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又是梦,遥遥无边际的梦中,一片幽森的黑,黑中还不停的漂浮着无数晶绿的火光,狰狞的鬼面张着血盆大口,在梦中追赶着仓皇逃窜的她,仿佛想将她娇小的身躯吞噬在他的喉间。

  “别过来,别过来……”

  被追的无路可退的她,被一块碎石绊倒。她颤抖着用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子,哆嗦的向后一步步的退却,恐惧的看着越来越近的骷髅鬼面,吓的几将抽过了气息。

  “南无喝啰恒,那哆啰夜耶。”

  “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忽,就在她被梦魇缠绕而不得解脱之时,一阵温和的诵经声在她的耳畔边响起,一声声的驱散了眼前的迷障。

  这是谁在念经?

  为何那么的耳熟?

  沉寂在梦中的人儿,粗重的喘息声渐渐开始平息。她幽幽的张开了眼睛,向着坐在床头,双手合实,为她低诵佛经的他看去,思绪一片浑然。

  原来,是他……

  只是,她怎么会在这里?

  当大悲咒的最后一个字落定,清提缓缓的止住了诵经的唇,对着还未曾在噩梦中走出的叶子微微一笑,起身坐在了床榻边,低声问道,“又做噩梦了?”

  “噩梦……”

  叶子扑扇了几下眼睛,满是恐惧的眼神对上了清提的视线。他的眼神还是如初见的清澈,他的脸依然如记忆中恍若不染尘世。望着他的脸,凝视着他的眼神,本是被梦魇痴缠的她思绪开始变得清明。

  “清提!”

  她低低的叫了一声他的名字,猛的从床榻上坐起了身子,一头扑进了他的怀中,双臂搂着他的腰,搂的那么的用力。

  这感觉,似乎生怕一松手,他就消失不见。

  “呵,怎么了?”

  清提轻笑了一声,抬手轻轻的抬了抬叶子的肩膀,温着嗓音问道,“又梦到什么?”

  叶子不去回答清提的话,一双手臂搂的更紧,小脸窝在他的心口听着他心跳的声音,哽咽着问道,“清提,你会离开我吗?”

  他若是离开了自己,她若一旦再做噩梦,谁来度她?谁来替她念大悲咒?

  “好端端的,何故问这话?以后你住在后山,若是闲暇,我便去看你。”清提笑着,轻轻的推开了叶子,低头看着泪痕深重的她问道,“怎么了?”

  那人泪光低垂,却是抿唇浅浅的笑着摇头,故作平静的回道,“没,就是做噩梦了,怕再也看不见你了。”

  回完,她的眼波一动,急忙抓住了清提的双手贴在了自己的脸颊旁,眸中噙泪的看着他,哽咽道,“你会怪我吗?怪我扰乱了你的修行吗?”

  清提不言,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怪,又岂能怪她?

  若不是他的心也乱了节奏,此刻又怎会用这样的目光来看她?

  “那你抱抱我,抱抱我!”叶子看着他无声的回答,裂开嘴笑了起来,手再度搂上了他的腰,窝在他的心口说道。

  此刻,他再不若曾经那般的抗拒,手紧紧的搂着她娇柔的身躯,圈在了自己的怀中,嘴角挂上了浅浅的笑意。

  他如今,是犯了几戒了?

  “对不起,我明知不该的,你早已出了家。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住,我害怕面对没有你的日子,我害怕在我做噩梦的时候,不再有人替我念大悲咒,我害怕自己若是哪一天跌落在苦海中,没有人在苦海的尽头拉我一把。”叶子在她的怀中闭上了眼睛,凝噎道,“可是,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只妄想着让你度我,若是哪一天,你同样也一脚踏进了苦海,谁又来度你?”

  “你……?”

  清提听着哽咽已不能成语的叶子,眉头慢慢的锁在了一起,左心房的角落阵阵隐痛传来,却又不知该如何言语。

  今日,她为何说这些话语?

  “清提,你后悔吗?后悔认识我吗?后悔认识我这个非得让你沾染红尘的人吗?”叶子低低的啜泣了一声,再度的追问道。

  “后悔?何说?”清提笑着摇了摇头。

  世上本无后悔药,悔从何来?

  “呵……”

  听着清提的回答,叶子从他的胸膛离开,凝视着他那双透彻的眼睛,泪水再度浸湿了脸颊,然而更多的却是开心的泪水。

  原来,他也是不曾后悔过的。

  “你这几日落下的泪水,比三年中累积的还要多。”他同样看见叶子,抬手轻拭了一下她脸颊上的泪痕,笑容中带着些许的心疼。

  曾几何时,答应过一定不让她沉寂在痛苦中,一定要让她开心的。

  真的未曾见,她原来也这么的能哭。只是这泪光,真的会让这颗本该恬静若水的菩提心疼痛。

  她不言,在心底深处默念了一声他的名字,双手忽然勾住了他的颈脖,朱唇稳稳的贴上了他的唇瓣,闭上眼睛感受着他的气息,任凭那颗早已动了的心乱了节奏。

  她喜欢这样亲他,吻她。因为这个时候,才能感觉到他真的像个人,以前的那个他好似仙中人物,不属于人间。

  “叶、叶子?”

  清提敛眉,垂眼看着又开始亲吻自己的她,微张着唇道,“你能否听我把话说完,明日……”

  )7酷i匠:!网XZ唯l一/1正R!版,RH其J他◎都是盗版(

  不管是否要接任住持之位,明天他也得去受沙弥戒。这是他迟到了三年的戒律。

  然而,他的话语还未曾说完,她却拿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笑着含泪的眼神中满是期许道,“别管明日了可好?我只想和你这样的抱在一起,不去想明天你是否要受戒,我明日是否还有归处。我就要此刻的温暖,行吗?”

  别管明天……

  清提轻轻的眨了几下眼睛,静静的看着任然有泪光闪动的她,没有言语。

  “你是我的,纵然他抢走你的身,你的心也是我的,我能感觉到的。”叶子握住清提的手在自己的脸颊上描摹着,笑着说道,“够了,我不想去管明天,你也别管了,好吗?也许,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肆无忌惮的抱着你了,等你受了佛中大乘之戒,等你做了住持,就再也不能了。最后一次,好吗?”

  最后一次……

  清提低垂着眼脸,在心底跟着她默语了一声,无言的闭上了眼睛。片刻的沉寂之后,他又重新睁开了眼睛,忽然将她紧紧的圈在了怀中,让自己早已无任何节奏的心跳之处贴在了她的耳畔边。

  动心了,这么些年的朝夕相处,正如她所说,她的一切也都刻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只是,错了吧?

  一个早已踏出红尘入了佛家的人,即便是不曾说破的心动,也是错的。

  “清提……唔……”

  将他的心跳之声完全听在耳侧的她,仰头凝视着他的脸,眉眼慢慢的弯了起来念着他的名字,想要和他诉说心里的感觉,却不曾想那人生平第一次的低下了头,温热柔软的唇边覆在了她的唇边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