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清提心中一惊,猛的睁开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许久都未曾反应过来。

  “我不管,你可以信着你的佛,而我亦可以信着我的佛。”叶子对视着清提的双眼,用力的将他的模样刻在了自己的脑海中。她伸手握住清提的手,那嗓音轻的似乎只在他面前低喃道,“我爱你,我的佛,你是我的佛。”

  “不,不……”

  片刻的愣神后,清提猛的甩开了她的手,再度转身背着她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佛像前双掌合实,一声声的念着佛家《心经》,试图想让自己的心再平静一些。

  “你记住,你若是去做那个劳什子方丈,那我就去尼姑庵出家,等过个一年半载的,在灵云寺对面的那坐山头上开个尼姑庵,做个尼姑庵的庵主。反正,我就是不要你丢下我,谁要你三年前救的我!”

  叶子望着清提的背影,在心中回味着还依旧残留在唇瓣间他的气息,捂住偷笑着,却又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本已出家,不愿再踏足红尘,你又何必如此执着?又何故来扰这佛门清修?”清提止住了诵经了唇,无奈亦是无法的回了她一句。

  只不过,此刻他这话语中,夹杂着的是一丝无名的愤怒吗?

  “那是你的不愿,不是我的不愿。而我的红尘便是你的红尘,不是你不想踏入便可以退让的。你先休息,这个地方看起来挺冷清的,我明日再过来陪你,顺便给你带些饭菜过来可好?”叶子眼波一翻,兀自肯定的说着。

  “明日自会有寺里的人过来,你该去后山修行了。”清提清冷着嗓音,一言便回绝了叶子的话语。

  然而,叶子似乎是不曾听见他的话语,眉眼弯弯的凝视着他的背影,一步步的向着后退着,待到出了他的禅房之时,她再度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面色带笑的提着裙摆向着回寺庙的小跑而去。

  人走了,风回峰的禅房中也静了下来,独还剩了那木鱼在‘叮咚叮咚’的敲着,平和的经文在低低的诵着。

  佛家心经……

  夜愈深,秋风深重,从窗台钻进,摇曳着木桌上的烛火。乍然之间,那秋夜在经文的幽喃之际,似乎更深了几份,漫天翩飞的落叶又在窗外飘起,落了满院。

  秋自叶飘零,叶、飘、零……

  ※兖州,皇宫,风华殿。

  秋风起,夜微凉,皇城的后宫中却是一片阑珊的灯火高悬,轻纱红绫挂满了整座奢华的庭院。月光、星光凌乱交错,映着人间灯火,伴着歌舞玄乐,果真如人间仙境一般,让人沉醉不得自拔。

  月色下,红灯中,轻纱里,她似仙子般的挥动盈袖,形态狭长却勾人十足的丹凤眼媚似妖姬,若有若无的扫过了端坐在正席前那个身穿明黄色的男人身上,暗传着魅惑了身心的秋波。

  “绣花红、月娥娇,红妆敷、绫罗垂,千千结锁君心意,红烛下、纱半遮……”

  脆弱黄鹂轻鸣的歌声,在盈腰嬛嬛旋转时从她的口中吟唱而出,如雨露滴落初春,润入耳畔。

  那本是一国之君的他,看着她的舞,听着她的歌,整个魂魄似在一瞬间被她勾住,再也移不开些许。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她,只有她……

  曲终、舞停,那妖姬盈袖一抖,娇嗔着嗓音在夏违面前盈盈叩拜,道,“臣妾无德无才,唯有一舞敬献恭祝陛下寿辰,愿陛下寿与天齐,万岁万岁万万岁,还望陛下莫要嫌弃。”

  “爱妃此舞只因天上有,人间哪的几回闻?”夏违急忙走下席位双手相搀,紧紧的勾住她的腰身回了自己的龙座之位,让她依靠在自己的身侧坐了下来,宠爱的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亦不去管此刻那个坐在正宫皇后之位的六宫之主皇后娘娘。

  “是啊,明姬妹妹的舞当年可是艳绝青州~,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啊,自然能讨得陛下的喜爱,说实话我们这些做姐姐的自是惭愧啊,你说呢皇后娘娘?”坐在后妃席位上的一名作红色贵妃衣衫的女子,捂嘴一笑客气的说道,话语里却是暗加讥讽。

  什么东西,进宫之前乃是舞娘之身,又是先皇夏靖冷宫后妃而已,也不知用了何样的狐媚子手段,才重新翻身入主了如今的后宫。

  “惠贵妃妹妹说的是,明姬既能让皇上欢心,也是臣妾们的福泽,本宫自然也替皇上开心。”皇后云铮微微一笑。既能稳坐后宫之位,又岂能听不出何人的言语中有何意?

  想让她出头说话?别逗了!

  云峥故作不知的端着酒杯起身,对着夏违弯腰施礼道,“皇上今日大寿,臣妾敬陛下一杯,愿我周国永世安昌。”

  说罢,她脖子一仰,便将手中的酒一干而尽。

  “皇后好酒量,来,都一起喝吧!起舞,奏乐!”云铮亦是知夏违心性,几句言语便哄的夏违又是爽朗的笑了出声。

  一言落,早已侯在一旁的舞姬们抖着盈袖,伴着乐师们演奏的乐声,翩然起舞。

  “奴才叩见皇上!”就在诸多嫔妃给夏违贺寿之际,一名太监上前行礼。

  夏违不解的问道,“何事?”

  “廷尉府命人给陛下送来了福寿银耳汤,此刻还是热的,陛下这是……”太监低垂着眼脸,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夏违说道。

  “哦?陛下,是臣妾的兄长送来的!”窝坐在夏违怀中的明姬眼眸一亮,脸上挂满了浓浓的笑意,娇滴滴的说道,“兄长如今被陛下派遣青州,如今他不远万里的送来这碗羹汤,也是应了君贤臣敬之言啊,皇上果然是备受群臣爱戴呢。”

  “你就会哄朕开心,瞧你这嘴甜的。好~,等明珂回京朕自然有赏,把福寿银耳羹呈上来吧。”夏违伸手点了点明姬小巧的鼻子,吩咐道。

  “诺。”

  太监徐灿应声而下,挥动了一下手中的扶尘,迈着轻盈的脚步上前将宫女呈上的‘福寿银耳羹’端过,放在了夏违的龙案之上。

  “咦?皇上,兄长还有文书递呈呢!”明姬的视线稳稳的落在了摆放着羹汤的托盘之上的那本文书上,诧异的伸手拿过,仰头看着夏违。

  “拆开看看。”夏违微微一笑,同样面带好奇的看着明姬手中的文书。明姬点头,动了动如青葱般的玉指拆开了文书,看了一眼后,丹凤眼宛如月牙般的说道,“皇上,兄长是说了这碗羹汤的食材。”

  “哦?不是银耳羹么?是何食材?”夏违问。

  “兄长说,此食材万里挑一,世间虽常见却又无人能轻易得之。他这是冒着万般险阻帮陛下收集的食材,一共六十只,筹足了三十对整,六三、三六,便是三十六,特意为陛下的三十六岁生辰准备的呢。”明姬解释了文书上面的话,急不可耐的放下了文书抓住夏违的衣袖,撒娇道,“皇上,既然是兄长如此费心,那臣妾觉得陛下应当与几位姐姐们分赏一切,可好?”

  R酷匠网$=唯;一正《P版◎,2其&他都z是F盗R版

  “你啊!依了你了!”百般宠爱明姬的夏违,笑的眼睛几欲眯成了一条缝。明姬闻言,拿着调羹先是给夏违盛了一碗,继而吩咐宫女给各宫的娘娘们分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