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无戏言,朕说的话岂会有假?至于青州……”夏违微顿了一下,慢慢的抬头朝着西南方向望去,乍然陷入了深思之中。

  明珂与青州递上来的奏折中曾有提及,那个靖仇的身份现已查明,乃为玄心天门的副门主,而玄心天门成立与三年前,资料极其诡异。

  玄心天门咋听之下,乃属于江湖的一处帮派或是组织,可是奇特的是这几日韩铭手下的罗刹五卫来报的结果竟然是,玄心天门竟渗透了多个国家。

  而玄心天门的主人,只闻其名却从未曾有人见过其面,好神秘的一个人。只是据传言所说,这玄苍乃是一个双腿残疾,行动不便之人。

  他,到底是谁?

  三年,好微妙的一个时日。

  “皇上?皇上?”明姬不解的看着突然陷入沉思中的夏违,连喊了几声也不见他有所反应。她只得轻轻的伸手在他的眼前摇晃了几下,柔声问道,“皇上,您在想什么?”

  “无事,只是突然想到了明珂送来的文书。”夏违回神,淡淡的回了一句,眼中依然藏着深不可测的心思。

  本来他是对明珂有所怀疑,若不是此次他送来关于靖仇和玄苍以及玄心天门的文书,他断然是不会让他回兖州来的。

  “兄长的?那……”

  “启奏皇上。”

  明姬狐疑看着夏违,刚想要问文书中之事,太监徐灿挥动着手中的拂尘上前,对着夏违弯腰施了一礼,且还用眼角的余光偷眼看了眼夏违,分明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夏违见徐灿此模样便知有事,朝着明姬望了一眼。明姬也是识趣,赶紧抖起盈袖施礼,甜着嗓音娇嗔的说道,“那皇上既然有国事要说,臣妾就不打扰了,臣妾先行告退了。”

  “嗯,你先回风华殿,今日晚间朕上你的寝宫。”夏违满意的笑了笑,捏着明姬的下巴啄了一口她的小嘴后松开,目送着娇人儿离开之后,才对着一直恭候在旁的徐灿望去,“说吧。”

  徐灿从袖中掏出一封用蜡密封的文书,道,“请皇上过目。”

  夏违接过,娴熟的拆开了文书封蜡,捧在手中仔细的看着文书中的内容,眉头再度猛的皱了起来。然,这眉头仅仅是皱了片刻,又缓缓的舒展开来,眸中尽是一抹阴狠,仰头大笑了出声。

  “皇上,这是?”徐灿见夏违笑,也裂开嘴笑了笑,朝他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夏违瞥眼看了眼徐灿,用文书不急不缓的拍打着自己的手心,冷笑了几声后将文书递给了徐灿,道,“夏珑茹啊夏珑茹……”

  原来她真的有可能还活着,且不曾与卫少君在一起,那么……

  同样将文书内容看了个遍的徐灿,一脸的震惊的合起了文书,道,“难道珑茹公主,真的还活着?不过奴才觉得……”说着,他忽然止住了言语,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夏违的脸色。

  他是个宦官,自古以来宦官不得干政,且他又跟着夏违二十年,又怎会不明白他这喜怒无常,刚愎自用的性格呢?

  夏违瞥眼看了眼欲言又止的徐灿,负手起身走到亭台边,仰望着远处开的正艳的菊花淡淡的说道,“说吧,朕恕你无罪。”

  “此文书乃民间传言,只是说有貌似珑如公主之人跟随着一名出家的僧人,在多个地方出现过,且还不能断定此女子便是珑茹公主。皇上想想,那么高的悬崖摔下,一个柔弱的少女尚且能够生还,又何况当初的周国第一将卫少君?若此女子真是珑如公主,那为何卫少君不在她的身边?”

  “你的意思,此女子并非是珑如?”夏违连连点头,敛眉沉思。

  徐灿将话语放在心间思索了片刻,分析道,“奴才也并非此意,只是自打皇上颁下旨意缉拿珑茹公主之后,各地现已抓了太多与公主长相相仿之人,奴才听说民间之人对此事有颇有微词。而如今出现的这个女子,且跟着的又是一名出家的僧人,出现之时多为医病救人,想来此二人应当是佛家信徒。况且此二人行踪多变,并不能确定是哪个庙宇之人,且皇上本也是佛家信徒,若皇上轻易的大肆在全国搜捕,恐怕会扰乱我周国多家清修的寺庙,更会扰乱佛祖清静。”

  更新#◎最p快bJ上%酷匠p网“}

  夏违眯着眼睛,静静的听着徐灿的话语,眼波连半分的波动都不曾有。许久,当徐灿的最后一句话说完,他轻笑了一声,慢慢的瞥过了眼睛,盯着徐灿动容的脸看着,笑容中藏着一味说不出的感觉。

  望着夏违的笑意,说的头头是道的徐灿头皮猛的一阵发麻,全身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急忙弯腰施礼,惶恐道,“是奴才多言了,请皇上恕罪。”

  “呵?恕罪?”夏违勾唇一笑,随手理了理自己的袖口,挑眉。

  “老奴罪该……”自知夏违的性格近些年来多是喜怒无常,徐灿想都不曾多想,便要自己认罪。然,他的一句话还未曾说完,夏违却冷声打断了他的话道,“朕都说了恕你无罪,何况你说的又不曾有错,何罪之有?”

  “皇上,奴才……”

  “若是卫少君和夏珑茹都尚且还活着,依照卫少君之前的性格,是必定会将夏珑茹好好的保护在身边,断然不会让她流落在外的。不过你又怎知人不会变呢?这人的生性,本就是多变。且朕确实不愿扰乱我国的佛门清净。”夏违顿了一下,话锋一转,又道,“不过,谁说朕必须得扰乱佛门清修的?”

  “皇上,您这是何意?”徐灿着实猜不透夏违此番的用意,却又不敢多问。

  “传朕御旨,朕近些日子偶得一梦,梦中莲花大开,佛祖坐与莲花之中,冥冥之中好似佛祖有佛法相传,朕却不得其意。故而特举办一场盛世法会,广邀天下高僧进京来参悟梦中佛法。”夏违轻神色一凛,郑重虔诚的对着西方,那模样真好像个虔诚至极的佛家信徒,道,“此事,让曲荼去办,务必每个寺庙都送上邀贴。至于这法会的日子就定在……定在明年的二月初二便好。”

  “诺。”闻言,徐灿弯腰行礼,应声退出了御花园。

  “法会?夏珑茹?呵呵……”夏违眯着眼睛,冷笑了几声,那一阵幽寒的目光,深深的藏在了那虔诚至极的目光之中。

  那城府极深的君王,冷冷的拂动长袖,走下了亭台,顺着御花园深处的小道慢慢的走着,任由那背影渐渐的被花草掩盖,消失不见。

  只是,谁都未曾见,在君王走后不久,一个面带着阴狠笑意的绝美红颜,藏在亭台的背后望着被花草掩盖的身影,嘴角同样勾起了一抹笑意,慢慢的向后退了出去。

  黄雀在后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