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盏香炉点燃,熏的檀香味四溢,飘满了每一个角落。绕过片片似火的枫树林,清提终是行到了山顶最深处的三间禅院前停了下来,双手合实,对着紧闭着木窗的禅院行了一礼,恭敬的说道,“弟子清提,拜见诸位长老师伯。”

  话音落罢,微风席卷,一片枫叶从头顶飘落,跌落在清提的身侧,发出微弱的声响。

  然,整个深山的三间禅院内,此刻除了叶落之声便再无了动静,唯有那呼吸声轻盈一些,再轻盈一些……

  “弟子清提,拜见诸位师叔师伯。”静默了片刻之后,清提又是弯腰对着禅房的木门做了一个佛礼,稍微的加大了些许音量。

  静默,又是一阵淡淡的寂静在深山中萦绕。

  片刻寂静的喧哗后,忽然从里间的禅房内传来一声微弱的咳嗽声,紧接着是一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传来,道,“阿弥陀佛,进来吧。”

  “是!”

  这时,清提才直起了身子,放轻了脚步上前推开了禅房的木门而入,向里面之人行礼看去。

  此刻,在禅房里面摆了六张蒲团,最外面的那张蒲团是空的。而其余五张蒲团上都盘膝坐着一名须眉皆白的老僧,他们身上皆都披着深褐色的僧伽梨袈裟,双目都微微轻闭,好一副弥勒端坐的模样。而坐在最前面的是清提的师父法觉,围坐在他身侧的几名老僧便是清提的几位师伯师叔,分别是法相、法莲、法生、法无。

  “你来了。坐下吧。”

  酷‘=匠网{Z首发Y

  法觉微微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眼余毒未清,脸色仍旧有些苍白的清提,朝着那张空着的蒲团上示意。

  清提应然盘膝而坐,双掌合实看着皆都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的老僧们,恭敬的问道,“弟子清提见过师父与师叔师伯,但不知几位师叔师伯今日叫清提所为何事?”

  “清提,时光匆匆,自当年你从庙中一别,已是几载逝去?”众人相视了一眼后,大长老法相缓缓的开口问道。

  “回师伯,三载了。”清提回。

  “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然而当年之事却有万不得已之因,故而诸位长老不得不做出那样的决断。如今三年已逝,你独身带着那女施主流离尘世,实属不妥,你可有想过做何打算?”法觉眯着眼睛,抬手捋了捋下颚间的白胡子,细细的打量着清提的脸色。

  “当年之事,清提确实万不敢有半点微词,然而如今若是几位长老还是觉得不妥,那么清提也只得……”清提刚要开口回法相,然而话语只不过是说了一半,法觉却突然开口打断了他的话,平缓着嗓音说道,“你来之前,为师也已和几位长老商量过,并非是留她不妥,只是这庙宇中留着一名女施主确实会遭人耳舌。为师曾与那女施主说过,愿意在后山建上禅院一座,只要她不在踏出俗世,不在问津昔日过往便可。”

  “呵……”

  闻言,清提眼波微动,浅浅的欣慰之意悄然从眼中流淌而过。他合着手掌,低声回道,“我佛慈悲,既然几位师叔师伯愿意收留叶子施主,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弟子一切听凭长老师父们安排。”

  “既然如此,那还有一事。”众位老僧又是环视了一眼后,坐在侧首的三长老法生道,“三年前,你离开寺庙乃是十九岁,本不过是受了沙弥之戒,尚不足受我佛之中的大乘比丘之戒。而转眼韶华逝去,如今你已二十又二岁,还仅是未曾受大乘比丘之戒的沙者,如今叫你来的另外一事,便是商量一下看何时为你受大乘比丘戒。”

  大乘比丘戒……

  清提安静的听着法生的话,轻轻的垂下了眼脸,那一张灵秀的脸上还如往日的平静,无波无谰。听罢,他点了点头,“一切,但凭诸位长老安排。”

  佛中的大乘戒比丘戒,在两年多前他就该受了,如今晚了两年,也是无异议的吧。

  “那好,既然一切你都无异议,那五日之后便与佛堂为你受戒。等受戒之后,你师父也有心归隐,你便将本寺的住持之位接任而去吧。”法相满意的点了点头,捋着白须长念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师父!师伯!”

  话语刚落,清提的眼波一动,猛的抬眼看着一脸平静的几位长老和自己的师父,眉头微蹙。

  “此事在你未曾归来前便有定论,你说不曾做过有辱佛门之事,几位长老们都信你。而你已归来,便是最好的契机,你便不要再推阻了。”法觉微微一笑,不容置疑的说道。

  “可是,师父的身子尚且还好,何谈归隐?且弟子清提年岁尚轻,还不足以向着佛祖说弟子已然参透佛法,又岂敢接任住持之位?还请……还请师父和诸位长老们相商相商再行定夺也不迟。”清提敛眉,低着嗓音回着,脑海中也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先一刻,那人扑在怀中痛哭的模样。

  “佛法无边,又岂是一时两时能轻易参透?为师修行了一生都不敢对着佛祖说为师也已参透浩瀚佛法,岂言是你?你自打出生便是为师亲自所教,资质与悟性、心性皆属上乘,是潜修佛法的不二人选,为师与几位师叔师伯相信,日后你对佛法的造诣定在我等之上,所以你也无需再行推脱之词。”法觉摇头反驳清提的话,说的头头是道。

  “可是……”清提哑了个口,半响无言。

  “还有,既然那女施主的容身之处已有安排,日后也无需你再记挂。为师和几位长老自然会命人将她送往后山,保她周全。这几日你便在风回峰潜修心性,顺势让你惠通师兄将你身上的余毒清去,等五日之后便为你举行受戒大典。”法觉看着清提欲言又止的模样,再度缓慢着嗓音吩咐道。

  “弟子,弟子明白了。”清提静默片刻,终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恭敬的回道。

  “既然如此,你便去吧,风回峰上的一切为师皆已安排妥当。”法觉微笑,对着清提挥了挥右手。

  “是,弟子清提拜别师父、师叔师伯。”清提应然,从蒲团上起身,又是弯腰行了一礼后退出了禅院的房门。

  门外,秋日的暖阳高悬,湛蓝的天空仿佛是欲滴出水般的明净,朵朵白云随风漂浮,时而转换着形态。

  他站在禅院之外,慢慢的仰头瞭望着明净的天空,眼眸清澈似水,却又含着些许的波动。秋风贴着面堂而过,那么的柔和,将他肩头披着的七衣袈裟吹起,慢慢的飘动着。

  住持、方丈,比丘戒……

  他微动了一下嘴唇,轻轻的念了一声,嘴角慢慢的向上翘起,笑的无波无谰却又满是柔和。

  片刻之后,他缓缓的垂下了眼眸,回首转身,并未朝着来时的路而回,而是顺着峰顶的另一侧山道,向着不远处的另一处山峰而去。

  那里,是风回峰……

  身后,秋风又起,拂过枝桠,一片落叶飘飘荡荡而下,跌落在他离去时脚步的所过之处,继而又被那风吹起,越飘越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