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客既然发了话,那些只是开门迎客做生意的店家们自然再说不得话,皆都捂住被打的脸悻悻然的退出了客栈的大厅。

  门内门外的闲杂人等都清理完毕,只剩下了那群不知来路的男人将玄苍和靖仇围在了屋中。

  “啊啊啊……”

  早已不能言语的粗狂大汉,伸手掐了掐自己难受至极的颈脖,朝着玄苍咿呀了几句,满脸说不出的焦急。

  旁边的几名下属,见自己的大哥有话说不出,急忙纷纷的使了个眼神。其中一人走上前,先前的那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完全消失不见,点头哈腰的讨好道,“眼前的这两位公子,想必便是玄心天门的门主和副门主吧?我大哥乃是粗人,若是得罪诸位还请多海涵海涵……”

  “……”

  “都说不知者不罪,玄主与靖副门主就大人有大量,别和我们这些粗人一般见识。”

  “……”

  任凭这人将好话说了一个遍,靖仇也只是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自己额间的碎发,半翘的嘴角上分明还带着些许玩味的笑意。而玄苍依旧低垂着眼脸,也是轻轻的玩弄着挂在自己胸前的那一缕长发,如靖仇一般不言不语。

  “这……”

  说了半天无果的众人再度相视了一眼,脸上有些挂不住,心中有怒火却也因为楚言昭临行有交代,故而也只得隐忍不发。

  A酷匠,,网唯)◇一Jd正j版…,yR其他).都1\是盗(;版I

  “我们乃是奉了太子殿下之命,前来拜见玄主和靖副门主。也是这店里小厮不懂事,连通传都不通传一声便说玄主不见客,所以我们才怒上心头,一时出了口角才没收住怒火,这才大打出手。”男子干咳一声,抱拳弓腰行礼,耐着性子解释道,“这也是误会,还望……”

  “误会?”

  那人的话语还未曾说完,靖仇的眼波微瞥,朝着说话的那人望去,眼神尽是冷傲与不屑道,“楚言昭手下的,全是你们这种酒囊饭袋吗?”

  “你……”

  一言,本来就是压抑情绪才做讨好状的男子们,笑容瞬间凝固在嘴边,气的脸颊的肌肉都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然,当那些人的目光对上靖仇的眼神时,那腾起的气势就好像一团火苗碰上一潭冰水一般,刚触及便被浇灭,灭的连零星之气都不曾再有。

  那些人嘴角瘪动了几下,皆都哑了个口站在了原地,再不知如何和眼前这个年轻的副门主说话。

  “主上,屋里是不是太闷了?靖仇推你出去逛逛街如何?”靖仇也懒得理会屋中的众人,收回目光朝着玄苍看去,嗓音、眼神皆都在垂眼的那一瞬间恢复了温度,柔若春雨温润。

  “嗯。”玄苍也不拒绝,嘴角划开了浅浅的弧线,与靖仇心有灵犀般,同是忽略了屋中的楚言昭的下属,朝着门外看去。

  这深秋的阳光,照在身上想必是温暖的吧。

  “主上想去哪里?”靖仇娴熟的推着玄苍的轮椅,不紧不慢的出了梁记客栈的门,向着两侧的街头来回相望了一眼问道。

  “算起时日,醉晚亭的瑾兰花此刻应当开的正盛,算起来你我有五年不曾看过瑾兰花了吧,不如你就推我去醉晚亭如何?”玄苍想了片刻,回头看着靖仇说道。

  “好,想当年初次认识主上,还是在瑾兰花开遍之时,既然主上有这雅兴,靖仇便陪着你一起去看。”靖仇眼眸半弯,笑眼宛若星辰般明亮。

  他是十五岁的那一年认识的玄苍,那个时候的他仅是一名杀手,他的生活本该是冷血嗜杀的。可是就是眼前的这从来都是一袭白衣不染尘的他,改变了自己的一生。至今的他还记得,那曾经翩然如夜中百合静放的他,是如何让本是冷血的一人,心中变得有温热的血液在流淌。

  想着,他眼中的笑意更甚,娴熟的推着玄苍的轮椅,穿过川流不息的人潮,向着记忆中的醉晚亭而去。

  “大哥,怎么办啊?”众人见好不容易见到的人,就这么的将自个当做空气完全不予理睬,顿时又气又急,却无一人敢跟着他们去。

  对于玄苍,他们心中自然无惧,在他们的眼中玄苍不过是个行动不便的残疾人士。可是靖仇却不同,靖仇的狠毒手段是出了名的,他本是除了玄苍便再目空一切之人,那极高的武艺甚少有人能超越。

  虽对于靖仇的评价,是楚言昭给的,他们未曾见过也未曾尝过,可是就论毒哑他们大哥的那一手就能看出,眼前这个玄心天门的副门主,到底是个怎样的角色。

  “啊啊啊……”

  眼见自己的属下都一副耗子见老鼠,吓的恨不得钻回鼠洞歇着的模样,那粗狂大汉不屑的白了他们一眼,扬了扬他的那只肥硕的粗胳膊,转身就要跟着靖仇离开的方向而去。

  “大哥大哥,你不能去啊!”众人见状,急忙拉住了大汉的胳膊,担忧道,“我们还是去见见太子殿下吧!”

  “对啊对啊,大哥你看他们两人这般目中无人,明知我们是太子殿下的人也不给我半分颜面,我们回去就加油添醋的对太子殿下说了,我就不信就凭他们……”

  “啊啊啊!”

  粗犷大汉虽是粗人,但也确实豪气之人,一听这些人的话语两个眉头都快皱到了一起,张口大喊了几声,抬手照着说话的两人脑袋就是一顿暴揍。

  他是头脑简单,最不屑的就是背后使计挑唆阴人!

  “哎呦哎呦,大哥别打,疼疼疼!”四肢发达之人的拳头也重,直揍的几人抱头龇牙咧嘴的喊疼。

  “啊啊啊!”

  大汉收了手,不爽的对着身后的几人挥了挥手,虽话语说的人听不懂,可是通过他的唇形却不难看出,这三个简单的‘啊啊啊’便是‘滚滚滚’。

  爱滚哪里滚哪里,别在这里净惹他心烦。

  说完之后,那大汉冷冷的白了一眼众人,追着靖仇和玄苍的方向而去。

  众人无耐也无法,只得合计了一下,悻悻然的转身离开了梁记客栈。

  城西农庄。

  满城的稻香飘散,风掠过之际,那金黄色的一片一浪接一浪的涌动,遥遥相望,好似一幅有金线绣制的纯美画卷在眼前绽放。

  叶子手托着腮坐在阁楼的顶端,向着远方的金色田野望去,灵动的瞳孔微微的缩放着,含着心思的双眸中,藏着太多难以猜测的情绪。

  昨日晚间的时候,就听燕弘说了,他以给他的那个主上写了飞鸽传书,想必很快就能见到燕弘口中那个将自己视作很重要之人的人了。

  只是,想着忽然要见那人,这颗心怎么也静不下来。

  她不确定很多事情……

  这三年中她对与过去的记忆完全是空白的,除了清提完全没有别人的存在。她在想,她若是见了他之后,她会不会觉得陌生?会不会感觉两人之间有无尽言语的隔阂与缝隙?

  燕弘一直不肯说出他主上的身份,她也会在想,燕弘的这个主上会是谁?

  会不会是她的父母兄长?

  越想,心就越乱,乱的让她想逃,继续逃到那个世俗无法触及的深山老林中,过着不知世事变迁的生活。

  “在想什么呢?”陆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带着些许关心之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