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暮远,夕阳临,转眼又是黄昏时分,暖阳由红转换化成了一轮血色般的残阳,隐向山头。

  -…更》新Su最h快y》上酷匠$网Z

  还是灵云寺后山的院门,还是那个枫林,那一片片本就如火般的枫叶在血色残阳的照耀下,仿佛被蒙上了一尘红纱一般,在秋风吹荡中如红衣少女踏空飞舞。

  晨间亲眼送着清提上了峰顶的叶子,此刻独自依靠在山道边的一颗枫树旁而坐,时而朝着路的尽头望去,时而头靠在树干之上,仰头看着那天空那轮如血的残阳,一颗如被蚁所噬。

  一天了……

  他从清晨顺着小道上了峰顶,就不曾再回来过,如今转眼便是一天了。她从他离开之后便守在这里,一直等啊等的,也是一天未曾见过他的身影了。

  他说过的,长老找他有要事相商,等事情说完了,他便来找她说她的事情。可是为何一天还不曾看见他出来?那些老和尚找他要说什么?

  心中想着,愈发的煎熬难耐,昨日方丈法觉的话又清晰的在她的脑海中徘徊,拼尽全力也赶不下心头。

  他们叫清提去,会是逼他做那劳什子掌门,逼他再也不准带她行遍天下么?

  就这般胡思乱想着,即便是一日未曾吃饭,腹中早已饥饿难耐也不想去管它,仍然守在归途的路上等着他,希望能在蜿蜒的山道尽头,再看见那个住进心头的身影。

  可是……

  血色残阳逝去,夜幕又浓,随着第一颗星辰隐现之后,漫天的星斗皆都亮了起来,一颗颗的都似璀璨琉璃,挂在深山的顶端,近的恍若伸手可摘一般,那么的美。

  可是,纵然此刻的夜色再美,叶子也无心再去欣赏,早已忘穿了秋水的眼,还守着那条路痴痴的等,心中苦涩成片。

  他还是没有回来……

  望着那空荡荡的路,感受着无边无垠的黑夜沙哑,她的眼眶慢慢的发热湿润,却是紧咬着朱唇倔强着,不肯让自己的泪水落下。

  也许,他真的是有事的,那些老和尚们还不曾让他离开而已。

  “呼……哗……”

  黑幕更浓,秋风更狂,再不若黄昏时的柔和,凉意层层的裹心而过,冰冷了本就不热的心。耳畔边,太多的虫萤暗鸣,伴着呼呼的夜风,格外的渗人。

  “清提,你在哪里?唔……”

  叶子双手抱膝而坐,从未有过的恐惧在心中萦绕。这些年,她虽多半跟着清提在深山中生活,可是不管是多黑的夜,多重的寒风,总是能在她感受到恐惧不安之时对上清提干净透彻的眼神,所以她也从未曾害怕过。

  可是,此刻,他呢?又在哪里?

  他可知,她真的很怕很怕,怕看不见他。

  因为在黑夜里,她看见的早已不是那深沉的月色,而是太多的场景交杂,其中好像还有人在她耳旁撕心裂肺的哀嚎着,痛哭着。

  那哽咽的声音,一声声的随着夜风回荡,四处飘散,继而淹没不见,却再也不见他往日之时,他慢慢的在夜色中向来她走来的情景。

  “清提!”

  叶子咬唇,终是不再等待,站起了身子揉了揉早已坐的麻木的双腿,轻吐着气息忍着心间的恐惧,顺着崎岖的山道向着闪动着微弱灯火的峰顶而去。

  峰顶禅院,毫不曾意识到外面有人接近的几名老僧,团团围着一盏油灯而坐,在窃窃的细语着,苍老平缓的声音中却又透着几分无奈。

  “冤孽啊,当初卫施主带着珑如公主前来寻到清提之时,我便有预感事情有变,是第一个反对之人,如今这些年过去了,也不知再做今日的决定是是错。”

  “师兄这也不能怪你,当年之事除了方丈师弟,我们都有份。我佛慈悲,只是救一人与救万千人,也该有个取舍。若是那一日等我们西归而去,佛祖怪罪,便怪罪我吧。”

  “……”

  那声音一句句的,皆都稳稳的钻进了叶子的耳畔。她站在禅院前,听着里面几名老僧的对话,秀眉不知觉的拧了起来。

  他们这是在说什么?

  什么错与对的?为何这些人说话这般奇怪,即便是忏悔也不肯将事情的原委道来呢?

  还有,此刻里面为何只有五名老和尚,为何不见清提的身影?

  而他们说的那个珑如公主又是谁?为何她听着这个名字那么的耳熟,且又有一种莫名的抗拒。

  她在抗拒什么?

  然而就在她朝着禅院又靠进些许,准备细听之时,本是微阖着眼睛听几位师兄谈话的法无猛的睁开了眼睛,喝了一声,“谁!”

  “呃……”

  此声惊了说话的几人,自然也惊动了禅房外的叶子。她心中一慌,本能的朝着四下看了一眼,身子一侧便钻到禅院中的一个水缸之后,心跳如飞。

  “支啦……”

  一声木门开启的声音传来后,几名坐在蒲团上的老僧皆都相继走出了门外,举目朝着禅院四处看去。

  叶子躲在水缸之后,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轻轻的拿手按住自己的胸膛,同时也在心间极速的想着,万一自己被老和尚看见该编出怎样的借口来回他们。

  “师兄,是一只受了伤的白头翁。”

  她多余的念头仅在心头一扫而过的时候,法无先行开了口,从禅房的门口捧起了一只白头翁,翻动着它的羽翼看了一眼说道。

  “是翅膀受了伤,先行进屋吧。”

  几位老僧相视了一眼也不再多言,皆都转身退回了禅房中盘膝坐了下来。

  木门关,躲在水缸后的叶子长长的舒了口气,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她轻着脚步走出,隔着很远的地方探头探脑的向着半阖的木窗看去。

  本是在说话的几名僧人也不再说话,而方丈法觉则拿着药水往白头翁的翅膀上小心涂抹,那神情好似惶恐再让白头翁二次受伤一般。

  她再次确认了,清提不在这里……

  她失望的轻叹一声,轻着脚步失落的退出了禅院,独自一人坐在了禅院外的树桩之上,仰头瞭望着天际任然圆满的明月,秀眉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恍惚时间,他的脸藏在了月中,慢慢的在她的双眸中隐现,深入了心房中流淌。

  “清提,你去了哪儿了?”

  微微的一声低喃,从她的口中幽喃而出。她手托着腮坐在木桩上,揉了揉饿的发慌的肚子,落寞的起身想顺着来时的路而归。

  忽,她眼角的余光稳稳眼前的道路上,本是黯淡的双眸间一片诧异之色。

  眼前,这蜿蜒之路的尽头,分明是交叉了两条路口。一条是通往她来时的路而归的,而另一头……

  她强按住砰然乱跳的心,转身向着另一条岔路的深处遥遥望去。只见在那黑幕的尽头,一座山峰静伫,点点火光似萤火闪动,深陷眼眸。

  原来,这里还有另外一条路!

  望着那恍若隔世的亮光,叶子瞬间激动、疯狂,她再也顾不得多想,提着裙摆小跑着向着泛着光亮的山峰而去。

  他一定在的!一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