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昏黄,油墨香,一轮明月照苍山。

  清提独自一人,盘膝坐在油灯之下,提笔对着泛着黄晕的灯光,一遍遍的默写着经文,恬静的脸庞似水轻柔。

  忽,一阵夜风穿过半开的木窗钻了进来,那烛台上的灯芯忽明忽暗的跳动了几下,几只飞蛾背着风,迎着光亮向着灯芯深处扑去。

  清提抬眼朝着灯芯处看了一眼,轻轻的放下了手中的笔,转身从木柜中翻出了一只泛黄的沙罩罩在了烛台之上,薄唇微抿了一下,浅浅的笑了笑,继而又垂眸继续默写着经文。

  爱惜飞蛾沙罩灯……

  一路小跑的叶子,气喘吁吁的跑到了那间禅房前,一眼正好看见他正在拿着纱罩罩起了纱灯,忽然忍不住的捂着嘴唇笑了起来,左心房的角落暖暖的,柔柔的,亦酥酥的。

  她呵,喜欢的便是他这个样子,爱惜所有的美好,所有的生命,哪怕渺小的如同飞蛾也是一样。

  他不是至小生在佛门么?也许正是如此,他的骨血里好像都被熏染上了佛的气息,明净如琉璃般的心仿佛沾染不了半丝的尘埃。

  她在黑夜中,凝视着油灯下的那张脸,感受那独属于他身上的气息,久久的移不开视线。又是许久之后,她尽力的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气息,慢慢的走到他的禅房前推开了木门,走到他的身后停了下来,望着他不言不语。

  默写经文的清提自然也听见了有人推门而入,他只当是先一刻给自己送药的惠通,故而微微一笑放下来笔,话说之间慢慢的回头看去。“惠通师兄,你怎么又回来了?清提无事,还请师兄先行回去休……”

  话语还未说完整,那平和的目光便径直的落在了叶子身上,所有的话语瞬间卡在了喉间。他微愣了片刻便恢复了往常,看着叶子问道,“你怎么来了?”

  》E酷匠ij网首(发k

  来时法觉说了,给她在深山建一座禅院,让她在那里住着。

  “我来看看你。”

  叶子扑扇了几下眼睛,眉眼弯弯的笑了起来,走到了清提的身边坐了下来,就这么的凝望着他的侧脸,再也不想移开视线。

  “夜深了,你该去休息了……呃……你!”

  清提淡淡的看了眼叶子,继续提笔默写着经文,嗓音轻的好似云烟在飘。然而他的话语又是未曾说完,本坐在他身侧的叶子,双手挽上了他的右臂,头落在了他的肩头依靠着。

  始料未及,因为相处了三年,她也未曾这般过!清提眉头一皱,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往边上让开一些。

  “清提,你怎么了?”

  叶子感受到清提的动作,脸颊慢慢的在他肩头移动了一下,下颚搭在他的肩头凝视着他的侧脸,精致的小脸上微带着依恋的粉红。

  “叶子,你我男女有别,更何况我本是名出家人。”清提低着嗓音,平静的劝着眼含依恋的她道,“更所谓……”

  “可是,我们以前就是这般相处的啊,那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多好啊。”叶子再度打断了清提的话,不以为然的回道,在心中回忆中曾经他带着她住在深山荒野时的情形。

  “那时候你未曾有过愈礼之举,你我皆是以礼相待,可是你现在……,叶子,你先放手再说!”清提皱眉,放下了手中的笔,反手去扳挽住自己手臂的那双手。

  “可是清提,你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滋味吗?”被清提推开的叶子抿唇一笑,顺手从他的后背搂着他的腰,精致的小脸贴着在他背上,轻轻的合上了眼眸呢喃道,“以前你从来都没和我说过男女有别,所以我也不知什么是男女有别。我只知道这样的抱着你,我很欢喜,你别推开我好不好?”

  “叶子,小僧早已剃度,世间万般皆有佛性,你迷恋的不过是同芸芸众生一般的表现而已。”清提猛然起身,单手起礼对着叶子劝解道。

  “你胡说!我喜欢什么难道我不知道?”本是挂着晶莹笑意的叶子,看着此刻明显的与她隔着些许距离的清提,嗓音开始颤抖起来。

  都是一样的,都是一样的!

  他和那个老和尚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你是不是真要去做那个方丈之位,再也不要我了?”叶子凝视着清提平静的脸色,一步一步的向他走近,哽咽着问道。

  他来之前说不是的,可是这不过是一日还未到而已。

  “我佛有言……”

  “不要再说了!那是佛祖说的,不是你说的!”

  清提看着叶子眼角的闪动的泪花,眉梢轻敛了几下,再度想开口劝解她。可是却叶子抬手将耳朵一捂,大声的喝出了声。

  什么都是佛祖说的,什么都是他师父说的!

  她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一步步的逼着他向后退去,最后逼的无路可退,他猛的转过了身子背对着她双手合实,轻轻的合上了眼眸。

  “你为什么要出家?”

  叶子站在他的身后,凝视着他的背影,低低的哽咽了一声问道。

  “俗世间的一切早已有定数,而我自打出生的那一刻便踏入了佛门,清提这一生便只是佛门中人。而红尘中的一切纷扰皆与我无关,我生入佛门,死入佛道。”

  清提闭着眼睛,声色平淡的回道。

  听着清提静的恍若惊不起一丝波澜的言语,一阵钻心的痛苦窒息叶子的心房,她咬唇,一字一句的追问道,“红尘中的纷扰与你无关,那我呢?我也和你无关么?这些年你为何要带着我远离寺庙,远离尘世?”

  “佛曰凡事皆有因果,当年之事自然……”

  “清提,我后悔了,我后悔了!我不该要你带着我来陈县看花灯,不该向往着那些本不该属于我的一切,我们就当陈县的一切都未曾发生过好不好?你带我走,我们还像以前那样,一个地方住久了,厌倦了就换一个地方住,我们去须弥山,去青鸾峰,去西子湖,可好?”

  又一次的,叶子打断了清提的话,她双伸过他的腰身,从后背紧紧的搂着清提的腰,喃喃的呓语着。

  这是三年中从未曾有过的慌乱。

  “世上本无后悔药,又岂能由得从头再来?阿弥陀佛,女施主放下吧,所谓花亦非花,雾亦非雾,女施主不过是在贪恋如昙花一现的美景。”清提任凭着身后那人抱着自己的腰泪湿了衣衫,嗓音也还如同看尽俗世变迁的平静,掀不起一丝的波澜。

  女施主……

  他叫她女施主!

  纵然清提的话语说的再多,叶子也不想去听,他所有的话语都转变成了‘女施主’三个字,如同被施了魔咒般的回荡着。

  他不再叫她叶子,他叫她女施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