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真想一巴掌抡过去,这话说得可真好听啊,让她吃点亏,呵呵!!!

  我当时就笑了,说:“哎呀,你真是吃了好大一个亏啊。”停顿几秒,我咬紧牙关继续说,“这种话,你他妈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

  王妍沉默了几秒,说,“刘德华,我念在咱们一起好过,所以才这么说,要不然我早找人打你饿了。”哎呀,还威胁我了。

  我一听到“打我”二字时,顿时就火了,大声吼道,“那你去找啊,找人来打我啊,我好怕啊!”

  王妍大姐、二姐立马跑了过来,二姐说,“姓刘的,你别太过份了。”这女人,逗我的时候就是叫华仔,其它时候就是叫姓刘的。

  王妍突然就流泪了,真的,来得太突然了。

  接着,王妍很委屈地说,“算了,大姐、二姐,遇到这种人我认了。”作啊,这真是够作的啊!敢情一切的一切都是我的错一样。

  王妍越是这样,我则越是气愤,指着她,说,“你真是能装啊,你信不信……”

  王妍二姐这时候突然凶狠狠地盯着我,同时一巴掌把我手打开了,不客气地说,“姓刘的,你再用你这只脏手指指看?别怪我没提醒你,放学的时候小心点。”说完,挽着王妍走开了,一边走还一边安慰。

  我心想,你装,老子电脑上可是有你的图片,到时候老子看你怎么装!

  我进教室的时候,王妍二姐竟然坐在我同桌的位置上,而且看她那状态,好像是没打算走的意思。

  我再看了看王妍二姐的位置,我同桌正坐着呢,还笑着给我挥了挥手。

  我到我的位置坐下后,王妍笑了笑,说,“姓刘的,你可以啊!我们家妍研哪里差了啊,你告诉。”

  我一听这话,怎么感觉不太对劲呢。

  我说,“你这话想表达个啥意思啊?”

  王妍二姐冷笑声,说,“你小学的女班长是有多漂亮啊?啥时候带来我瞧瞧啊,我保证不把她撕烂。”

  小学班长?这你妈怎么突然又扯上小学班长了!

  我小学的班长我倒是记得,是个女生,当时长得小乖小乖的,不过自从上了初中之后,我就一直没见过她了。

  我说,“你啥意思?”

  王妍二姐撇了撇嘴,说,“哎哟哟哟,还不好意思说啊?都好意思搞在一起,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我算是明白了,一定是王妍从中说了什么破玩意。

  我说,“呵呵,王妍和你说的这些?她还真是够贱的啊!”

  王妍二姐脸色立马就变了,说,“我警告你,说话小心点。”

  我说,“是她在网上乱搞男人,现在还这么说,你说她贱不贱?”

  王妍二姐二话不说,当着全班的面,抬手就给了我一耳光,说,“嘴巴给我放干净点!”这时候,上课铃声响了。

  这可是当着全班的面啊,我当时就火了,最主要还是感觉少了面子,直接一耳光扇了回去。

  王妍大姐这时候跑了过来,而且还是边跑边说,“刘德华,你个男的打女生,还要不要脸?”

  王妍二姐估计没料到我会对她下手,就那么瞪着我,眼睛瞪得滚圆,脸上表情怪怪的,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说实话,我打了之后有点后悔,毕竟我和她本来就没什么过节。

  这时候老师也走进了教室,看了我们一眼,说,“上课了,各自回各自的座位。”

  王妍二姐也没说话,捂着脸回了自己的座位,我同桌见她过去了,就回自己的座位了。

  下课的时候,老师刚一出教室,王妍二姐就站了起来,然后指着我说,“姓刘的,今天下午放学给我等着!”

  我一个男的被一个女的这样威胁,而且还是当着全班的面,我气势上肯定不能输于她。

  我也站了起来,回了句,“谁怕谁啊?”我本来还想补充一句,你也就是个二货。但想想还是忍了。

  王妍这个贱人倒真是会颠倒是非啊。我当时心里已经想好了,她既然这么恶心,那就怪不得我了。

  上课的时候(自习课),我正在想报复王妍的事呢,我同桌突然碰了碰我胳膊,说,“嘿,你和你女人王妍咋了?”

  我横了他一眼,说,“别给我提那个贱人。”

  我同桌好像是看了一眼王妍二姐,说,“曾美人说下午放学让你等着,你完了!”曾美人就是王妍二姐,她真名叫曾美玲,但因为她长得漂亮,大家平时都叫她曾美人。

  一听我同桌这么一说,我感觉挺火大的,我冷笑了下,说,“我怕她?她也就是一煞货,被王妍那贱人忽悠得团团转。”

  我同桌说,“你和王妍咋了啊?”

  我说,“我有她那种照片,你要不?”

  我同桌眼睛瞪得像牛考蛋似的,一脸的淫笑,说,“真的啊?”牛考蛋是什么?男性直接把脱了,看看自己那里,然后再想想公牛身上的……

  我心想,你王妍不是爱装吗,得,老子把你照片发给全班同学看一看,到时候看你还怎么装。

  我说,“嗯,晚上我发你Q上。”

  我同桌直点头,说,好的,好的。

  我同桌还帮我出主意,说下午最后一节课请假吧。

  我心想如果曾美玲安心要找人打我,我跑得了今天,那以后呢?再说了,我是一个比较爱面子的人,之前才当着全班的面说了谁怕谁,要真跑了,多丢人!

  曾美玲的人际关系我搞不太清楚,反正只知道她能叫到人。

  中午放学的时候,王妍大姐又为她三妹打抱不平了,走过来跟我说,“刘德华,我就想问你,我三妹到底哪里不好了?你还背着她乱来。”

  我说,“我乱来?是她乱来好不好。是她背着我,和网上一个男的,一个写黄小说的男的搞在了一起,我想想都恶心!你要不信的话,晚上我把那男人写的帖子发给你,你装着是个女的,哦,你本来就是女的,不用装。你就私信那个写黄帖子的男人,问问看。还有,我顺便把王妍的图片一起发给你,让你看看她到底有多恶心。”

  王妍大姐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说,“我警告你,你别乱污蔑人,我们家妍妍是什么人,我清楚得很。”

  呵呵,你清楚,你清楚你妈啊清楚。

  我也懒得和她废话,就说随便你怎么想吧,晚上的时候,我把东西发给你,你自己慢慢看,慢慢问。

  王妍估计怕我和她大姐说得太多,大老远就跑了过来,一把拉着她大姐,说,“大姐,我都给你说了,不要再理他了,他都这样了,我认了!”接着又对我说,“刘德华,你对不起我不要紧,但你之前打了我二姐,我希望你能给我二姐道个歉。我刚才也给我二姐说了,让她不要找你麻烦。”呵呵,说得可真是好听啊,真他妈好听啊!!!

  我冷笑了下,说,“你有种把真相给你大姐、二姐说啊,编什么小学班长啊。不过不要紧,很快你两个姐姐就会知道真相了。”我就是要故意气她,也不知道为啥,我现在是越看王妍越不顺眼。真后悔以前没把她上了!

  曾美玲这时也走了过来,说,“姓刘的,给你脸不要脸。”说罢,拉着她大姐和王妍就离开了。

  我知道曾美人有那个本事叫人揍我,但我可不是那种被打不还手的人,除非对方有极强的威慑力。所以,我得要想办法应对。

  酷匠K网M.首ti发

  我午饭都没吃,直接出了学校,来到我们学校不远处的木材加工厂,找了一根大概40厘米长的木棍,然后我又在附近的一个小卖铺买了一些钉子,顺便借了下小卖铺老板家的锤子,然后把那些钉子钉在了木棍里,从正面钉过去,背面正好露出一点点钉尖,那一棍子打下去,呵呵……

  这玩意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好像是在90年代的时候,离我们那儿不远当时有所高中里有群混混打架全是用这种钉了钉子的木棍。

  据说这群高中生在90年代的时候特牛,当时那有个卫校嘛,那群高中生的头头直接把那卫校里不少女生控制了,知道怎么个控制法吗?就是让卫校里的女生去干那种事,大家懂的。据说那头头当时赚了上百万的钱,90年代的时候,上百万是个什么概念?而且还是一个高中生啊!这是有多牛啊!!!

  当然,这些都是听别人说的,至于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

  扯远了,继续说正事。

  把木棍弄好之后,我就找了个地方把饭吃了,然后回学校了。因为那木棍也没多长,所以走在学校大家也不会怎么注意。

  走到教室的时候,王妍三姐妹也在,曾美玲看了我一眼,和不屑地说,“哟,是说这么长时间没见到人,原来是去找家伙了啊。这么点长,够用吗?”

  我没理会她,但心里则是说,要不你试试,看这木棍够用不,捅不死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新来的朋友们看完这一章的时候,记得用QQ或者贴吧帐号登录一下酷匠网,然后再点一下右上角的追书,这样的话就可以看得更顺畅了,就不怕找不到这本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