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谷关,在荆州之北,兖州之南,乃是周国境内的一处险关,掐周国南北之咽喉。关周围百里,皆是山峦起伏,山峰重叠,层层山丘横穿其中。

  本关南与关北,百姓安居乐业,纵然无一生富贵,也无多般灾祸。

  然而,却是三年前周国中的一场动荡改变了这一切。三年前,也就是周国文贞帝十年,文贞帝夏靖突然驾崩,改朝换代,由明储帝夏违继位,登基为帝。从那之后,天公好似要给予一场大灾一般,在夏违继位的第二年,南方便遭遇了百年不遇的旱灾,当地的百姓几乎是颗粒无收。而西方山脉之地,一场突然而来的地震、泥石流,也随之降临,将西方之地变为一滩废墟。

  俗话说,大灾之后必有大疫。

  自两年前的南、西两处大灾后,因朝廷处置灾情未能及时,引发了一场较大的鼠疫,那鼠疫又蔓延到百余里的周庄县城。顿时,本是安宁的周国之地,太多的百姓失去了家园,诸多受灾的百姓背井离乡,朝着未曾受灾的北方而去。

  正卡住南北之路龙谷关,是灾民的必经之路。如此一来,南西两地的灾民便如破了口的堤坝一般,尽数朝着龙谷关涌入,一时间龙谷关关内关外,遍地皆是难民。

  这种现象,从两年前一直持续至今。

  黄昏时分,太阳渐渐西下,翻山越岭的走了五天路的清提和叶子,终于在登上一处峰顶的时候,隐隐的看见了一处矗立在山峦之间的城墙。

  叶子与清提并肩站在山顶,遥望着远方高耸的城楼,两人脸上皆都浮上了一丝愉悦的笑意。

  终于到了!

  就在叶子沉寂在登上峰顶的欣喜时,眼角的余光忽然移向山峰下的一条蜿蜒曲折的山路上。那山路的尽头,快速的出现了一个骑枣红色马匹,身作黑色长衫的男子。转瞬之间,随着马蹄的践踏,他越行越近,虽还是看不清他的容颜,却还是能模糊的看见在他的脸上,戴着一个银色的面具。

  仅仅的是片刻之后,男子沿着崎岖的山路,上了对面山峰的半山腰下了马匹,而后就这么的徒步而行,向着峰顶一点点的攀升。

  同样,清提也留心到了叶子的目光。他顺着叶子的目光看去,本是恬静若水的脸上,猛的闪过一丝不属于他的波动,随之他的眉梢也微拧了一下。

  这个人……

  “清提,你看那个人。”不曾留心到清提的神色变幻的叶子,狐疑的看着在攀岩山峰的男子,好奇的掉过头叫了清提一声,而后用手指着他道,“你看他。”

  “嗯?”清提淡淡的应了一声,那丝波动早已消散在他的眉眼之间,继而又转回了如同往日般的恬静。

  O。酷g=匠网唯一/g正版“,其q他都是》盗版m

  “没、没什么,突然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了。只是我似乎觉得他的身形挺熟悉的。”叶子呆呆的望着越攀越高的面具男子,思绪瞬间恍惚了一下。

  方才,她是想说什么的?

  就在她的思绪忽然陷入迷惘之时,那男子的右手突然一抬,从袖挽间射出一个铁钩。铁钩的爪端,牢牢的勾住了峰顶上的一个凸起的石头。男子伸手拽了一拽,拽着铁钩上的绳索,凌空而上,转瞬之间便上了山峰。

  呵,好快的身形!

  就在叶子暗暗的惊叹着男子的身形矫健如燕之时,登上峰顶的男子直起了身子,他慢慢的转过了头,负手而立的向着叶子和清提所在的方向看来。

  山风,轻轻的吹动着他的衣摆,他伫立在苍穹之间,静静的俯瞰着天下。那银色的面具,在血色残阳的照耀下,反射出阵阵幽寒之光,向着叶子的眼中射来,深深的映入了她的眼眸中。

  他似乎也看着了对面峰顶站着两个人,双臂慢慢的从身后移开,环绕在胸前,就这么与他们对视,一动不一动的。

  “清提,这个人,好奇怪!”

  叶子眉梢微蹙了一下,侧目朝着清提看去。然而此刻的清提似乎并未曾听清叶子在和他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对面的山峰,与他对视,那清澈若水的双眸中,分明藏着一味深切的痛楚。

  “清提,你怎么了?他是谁?”从未曾看见清提有此目光的叶子,忍不住的伸手在清提的面前摇晃了几下,不解的问道,“这人,你认识他啊。”

  “我们走吧。”清提回神,对着叶子淡淡的一笑,先一刻那痛楚暗藏的眼神,恍若是个幻觉一般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看透俗世的平静。

  他弯腰默默的将放在地上的背篓重新背起,再不去看山峰对面的他一眼,也不去管身后的叶子,只是迎着渐斜的夕阳慢慢的走着。

  “哎,清提,等等我……”

  叶子站在原地,再度朝着那面具男子看了一眼,犹豫了片刻,继续追着清提的脚步,越走越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