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着走着,我同桌突然从我后面冒了出来,拍了下我的肩膀,说:“喂,这么牛,你一个人就敢和他们一群人对干!”

  我说:“废话。你以为他们真有多牛啊?还不就是吓吓胆小的人,等会看老子怎么收拾他们!”

  我同桌点了点头,说:“行,等你把他们打趴了,我们再去找英语老师。”说到找英语老师几个人字的时候,一脸的淫笑。

  我笑了笑了,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这时,一个人突然走到我身边,朝我冷笑了声,迅速说道:“妈的,等死吧!”说完,立马跑开,估计是怕我用木棍抡他。

  走出校门的时候,我还是有点慌了,心里想着:这群人会拿什么家伙来啊!

  我走到离学校大概100米的时候,一群人从一边立马朝我的位置冲了过来,嘴里不停地骂着脏话,每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的。

  我同桌是我和同路的,立马喊了句:“跑!”然后我两拔腿就跑。

  让我非常意外的是,还没跑几步,前面突然又冲出来三个人,手里也都拿着家伙,那三人立马把我拦住了,但没有管我同桌。

  我被迫停了下来,我同桌本来已经跑出了好几米,突然也停了下来,然后回头望了我一眼。

  我当时心想:够义气!

  我同桌可能就那么立定了估计两秒时间,然后立马又一个华丽的转身,跑了!

  我心里顿时骂了句!

  这条路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这几个人会在前面拦我,肯定是王妍那贱人告诉那龟儿子的!

  拦住我的三人说:“跑啊!”

  “老子之前就说了,今天不把你打得跪地求饶老子名字就倒过来写,去!”说罢,用他手上的家伙戳了我一下。

  kO最/新1章.@节√上酷h匠S网

  “妈的,跑得脱,马脑壳!”

  我当时一棍子抡了过去,不过这三人似乎早有防备,退了退,然后一人对着我的手臂就来了一下,疼得我立马就把手上的木棍扔了。

  龟儿子那群人这时候也赶了过来,龟儿子摇晃着身体,老子至今都记得那龟儿子当时的模样是有多贱,摇晃着身体,微微耸着肩,咬着下嘴唇,不停地嗯哼着,那德行就有点像周星驰功夫里面那个斧头帮帮主当时摇晃身体的样子。

  其中一人笑骂道:“嘿嘿,我去,跑啊,继续给老子跑啊,给老子跑个马踏飞燕出来啊!”

  那龟儿子终于恢复了正常,说:“老子看你倒是有多能耐!”

  真的,我不怕他们的拳头,但我怕他们拳头里的家伙。有几人拿的是木棍子,有几人拿的是钢管,那玩意落在身上不好受!

  跑也跑不掉。

  我刚开口说了一个“我”字,之前被我打那人就捡起来了我那根木棍,然后戳了我一下,说:“老子是说怎么会这么疼,原来你狗日的在这上面动了手脚啊。”接着,那龟儿子又把那木棍那过去看了肯,边看边骂:“妈的!”

  我心想,完了,今天这顿打肯定是少不了了,而且还要被打得很惨。

  我刚准备说话,突然我同桌的叫喊声传了来:“啊,警察来了……警察来了……”

  一群人也不管三七二十,拔腿就跑。

  龟儿子拉着王妍跑开时,对我说了一句:“你的运气真他妈好!”

  我同桌在远处不停地冲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立马跑了过去,刚走到我同桌身边呢,那群人立马提着家伙又追了回来,嘴里还喊道:“敢骗老子。”

  我和我同桌立马开溜,还好我们和龟儿子那群人隔了有那么长一段距离,跑了会儿,我和我同桌便把那群人给甩掉了。

  停下来休息的时候,我同桌喘着气笑呵呵地说:“那群人蠢得像头猪一样,一天就上了两次同样的当。”

  我竖起大拇指,同样喘着气,说:“真有你的!”

  我同桌说:“哥对你好吧?有没有觉得哥是你的救星?”

  我点了点头,说:“小弟我感激不尽啊!”

  突然,我同桌挑了挑眉,说:“我觉得英语老师对咱两有意思,不如现在……哦呵呵……”

  我一愣,说:“靠!”

  我同桌依旧之前的表情,说:“走!”

  我说:“你知道她住在哪儿么?”

  我同桌立马就呆了,过了两秒才说:“对哦,我去!”顿了顿,继续说:“那明天放学跟着她,怎样?给你说实话吧,我这几天晚上做梦都梦见上她,你可以想象我是有多想她!最最最主要的是……”说到这儿时,我同桌整张脸无比的邪恶,然后说:“她一定也想咱两,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办公室做那种事了。”接着,我同桌又舔了舔嘴唇,说完,一脸的憧憬。

  我推了下我同桌,说:“去,你他妈还幻想上了,你还是想想明天怎么应付刚才那群人吧,搞不好他们明天会收拾你。”

  我同桌愣了下,说:“靠,对哦,不过我刚站得那么远,他们应该不知道我是谁!”

  我摇了摇头,说:“你忘记那人堆里还有一个贱人么?”

  我同桌一脸的疑惑,说:“啊?”

  我说:“王妍啊,你的声音我想她应该是听得出来的。”

  我同桌整个人立马就不好了,说:“那个贱人啊!明天不跟踪英语老师了,跟踪她。”顿了顿,继续说:“要是上她,你……有意见么?”

  我双手一摊,说:“你要真有那本事,我绝对双手双脚赞成。”

  我和同桌闲聊了会儿,然后我两便各自回家了。

  晚上我刚登上QQ,就有几条留言,第一条是班长发的,问我今天怎么样,我说没事。

  第二条和第三条是曾美玲发的,头一条说的是:“在没?”第二条是:“呀,还没在啊!难道被打死了?”

  我立马给曾美玲回过去:“你嘴巴别那么贱行不行?欠抽啊?”

  接下来一条是王妍发的,“人渣,不是挺能干的么?今天跑什么呀?”

  我回复王妍:“贱人,今天破了处火气旺是不是?还是那龟儿子没把你玩舒服?你又想了?”哎,我也真够恶心的。

  最后一条是我同桌发来的,我同桌说:“靠,王妍那贱人问我,之前说警察来了的人是不是我!”

  我回复我同桌:“你别理她了,你就算说不是,她也不会信,她肯定认定是你了。”

  王妍的消息发了过来:“你嘴巴怎么那么贱?”

  我回复王妍,“我能有你贱?哦,对了,你那个龟儿子男朋友难道没告诉你,他和你大姐也聊过,也让你大姐跳脱衣舞。”

  我同桌回复我:“我给她说不是我干的,结果她把老子骂了一顿,贱人!”

  我回复我同桌:“你这不是废话么?那贱人既然都主动问你了,你索性光明正大承认了还好一点。”

  王妍的信息这时发了过来,“呵呵,这事是那贱人告诉你的吧?这你也信,你的智商是负数吗?我看你傻不拉唧的,还是我来告诉你事情的真相吧,那贱人在网上聊了个男的,不过正好那男的也是我男朋友的朋友,懂吗?蠢猪一个!别人说什么你就信,能不能动动脑子?”

  我看着这条信息笑了,我回复王妍:“嗯,好,你说得太对了。我觉得你以后还可以去写本自传,名字叫什么我都给你想好了,就叫:傻货是怎么炼成的。”我已经没兴趣和她再解释什么了。我相信,不久的一天,她王妍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班长这时回复我了,“哦。我觉得吧,你以后别和王妍还有曾美玲这种人来往了。”我心想,这班长怎么突然跟我说这话呢?难道是喜欢上我了?但不太可能啊!

  我回复班长:“呵呵。”

  班长说:“你有什么事告诉班主任,班主任会解决的。”我心里立马就骂了句:你他妈能不能换个花样?

  我也不想理班长了,随意敷衍到:“嗯!”

  王妍这时的消息发了过来,“呵呵,我懒得和你说。”

  之后我又和我同桌以及曾美玲聊了会儿,然后就睡觉了。

  第二早上刚进学校就碰见数学老师了,哎呀,一看见她我才想起,检讨书还没写。

  我硬着头皮喊了声老师好,数学老师冷哼了一声,说:“你有把我当成老师吗?啊?我昨天下午给你说了什么来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求撸撸,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