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22章 恐慌

  “皇上,臣妾喂您可好?”明姬端着那碗‘万福银耳羹’,嗓音软的另人酥麻的娇柔。她不等夏违说话,便舀着一勺子的羹汤递进了夏违的嘴边,喂进了他的口中。

  她扑扇着眼睛看夏违,道,“皇上,好喝吗?”

  “嗯,爱妃喂的自然好喝!”显然那食材此刻被炖的太烂故而无了最初的形态,连连吃了几口夏违都未曾看清那是何物,只是乐的连连点头回道。

  于是,皇帝夏违吃的一脸满足,而坐下的几位后宫嫔妃也低垂头,一口口的喝着,谁也不敢说‘不好喝、不爱喝’等话语。

  一切,和谐宁静。

  “呀!”

  然而就在众人吃的差不多的时候,同样在喝着羹汤的惠贵妃掌心猛然的颤抖了一下,整个碗便顺着手心滑落,‘哐当’一声摔在了地上,啐裂成片片碎片。

  U。更新最a‘快上%酷:匠网c

  “娘娘!”

  “妹妹!”

  “皇上你看……”

  “呕,呕……!”

  宫女、嫔妃猛的一惊变了神色,自然夏违的脸色亦是变得非常之难看,而他怀中的明姬嘴巴一撅便要告状。然而始料未及,众人的话不过是开了端,摔碗的惠妃却捂住胸膛侧过脸弯腰狂吐了起来,本是绝美的脸上吐的几近扭曲,额间甚至冒出了些许汗水。

  “娘娘,娘娘您怎么了?”

  惠妃宫里的宫女吓的腿一软,扶住惠妃的身子在她的身后不停的拍着,舒缓着她的气息,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耳、耳朵,是耳朵……”

  吐的胆汁胃汁都空了起来的惠妃,痛苦的抱着开始萎靡抽筋的胃部,粗重的喘着气息,断断续续的说道。说完之后,犹闲不够的她又抱着自己的胃吐了起来。

  什么?

  耳朵?

  听清了惠妃话语的宫女们,猛的转头定睛朝着摔倒在地上的残羹看去,只见那东西虽早已面目全非,可是仔细瞧着,不是人耳又是什么?

  “哇!”

  此刻,上至皇帝夏违、皇后云峥,下至贵妃、婕妤,都猛的摔开了自己的羹汤,恶心的抱着小腹吐着,将先前吃下的食物带着胆汁胃汁尽数的吐了出来,几位胆子稍小的,吓的早已抽过了气。

  “来人,把他关起来,把这个狗奴才给朕关起来!”终于平复了气息的夏违,愤怒的指着送汤传旨的太监,咬牙切齿的说道,“还有,廷尉府……”

  “陛下息怒啊,万一是有人陷害兄长呢?青州至此有千里之路,一碗羹汤送进宫里也该凉了啊,可是方才那羹汤还是热的,分明是有人要陷害臣妾和臣妾的兄长啊!”

  光顾着喂夏违故而半口未吃的明姬,此刻是诸多嫔妃中最冷静清醒的一个人,她飞速的转了一下心思,不等夏违说完便‘碰’的一身跪在了地上,流着泪的看着他,楚楚可怜的哀求道,“是臣妾喂着皇上喝的,皇上要杀要剐处罚臣妾吧,都是臣妾扰了皇上的寿辰,扰了皇上的兴致,臣妾罪该万死!”

  “罢了,朕也知道非你所为,起来吧。”夏违看着明姬精致的小脸,长长的吸了口气,瘫软的靠在了龙座之上,无力的喘着气息。

  这碗人耳汤,莫名其妙的让他联想到半月前的那颗油炸头颅。故而,他又怎会不明白是人刻意为之?

  只是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明珂他不敢下结论,毕竟那明珂虽是自己爱妃的兄长,更是夏靖留下的臣子。

  “陛下,您不怪罪臣妾了?”明姬秀眉轻蹙,哭的梨花带雨的看着夏违,哽咽道。

  “此事无你之事,朕明白,别多想。”夏违捏了捏明姬的手,抬手拭去了她脸上的泪痕,转头对着殿下吐的面色苍白的众人,挥了挥手道,“都先行退下吧!”

  “诺。”众人求之不得,皆都在各自殿中的宫女太监搀扶下,退出了属于明姬的风华殿。

  深夜子时,本该就寝的宫殿之中此刻却是满是摄入心扉的气氛在流窜。那人眉头紧皱,在龙椅前来回走动着,捏着两本文书的手也更是在不停的打颤着。

  是谁,到底是谁!

  油炸头颅,福寿银耳羹,到底都是何人送的!

  一个又一个的人影在脑海之中来回闪动着,每一个人的容颜都是片刻恭敬,又是片刻好似暗藏杀机,在暗中窥视着何时行刺他。一瞬间,那些群臣好像都不值得相信了,因为此刻在他的脑子中,竟无所遗落一人!

  是谁,到底是谁!

  那声音在咆哮呐喊,每喊一声心间的恐惧便深一份,耳边早已遗忘的厮杀惨叫之声又起,飘满了宫殿的每一个角落。

  “八皇弟,朕自认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害朕?为何……”

  “八皇叔,为什么啊!为什么!”

  “乱成贼子,我卫少君若不死,他日必定取你狗命!”

  “奉送龙谷关总元帅齐河头颅,五年之内昏君便是下一个齐河,望自珍重!”

  眼前回荡的,耳边嘶嚎的,皆是满是怨恨的话语。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逃避,不想去听,然而亦是无用,那声音忽远忽近的回荡在耳畔间,几近把他逼疯。

  皇宫膳食、物件都有禁卫重重把关,到底是何人能越过这些禁卫军的严守,将东西直接的呈送到他的面前,到底是谁啊!

  难道,连护着他的禁卫军都不可信了?

  这个念头刚起,那本该是九五之尊的他,竟然觉得他身处的皇宫竟无一处是安全的,他的脚下,他的后背,他的头顶,他的卧榻之下,好像都是在暗藏杀机一般!

  这种感觉,足以让人崩溃!

  不对,这是心理战术,那人只不过是想要他自己先行慌了神,否则为何要在那日送头颅的时候,在信纸上写上五年之期?

  他们想折磨他,他们想要让他活在对死的恐惧之中!

  猛然的想通了这一点的夏违,目光泛起了阵阵的幽寒,本是颤抖的手赫然稳了下来,转身将手中的两本文书拍在了书桌之上!

  一定是这样的!

  “传韩铭!让他带着罗刹五卫来见朕!”夏违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猛然的转过了身子,眼中的杀机大剩。

  他要杀!

  杀光那些有嫌疑的所有人!

  宁可错杀,绝不能放任一人!

  “还有,搜寻卫少君和珑茹公主的人手,必须加大力度,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