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自然。”叶子点头答应道。然她又侧目朝着已酣然入睡的陆少康看了一眼,秀眉轻敛,不安的说道,“可是,他也不过才是个孩子,将他独自一人留在这里只怕不是完全之策吧?”

  陆少康再懂事,那也不过才六七岁之龄。这个年岁的孩子天性纯真且又顽皮,保不齐那一日就耐不住寂寞溜出去玩了。

  “那又有什么办法?”叶子想到了,陆江白自然也曾想过,她叹息了声道,“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等我想到一个妥善的安置之处再将他接去。”

  “这……”叶子不语,低眉沉思了片刻,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个人影。她试探性的看着陆江白说道,“我倒是觉得有一个人,可以安排好康儿的去处,只是不知你同不同意。”

  陆江白心动一动,急急的问道,“是谁?”

  叶子,“燕弘。”

  “燕弘?”听着叶子说出的名字,陆江白的脸色一变,断然拂袖回绝道,“不行。”

  叶子知道陆江白对燕弘有误会,耐着性子劝解道,“虽然我不太明白燕弘到底是何身份,可是你想一想,那一日他既然敢出手伤害那么多皇宫的侍卫,还有近些日子的相处,就能够看出他并不惧怕朝廷皇命。就冲他不惧皇命来看,你就不必害怕他会将康儿交给官府。再者说,这些天他对我们也挺照顾的啊,而且我们真的没什么可被他利用的。”

  燕弘将她带回农庄根本谈不上会诓骗她的财,因为她根本就是一个一穷二白之人。自然他也不可能贪图自己的色,因为这些日子的相处可以看的出来,燕弘并不是好色之人。而陆江白也是如此。试想,一个穷酸秀才有又什么值得诓骗的呢?

  而这些天以来,燕弘对她们的衣食住行上面,照顾的真的无微不至的。是凡能想到的,燕弘都会命下人来做,甚至这几日天气咋冷,燕弘都派人给她和陆江白送来了崭新的被褥与衣物。

  “我……”陆江白看着叶子诚挚的眼神,言语干涩在了喉间,脑子里面想的却是那一日在那木屋中,那个看似温吞儒雅之人按在自己胸脯的那爪子。想着,脸颊开始微为发烧,却冷冷的哼了一声,倔强的说道,“不行,我不信任他!”

  “可是……”眼见陆江白不肯听自己的劝,叶子的神色开始焦急,却又不知如何再来劝说她。

  这个女秀才,也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的性格!真是磨死人!

  “好了,康儿是我的弟弟,我自然会照顾他。”陆江白也不想再多言,起身走到陆少康的身边蹲了下来,指尖轻轻的抚摸着沉沉入睡的那张小脸,眼神满满的皆是温柔。

  酣睡的小人儿,似乎也感受到了姐姐指尖的温度,嘟了嘟粉红的小嘴,脸颊往她的手掌心边蹭了蹭。

  “……”

  叶子坐在门槛上,回头看着陆江白和陆少康,暗自的叹息了一声,手托着腮陷入了沉默之中。

  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到底是什么?

  她还是看不明白,只是在这一瞬间,清提的脸又在她的脑海之中闪动,那么的清晰。

  曾经,她和清提也是这样的相依为命。只是,此刻的他还好吗?也会思念她吗?

  月光,悠然的恍若了思绪,迷离了相思,幽幽的一声叹息,慢慢的在夜色之中回荡开来,久久的散之不去。

  “沙沙沙……”

  忽然,又是一阵沙哑的脚步声,穿过黑夜深处而来,赫然的传进了城隍庙中,惊了两个各怀心思之人的心。

  陆江白脸色一变,怔在了原地,半响无言。叶子敛眉沉思了片刻,对着陆江白压低了声音说道,“江白你别害怕,我出去看看,应当只是过路的路人。”

  “嗯。”陆江白没有拒绝,小声的提醒道,“你也小心一点。”

  “没事。”叶子回了一个安心的笑容,直起身子整理好了微有些凌乱的衣襟,尽力的平缓着自己的气息,试探性的问道,“谁?”

  “沙沙沙……”

  门外,无人言语,只是那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重,伴着脚步声依稀还有男子谈话的声音传来。

  “这里这么偏僻,不会是走错路了吧?”

  “老爷你先等等,属下先寻个人问问路之后再做打算。唉,这么晚,这路可真偏呃……”

  “也好,你去吧,自己当心点。”

  “嗯,好的,老爷你在这里先坐会。”

  说着,那微弱的对话消失了片刻之后,脚步声又朝着城隍庙靠近了些许,一个洪亮的男音从城隍庙外传来,“请问,这里有人吗?”

  原来真是夜间走错路的人……

  听着这两人的谈话,叶子长长的舒了口气,拿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推门而出的问道,“有,你们是谁啊?”

  借着月色看去,只见前来问路的男子约莫着二十七八岁左右,一身朱红色的长衫,剑眉杏目,长的倒也是一副好模样。他看清了出来的是个女子,急忙弯腰施礼,“哦,原来是位姑娘,在下韩铭,从兖州而来,是陪着我家老爷寻找失散多年的亲人的,冒昧之处还请原谅。”

  “没事没事,你不用客气。”记忆早已空白的叶子,脑海之中自然也没有太多的繁琐礼节之见,且她最烦的就是有人看见自己面对的是个姑娘就行此大礼,怪难为人的。当下,她急急的摆手,笑着说道,“我也是碰巧路过,不算打扰。”

  韩铭笑,“原来如此,那多谢姑娘了,只是不知姑娘可知道青州如何去?”

  “青州?”叶子扑扇了几眼眼睛,转头四下环视了一眼,最后又看着韩铭道,“这里不就是青州喽?”点了点下巴,又道,“也是,青州属地很大,这里是青州之西的七塘县农庄,你问的应该是青州主城吧?”

  “是,在下问的正是青州主城。”韩铭点了点头。

  “青州主城很远的,你和你老爷是走路过来的啊?”叶子探头朝着远方望去,视线落在那个坐在树桩上歇脚的中年男人身上,好奇的问道。

  “本来是坐着轿撵过来的,可是晚间时分我家老爷路过此处,觉得这里风景正妙,玩性兴起便让其余人先行去青州主城等着,自己要沿途游玩过去。”韩铭抿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怎料我和我家老爷初来此地,地理不是太熟,忘记了来时的路,心急之下四处乱走就走到此地了。”

  “我知道了嘛,就是太过贪玩,所以才迷了路。”叶子了然的点着下巴,好笑的说道,“瞧你着一主一仆都那么大个人了,都能贪玩道迷失方向,下次可要小心一点喽。这样吧,我看着都快到戌时了,也不便再赶路了。”

  说着,叶子顺着朝着远方一指,道,“诺,那里是七塘县里的浅水镇,顺着这条路走大概也就五里路左右吧,到了镇上就有客栈了。你们先在客栈中休息一晚,明日早上雇辆马车,用不了半日就能到青州主城了。”

  “多谢姑娘的指点了。”韩铭感激的弯腰道谢,道,“那还请姑娘稍等片刻,我去请我家老爷来与姑娘相见,好让他当面谢过姑娘。”

  “不用不用,举手之劳而已。”闻言,最是不习惯别人拜谢的叶子连连摆手,婉言的回绝道。

  这些年她跟在清提的身边,自然也被清提的那种‘慈悲喜舍入圣门,功德多少莫计分,回报之心不必有,乐善自然天堂存。’佛家思想给熏陶的八九不离十。

  她不过是指了一下路而已,在她的眼中清提才正的算的上那种乐善好施,却不求半点言谢之人。

  “要的。”然而,韩铭却摇了摇头,郑重的说道,“我家老爷向来重视恩人,姑娘待我主仆二人有指路之恩,我家老爷若不亲口言谢,他日后必定会加以责怪与我的。”

  说罢,他不得叶子再开口说话,大步的转身走到那名中年男子的身旁,对着他窃窃耳语了几句,说话的时候还不住用手向着叶子指来。

  酷;R匠Z#网…5正版sa首发?

  片刻之后,那中年男人在韩铭的搀扶之下走了过来,对着叶子作揖,笑呵呵的感激道,“刚才听韩铭所言,真的是多亏了姑娘了,若不然我今晚可是要露宿山野了。”

  “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换旁人也会那么做的。”感谢之话收多了的叶子,脸颊不自然的一红,微有些尴尬。

  她不过是给眼前的两人指了条路,至于收到那么多的感谢吗?这种感觉好像自己做下了多大的功德似的。

  然,当她敛起笑容,看清了中年男子容貌之时,脑海之中忽然一片空白,耳畔‘轰’的一声乱鸣了起来。

  眼前这个中年男人,年约三十五到四十岁左右,生的一副粗重的浓眉,炯炯有神的双目中闪动着若有若无的威严之意,一身的淡青长衫,腰间悬着一块象征身份的纯白玉璧。

  只是,这分明该是个陌生的男人,为何在看清他容貌的一瞬间,会感觉那么的熟悉呢?又为何,这熟悉的感觉,会令她忍不住的想窒息胸闷呢?

  “你!”同样看清了叶子长相的中年男子,脸色也是顷刻之间大变,满脸震惊的叫道,“茹、茹儿!”

  “茹儿?”叶子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强行按下了心头的不适之感,朝着中年男子投去询问的目光。

  他叫自己茹儿?

  他是认识自己么?

  “茹儿,真的是你?我没看错吧?韩铭,你快来看看,这是不是我的茹儿?”激动的不能言语之人,转身急切的将韩铭叫到了面前,借着月色的光辉上下的打量着叶子,本该威严十足的双眸间闪动是无边的惊喜。

  好足的戏份呵……

  自然,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不是那个该待在深宫中的君王夏违又是何人?

  韩铭抿唇一笑,上前两步恭敬的说道,“回老爷,韩铭早已发现,只是时隔三年又不敢确定,才请主上亲自来看上一看。”

  “三年?”叶子听着韩铭的话语,秀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狐疑的看着夏违,问道,“你认识我?”

  “怎么会不认识呢?我是你的亲叔叔啊!”

  “叔叔?”

  夏违点头,激动的拉着叶子的手,心疼的问道,“是的,我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叶子茫然的看着这个仅一眼相望便认了自己做侄女的夏违,轻轻的咬住了下唇,神色开始黯淡了下来,缓缓的摇了摇头,“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呵,没关系,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叔叔啊这次出来就是为了找你。没想到搁这找到你了。这三年你上哪儿去了?”

  “我……”叶子鼓了鼓腮帮子,抬眼神色复杂的看着夏违,话语在心间绕了一道弯,却不知为何没有将实话吐出。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自己的亲叔叔吗?

  为何,自己不愿意将这三年所有的遭遇和他说呢?

  “嗯?出了何事了?”夏违疼爱的揉了揉叶子的发梢,轻声安慰道,“别怕,你还有叔叔在呢,叔叔以后保护你。”

  “叔叔……保护……”叶子在口中呢喃了一声夏违的话,垂在腰间的手不自觉的紧握成拳。

  “是啊,当年你爹娘出事之时,叔叔没能及时保护好你,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别怕,跟叔叔回去。”夏违点头,安抚着眼中带着迷茫与不安的叶子。

  “爹娘……出、出事?”听着夏违的话,叶子的耳边耳朵嗡鸣了一声,一团模糊的影像在脑海中闪动。

  那模糊凌乱的影像中,闪动着无数的刀光剑影,剑影之中一个中年男人双目圆瞪,临死也不肯闭上眼睛,那眼睛中闪动的是愤怒与不甘。

  心,忽然那么的痛,那左心房的位置好像被人用手活活的扒开,那手伸进她的心口,使劲的揉捏着她的那颗跳动的心。

  好疼,好疼呵……

  只是,为何还是看不清那所有人的脸?听不清那死不瞑目之人呢喃的话语?

  “啊、啊……!”

  忽然,沉寂在想象中的叶子,只觉得一阵剧痛从天灵感和后脑勺两个地方传来,那剧烈的痛楚直袭她的心扉,拼命的想击垮她的意思。

  叶子抱着头,弓腰蹲在地上,疼的额间冷汗直冒。

  为什么,每当她的记忆要触及关于三年前发生的事情时,她的头里就像曾经被扎入一根针!

  “茹儿,茹儿你怎么了?”夏违皱眉,急忙蹲下身子扶住叶子,焦急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叶子,你把叶子怎么了!”于此同时,那城隍庙中快速的跑出了一个声音,也蹲在叶子身边急切的呼唤着,“叶子,你撑着点,我带你回去找燕弘!”

  “秀、秀才……叔、叔叔……”

  叶子强撑着眼脸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陆叁和夏违,张开嘴虚弱的低喃了一声后,便再无了半点力气,眼前一黑再不醒了人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