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8章 玉佩

  又是无尽的梦魇缠绕心头,呼吸急促的人儿面色潮红,豆大的汗珠子顺着额头滑落,苍白的几近无血色的嘴角开始干裂。

  “不,不,不啊……”

  亦不知做了何梦的她,哽咽的哭出了声,那凄凉的声音听的人心都揪到了一块,却又不知该用何样的言语来安慰这个不肯从噩梦中清醒的人儿。

  “别走,别走……”

  噩梦还在继续,她紧阖着眼睛,两行清泪不断的从长长的睫毛下滑落,最后流至耳后的发丝上,穿过青丝的缝隙浸湿了枕头。

  “叶子,叶子你醒醒!”

  陆江白坐在叶子的床头,焦急的呼唤着沉寂在梦魇中无法走出的她。

  燕弘同样眉头紧锁,垂在腰间的手松了又握,最后他牙关一咬,抡起拳头重重的在桌子上捶了一下,闭上眼睛长长的舒了口气,压抑住心间翻江倒海的愤怒,尽量平和着嗓音对着陆江白问道,“说,怎么回事?”

  “我……”陆江白回头对视着燕弘眼中的愤怒,却不知该如何言语。

  昨日若不是叶子发现她出门,不会因为担心她也跟着她出了门,那也不会遇见昨晚的那两个男人,此刻就更不会一直沉沦在噩梦之中。

  只是,她能说么?

  她不信燕弘,且那个自称叶子亲叔叔的男人,眉眼神态真的和叶子有七成像似,想必见过他们二人的人都会说她们之间有血缘关系的。

  而昨晚的那个男人,说不要将他见过叶子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因为叶子的身世奇特,现在若乱说话会害了叶子的。

  她不想害了叶子。

  面对陆江白的沉默,燕弘心间的怒火更甚,却是极力的压抑住,沙哑着嗓音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管你是何人,亦不管你为何要隐藏身份混在她的身边,但是若是让我知道你敢伤她一根头发,我绝不饶恕!”

  若是眼前这个躺在床榻上的女子出了事情,他如何向玄苍交代?

  “你!”陆江白气结,瞪着眼睛看着燕弘,怒火也随之浮上心头,道,“我还怪你呢!”

  “呵?怪我?”燕弘愣了一下,挑眉冷眼看着陆江白。

  “是!她在陆家庄外的山林里住的好好的,若不是你要带她出来见你那个所谓的主上,她又怎会出事?”陆江白冷冷的看着燕弘,讥讽道,“也不知你那主上是何身份,口口声声说是人家的至亲,却到了眼前还不肯相见,难道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见人了?”

  “姓陆的,你若是……”

  “咳咳……燕弘,秀才,你们吵什么呢?”

  噩梦做的昏昏沉沉的叶子,还未清醒便在朦胧之中听到了自己的屋中吵翻了天,她轻咳了两声,强撑开了自己的眼眸,虚弱的说道。

  屋内的两人听着是叶子的声音,瞬间止住了争吵,齐齐的转头朝着悠然转醒的她看去。

  片刻的愣神后,陆江白心中一喜,急忙坐在了叶子的床沿边,惊喜的说道,“叶子,你醒了?感觉如何了?”

  “我很好,你们别吵架了。”最是见不得燕弘和陆江白吵架的叶子,有气无力的眨了几下眼睛,向着脸色依然难看至极的燕弘看去,劝解道,“燕弘,秀才和你是有误会。”

  “知道了。”燕弘嘴角微动了几下,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燕弘,你可能出去一会,我有些事情想问秀才。”叶子见燕弘的脸色有些好转,对着他虚弱的一笑,缓慢着嗓音征求道。

  “好,有事你便命人叫我。”燕弘也未曾拒绝,应了一声后退出了房门,且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r更新=(最R快OZ上)B酷匠网-T

  陆江白坐在叶子的床头,娴熟的帮叶子支好了枕头,扶着她的身子依靠在床头上,细声的问道,“好些了没?”

  “没事,不过做了个噩梦,常有的事情。”叶子摇了摇头,无力的依靠在枕头长,仰望着头顶的青纱帐。

  她又做噩梦了呵……

  以前做噩梦的时候,清提都会给她念大悲咒,为她驱散心间的不安与恐惧。而每次只要清提为她诵经,她便很快的从梦魇中醒过来,心间也不会有噩梦残留后的恐惧。

  可是,这一次没有清提帮她念大悲咒了,她的清提不在他的身边……

  心间思念着他容颜,想着他坐在柳树下为自己诵经的模样,无尽的忧伤开始在心头涌动,干了的泪水再一次的顺着眼眶滑落,酸楚了心房。

  好想好想他,真的很不习惯没有他的日子。

  “呦呦呦,好端端的怎么又哭了?刚才梦到了什么?”陆江白被叶子的泪水弄的不知所措,急忙拿着手绢给她擦泪。

  “没什么。”叶子摇头,也不去接陆江白的手绢,拿自己的手背胡乱的抹了几下眼睛,用力的将嘴角挤出了一抹微笑。她吸了吸鼻子,问道,“秀才,他呢?”

  “他?”陆江白不明所以的看着叶子。

  “就是昨天那个自称我叔叔的男人,他走了么?”叶子回道,心间想起了昨日遇见的那个男人,隐隐作痛的心房又是一阵抽搐的疼痛。

  她真的是有亲人么?

  那人,真的是他的叔叔么?

  “嗯。”陆江白点头,证实了叶子的猜测。只不过她话锋一转,又道,“不过他说他在七塘县浅水镇的客栈中等你,你若是身子好些了,就去找他。”

  “找他?”叶子秀眉轻敛,在喉间低语了一声。

  那个自称是他叔叔的男人,说她的爹娘出事了,他会保护她的。可是仅是一个照面的相认,便抛下自己走了么?

  照理说,他不是该像她曾经见过的那些人一样,等着自己的至亲醒转么?

  “他说他不便在这里逗留,其中有难言之隐。”陆江白看出了叶子心间的想法,从袖间掏出了一个锦囊放在了叶子的手心,解释道,“这个锦囊和玉佩都是他让我交给你的,他说你看了这些东西自然会明白的。”

  叶子心中一动,急急的打开了锦囊,从锦囊中掏出了一块玉佩和一封装在信封中的书信。

  当她的目光刚触及那一块玉佩之时,眼眸赫然瞪大,脑海之中又是一片空白。

  这块玉佩,她太熟悉了!

  她急急的拉了几下衣领,从自己的颈脖间取下了一块玉佩,与锦囊中的玉佩放在了一起,手竟然开始颤抖了起来。

  这两块呈半弯装,同刻的是一个笑颜如花的娃娃,只不过她的是面朝右,而锦囊中的这块是面朝左。这两块玉佩若是拼合在一起,则是一块圆型玉璧,玉璧上刻着的应是双凤童女。

  “哎,叶子,你的这玉佩本该是一对!那么他真的是你的叔叔!”陆江白望着拼成玉璧的两块玉佩,惊道。

  “叔、叔叔……”

  叶子心砰然的跳动了几下,转而又将信拆开看着。她仅仅是看了几眼之后,呼吸便开始急促了起来。

  “叶子,信上说的是什么?”陆江白见叶子的神色有变,狐疑的问道。然而,此刻的叶子再无心去回答陆江白,一把将信按在了突突乱跳的心口,痛苦的合上了眼眸。

  不可能的,信上说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

  陆江白皱眉,不安的看着叶子,“叶子,怎么了?”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叶子仿佛是不曾听到陆江白的话语,只是不停的呓语着,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的白皙了几分,真恍若一张宣纸一般。她强按着几近昏厥的意识,挣扎着下了床,就欲朝外面奔去寻找她的那个‘叔叔’。

  “叶子,你想去哪里?”不明状况的陆江白急呼了一声,“你的身子还没好呢!”

  “不行,这样出去不行!”手不过是刚抚上了木门还未曾推开,一个念头猛的拉住了叶子的脚步,她惊的一声缩回了手,深呼了口气。

  她不能就这样出去,若是这样出去一定会被人发觉的!

  她再度深呼吸,转头看着一脸疑惑对着自己的陆江白,犹豫了片刻,问道,“江白,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陆江白点头,“你说。”

  “我想出去一趟,但是却不能让燕弘知道,你可否帮我暂且拖住他?”叶子恳切的看着陆江白问道。

  这里除了陆江白,她不知该信谁了。

  “这……”陆江白拧眉,在心间沉吟了片刻后,点头,“好,不过你得快点,我拖不了多久的。”

  “那我就先行谢过你了。”叶子感激的回道。

  “不用客气,你也答应过帮我保守秘密的。”陆江白微微一笑,“去吧,我知道你是想去找你的叔叔,自己当心一点。”

  “好。”叶子点了点头再不犹豫,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朝外面看了一眼,待到确认了无人留心她之时,她才刻意的隐着身形,脚步匆匆的朝着与农庄仅有五里之隔的陵水镇狂奔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