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落,朝阳起,日复一日,天际的星月好似真没个疲倦似的,总是能如约而临。

  伴着晨钟而起的叶子,手中提着一个竹篮子在后山的潮湿之处行走着,红扑扑的鹅蛋脸上的挂着些许的晨露,她也丝毫不以为意,在觉得露水过盛之时,拿自己的衣袖擦干,继续沿着飞泉河畔旁走着。

  两日前,她被僧人们安排在了后山的一处山丘中,这个地方环山饶水,又有百鸟相伴,虽冷清了一些,倒也是个灵秀之处。更好的是,这里长满了好多的果子蔬菜,晨间还能采到些蘑菇,有了这些即便不用人送饭,也不怕被饿着。

  自然,这些都不是叶子她所关心的,她只关心她的清提。沿着飞泉旁的这条崎岖石道攀岩而上,有她想去的地方——风回峰。

  那是清提住的地方。

  风回峰,顾名思义,峰端高耸,背面乃是悬崖峭壁连成一线天之口,只有迎着西风而过的地方有个不算太大的平地,每当入秋深冬时节,风雨格外的重,即便是暖阳高悬、风静树梢之日,在风回峰中依然能感觉到往日残留的风回而过。

  也不知攀了多少山峰的叶子,终于沿着那一道难行的山道,上了风回峰的一线处擦了擦额间的汗水,提着裙摆朝着建着禅房平台处而去。

  “清提,我来了……”她站在禅房外,眯着眼睛笑,伸手推开了禅房的木门向里面望去,“昨日未曾过来,是因为你的那些师叔师伯果真把我安排到了一处山谷中,我找不到路来见你……”

  然而,所有的话语不过是说了一半,便被堵塞在了喉间,心生生的梗动了一下。

  禅房里,是空的……

  叶子愣愣的站在门口,望着空空如也的木屋,慌乱的放下了手中的食盒重新走到了门外,焦急的目光在仅有的方寸平台中寻找他的身影,身子恍然被风吹凉。

  曾几何时,那个每日睁开眼睛就能看见的人,再想见上一面竟如此困难,他可知她住的那个山谷离风回峰要攀过多少的岩壁么?

  他又是离开了么……

  微微的哽咽了一下,她轻轻的拭了拭眼角的泪痕,转身朝着独有的一间禅房里面望去,凝视着里面摆放的一床一铺一木桌,还有面前还燃着的香火的佛像,苦涩的咽了一下气息。

  她轻着脚步走到佛像的面前跪在了蒲团之上,静静的凝望着佛像,梗痛着心扉的说道,“你为什么非得要和我抢他?”

  普渡众生的佛呵,他是否懂过情爱的滋味?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穿过一线天又回的风,透过开启的木门渗近了禅房中,将那寥寥的清烟吹弯了些许的弧线,飘散在眼前。那恍若只在心头深处的祥和诵经声伴着秋风袭来,慢慢的钻进了耳畔中,那么的清晰。

  清提!

  泪痕湿了双颊的她心中猛的的一动,倾刻之间再听不见旁的声音,只有他的诵经声还在耳畔轻轻的飘,落入心头那么的深重。她急急的从蒲团上起身,胡乱的擦拭了一下泪水,奔出了禅房,站在院前闭着眼睛细听着那声音传来的的方向。

  ~&酷pc匠C网,正版{9首x发@

  静默了片刻,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眸,朝着禅房西侧的一座崖壁前看去,抿唇浅浅的笑了起来。

  日暮深,他盘膝在断崖边的一座玄石上,轻合着手掌面对着天地苍穹,在一声声的念着《心经》,深重的秋风拂过断崖四下的乱窜,似乎想将他渺小的身子揉碎在它的怒吼之中。

  叶子双臂紧抱,站在断崖之后看着静坐在苍穹天地的那人,心生生的疼着。

  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呵?

  为何要独坐断崖任凭冷风凋零他的骨血,难得他真的不会感觉到冷么?

  她轻着脚步,一点点的靠近,在他的身后弯腰解下了自己的外套紧紧的裹着他已有些发凉的身子,手臂用力的搂着他的腰,脸颊贴上了他的后背,幽喃的叫着他的名字,“清提……”

  “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而他,恍若不曾感受到身后那人的温度,依旧紧闭着眼睛,微薄的唇瓣一张一合的念着他的佛经,那恬静若水的面堂,似乎再不能被红尘的一切所扰。

  “你的佛,真的那么重要吗?比我更重要吗?”叶子松开了他的腰,挪到了他的身侧坐了下来,双手挽着他的手臂,仰头凝望着他的侧脸哽咽道,“清提,是我的爱让你为难了么?”

  多希望,他还是那个不管是何时,都能带着她远走天涯的他。他们的世界里不曾有所谓的花灯,不曾有所谓的中秋节,不曾有所谓的灵云寺,不曾他的师父师伯,更不曾有这一层层难言的隔阂。

  他们有的是须弥山,青鸾峰,西子湖,烨廷海,有的是日日相随的开心……

  清提不语,缓缓的止住了诵经的唇,睁开了眼睛瞭望着远方连绵的山峦之地,眼中还是那样的平静。

  “我想让你陪着我看日暮初升、夕阳半隐,观天悬星河、繁星璀璨,每日与犬吠蝉鸣相伴,我想要你像以前那样的陪着我,真的就让你这么的为难么?”叶子见他不语,强压着心头的苦涩,再度追问了一句。

  “小僧是佛门中人,本该四大皆空,又何来沾染世俗尘埃?”清提嘴角轻动了一下,风轻云淡的说道,“多谢女施主厚爱。”

  “叫我叶子!你以前不是这么叫的!”叶子伸手扳过清提的身子,凝视着他的眼睛,慢慢的摇着头,低着嗓音的说道,“我不信这三年中,你一点都不曾喜欢过我,哪怕不是男女情爱的那种。”

  三年了,三年是要累积多少个日日夜夜才能拼凑起来的日子?纵然三年前他的人生完全是在佛门中度过哪又如何?那时候的他未曾经历过俗世,而这无数个日日夜夜,是他们彼此相伴的啊。

  她能记得他说话的模样,他有着何样的笑容,他说话的语气是怎样的。她不信,她的说话的模样,她有着何样笑容、她说话的语气一刻都未曾在他心里停留过。

  “不曾。”清提依然在微笑,温和的笑容如同记忆不差分毫。他双手合实,又是瞭望着苍穹说道,“我此一生已入佛门,证菩提,你的红尘是你的红尘,我不会沾染。”

  “不可能的,你骗我!”

  听着他恬静而又绝情的话语,叶子心苍白的疼着,那本该跳动的地方像是被伸进了一只手,将那颗灼热的心摘除,放在掌心揉碎。

  她慢慢的松开了挽住他手臂的那只手,站直了身子,不可置信的摇着头凝视着他,两行清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

  不是说佛是普渡众生的吗?

  她也是众生之一啊!

  那为何佛不度她?

  原来,佛可以度的了天下万物,却度不了将心托付给他的人。

  她就这么的看着又是闭上眼睛念诵经文的清提,摇摇晃晃的向着退了两步,侧目瞭望着玄石下的万丈深渊。

  呵,好深呵,如若说摔下去,她会死的,是也不是?

  “三年前,你不该救我!我的命是你给的,我的情也是因你而生的。如若说一切可以重头再来,那我不要你再救我一次。如若说时光再重回一次,我也不要遇见你,那样便不会爱上你,我的佛。”她望着脚下的万丈深渊,无声的闭合上了眼睛,在闭眼的那一瞬间她眼中噙着的泪花又是摔落玄石上,溅湿了寸土。

  “你……”清提脸色一变,猛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叶子,本该平静的眼中又是一阵深重的波澜。

  她想做什么?

  “我把命还给你,你把情还给我吧,从此之后你信你的佛,我们山水不相逢。”叶子抿唇笑,含泪的双眸中朦胧似月,却又带着深重的决绝。

  她凝视着清提的脸,退到了玄石的边缘,又重复了一句道,“我把命还给你,还给你!”

  这样,便再无人来纠缠他了,他亦可以信着他的佛。而她,在三年前就该死了,不是么?

  只是,痛呵……

  原来爱上佛的男人,竟然会痛到如此的程度。

  她笑着看着脸色开始有了变幻的清提,慢慢的合上了眼睛,张开双臂背对着深渊向后仰去。

  断了吧!

  从此之后,便断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