姐应该知道王妍没和我有过那事才对啊。

  曾美玲撇了撇嘴,说:“咋的啊,还不好意思说啊?”

  我说:“这种事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啊!”

  曾美玲说:“之前的时候王妍说没和你做过那事,但前段时间她说其实很早就和你做过了,只是没告诉我们,可最近我们知道他和那男的好上之后,她又说自己是处了。所以,我就来问问你啊。”

  我笑了笑说:“这个贱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贱!”

  曾美玲说:“问你呢!”

  我说:“老子没碰过她。”

  曾美玲笑了笑,说:“不会吧?”

  我说:“爱信不信。”

  曾美玲说:“那意思是说你还是处男咯?”

  我说:“咋的啊,你还想破我的处啊?”反正在我心里曾美玲本身就很开放,跟她说话也用不着顾忌太多。

  曾美玲切了一声,说:“恶心!”

  我也跟着切了一声,说:“你愿意,我还不肯呢!”其实我还想说,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用过了!但想想还是忍了,虽然王妍叫人打过人,但后来她也道过谦了,而且我也不是那种特记仇的人。只要不把我打得太狠,不经常找我麻烦,我也就无所谓。

  不过,话说回来,我虽然不太喜欢曾美玲这个人,但这不代表我就不喜欢……大家懂的!

  曾美玲说:“你滚蛋吧你!”

  我故意把手放在曾美玲腿上,然后色眯眯地说:“你上次叫人打了我……”

  我话还没说完,曾美玲立马缩了缩腿,同时打了下我手,说:“你干嘛?我警告你,你别动手动脚的。我承认,上次我叫人打你是我的错,但我道了歉了,你一个大老爷们的,别那么小气。”

  我继续猥琐道:“那我把你打一顿,然后再给你道歉,你看行不啊?”“打”字上面特意加重了音。说完,我又伸手去摸她的腿。对于一个开放的女孩而言,摸摸腿肯定是没什么的。

  我也真是没定力,就这么玩了两下,居然反应了!

  曾美玲又把我手推开了,说:“姓刘的,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以前我还真是没看出来啊!”

  一听曾美玲这么一说,我就想到了和王妍一起的日子,越想心里越气,我说:“以前,呵呵,以前老子对王妍那么好,可到头来是个什么结果呢?!”

  曾美玲可能是看出我确实有点不对劲了,说:“哎,算了,我们都一样。我是真的没想到她会变成这样。”

  我沉默了会儿,说:“嘿,问你个事啊。”

  曾美玲说:“啥事?”

  我说:“你和好多男的有过那事啊?有20个没?”说这话的时候,我做了个手势……。

  曾美玲愣了下,说:“你……你真恶心!”似乎还生气了。

  我心里骂了句:老子这么纯都没装,你装毛的个清纯啊。

  我说:“难道不止啊?”

  曾美玲这下更气了,咬牙切齿地说:“你活该一辈子处男!”说完之后,就就走了,把座位和我同桌换了回来。

  下课的时候,那龟儿子就带了几个人来,不过手上都没拿家伙。

  龟儿子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对我下手,现在来纯粹就是走下场而已。

  我拿着检讨书走出了教室,龟儿子几个人立马把我拦住,龟儿子说:“昨天是谁喊的警察来了?把那人也给老子叫出来。”

  我说:“行,跟我来!”然后我就往老师办公室的位置走。

  龟儿子几个人正准备跟我走呢,王妍那贱人立马拉了拉龟儿子,说:“那人没在外面,在教室里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感谢贴吧来的朋友们,记得点下撸撸和追书啊,谢谢了!今天的更新就到这儿了,大家晚安!明天接着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