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施主,放手吧,小僧早已剃度出家,再不可能被红尘世俗牵扰,也希望女施主能够静心在后山禅院中潜修佛法,再不去理会俗世。”清提继续平缓着嗓音,直视着墙壁上的那个巨大‘禅’字劝解道。

  “潜修……佛法?”

  心疼的恍若是窒了息的叶子,听着清提清淡而决情的话语,慢慢的松开了搂着他腰间的那双手,摇摇欲坠的向后倒退了几步,转身无力的扶住了禅房中仅有的那只木桌。

  这三年,她是开心的,纵然时常被噩梦缠绕,也是开心的,因为有他在。而他这三年中纵然只是用那双宛若温泉的眼神看着自己,从未有过大悲大喜之色表现,他心里也应该是快活的。

  因为那只属于她和他两个人的世界。

  不曾想,这所有的一切,都抵不过他的一句‘潜心修佛’。

  “阿弥陀佛。”清提慢慢的转过了身子,望着痛苦绕满容颜的叶子,双手合实弯腰做了个佛礼后,便再不去看她,而是端坐在摆放释迦牟尼佛佛像前的蒲团上坐了下来,一声声的念着佛家《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叶子双手无力的支撑在木桌上,侧目看着念诵着经文的清提,贝齿颤抖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跟着他喃喃的念了一句。

  好绝情的佛呵……

  《看正2%版章nt节O上E(酷匠s"网

  她深吸了口气,紧握双拳的直起了身子,行到清提的身侧停了下来,也拉过一张蒲团盘膝坐了下来,愣愣的看着香案上摆着的佛像,心中苦涩一片。

  本感受到情爱的时候,她是兴奋开心的,甚至在回忆着往日的情形时还有着浓浓的幸福感。可是为何仅仅在一夕之间,会变幻这么多?

  她的清提再不属于她,而是属于眼前这个嘴角带着慈爱笑容的他。可是这个他根本不在他的身边逗留过,又凭什么来抢走与自己日日相随的人?

  看着佛像刻着的笑脸,叶子的眼睛一眯,嗓音骤然变冷,低沉着嗓音对着释迦牟尼佛的佛像冷冷的说道,“我恨他!”

  “恨只会让你自己更加痛苦。”清提闭合着眼睛,也不管她这句话是对着谁说,只是缓缓的开了口,嗓音惊不动半丝烟雨。

  “我恨他!”

  叶子眼波瞥动,视线从佛像的身上移开,直视着清提的脸,‘腾’的伸手指着那尊佛像,对着清提沉着嗓音重复了一句。

  “你!”

  这时,清提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眼便对上了叶子含着恨意的眼睛和那根指着佛像的手指,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

  “恨会让人痛苦,爱会让人快乐的,是吗?”叶子将清提的神色变化完全敛收在了眼底,慢慢的放下了手指,温着嗓音说道,“你别否认,这是佛祖说的。”

  “是。”清提果真没有否认,点头道,“但那爱是大爱,对苍生的爱,而不是一己私欲的爱。大爱会让人心若明净,不染尘埃,而私欲的爱则会让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从而生万般痴嗔之像。故而,佛爱的是万物,是天下苍生。”

  “佛爱万物……”叶子扑扇了几下眼睛,目光至始至终都未曾离开清提清澈的目光,眼中的滋生的恨意也在对视着他透彻的目光时隐退了下去。

  就这般的静默了片刻,她抿唇浅浅的笑着反问道,“既然佛爱万物,那我呢?佛爱我吗?”

  “你……”

  “告诉我,我的佛,你爱我吗?我也是万物之一啊,你也该爱我的。”那笑一瞬间变得轻盈,含着笑意的双眸中慢慢的有泪光闪动,在灯火的照耀下美丽又朦胧。

  若是佛爱万物,那她也是万物之一,不是吗?

  “不……”清提眉头一簇,猛的低垂下了眼脸,微别过了头不再去看她,道,“我此一生早已踏进了佛门之中,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是佛爱万物吗?”叶子含泪,却倔强的不肯凝噎出声。

  清提不言,只是对着她沉默着。

  他是出家人,出家人便不得犯戒。

  “说爱我,我也是万物之一啊!”叶子见清提不语,轻咽了口气息,猛的张开了双臂,紧紧的投入了他的怀中,仰头凝视着他的脸,一声声的呓语着,“你说啊,说啊!”

  说着,说着,强忍的泪水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而下,滑落了微张的嘴唇中,却又被在哽咽之时下了喉间。

  那滋味,好苦,好涩……

  “你……”

  清提眉头紧锁,垂眸看着泪眼朦胧的她,不停的摇着头,手搭在她的手上就要去扳开她的手。

  然而,那双手却是越扳越紧,如何也扳不开。

  “你知道么?你说你的心中有佛,我的心中也有佛啊。”叶子浅浅的笑着,仰头看着他的脸道,“而我的佛,便是你啊,在三年前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我的佛。”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三年前的事情本有起因,只不过……”躲亦无法去躲的清提,双手扣住叶子的手腕猛的扳开,迅速的向后退了几步,神色复杂的看着她,然而那话仅仅是说到了一半,却再无法接下去言语。

  那是他承诺守住的秘密,怎可说破?

  “只不过什么,你说啊,你若说得出一个能让我死心的理由,我现在就离开,再不纠缠你!”被他推开的叶子,一步步的向他再度逼近,誓不休的追问道。

  “……”

  清提深吸了口气,眉头越皱越紧,本该干净透彻的双眸中波澜起伏。他猛的转过了头,再度背对着叶子,闭上了眼睛念着佛经。

  “三年前的事情我不曾记得,或许曾经我拼了命的想想起来,可是一次次的被你的言语劝住,而后终于我也不愿再去想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何事会让我的记忆全失,因为不管怎样,我知道你都会在我身边守着我的。”叶子轻轻的靠近了清提,又是搂着他的腰,精致的鹅蛋脸贴着他的后背,闭着眼睛凝听着他的呼吸声呓语道,“可是,你若想让我死心,便给我一个死心的理由,抑或是你真的知道三年前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何事,从而不得不逼着你带着我远走他乡,流离深山。”

  “……”清提听着叶子的话语,微微的张合着嘴唇,却是只言未有。而他在沉默,身后的那人忽然抿唇轻笑了起来,慢慢的松开了他腰间的双手,转身行到了他的面前看着他轻闭着眼脸的容颜,轻轻的唤了一声他的名字,“清提,你说啊,说了我便死心。”

  “……”意料之中,他还是不言。

  “呵……”

  他不说,叶子也不再逼问他。她静静的凝视着清提的脸,看着挂在眼脸上卷舒的睫毛和那还在轻诵佛经的唇,眼波中流转着动人的眷恋。她轻吐了一下气息,几乎是无所预料的踮起了脚尖,粉唇朝着他的唇瓣靠近了一些,更近了一些,最后稳稳的落在了他的唇瓣之上浅吻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