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九月九,重阳节踏深秋。

  满院的菊花,艳丽了深秋,成簇的花蕊相抱,迎着秋风乱舞。美人倚栏独坐亭台之中,赏着菊花,品着香气四溢的桂花糕,妖姬般妖艳的脸上皆是醉人的笑意。

  a酷匠《_网E^永久;3免“费.a看J小W…说}u

  亭台之外,假山之后,下了朝堂的君王顶戴金冠龙袍与身,满是愁容的神色在凝视着坐在亭中赏花的明姬身上时渐渐隐退,继而换上了些许的笑容。

  她,曾经是自己只能遥望的嫂子,而如今却是自己每日能抱在怀中的娇人。

  “陛下!”

  懒散依靠亭台的栏杆上赏秋的明姬,眼波微动之际也发现了正看着自己的夏违,惊喜的叫了一声后,急忙放下了手中的糕点,抖起了盈袖叩拜,嗓音甜的恍若是五月的蜜粽一般,“臣妾明姬,见过陛下。”

  “快起来吧。”夏违抬手将明姬搀过,握住了她的手重新走回了亭台之中,然后就这般的凝视着她精致的小脸,许久不曾言语。

  明姬被夏违的目光看的俏脸一红,不自然的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啐道,“陛下,臣妾脸花了么?陛下为何这般看着臣妾?”

  夏违不答,只是紧紧的撰着明姬的手,微笑着摇了摇头。

  “呵……”明姬抿唇,笑眼盈盈的弯了下来,顺势依靠在了夏违的怀中,仰头下巴看着他,问道,“那皇上是有心事么?”

  “有些。”夏违点了点头,搂着怀中的玉人儿点了点头,轻轻的叹息一声。

  “皇上可是为了陆淮的事情烦忧?”明姬扑扇着眼睛,随手从桌子上端过了宫女斟好的酒水,靠在他的唇边道,“臣妾知道,臣妾是后宫之人,万不得议论朝中之事。呐,这里是臣妾亲手酿制的桂花酿,可安心提神的,皇上喝上一些解解乏吧。”

  “你啊……”夏违笑,伸手点了点明姬小巧的鼻梁,张口将明姬手中的桂花酿喝了下去。

  一杯清甜温和,香气四溢的桂花酿入喉,心情郁结的夏违脸色又是柔和了不少,疲惫的身心也舒缓了下来,好像这几日的烦心之事都瞬间消失了不见。

  “皇上……”明姬见夏违的神色有些缓解,忽然嘴巴一撅,轻轻的吸了吸鼻子,一句话不曾说完,眼眶便红了起来,一脸的委屈。

  被明姬的脸色突然弄愣的夏违,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怀中的娇人儿问道,“爱妃出什么事情了?为何一脸的委屈?”

  “皇上是不是生臣妾的气了?”明姬朱唇轻咬,楚楚可怜的看着夏违,红着眼眶问道。

  “爱妃这话是从何而来?朕何时生你的气了?”夏违听着明姬的话,更加的疑惑不解。

  “自打上次……上次之后,皇上便不准臣妾再和兄长有书信往来,臣妾也很少再出得宫中。臣妾知道,臣妾的身世不堪,常被人议论,皇上以前喜爱臣妾,可是臣妾明白等时日一久,皇上自然也会心生厌倦,待到那时,清修殿想必还是臣妾最终的归处。”明姬低低的哽咽着,话语越说越凄凉,说话之时还不停的用着手绢擦拭着眼角的泪水。

  “一派胡言!”听着明姬的话,夏违的脸色猛的一变,摔袖打断了她的话语。明姬心惊,急忙跪下了身子,惊倒,“陛下息怒,是臣妾乱说话惹怒了皇上,请皇上治罪。”

  “好了好了,朕生气不是因为你。”妖姬慌了神,夏违的脸色也缓和了下来,重新撰着明姬的手轻轻的揉捏着,温着嗓音哄着她道,“朕生气的是,谁让你胡思乱想的?这话是何人与你所说?”

  “何人……臣妾……”明姬犹豫,偷眼望了眼夏违,欲言又止。

  “说,让朕知道谁人敢说如此搬弄是非,朕决不轻饶!”夏违轻声的劝慰着明姬,眼中寒光频放。

  “臣妾并非是搬弄是非之人,臣妾也不想惹皇上君臣后宫不和,还是算了吧。臣妾只是心中有些烦忧就和皇上说说而已,只要皇上不嫌弃臣妾,能让兄长常进宫陪臣妾说说体己话,臣妾就已经很开心啦。臣妾也不在意的,反正惠妃姐姐心口本来就直,想必也不是故意的……呃……皇上我!”一张嘴巴说的顺溜的明姬,猛的惊觉自己的话语有漏,急忙拿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慢慢的低下了头。

  “惠妃?”将明姬话语听的一字不差的夏违,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脸色难看至极,熊熊的怒火在眼中燃烧。

  感情,又是那人在暗中挑拨嚼舌根子!

  “不是不是的,皇上,不是惠妃姐姐,上一次惠妃姐姐听说臣妾心情欠佳,还带东西来看臣妾了呢!”明姬拽着夏违的衣袖,撒娇道,“皇上,不生气了,可好?”

  “你!”夏违敛眉,叹息,“你啊,权当朕不知晓?惠妃她嘴巴向来毒辣,分明是她,你又为何替她辩护?你就是心地太善良了!”

  “皇上……”

  “朕已经一而再再而三饶恕她,可是她却屡教不改,是可忍孰不可忍!清修殿?朕觉得清修殿绝对不是爱妃你最后的归属,而是她最终的归属!”夏违眼睛一眯,再不想忍耐心间的怒火,拂袖喝道,“来人!”

  言毕,几名宫人便上前行礼。

  “皇上,别生气,臣妾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你别罚惠妃姐姐了可好?”明姬眼波一转,急忙跪在了夏违的面前,拼命的摇着头乞求道,“想来惠妃姐姐跟着皇上已有十多年了,平日里并无多大的过错,在皇上还是未登基之前不就是喜欢惠妃姐姐直爽的性格么?皇上,是臣妾乱嚼舌根让皇上生气的,臣妾不该乱说话使性子。”

  “你!”夏违垂眼看着求的楚楚可怜的明姬,心中的怒火开始隐退了不少,心疼的看着她叹道,“你啊……”

  “那皇上是不生气了?”明姬扑扇着眼睛看着夏违,笑着展露在脸上,撒娇道,“皇上~”

  “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此风不得不整!扣惠妃半年月钱以儆效尤!”夏违拂袖,伸手搀起了明姬,冷声对着传质旨太监道,“去告诉惠妃,若不是明姬为她求情,她此刻便该滚去清修殿去!”

  宫人应声道,“诺!”

  “皇上,您对臣妾真好。”明姬开心的扑在了夏违的怀中,笑意深陷的背后,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丝的非同寻常的冷笑。

  “你啊,朕此番来正是告诉你,明珂近些日子有文书上奏,朕也有意调他回兖州,你以后就能够常见到你的兄长了,如今你心中还有委屈?”夏违微微一笑,宠溺的看着明姬说道。

  “真的?兄长真的可以回来吗?那青州怎么办?”明姬心中一喜,狭长美目中尽是流转的盈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