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龟儿子整张脸都绿了,瞪着我,咬牙切齿地说:“你他妈再乱喷,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我当时就笑了,说:“这么激动干啥啊?我也知道,其实你也就是随便玩玩这女人,是吧?大家懂的!”

  王妍那贱人一边给那龟儿子解释,一边骂着我。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那龟儿子指着我,狠狠地说:“你他妈给老子小心点!”

  酷匠网Bo首s发√、

  真的,只要不是拿着刀枪打架,我还真没觉得有什么好怕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我就跑。我小时候特调皮,被我爸妈打皮了的,而且我爸妈打我的时候,下手特别重。记得我6岁那年,我妈打了我几下,然后我跑到离她大概10米远的距离,吼了句:“瓜婆娘,打不痛不中用。”后面还骂了不少脏话,当时把我妈气得不轻,刷地下就跑了过来,没一会儿我就被追着了,我妈就地取材,拿了块转头,冲我身上一阵乱敲,手臂后背全是伤口。我当时真怀疑我是不是我爸妈亲生的,不过话说回来,我小时候是真的变态。后来还是因为5年级的时候遇到了王妍,我才变了不少。

  所以说,一般小打小闹的架,我就根本没啥感觉。

  回到正题上……

  我笑呵呵地回应龟儿子,“你要真不介意,其实二手货也还不错,起码有经验啊!”我就是要狠狠刺激他。

  那龟儿子没理我了,朝着教室的方向跑了去。

  王妍就骂了我一句:“刘德华,你不得好死!”

  曾美玲恨了我一眼,说:“姓刘的,你说话别那么难听行不行?”

  我对曾美玲说:“你这个鸟姐妹这么对你,你还护着她,你是不是喜欢她啊?你该不会是同性恋吧?”我本来就有点烦曾美玲,也不怕得罪她,她大不了就是又找人打我。我无所谓,我这身子骨抗打,10个打我1个,我也受得了。

  曾美玲骂了句:“你他妈有病啊你?”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了。

  第三节课还没下课,王妍就给老师请假出去了,一直到下课都没回来。

  我走到曾美玲身边,调侃道:“不去找你的好姐妹啊?她万一和那男的搞上了,你到时就后悔去吧!”

  曾美玲说:“姓刘的,你说话别那么难听行不行?我承认我之前错怪你了,但我已经给你道歉了啊。你这样不停地损我,有意思吗?”

  这时,那龟儿子突然出现在我们教室门口,身边还跟了几个人。

  那龟儿子指着我,怒道:“孙子,中午放学有种别跑,给老子等着!”

  说完之后,那龟儿子就离开了,我都还没来得及还嘴。

  曾美玲笑了笑,说:“要不要姐姐帮忙啊?”

  我冷哼了一声,说:“就你上次叫的那几个人?别逗了,下手还没我妈狠呢。”

  曾美玲切了一声,说:“叫声姐姐,姐姐叫人帮你。”

  我说:“你滚一边去吧,我还真看不起你叫的人。”

  曾美玲说:“你……活该被打!”

  我没和曾美玲多扯了,回到座位上摸了摸我那根钉了钉子的木棍。

  我同桌说:“那人抢了你女人又要打你,真缺德!”

  我说:“滚!”

  我同桌说:“我觉得你等会放学还是跑吧。”

  我说:“看情况,打得赢就打,打不赢的时候再说。”

  上午最后一节课都上了有10多分钟,王妍才回教室。我心想,这贱人难道和那龟儿子找了给地方办事去了?要真是这样的话,那龟儿子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点吧!

  最后一节课是英语课,那英语老师肯定是故意针对我和我同桌,尽点我们的名让我们回答问题。我和我同桌英语又差得要命,根本回答不上来,就那么站了一节课。

  站着的时候,我同桌在一张纸上这样写到:身为中国人,死为中国魂,要我学外文,万万不可能!

  然后我同桌又在课本上写到:等会放学,老子就把那张纸放到那娘们英语书里面去,气死她。

  没想到放学的时候,英语老师竟然让我和我同桌跟着她去办公室。

  我心想,老子跟着你去了办公室就不能拿木棍了,万一等会那龟儿子带着人把老子堵着了,老子不是亏大了?手上没家伙,我一不是大力士,而不是练家子,没办法1个打10个啊!

  想归想,但还是必须得去,再怎么说人家也是老师。

  我和同桌跟着她去了办公室后,这娘们就一脸严肃地批评我们。

  过了5分钟左右,办公室的老师也走完了,好,劲爆的来了。

  当时英语老师是坐着的,我和我同桌就那么面对着她,居高临下的面对着她。

  五分钟之前,也就是还有其他老师在办公室的时候,她挺正常的。可就在老师走完之后,我不淡定了。

  英语老师里面穿的是一件衬衣,外面套了件外套。

  她这时先是把外套脱了,边脱还边说:“你两真是气死我了。”

  外套脱了之后,她又解着衬衣的扣子,边解边说:“气死我了,气得我现在浑身发烫,你说你们两个怎么就那么不让人省心呢?”我心想,这你妈什么情况?这可是学校办公室啊。

  我这时望了望外面,狗日的,那龟儿子正站在走廊上,身边还有好几个人。

  英语老师把她最上面的两颗扣子解开后,还拉了拉领口,然后稍稍弯着腰。

  英语老师胸前的两坨肉就那么呈现在我眼前,不知道是她两坨肉太大了还是她那保护壳太小了,感觉那保护壳完全包裹不住那两坨肥肉,两颗葡萄都在外面,仿佛那两坨大肥肉立马就要跳出来了似的。

  我看了一眼,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就往一边看了看,但心里痒痒的,忍不住又低着头朝英语老师两坨大肥肉看了去。看了两眼就受不了了!

  我同桌当时穿的是那种比较紧身的裤子,我瞄了他那里一眼,已经很明显了。

  我发誓,英语老师绝对是他妈故意的,但我不明白,她这图个啥啊? 英语老师突然站了起来,说:“你们两是不是都把心思放在耍朋友上面了?”

  我同桌只摇手,说:“老师,我没耍朋友!”

  英语老师说:“你们两个,其它成绩都比英语成绩好,是什么意思啊?欺负我啊?”

  我和我同桌沉默着。

  英语老师突然一巴掌拍在办公桌上,继续说:“是不是欺负我啊?”

  我和同桌说:“没!”

  英语老师的思维简直太跳跃了,跳跃得我无法想象。她突然话锋一转,拍了下我同桌的肩头,说:“冒那里么高想干嘛啊?”

  打死我也没想到英语老师会这么来一句。

  我同桌当时也挺喜剧的,用手摸了摸后脑勺,竟然还面带微笑。要是换着我的话,老脸早红到耳根了。

  这时,走廊上突然吵起来了,不是别人,正是曾美玲和那龟儿子。

  英语老师可能是听见了外面有动静,然后才把扣子扣上,外套穿上。

  英语老师衣服穿好后,说:“以后上课认真点,知道不?这个月月考要是考不及格,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我当时心里就在想,真是没想到这英语老师这么放得开,在办公室就敢这样,要是在外面,那还得了?

  英语老师继续说:“好了,你们走吧!”我和我同桌就往办公室外走,背后突然又传来英语老师的声音,“记住了,以后上课认真点!”

  我和我同桌回头“哦”了一声,然后继续往外走。

  走出办公室,走廊上围了不少人,我还没看见王妍大姐人呢倒先听见了她的声音:“嘴巴干净点,还有,手给我甩远些。”

  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哟,这娘们口气还挺冲啊!”

  这时,英语老师冲着人群吼了声:“干嘛呢?有没有把这里当成是学校了?”

  那些人估计看着是个年轻的女老师,就笑呵呵地说:“老师,我们这是在演戏呢,呵呵。”

  不少人就附和道:“嗯,就是就是……”

  英语老师也没说什么,然后就下楼了。

  那龟儿子当时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我,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你他妈有种别跑!

  英语老师刚一下楼,曾美玲就沉不住气了,骂道:“你妈才是臭娘们吧?”

  那龟儿子直接朝我的位置跑了过来,想打我,不过被我躲开了。

  有几个人骂骂咧咧地也跟着跑了过来,那龟儿子说:“孙子,之前嘴巴挺利索的,现在再利索一个给我看看。老子保证不打死你。”

  跑过来的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根钢管,慢节奏地拍着手掌,对我说:“孙子,叫声爷爷来听听。”旁边几个人就笑了。

  我当时心里在想,这钢管打着会是有多疼呢?有我妈当年用的那砖头疼吗?

  那龟儿子又开骂了,“说话啊,嘴巴利索不起来了?”

  我立马就回了一句:“嚣张个吊啊嚣张,有种来单挑,老子打得你妈老汉都认不到!”

  拿钢管那人立马就给我来了一下,同时骂了句:“来,老子和你单挑。”我当时下意识的抬起了手臂,活生生挨了一下。还真有点疼,比上次曾美玲叫来的人打着疼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希望大家都用QQ或者贴吧帐号登录下酷匠网,然后点下封面下面的「撸撸」和右上方的「追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