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妍一听这话,立马就发飙了,冲过去就想打曾美玲,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脏话。

  两人刚撕扯在一起,王妍大姐就把她俩给拉开了,同时说了句:“别闹了,班长走出教室了。”班长这个时候走出教室,大家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王妍骂了句“贱人”之后,又对那龟儿子说:“走,你快出去,我们班主任马上要来了。”

  那龟儿子点了点头,说:“嗯!”临走前,那龟儿子还轻言细语地对我说:“小伙子,哥哥下节课再找你谈,你也别害怕,哥哥不打你。”

  我当时脾气一上来,说:“你嚣张个P。”

  那龟儿子也不生气,甚至还笑呵呵地点头回应道:“嗯,哥就是嚣张个P!”

  果然,那龟儿子刚出去一会儿,班主任和班长就进教室了,班主任说:“学生就要有学生的样儿,别一张开就是一嘴的脏话。”又唠叨了几句之后就走了。班主任虽然没指名点姓的说,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班主任刚一出教室,王妍就指着班长,低声骂了几句。曾美玲也和王妍一样。

  上课的时候,我同桌说:“那曾美人骂人才凶。什么话她都说得出口,真不愧是烧包。”顿了顿,继续说:“不过,我觉得还是没英语老师烧。你说,英语老师之前是不是故意把她胸露给我们看的?”

  我说:“废话,她要不是故意的老子当着全校直播吃屎。”

  我同桌笑了笑,说:“我想上她了咋办啊?你看我又那个了。”

  我一惊,急忙说:“你恶不恶心?”

  我继续说:“你想上她去给她说啊,说不定她还真能如你愿。”

  我同桌说:“其实我也挺想上数学老师的,就是年纪有点大,不过……”

  我立马打断了同桌的话,说:“不准打数学老师的主意,意淫都不可以。”

  我同桌一愣,说:“为啥?”

  我说:“数学老师是我姐!”

  我同桌笑了笑,说:“姐你妹,你以为老子傻啊?”

  我说:“算了,懒得和你说。你不是想上英语老师么?我给你出个主意。”

  我同桌说:“啥主意?”

  我说:“你今天下午放学悄悄跟着她,错了,不用悄悄,就光明正大地跟着她,说不定她就会主动邀你去她家,然后……呵呵,你懂的!”

  我同桌点了点头,说:“小伙子有前途,就这么定了!”

  我说:“嗯,如果你成功把她上了,明天一定要给我说说,我也好去。”

  我同桌说:“还什么明天啊?就今天呗,咱们两一起光明正大跟踪她去。你看她之前不都故意示意我们两了么?说不定她还对咱们两有意思呢,就是在等咱两开那个口。”

  我说:“这个……到时候再说吧!”

  下课的时候,老师刚一出教室,曾美玲就不淡定了,立马冲着班长说:“我说班长同志,你嘴巴别那么贱行不行?”

  王妍这时候明显是看不惯曾美玲了,故意说:“大哥莫说二哥,两个都差不多!都还不是爱管闲事。”

  曾美玲说:“姓王的,老子以后要再管了你的事,我他妈名字就倒过来写。老子喂狗不讨好,贱人!有你哭的那一天,你看着吧!而且那一天很快就会来。”

  王妍说:“老子是哭是笑跟你没半毛钱关系。臭婆娘!你的男人估计双手不够数了吧?”你妈,昔日的姐妹也就是个屁。这狗日的王妍也够狠的,现在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口。

  曾美玲气得直跺脚,怒骂道:“你个贱人……”说罢,抓起课桌上的书朝王妍扔了过去。

  王妍大姐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吼道:“王妍,你嘴巴不要那么贱行不行?”

  还是班长聪明,不开腔。估计班长心里还在想,老子等你两个斗!没事老子就去打打小报告,跟老娘玩,嫩着呢你们!

  王妍这时冷笑了一声,对她大姐说:“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你干过的龌蹉事别以为我不知道。”然后又指了指曾美玲,说:“只有她还蒙在鼓里呢!”

  我心想,龌龊事?王妍大姐干过什么龌龊事?快快快,统统抖出来!我就喜欢听这种事。

  王妍大姐说:“王妍,你说话别那么不负责任,我干过什么龌蹉事?你说啊!”

  曾美玲已经沉不住气了,说:“大姐,算了,别跟这个贱人废话了,我看她就是欠收拾。”说完,就朝王妍的座位跑了去。

  王妍也不傻,立马朝教室外面跑。

  刚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就遇见那龟儿子了。

  不知道是我眼睛有问题还是真的是那么一回事,我总感觉那龟儿子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王妍把那龟儿子拉了出去,曾美玲完全没有放弃,也跟了出去,王妍大姐紧跟其后。这种事,怎么可能少了我呢?我可是恨不得他们几个人统统闹翻,然后各种报复。哎,看来我当时是有点病了。

  曾美玲走到那龟儿子和王妍身边,笑了笑,对那龟儿子说,“帅哥,其实我知道你也只是想玩玩这个贱人罢了,既然都是玩,不如让我们也玩玩,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那龟儿子装得一本正经,说:“喂,我警告你,话别乱说。王妍现在可是我女朋友,懂?还是我之前说的,我是看在你以前是王妍的姐妹,所以才让着你。”

  王妍立马接上话,同时一手还指着曾美玲,说:“我现在跟这个贱人没任何关系了!”说完,又指了指她大姐,继续说:“还有她!”

  那龟儿子似乎对我比较感兴趣,对王妍说了句:“先等等!”然后又对王妍大姐和曾美玲说:“你们都先别说话。”紧接着,望着我,立马一脸笑意,说:“小伙子,走,一边去,哥哥给你说点事,放心哥哥保证不打人。”边说边朝我的位置走了过来。

  走到我旁边的时候,那龟儿子把手放在了我肩膀上,笑呵呵地说:“别紧张,哥说话算话的,别有心理压力。”

  王妍那贱人跟着也走了过来,那龟儿子盯着王妍,说:“听话,站在原地别动,知道吗?我和这兄弟说点事。”说完,又对我说:“走,那边去。”一只手朝人少的地方指了指。

  我稍稍想了下,龟儿子突然用这副德行跟我说话,肯定是和王妍有关。

  我故意说:“干嘛呀?”

  龟儿子依旧一副笑脸,说:“别急,这种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哥哥这是为你着想。”

  来到人少的地方,龟儿子突然笑得更欢了。我说:“有事说事!”

  龟儿子突然又叹了叹气,然后说:“你不是说你上过王妍了吗?”老子就知道这龟儿子是拿王妍说事。

  我有点不耐烦了,说:“别磨磨唧唧的,直接说主题。”

  龟儿子耐性倒是好,说:“急什么呀真是的,我还想和你多聊会儿呢。”

  我说:“老子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给老子说,中午的时候你和王妍那贱人出去风流了是吧?”

  龟儿子笑出了声,拍了下我肩膀,说:“哎哟喂,真聪明啊!你怎么知道我们中午出去风流了呢?”

  我没理会,转身想走,哪知龟儿子立马拉住了我,说:“急什么啊,我想说的都还没说呢,你难道不想知道我到底想说什么?”顿了顿,然后用着很贱的语气继续说:“很劲爆的哦!”

  我心想,难道龟儿子办事的时候,拍了照或者是录了视频?

  我说:“要说就说,别叨叨行了?”

  龟儿子突然盯了下我那里,然后摇了摇头,叹了声气,说:“你说你这玩意儿是有多小啊?或者是你天生秒?你不是说你上过王妍了么?那今天中午我上她的时候,她那里为什么那么紧呢?而且还流血了,痛得她哇哇直叫。小的话我建议你去做变性手术,要不然你一辈子抬不起头,要是秒的话,这是病,得治!”说完之后,大笑起来。

  我当时气得大骂了一句:“我去你的!”然后一手抓起龟儿子的头发,一手对着他的脸打了两拳。

  看f正G版(\章节U上Ov酷匠网(

  我太迅速了,龟儿子完全没反应过来,疼得啊啊直叫。

  龟儿子不傻,再加上王妍给他说了不少实质的东西,所以当他上了王妍之后,自然明白了一切,肯定不相信我上次在操场上说的话。他之所以这么对说,就是故意气我,刺激我。

  我要不及时打他的话,我想他接下里肯定还会说出更恶心的话来。

  我抓着龟儿子的头发,龟儿子没有一丝的反抗余地。我咬牙切齿地说:“你意思是说你大是吧?行,老子今天就要看看你这是有多大。”说完,我一只手就去扯龟儿子的裤子,竟然还穿了皮带。

  王妍见自己男人被打了,鬼鬼狼嚎的跑了过来,跟个泼妇似的,不停地抓着我的手。

  我当时是真的气火攻心了,踹了王妍一脚,骂道:“给老子滚远点,贱货!”我脑子里就想着把龟儿子的裤子扒了,老子倒是要看看他的到底有没有他头那么大!

  王妍骂道:“刘德华,你松开他,你个畜生,你不是人。”

  王妍越是这样,我就越火大,瞪着她,说:“你个贱人,听说你今天被这龟儿子玩得哇哇叫啊。来,你告诉我,他的和他头是不是一样大的?要是不一样大,老子给他打成一样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