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之后,我抓着那龟儿子头发的手再用了用力,那龟儿子啊啊啊地又叫了起来,完全没说一句威胁我的话。当然,我知道他心里肯定在说,老子一定要弄死你个杂种!

  王妍突然又他妈哭了,说:“你放开他,放开他……”哭着还不忘记打我。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真爱?我去!

  当时毕竟是下课时间,没折腾一会儿,有个老师就过来了,正好是我们数学老师。

  我们数学老师一声怒喝,“刘德华,你在干什么?”接着,扭着她性感的身姿跑了过来,边跑边吼:“给我松手!”

  要不是数学老师开口,我肯定不会松手。

  哪知,我刚松手,那龟儿子便大骂了一声:“我去你妈的!”与此同时,给我来了一拳,正好打在我左脸颊上。还好我抗打,虽然感觉疼,但也无所谓。看着数学老师,我心里挺爽又不爽!

  那龟儿子还想打我,我退开了。

  数学老师继续说:“都给我站好了,没个王法了!”

  那龟儿子显然没听数学老师的话,还想打我,我直接膝盖一抬,那龟儿子立马捂着裤裆哎哟连声地蹲下去了。

  王妍可能是顾及数学老师在场,就站在原地没敢去安慰那龟儿子。

  数学老师跑过来,先是给了我一耳光,然后说:“你还有完没完了?”

  我愣了下,说:“是他先骂我的。”

  数学老师厉声道:“你们两个跟我到办公室来,我让你们班主任处理。”接着又对那龟儿子说:“你班主任是谁?”

  那龟儿子这才站了起来,怒视着我,没回数学老师的话。

  数学老师语气加重,继续问道:“我问你话呢,你班主任是谁?”

  让让万万没想到的是……那龟儿子竟然瞪着数学老师,咬牙切齿地说:“你再凶句试试?信不信老子把你那点丑事给捅出来?臭娘们!”我当时就懵了,双层懵。一是,没想到龟儿子敢这么对老师说话;二是,数学老师的丑事。

  我当时就不淡定了,心想,丑事?什么丑事?说出来,你他妈快说出来。

  数学老师明显愣了下,然后说:“跟我到办公室来!”说完,直接走开了。

  我看了眼龟儿子,跟着数学老师走了,而那龟儿子则是往相反的方向走开了,临走前还对我说了句:“记住,你给我记住!”

  来到办公室,当时我们班主任没在,也不知去哪儿了。

  数学老师说:“说,为什么打架?”

  我说:“他骂我!”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

  数学老师说:“我让你写的检讨写好了没?”

  我低着头,说:“还没……没来得及写。”

  数学老师常吸了一口气,说:“好了,回去上课吧。检讨书放学前给我写好拿过来。”

  我说:“哦!”然后回了教室。

  走在教室里,我特意看了下王妍,她那双眼睛似乎在告诉我,你他妈死定了!

  我刚坐下,我同桌用着喉音就说:“哇塞,刚真是猛啊!不过估计放学你要被打得像条狗。”

  我本来就挺气的,我同桌还那么调侃,我当即就脱口而出:“我去你妈的!”

  我同桌说:“呵呵,好啊,欢迎你去!”

  我很无奈,说:“靠!”

  我同桌说:“我说真的,等会就请假先走。你把那人打得那么惨,人家不报复才怪。”

  我说:“没事!咱两不是说好了吗?今天同路去跟踪英语老师。”

  我同桌咽了咽口水,说:“算了,我刚才趁你没在的时候已经撸了一发了,今天就不去找英语老师了。”

  下课的时候,王妍指着我骂了句:“刘德华,你不得好死!”然后就跑出教室了,肯定是去找那龟儿子了。

  我看着她的背影回骂了句:“信不信老子像打那龟儿子那样打你?”

  这节课的课间十分钟,那龟儿子没来我们班晃悠了,估计是在和其他人商量放学的时候怎么收拾我。王妍那贱人也是快要上课了才回的教室。

  期间,曾美玲还笑呵呵地说:“哟,华仔,刚才发飙了啊,不错不错。”

  我心想,这娘们估计也是和老子一样,就想看王妍的笑话。

  我随意回了一句,就去上厕所了。哪知道,刚上完厕所走出来我们班长就把我拦住了,悄悄地跟我说:“刘德华,放学的时候那男的肯定会找你麻烦,到时候你跟我走,我跟班主任一路,他们肯定就不敢找你茬了。”我心里顿时就骂了一句:我去!

  我无奈地笑了笑,说:“没事!”心想,这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班长怎么还关心起我来了?这不科学啊!

  班长也不再执着,说:“哦,那你自己小心点吧!”

  上课的时候,我同桌说:“快请假闪吧!”

  我说:“怕什么,大不了就是一顿打,又不是没被打过。”

  我同桌叹了声气,说:“没想到王妍那女人那么贱啊,以前怎么就没发觉呢!”

  我说:“以后少在我面前提那个贱人!”

  和我同桌聊了会儿,他就看黄小说去了。

  放学的时候,王妍立马就冲出了教室。

  我同桌拍了拍我肩膀,说:“保重!”然后走了。

  曾美玲走到我旁边,看了眼我手里的木棍,说:“你今天先跑吧,明天我叫人帮你收拾那男的。”

  我说:“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看那龟儿子收拾了我之后就会收拾你和你大姐了。”

  曾美玲说:“我怕他呀?”

  这时候,那龟儿子已经带着人出现了,不过他们没有直接冲进教室,而是静静地站在走廊上。他们之所以现在不动手,可能是怕被老师发现,毕竟现在才放学。

  曾美玲看了眼窗外,说:“他们人来了。”

  我说:“那你还不走,小心等会他们收拾你,把你给收了。”我有点心烦。

  曾美玲恨了我一眼,说:“你嘴巴怎么那么贱?打死你活该。”说完,转身走了。

  我拿着木棍刚走出教室,一群人也没动手,只是嘴上开始低声骂道:“去你的,弄不死你狗日的算你命长。”

  “杂种!”

  “去你妈,老子看你往哪里跑!”

  “老子今天不把你打得跪地求饶名字就倒过来写。”

  班长不知道是真关心我还是尽她的职,对着那群人说:“你们想干嘛啊?我告诉你们,你们别闹事,要不然我告诉老师,告诉校长去。”

  有个男的瞪了眼班长,说:“滚一边去!”

  王妍也跟着骂:“你个贱女人,信不信今天连你一起收拾了?”王妍这时候也来了气势。

  这群人就一直跟着我,也不动手。我心想,看来是打算等我走出学校,然后再围殴了。

  那龟儿子咬牙切齿地跟我说:“他妈的,还之前怎么对老子的,老子等会10倍还给你。扒老子裤子,老子等会拔光你全身!”

  我当时故意把手里的木棍一晃,那龟儿子吓得立马后退,我笑了笑,说:“就你这熊样,还10倍。你就不是占着人多么?”

  站在我后面有一人忍不住了,骂了一声:“去你的!”然后一脚踹在了我屁股上。

  我向前扑了几步,然后猛的一回头,用木棍指着后面,吼道:“谁干的?来,要打现在就来,没必要等到出了校门再干。”

  一个中分瞪着我,仰着头,一脸的不屑,说:“你爷爷我打的,怎样?咬我?”这人边说还边拍打着自己的裤裆。后来,这个中分因为这句话以及这个动作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不过这和我没关系,后面再说。

  我当时心里一股火直乱窜,举起木棍就去打那中分,那中分估计以为我不敢对他下手,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我走上前,直接一棍子抡在了他手臂上。中分立马就叫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跑。我也没追,用木棍指着龟儿子那群人,说:“来啊!”那群人当时手里都没带家伙,个个都稍稍退了退,但嘴上都骂着脏话。

  有个平头说:“你给老子等着!”说完,急冲冲跑开了。

  曾美玲突然冒出一句:“一群人欺负一个人,不要脸!”

  王妍冷哼了一声,说:“你个贱人好意思说这句话么?当初你不是也叫了好几个人打他么?”

  那龟儿子指着我,说:“孙子,老子让你走!”说完之后,挥了挥手。紧接着,又对其他人说:“咱们走!”

  有个人很气愤地说:“这就走了?”

  那龟儿子点了点头,说:“嗯,走!听我的,不会错。”

  一群人骂骂咧咧地走开了,曾美玲说:“还不谢谢我,一句话就把他们说走了。”

  我冷笑了声,说:“说你是傻你还别不信,你以为他们真走了?他们是在等我走出学校的时候再干我,而且现在很有可能是去拿家伙了。”

  说完之后,我又指了指站在不远处拿着手机的一个人,继续说:“看见没,那杂种还在一边监视着我的。”我举起木棍,然后向前故意跑了几步,不远处拿着手机的人立马就开跑了,不过没跑两步就回头看了一下。我也懒得理他,直接朝学校外走。

  我当时挺想按照班长说的那样做,就是跟着一个老师走,但又放不下那面子,就忍了。心想,大不了就是一顿打,多大个事!

  …L酷…"匠●网dM唯Y一正版w,*j其他1g都(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