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陆叁半点都未曾意识到叶子还跟在他的身后,脚步匆匆的走出了农庄,拐进了到农庄外的一个破旧的城隍庙中。

  生怕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有危险的叶子,跟着他的脚步也进了城隍庙。然而正当她要迈进正殿的时候,一个念头猛的闪过,急忙止住了脚步,悄悄的躲在了门外向里看去。

  这么深的夜色,他行踪又那么的神秘,想必是有何秘密不想让人知道吧……

  “康弟!姐姐给你送吃的了!”庙宇中,那熟悉的声音变柔,细声的喊了几句。

  康弟?姐姐?

  叶子心中一动,疑云绕满了心头。然而来不及多想,思绪便被另一个声音打断。她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在那一堆堆的枯草之后,忽然走出了一个年幼的身影。借着穿过城隍庙破旧的屋顶而来的月光看去,那枯草堆前站着的,分明是一个年仅七岁左右的孩童!

  那孩子许是吓坏了,看清眼前的是自己的至亲,一头扑进了他的怀中,呜咽的哭了出声,“姐姐,我怕……”

  “好了,不怕不怕,饿了吧?”陆叁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刻意模仿的男音在男孩的面前变的女性十足。她温柔的拉着男孩在枯草堆上坐了下来,从怀中摸索出了用油纸包着的烧饼,递到了男孩的手上。

  “嗯!”

  饿坏了的男孩重重的点了点头,抱着陆叁给他带来的烧饼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兴许是吃的太急,男孩在吃了几口之后,忽然被呛的抱着烧饼重重的咳嗽了起来。

  “慢点慢点,来,喝水。”陆叁解下了挂在腰间的水袋,拧开了塞子递给了男孩,继而心疼的用手在他的后背上慢慢的拍着,舒缓着男孩的气息。

  良久之后,吃饱喝足的男孩,拿手抹了抹嘴角,裂开嘴对着陆叁笑了起来,反之来安慰她道,“姐姐,我吃饱了,没事的!”

  “呵……”陆叁眼眶一红,疼爱的揉了揉男孩的头发,低声说道,“对不起。”

  “我没事,只是姐姐,我以后真的没有家了吗?”男孩摇头笑着,扑扇着眼睛看着陆叁,神色黯淡。

  “康儿,以后姐姐……”

  “沙沙沙……”

  “谁!”

  陆叁刚要安慰男孩,却被庙外的一阵细微声音惊了心扉。她神色一凛,急忙将男孩护在身后,警惕的朝门外看去。

  不小心踩到一块碎石而发出声响的叶子,知道再躲闪不得,轻着脚步进了庙中,叹息道,“是我。”

  “叶、叶子?”陆叁睁大的眼睛,震惊的看着突然出现在你眼前的叶子,半响无言。

  “不许你伤害我姐姐!”男孩见自己的姐姐愣住,双手一张从陆叁的身后而出,护在了陆叁的面前。

  叶子神色复杂的看了眼陆叁,又垂眼看了看脸上沾有污渍的男孩,不语。

  原来,陆叁是女人……

  陆叁摸了摸男孩的头,示意无事。她看着初次识破自己秘密的叶子,苦涩的笑了笑道,“呵,被你发现了。”

  “你是女人?那你为何要一直扮男人?他又是谁?”叶子茫然的反问道。

  “我……”陆叁顿了一下,叹息道,“一言难尽,他是我胞弟陆少康。康儿,你先去睡觉,这位姐姐没有恶意的。”

  “哦。”向来最听姐姐话的陆少康重重的点了点头,转身钻进了他先前出来的枯草堆里,闭上了眼睛。

  夜色越来越深,吹了半夜的寒风歇去,夜空更外的明净,零落的星斗交错,映在眼中如琉璃般璀璨。

  叶子和陆叁并肩坐在城隍庙的门槛上,抬头仰望着漫天的星斗,心中流淌的是同样无尽言语述明的忧愁。

  许久许久之后,听着陆叁讲诉身世的叶子,神色复杂的望着陆叁的侧脸,唏嘘道,“原来,你是陆淮的女儿……”

  “什么女儿,比陌生人差不了多少。我娘在生下我三岁之时便死了,我那个爹爹妻妾不知娶了多少,禁不住挑拨便把我送了人,对我再也不闻不问。”陆叁自嘲的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读书么?”

  “因为你爹?”叶子猜测道。

  “是。”陆叁点头,“他喜欢男孩,不过我读书可不是为讨他欢心,我就是要证明女儿并不必男儿差。男儿能一朝金榜题名天下知,我也能。”

  “那你为什么又没考功名了?”叶子狐疑的问道。

  前些天她还对那个功名呲之以鼻呢!

  陆叁回,“考过,可是到了考场中又交了白卷,想必这天下考生中交白卷的,也只有我这一人吧。”

  叶子更加不明,“为什么?”

  即到了考场,会有人交白卷么?

  “考试前我去找过他很多次,妄想要他认我,可是他就是不认,说没有我这个女儿,说即便我成功的考取了功名,那也是欺君罔上,得连累他。”陆叁不屑的笑道,“连累?我如今还怕他连累我呢!”

  “你很恨他?”叶子沉默了片刻,手轻轻的搭在了陆叁的肩膀上,安慰道,“别多想了。”

  “与我无关,他既然不想认我,我为何要去认他?我书虽读了那么多,可是却不想做个满脑子是父纲子纲的酸文人。”陆叁无所谓的笑了笑,侧目朝着躺在枯草堆上睡觉的男孩看去,说道,“只是可惜了康儿……”

  “他是你亲弟弟?”

  g酷,‘匠a网“)正版U*首R发

  “嗯,同父异母。只不过他比较讨人喜欢,每次那人把我关在府外,都是他偷偷跑出来安慰我,还认了我做姐姐。”陆叁点头,目光变得温柔起来,“那一日陆府出事,碰巧他偷溜出府说要来青州寻我,也是如此才躲过了一劫。”

  “……”叶子沉默,忽然不知说什么来安慰陆叁是好。忽,她的话锋一转,问道,“那你也不该叫陆叁吧?”

  世上会有女子给自己取这样的名字么?

  “那是自然,我叫陆江白,江是我娘亲的姓氏,而白是我娘为我取的乳名,希望我清白做人吧。”陆江白点头。

  “江白……”叶子喃喃的念了一声陆江白的名字,安慰道,“别想太过了,纵然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那要想在王土之上寻个人,也是难上加难的,会没事的。”

  “嗯,等风声过去了,我再把康儿安顿好就成了,现在他不能见人。”陆叁看着叶子,顿了一下,恳求道,“答应我,别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帮我保守秘密行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