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13章 罪业

  夜愈深,扶着清提的叶子,也不知顺着林中走了多少路,终于在遥远的黑夜中,看见了隐隐的些许光亮。

  望着那道亮光,本是心慌如麻的她轻舒了口气,吃力的托着清提的身子,侧目望着他满是汗水的脸道,“清提,你怎么样了?我们快到了,你坚持一下。”

  “我没事,别紧张。”清提虚弱的笑了笑,慢慢的抬头朝着越来越近的寺庙山门看了一眼,无声的闭上了眼睛。

  灵云寺……

  ●}酷U匠*网L:永@T久=2免●`费T)看1M小7|说!9

  是的,山门前门亭的匾额上,刻着三个大字,那便是‘灵云寺’。

  片刻之后,那闭合的眼睛又缓缓的睁开,也不顾身旁急的手足无措的叶子,按住肩头上的伤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山门亭柱的下面,手在亭柱上慢慢的抚摸了一下,久不能成语。

  “清提,你在这里等会,我去敲门!”

  此刻的叶子也顾不得去留心清提的脸色,提起裙摆跑上了台阶,在灵云寺紧闭的庙门前就‘咚咚咚’的敲了起来,边敲还边大声的喊着,“有没有人啊!有没有人啊!快点来救人!”

  “呃……”

  站在山门前的清提,只觉得一阵剧痛窒息心头,整个人摇摆了几下,便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清提!”

  叶子再也顾不得去敲门,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回了清提的身边,用力的将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焦急的泪花在眼眶中闪动,哽咽着呼唤着他的名字,“清提,你醒醒啊!清提!”

  都是她!都是她!

  若不是因为她,谁又能和一个出了家的僧人为难?

  若不是她那么没用,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清提又怎么会因为分心保护她被毒箭射中?

  越想,一颗心就越疼。

  “清提,我不准你有事,不准!”叶子凝噎了一声,用自己的衣袖擦拭了一下清提额间的汗水,转头对着依然紧闭的山门,高喊了一声,“到底有没有人啊!”

  “刷刷刷……”

  在她话语出口的一瞬间,早已听见动静的两名守山门的沙弥将门推开,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皆都没有言语,脚步匆匆的顺着台阶而下,转眼行到了叶子身边关切的问道,“女施主出何事了?”

  “救他,救他,快点!求求你们了!”叶子急忙将怀中的清提松开了些许,一把抓住了小沙弥的衣袖,求乞道。

  他是她的全部,他若出事他该怎么办?

  “好的,女施主你请放……”

  “明尘师兄,是清提师叔!”

  小沙弥明尘放心的‘心’字还未说出口,边上查探清提伤势的明净惊讶的叫了出声。

  “师叔?真的是师叔!快点,你们快过来,是清提师叔!”

  明尘定睛朝清提脸上一看,同样诧异的叫了出声。紧接着明尘后明净之后出来的几名僧人也行到了他们的面前,他们同样也看见了清提的脸,自然也认得他的样子。

  “明智师弟,你快去请住持方丈,明慧我们一起把师叔抬回去!”明尘转头吩咐了一声后,众僧人也来不得多想,纷纷七手八脚的抬手也已昏迷的清提,面色凝重的向着大开门庭的寺庙内而去。

  小沙弥明净双手合十,对着呆滞在一旁的叶子弯腰行了一个佛礼,道,“阿弥陀佛,女施主不必担心,佛祖自然会保佑师叔他的伤势的,女施主请跟小僧到后院禅房休息。”

  说罢,径直的转身,在前方带路。

  叶子愣然的跟在明净的身后,眉头深锁,思绪百转千回。

  这群年纪和清提也相差不了多少的和尚们,竟然都叫清提师叔?那么这便是他出家的寺庙?

  这些年从未听他提及过……

  灵云寺。

  修行了一生本该平淡的老和尚脸上,此刻挂满了些许焦急之意,他顺着寺庙禅院的走廊而来,猛的伸手推开了门向着此刻躺在木床上,双目紧闭的年轻脸庞上看去,苍老慈祥的眼中,挂满了些许盈动的泪花。

  诸多围在清提床榻边的僧人们,见方丈法觉前来,急忙弯腰施礼,异口同声的说道,“见过住持方丈!”

  法觉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坐在床榻边为清提驱毒的惠通先行让开,自己在清提的床榻边坐了下来,手搭在了清提的手腕间。

  片刻之后,他又扯开他的衣领查看了一下被箭射中的地方,终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挂满焦急之色的脸上也恢复了往日的慈祥之意。

  “弟子惠通已替小师弟解过毒,还请住持师伯放心。”惠通上前弯腰合掌,恭敬的说道。

  “嗯,都下去休息吧。”法觉抬手示意,潜退了围在屋中的众僧,独自对着清提紧阖双眼的脸,重重的叹息一声,道,“唉,南无阿弥陀佛,罪业啊!”

  忽,一直在昏迷中的清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对着老和尚法觉喃喃的呼唤了一声,“师、师父……”

  嗓音,微带哽咽。

  “你醒了?”法觉苍老的脸上满是和蔼的笑意,伸手将清提从床榻上扶坐了起来,默念一声,“佛祖保佑。”

  “师父,弟子、弟子……”清提挣扎着下床,‘碰’的一声跪在了地上,紧紧的抓住法觉的手臂仰头看着他,许久许久都说不出一言,眼眶也微微湿润。

  三年了……

  他一声不吭的离开,已经有三年了!

  “不必说了,起来躺好。”法觉默默的摇了摇头,再度将清提扶坐在了床榻之上,叹息一声,道,“那女施主可还好?你们……”

  “弟子从未曾敢做有辱佛门之事。”清提眼波一动,急急的开口道。

  “如此便好,那为师问你,这三年你是否有怨?”法觉微微点头,慈爱的目光中又透着些许愧疚。

  “弟子、弟子不敢……,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长老们自然有长老们的打算,弟子不敢多言。”清提眼眸低垂,无声的合上了双眸。

  佛曰,不可说,一说便是错。

  这里是育他养他的地方,孕爱着万物的佛家圣地,是这里养了他十九年,将他的心修的若同琉璃般的不染纤尘。

  “罢了,既然你愿意回来,那这一切也该就此放下,你先行好好休息,其他事情无需记挂,为师自有主张。”法觉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

  “师父!”法觉不过是刚转了身子,清提便在他的身后,急急的呼唤了一声。法觉转身,不解,“说吧。”

  “弟子答应过他的,弟子答应过他的!”清提痛苦的看着法觉,一声声的重复着。

  他答应过那个人的,纵然心若琉璃又如何?

  他答应了便是答应了。

  法觉默默的看着清提,沉默了许久才缓缓说道,“痴儿,你如今心间嗔痴之念为何如此之深?你且休息吧,等你伤势好转,为师自有安排,你不必记挂。”

  “师父……”

  “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你还需要为师多说些什么吗?”法觉望着清本该明净透彻却瞬间暗藏了痛苦的眼,反问道。

  “弟子清提,没有了……”清提无声的合下了双眸,慢慢的盘膝在木床上坐了下来,轻轻的在口中念着经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

  “唉~”

  法觉深深的看着默念经文的清提,叹息一声没有说话,默默的退出了清提的禅房关上了门。

  他站在门外朝着远方闪着灯火的大雄宝殿看了一眼,轻轻的自语了一声,“南无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是罪是过无从说,也许当年的决定便是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