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章 心思

  半月后,青州。

  飞奔的马蹄快速踏过悠长的官道,溅起了无数的尘埃,成群的官兵顺着悠长的官道进了城内翻身下马,在城内的各座公告栏、沿街的墙壁上,贴满了一张张的告示。

  诸多的百姓围上来看,只见告示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左下角的地方盖了一戳红章。那些目不识丁的百姓们不认得字,却能看得出贴告示的官爷们个个面色严谨,当下心中自然也意识到告示上面定是写了不同寻常的事情。

  一名背着书画而过的秀才,也推开人群靠了上去,瞅着告示望了半天,忽然啧啧的半响,且还长吁短叹的摇了摇头,暗自的嘀咕了一声,“丞相,这么大的官说被杀就被杀了,啧啧啧……”

  “喂,叁秀才,别光自己看了,也念给我们听听。”一名与秀才陆叁相熟的街坊,拿胳膊肘子抵了抵他好奇的问道。

  “来,你们听好了啊。”陆叁抿唇一笑,唏嘘的念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陆淮贪赃枉法,意欲谋反,在其家中查抄出不轨文书一十六卷,花名册一卷,其满朝同党共牵连八十六人,共涉案人员越有万余人,其中有镇远将军、参知政事、中枢密使、兵部侍郎,其中牵连之人,尽数满门抄斩,丞相陆淮、镇远将军谢顺、参知政事王霆琏乃为此事主谋,罪不容赦免,灭其九族,特此昭告天下。”

  “天啦,造反之罪啊,这都位极人臣了,怎么那么大胆子啊,还牵连这么多人……,啧啧啧!”听着秀才陆叁的解释,诸多百姓也明白了过来,皆纷纷的咋舌了几句。

  “好了好了,心里知道就行了,别乱嚼舌子哦,造反这事不是你我能议论的,都散了吧。”陆叁听着街坊四邻的议论之声,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不停的挥手示意聚在一起的人退散。

  人走清了,他独自一人对着告示栏中贴着的告示,又是看了许久许久,才慢慢的转过了身子,沿着来时的街道而回,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

  转瞬街道上,只剩下了依稀经过的少许背影,穿梭在忽有些萧瑟的街道之上。

  青州城,梁记客栈。

  梁记客栈乃是青州城有名的客栈,地段正好处在青州主城的官道一侧,能够将街道上所有忙碌的身影敛收在眼底。

  三楼上房。

  本是微露出缝隙的木窗中,伸出了一双修长的手将窗子完全的推开。宝蓝色长衫于身、戴着银色面具的靖仇,如往常般的推着行动不便的玄苍走到了窗子旁,静静的看着穿梭在街道上贴着告示的官军,嘴角忽然勾出了浅浅的笑意。

  那人出手果真够狠,一个陆淮的牵动,便能大杀特杀,将与他走了近一些的人尽数诛灭。

  不过这样的话,也省的他们劳心费神的了。

  “对了。”片刻之后,靖仇眼波一动,微微的敛了敛笑容,低垂着眼脸看着玄苍的被面具遮住的容颜道,“前些天收到线报,晋国太子书信一封,说想见您。”

  “晋国太子?楚言昭?”玄苍低低的默念了一声那人的名姓,不解的回首看着靖仇问道,“可有说何事?”

  “这倒是不曾说过,信是燕弘传来的,不过……”靖仇微顿了一下,道,“此人应当是狼。”

  “是狼与否,既然有邀约,总是要见上一面的。晋国太子?呵呵……”玄苍点了点头,同样不曾将话语说完整,只是又朝着青州街头而去,落在了那名背着书画的书生身上。

  “主上可是对这书生有兴趣?”靖仇顺着玄苍的目光看去,同样留心到了他看的正是前一刻在街头宣读告诉的那名书生,兀自的肯定道。

  “嗯。”玄苍笑着点了点头,仅露在嘴角外的薄唇慢慢的向上翘起,那神情不言而喻。

  “那……”知他心思的靖仇,眼波一动,道,“靖仇把他给你带来,可好?”

  “这倒是不必,反正近期之内我们不会离开青州,不急。”玄苍摇了摇头,随手转动了一下轮椅的把手,行到了桌边提起了一壶清茶,斟了一杯递给了靖仇,继而又给自己斟了一杯。

  一杯茶水饮尽,靖仇随意的依靠在了窗台边,默默的看着玄苍,忽然陷入了沉默之中。

  “思索何事?”玄苍自然也留心到了他的神色,放下了手中的茶盅,不解的问道。

  “主上,我……”靖仇眨动几下眼睛,看着玄苍微微的犹豫了一下,不言。

  “嗯?”从未曾见过靖仇对着自己说话犹而不决的玄苍,皱了一下眉头,直直的对视着靖仇的眼睛,疑云微露。

  眼前这个人,作风干净果断,从来都不是犹豫不决之人。

  “我、我……”靖仇垂在腰间的手,慢慢的握在了一起,吞吞吐吐了许久还是不曾将话说出。

  忽,就在此刻,门外传来了一阵微弱了脚步声,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属下易云见过玄主,见过副门主。”

  “易云?他不是在庄内守庄么?为何此刻会过来?你叫的?”玄苍敛眉,对着靖仇问道。

  “是,进来吧。”靖仇点了点头,朝着门外候着之人道。

  话语落罢,一名眉目清秀、年约二十五、六的年轻男子推门而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名身穿灰白衣衫、手提着药箱、同样年约二十余岁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子神色不定的朝着靖仇偷视了一眼,轻着脚步走到了玄苍和靖仇的身边,道,“易云见过玄主,见过副门主,禀副门主,慕白公子给您请来了。”

  慕白公子……

  眼见此刻的情形,玄苍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他瞥眼朝着那名穿灰白衣衫的年轻人看了一眼,眼中的寒光频露,却是又隐忍不发。

  “主上,这便是鬼医传人慕白平烟。”靖仇慢慢的在他的身旁蹲下了身子,仰望着他的银色面具,神色复杂且又带着心疼的说道,“主上,请原谅靖仇的自作主张,就再试一次好么?”

  “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肯放弃么?”玄苍眼波微动,同样的握紧了拳头,冷着嗓音说道。

  他的双腿已断三年,早先之时他是抱着希望的,可是那些所谓的天下名医皆都被访遍,都对他的双腿无能为力。

  如今他也习惯了靠着轮椅行走的日子,又何故来重新撩拨着他的心?

  )酷匠qh网。首发;3

  “鬼医隐世已久,而慕白公子之名在短短的几年内便人尽皆知,也许他可以呢?”靖仇见玄苍陷入了沉默之中,继续用恳切的目光看着他劝解道。

  “是啊,主上,慕白公子是属下无意中结识的,属下也了解他的医术,想必真的可以的。”杵在一旁的易云,与慕白平烟相视了一眼,也弯下腰说道。

  “你们不必多说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明白,此事日后不必再提,易云你带慕白公子先行下去吧,勿要怠慢。”玄苍无视了眼前这两名心腹人眼中燃着的希望之火,慢悠悠的转动了一下手中的把手,行到了木窗前,仰头望着天际漂浮的云朵。

  “可是……”

  靖仇心中一急,上前几步扶住玄苍的轮椅,道,“主上在靖仇心中,是从不轻言放弃之人,又为何不愿……”

  “够了!”玄苍不等靖仇说完,声色一冷便打断了他的话,藏在银色面具后的凤眸中,分明藏着一抹无法靠近的冷意。

  “……”

  靖仇哑了个口,回头朝着杵在身后的易云和慕白平烟看去,低低的叹息一声。

  “副门主,这……”易云本是靖仇和玄苍的下属,主次有别,关系自然不如靖仇与玄苍近,当年见玄苍如此模样也不敢多言,只得哑然的看着靖仇。

  靖仇深呼吸,敛眉静默了片刻,终是无奈的对着易云和慕白平烟抬了抬手,示意他们退出了客栈的房门。

  人走了,客栈的房间中,又只剩了几乎是形影不离的两人。只是,曾经如同知己的两人,此刻皆都互相沉默着,谁都没有先行开口。

  时光悄然流逝,酉时来了又去,那一轮被染成霞红色的夕阳,慢慢的向西方隐退,余晖将独座在轮椅上的那人银色面具上,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

  对着木桌而坐,独自捧着茶盅放在指间玩弄的靖仇,目光时不时的向着玄苍看去。许久许久之后,他再也忍不住,终于重新的站起了身子,再度弯腰蹲在了他的身侧仰望着他的侧颜,双唇紧紧的抿在一起,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我知道你心里是如何想的,而我自然也有我心里的想法。”玄苍侧目,低垂着眼脸看着靖仇,微微展露的笑容,将本是凝结的空气释化,恢复了曾经的温度。

  他知,若如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可信了,眼前的这个人也是值得不计生死的深信。即便他自作主张的叫来了慕白平烟,那也是因为太过关心自己了,他又能多说什么?

  “可是,靖仇不想主上放弃的,纵然是十年、二十年,哪怕是找寻一生,靖仇都想寻到一个可以医治主上双腿的人。”靖仇伸手在玄苍的膝盖上轻抚了一下,道,“因为靖仇知道,主上绝不可能永远坐在轮椅上的。”

  “那若我真就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了呢?”玄苍笑了笑,漫不经心的问道。

  “不可能!”靖仇摇头,断然的否定。

  “呵呵,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在于自己想或是不想。”玄苍垂下了手臂,同样在自己的腿间抚摸了一下。

  “自己想或是不想?主上你……,你这是自己不想?”从玄苍言语中听着了玄机的靖仇,不可置信的看着玄苍风轻云也淡的眼神,眉头深锁了起来。

  此刻,纵然他和玄苍再默契,也不能想通他这是为何。

  “你啊,对于有些事情还是那么执拗,那你告诉我,我现在站不站起来,又有何不同?”玄苍笑,轻轻的拍了拍靖仇的手背,那笑中分明还藏着太多的难解的意味。

  “主上,你的意思?”

  靖仇眼波一动,细细的思索了半响,忽然眼睛亮了起来,心间明白了他的心思却又不愿说出来。

  “呵,走吧,陪我去见一个老朋友。”玄苍同样也不再继续往下言语,径直的转动着轮椅的把手,面朝着客栈的门而去。

  “好。”

  靖仇点了点头,起身娴熟的整理了一下玄苍的发髻,缓缓的将展露在脸上的所有情绪敛收,恢复了往昔的那一副满是清冷的眼神,推着玄苍的轮椅慢悠悠的朝着开始变得的幽暗的夜色之中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