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8章 线报

  “你!你去死吧!”脸慢慢由青转白,再由白转红,最后红的好似辣椒模样的陆叁,狠狠的跺了一下脚,抬起自己的胳膊肘子狠狠的抵向燕弘的胸膛。

  “呃……”

  呆滞成一片的燕弘,胸口再度被准确无误的击中。他痛哼了一声后急忙松开了自己的手,尴尬的看着满脸怒气的人,那只手放在面前不停甩动着却又不知该往哪里放。

  “秀才,好了,别生气了,想必燕弘也不是故意……”叶子看的头皮一阵发麻,急忙上前向去劝解暴怒的陆叁。然,不过是刚开了口,那脸色绯红之人右手一抬,扬起巴掌又向燕弘的脸扇去。

  只是,这一次,这一巴掌却未曾落在燕弘的脸上,而是被撰在了手中。那儒生公子扬着眉梢看他,笑的意味深长。

  “哼!”

  恍若被赤裸裸的看穿的秀才,脸再度红了一下,恶狠狠的将手从燕弘的手中睁开。甩袖夺门而出。

  “秀才,你要去哪里啊!”叶子见陆叁跑走,心急之下便要跟出去看一看。岂料燕弘伸手将她拦住,淡淡的说道,“叶子姑娘切勿着急,她走不远的,你收拾一下东西随我离开,不消片刻便能追上她的。”

  兖州,皇宫。

  书房之中,寥寥檀香之气萦绕每一个角落,君王坐在龙椅之上,面色沉着如水,不停的翻动着心腹之人传来的线报。

  “刷……”

  一声奏子相合的声音响起,看了半响的君王重重的将文书拍在了书桌之上,瞥眼朝着身前一身红衫的年轻男子看去,嘴角缓缓的,缓缓的向上翘起。

  T(酷lg匠。.网唯一正版$q,其…C他都是盗版^O

  “皇上,拒红鸾传回来的情报来看,那个玄心天门的主人玄苍和副门主靖仇,确实如廷尉大人明珂所言,此刻正在青州一带。”红衫男子韩铭弯腰,对着夏违弯腰道,“还有,臣发现一件很奇特的事情。”

  夏违眼波一动,道,“说。”

  韩铭道,“臣奉旨查处陆淮之案,却偶得一线索,线人所报陆淮尚且还有一女尚存,当年此女因体弱被寄养在乡野之家,故而陆淮被抄九族之事并未牵连到此女。”

  “噢?有这事?”夏违皱眉,惊诧道。

  君无戏言,被诛九族之人竟有后人存世?

  “陆淮之女只是一事,还有另外一事。”韩铭目光闪动,顿了一下又道,“臣是派青鸟追查陆淮一案,他只追查到了陆淮之女被寄养到乡野便断了线索,因为那个陆家庄被未曾查到年岁相仿的女子。近期倒是发现了陆家庄的一名书生,时常会到一处荒野山脉去。尾随之后才发现他是去见一个住在荒野的女子,最初的时候以为那女子会是陆淮之女,可是经过了些许日子的查探,发现并非如此。”

  “何意?”夏违不解。

  “那女子,正是珑茹公主。”韩铭勾唇一笑,兀自肯定道。

  夏违面色一沉,冷声道。“又是夏珑茹?这些日子,太多的密奏关于她的行踪的,每一个都来自不同的地方。更有的说她与僧人在一起,那你又是如何肯定那女子是夏珑茹?”

  韩铭回,“呵,旁人所说臣倒是不确定。可是陛下可曾还记得,当年臣跟着陛下也常见珑茹公主之面,所以对她的容貌、形态举止都是熟悉无比,为此事臣还亲自去了青州一趟,臣可以肯定,那千真万确的乃是珑茹公主。”

  夏违听着韩铭的话,眼神骤然便冷,默念了一声,“夏珑茹……”

  原来,她真的还活着。韩铭乃是他最心腹之人,他的能力他是清楚的。那么……

  想着,他眼波一动,冷冷的问道,“那卫少君呢?”

  “他并未曾与夏珑茹在一起,臣在那里逗留了四日,除了那个姓陆的秀才并未曾发现还有谁与她接触过。”韩铭深思了片刻,又道,“臣虽然不敢确定,可是种种迹象表明,此刻的夏珑茹好像并不记得当年之事。”

  夏违心中一动,“你确定?”

  “是。”韩铭肯定道,“还有,虽同样臣不敢肯定,但是据臣下结合廷尉明珂的文书与玄心天门的成立日,所行作风来推测,玄苍有半数的可能与卫少君有关,抑或是那玄苍根本就是卫少君。”

  “卫、少、君……”夏违眼睛一眯,低喃了一声,暗暗的握紧了拳头。

  “臣以有命,让红鸾却查这件事情,若是一旦确定,臣会立刻禀报皇上。”韩铭双手抱拳,道,“夏珑茹那里,青鸟继续跟踪,只是不知皇上打算做何打算?可是要处之而后快?”

  “夏珑茹,卫少君!”夏违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垂下了眼脸,在口中默念着两个眼中钉肉中刺的名字。

  他们,果真都还活着。

  而卫少君,竟然不曾将夏珑茹带在身边。

  那么,玄苍到底是不是卫少君现在已不是最大的事情,而是夏珑茹到底该不该死。

  等等!

  先前,韩铭说?

  思及此处,夏违猛的抬起了头,直勾勾的韩铭,眼光闪烁。韩铭不解,疑惑道,“皇上可有何吩咐?”

  夏违勾唇问道,“你是说,夏珑茹不记得以前的事情?抑或是不管真假与否,那个女子都能让熟悉她的人将她当做珑茹公主?”

  韩铭点头,“是。即便她不是,也能乱假成真。”

  “哈哈哈……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她不必死了。”闻言,夏违仰头大笑,毒计浮上心头。

  好,果真是极好的。

  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比遗忘更好的事情了。

  “皇上,您的意思是?”韩铭细细的观察着夏违的脸色,暗自揣着。

  夏违敛了敛笑容,随手翻动了一下书桌上的文书,阴了太久的心情大好,“朕要出宫,你去安排。”

  韩铭不解,“那法会呢?”

  夏违负手起身,慢慢的走出了书房,仰头瞭望着湛蓝的天际,笑着说道,“圣旨以下,照旧。时日还早,朕先出宫一趟也未尝不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