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8章 残像

  “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何故要因自己的一己之念,断了他人的福泽?放下吧。”法觉看着起名神色变幻的叶子,苍老的脸上再度浮上了难以言明的痛惜笑容道。

  “我,我没有!是你自己逼清提的,我没有逼他,没有!”叶子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耳朵,紧闭着双眼,眉头深锁在了一起,无声的梗痛在她的心底徘徊。

  “对于女施主所说老衲亦不能否认,清提自小生在佛门,与外面的一切他从未曾经历过,可是也正是如此他的心才是最干净的,这也是佛祖给清提的福泽,他本该属于我佛,女施主又何故要将他往无边苦海业障拉?”法觉继续道,“叶子施主,老衲还是想劝解你放下曾经的一切,皈依我佛门清净。”

  “我本来就从来未曾想对往日如何,是你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有着不一样的过去的。我将清提往苦海中拉?我哪有将清提将苦海中拉啊?我只是,只是……”被人用言语逼到如此程度,纵然叶子有再厚的脸皮儿,也是抵抗不住。她颤抖着嗓音看着眼前这个笑的伪善之极的老和尚,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不知如何来辩解自己的心思。

  她就是喜欢和清提在一起啊,从三年前醒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了。

  “那么老衲再退一步言说,女施主对清提确有依赖,可是清提确实是佛门中人,他本已出了家,却又有女施主长年留在身边,外界的信徒与香客们会如何言说清提?想必,这一点女施主心里很明白吧。”法觉又道。

  “可是清提说过,不必理会的啊,世人有千万之多,难免遭人耳舌,为何要在乎别人的言语呢?”叶子握拳,脑海中皆是那一日在陈县的中秋灯会之上,那些多嘴之人对她们说的侮辱之语。

  他说过的,他不在乎的,不在乎的啊!

  “清提不在乎,那么女施主呢?真的能不在乎吗?再者说,佛门之中有大忌之戒,此刻女施主跟着清提是无事发生,那若是有一天清提为了护着女施主犯下了杀戒、嗔戒等等不赦之罪,共有十八层的阿鼻地狱,女施主是想要清提被佛祖罚下哪一层?”法觉合掌诵了一声佛经,直直的望着叶子挣扎的脸色,忽然不再言语。

  十八层地狱?

  让他下哪一层?

  叶子猛的瞪大了眼睛,同样望着法觉的眼,太过无法用言语述明的痛苦在心间深切的交织,折磨着她的心。

  佛门中人最信的便是因果业报,阿鼻地狱共有十八层,罪业每深一份,就要往下一层,而最低的第十八层,是永不超生的一层。

  不,不……

  她抬起了双手抱着自己的头,贝齿将朱唇咬破,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痛苦。恍忽之间,耳边惊起了无数的厮杀惨叫之声,漫天的血光在眼前飘散,她蹲在被尸骨堆砌的街道中央,而在她面前的不远处,那个眼睛本该明净若水的他,早已被无尽的戾气缠绕,透着无边无垠的阴冷。

  她不想的,不想让他痛苦的,更不想他被业报所缠的。

  “女施主,感受到痛苦了么?既然往前一步是那无尽的痛,何不往后退一步?”耳边,老和尚平缓的嗓音仍在继续,轻轻的在耳边回荡。

  她慢慢的回了头,朝着身后看去,只见身后并未曾有那成堆的白骨、血海,有的是一片苍茫的白光,那一缕光那么的温和。

  回头么?

  可是她舍不得啊!

  她就是舍不得清提,那个曾经醒来第一眼看见的那张脸。

  “我,我是谁?”她蹙眉,压抑住眼眶中的热浪,缓缓的开口问道。

  他不就是想要自己放弃么?若是知道了自己曾经是谁,也许会放弃的吧!

  “你是叶子。”法觉微微一笑,合掌。

  “呵,叶子……叶子这个名字,是清提给我取的,大师一直在重复着三年前的因,那么也该知道我在失去记忆前,到底是何人吧?”叶子梗笑一声,笑的有些讥讽。

  她深吸了口气,见法觉不回,又点着下巴补充苦涩道,“叶子,春来叶自青,秋至亦飘零,可是纵然新发、凋零,她总该有自己的根的吧?有自己生存的那棵树木吧?大师既然想要我离开清提,难道不该给我这个随风浮尘的人,寻一个根吗?”

  “菩提本无树,落叶亦无声,根从何来?”法觉不答,反问道。

  “落叶亦无声,根从何来?根从何来,呵,呵呵,呵呵呵……”听着法觉的话,叶子痴痴的笑了起来,眼眶中溢满了苦涩的泪水。

  这便是所谓的佛吗?

  口口声声的说要她遗忘,却又次次的提醒,可是当她问到的时候,却又一再用言语推脱。

  呵,好一个无边的佛法呵!

  “老衲觉得女施主还是留在寺庙的后山,那里虽冷清,却也是环山饶水,风景灵秀,只要女施主肯放下心头的痴嗔之念,潜修佛法,也未曾不是好的去处。”法觉看着笑的痴狂而又包含苦涩的叶子,缓慢着声音又劝解了一句。

  “方丈大师觉得我这样的人,适合潜修佛法吗?”叶子不应,敛收起了笑意,轻抹着泪花挑眉反问道。

  “世间众生皆有佛性。”法觉回。

  “好一句世间众生皆有佛性,大师今天和叶子谈了这么久,无非就是想让叶子遁世,隐居在灵云山的后山,再不过问世俗之事,更别去打扰清提,这样大师的目的也达到了,且又好对着你的佛祖说,你又度化了一人,是也不是?”叶子轻笑。

  她不是傻子,真的不是的!纵然不曾有以前的记忆哪又如何?她什么都明白的。

  “女施主何故曲解老衲的意思?”法觉微皱了一下眉头,重重的叹息一声,道,“老衲……”

  “够了,你不用再说了,不就是不见清提么?只要他点头,不见就不见了,又算得了什么?你又何必整天将你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身上!”叶子不等法觉说完,厉声的打断了他的话语,‘腾’的一声从蒲团上站起了身子,胸口因激动而上下不停的起伏着。

  她深吸了口气,看着仍旧盘膝在蒲团上的法觉一步步的向后退去,继而飞速的转身向着灵云寺的后山奔去,任那秋风无声的凋零着她的容颜,吹湿了她的脸颊。

  “啊!”

  也不知跑了多少路的叶子就在即将跑回风回峰之际,忽然脚下一个不稳,踩上了青石上生长的青苔之上,重重的摔到了地上,磕破了膝盖。

  钻心的痛苦,在她停顿的那一刻,凶猛的在她的胸膛间流窜,冰冷了她的血液,痛彻了心扉。

  为什么!为什么都要逼她啊!

  遗忘是她的错吗?爱上清提是她的错吗?

  纵然是错,可是清提也是爱她的啊,虽然他从不说破,可是她真的能感觉到的。

  /U酷匠,'网9首●!发t

  他的眼神,他的笑容,他的话语里,皆是不曾说破的情啊!

  可是,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她坐在潮湿的地上,不去管自己的衣衫慢慢的被淤积的雨水溅湿,拼命的用手敲打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去记起早已空白的记忆。

  厮杀、惨叫,刀光、剑影,慢慢的从记忆的深处而来,恍若似在梦境中一般模糊,可是却又不停的颤抖着她的心扉,将她的心瞬间拉进了无尽的痛苦深渊之中。

  那是谁的嘴角挂着一滩的血迹?那又是谁的眼中藏着怨毒的目光?

  想看清那些人的脸,想听清那些人在张嘴之时到底说了什么。可是,就在那些容颜渐渐清晰的时候,突然而来的一块白布轻轻的蒙住了她的眼睛,一只温热的大手紧紧的牵住了她的小手。

  这又是谁的手?

  为何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可是,既然想不想来,为何会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恐惧呢?且恐惧中又有一种无尽言语的恨意呢?

  她在恐惧谁?

  她在恨着谁?

  “丫头,别怕,有我在,抓住我的手你便不会害怕了。”失去了一切视觉的她,忽然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耳边幽喃,声音满是温柔宠爱,带着无边无垠的依靠。

  早已看不清一切事物的她,再一次感觉在黑暗的深处缓缓的走来一个穿着纯白衣衫的男子,那人好似一束开在夜色中的栀子花,暖暖的,温温的,周身四处带着无尽光华,朝着她伸出了手。

  丫头,别怕,有我在……

  那声音在她的耳边细语着,似幻似真,将她心间的恐惧、怨恨尽数赶却,独留了无尽的温暖柔柔的包围着她的心。

  可是,他又是谁?

  他是谁啊!

  “啊……”

  终于,将自己逼的几近崩溃的叶子,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脑袋,仰头长鸣,在天地苍穹间久久的回荡不开。

  为什么,她什么都想不起来?

  伴着那潸然泪下的长鸣声,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一滴滴的往下滴落。她慢慢的垂下了眼眸,形神呆滞的朝着遥远的山峦间看去,明亮的双眸缓缓的黯淡了下来,无声的合上了双眸,身子倒在了地上,再不醒人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