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沙……”

  “快快快,他们就在那里,我看见那姑娘长的很像画里画的!”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嘈杂的说话声,赫然的打破了这月色中宁静的美。声音越来越近,转瞬之间那些手中持着火把,手中拎着刀剑的一群官兵便靠近了清提和叶子所待的河岸边。

  3酷匠1网s永W4久{免rv费X。看?小RM说:

  其中,行在最前方平民百姓装的男子,拿手指着清提身边的叶子对着为首的官军说道,“大人您看,就是那个女子,和画像上的女子有七成像似!”

  为首的官军,借着火把的光亮,摊开了手中的画卷看了一眼,又朝着叶子看了一眼,转而对着身侧的官兵抬手示意,“给我抓走!”

  “清提,他们是谁?”

  显然还没明白出了何事的叶子,紧张的拽住清提的衣袖,不安的问道。

  这些人来势好凶,似乎是针对她的。可是在她的记忆中,真的不曾想起来她何时得罪过官兵啊!

  她都不认识这些人!

  “无妨,不必紧张。”清提安抚了叶子一声,上前走了几步,对着那群官军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礼道,“阿弥陀佛,小僧与叶子姑娘乃是一介游人,敢为几位官军为何要抓她?”

  “呦,一个和尚!”那领头的平民嬉笑了一声道,“莫不是带着姑娘家私奔的花和尚吧,这大半夜荒郊野外的,嘻嘻,有看头!”

  “你这人……”

  叶子气结,刚要开口反驳那男子,清提却转头对她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叶子鼓了鼓腮帮子,望着清提的侧脸,心里忽然如刀扎般的难受。

  这些年,他带着她很少在人多的地方驻足,也从未曾受过这般的侮辱。若不是她向往花花世界的一切,非要他带自己看花灯,都不会发生这一切的。

  “小和尚少说废话,看你是出家人本官爷也不为难你,将你身后的姑娘交出来即可。”为首的官军,用刀指着叶子道。

  “这位施主,叶子姑娘她从未曾做过恶事,为何要为难与她?”清提依旧站在叶子的身前,将她的身子完全的挡在了身后,低垂着的眉梢,又不着痕迹的拧了一下。

  也许,怕的便是这样的结果!

  “少废话,既然你不肯交,就别怪我们了!”

  那官军似乎也不想和清提废话,反正在他觉得像清提这样六根不净的和尚,即便砍了佛祖也不会说什么。当下,手掌一扬,身后的官兵皆都将清提和叶子围了起来,挥动着手中的刀剑像他们身上砍去。

  公文说了,宁可错杀也不可放过!

  “走!”

  眼看那些官军越逼越近,清提神色一紧,也顾不得多想,一把抓住叶子的手,拽着她顺着河岸边跑着。

  “追!”

  那人官兵眼见两人要跑,眼睛都红了起来,也撒开腿在河岸左右包抄的追着。毕竟叶子是女子,跑步也不是很快,转瞬两人便被官军反超围截住,圈在了中央。

  叶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靠在清提的身后,害怕的看着被月色反射出道道寒光的锋利剑刃,手心不由的出了汗水,一颗心苍白的疼着。

  本不该的,她为何要怕成这副模样?

  此刻被重重包围的景象,似乎她曾经遇到过,可是何时遇到的为何又想不起来了!

  “小和尚,还是舍不得你身后的小情人么?”那群官兵猥琐的笑了起来,口中还嚷嚷着,“既然出了家都舍不得情人,那就让你们做对同命鸳鸯吧!”

  说罢,晃着手中的刀剑,齐齐的朝着两人而去砍去。

  “清提!”

  就在以为自己必死的叶子,手紧紧的握住了清提的手,紧张的闭上了眼睛。然而,那刀剑入肉的疼痛却未曾传来,整个天地死静死静的,静的只剩下了心脏飞速乱跳的声音。

  她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朝着清提望去,只见往日性子恬淡若水的清提,不知何时变了模样,那一味刚毅的神色挂在他的脸上是那么深重。他的左手扣住为首官军的衣领,空荡荡的右手便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直直的抵住了他的咽喉。而另一群官兵似乎未曾想到会有此变幻,皆都震惊的围在他们的身侧不敢上前,生怕自家大人做了清提的刀下亡魂。

  他、他的武艺,竟然这般的好?竟然在她闭眼的一瞬间,便制服了手中有兵器的官军首领?

  为何以前不知道,他原来会武艺!

  “你,小和尚你想做什么?破了色戒还想破杀戒?”被刀刃抵住的官军,吓的额头都冒出了冷汗。

  “阿弥陀佛,小僧并不想与诸位施主为难,还请诸位施主行个方便。”清提面色淡淡,还是往日一般的话语,说的风清云淡。

  “你!”官军面色一怔,口气软了下来,“并非是我要与你们为难,是朝廷的事,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那你便当做从未曾见过我们即可。”清提想都未曾多想,继续挟持官军,微微转头对着身后的叶子说道,“叶子,我们走。”

  “哦。”

  叶子重重的点了点头,小心的拽住清提的衣袖,跟在他的身后慢慢的退去。

  原来,跟在他的身后,是那么的安心。

  就这么的,清提带着叶子,退出了官兵的包围圈,朝着汗水已经湿透衣衫的官军看了一眼,慢慢的松开了抵住他咽喉的剑,一把将他推了出去。于此一瞬间,他再度拉着叶子的手,奋力的沿着路跑着。

  “追!”

  身后缓过神的官兵,似乎并不想就此放弃,一声令下,退缩的人立刻又追了他们的身影而去。

  夜愈深,耳畔边皆是枝叶吹过的沙哑之声,还有就是依然紧追不舍的官兵的喝叫声。越跑,越感觉自己体力不支的叶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回头望着举着火把渐渐围上来的官兵道,“清提,他们又追上来了,你把我丢下来吧。”

  “别说话,跟我走。”

  清提眉头轻敛,同样长长喘了口气,抓住她手的那只手,握的依然那么的紧,半点也未曾有松开的意思。

  若是要松开,当初就不会承诺那人照顾她的。

  “清提,我跑不动了,你丢下我吧!”

  实在没力气再跑的叶子,气喘吁吁的又说了一句,脸上因太过疲惫而泛着些许苍白之意。

  她不愿拖累他的。

  “快,他们在那里,用弓箭射!”身后的丛林中,举着火把的官军一眼便看见了累瘫在地上的叶子,急急的指挥着背着弓箭的官兵拉弓引箭。

  “清提,你快走,别管我,别管我!”

  吓的手足无措的叶子,使劲的想将自己的手从清提的手中挣脱出来。然而她挣扎了许久,他的手还是牢牢的紧握着,任凭她用尽全身的力气也挣不脱。

  “清提……”

  叶子复杂的清提的目光,心中苦涩成片。

  她不想的,不想拖累任何人。

  “唰唰唰!”

  那弓箭无半分犹豫,齐齐的从弓弩而发,整齐的向着清提和叶子射来。清提声色一凝,顾不得再多想其它的事情,一只勾着叶子的腰,另一只手随手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上下翻飞着抵挡着漫天如蝗的弓箭,拉住叶子往后退。

  “呃……”

  箭林如雨,只在一个分心之间,一只箭便直直的射中了清提的右肩,殷红的鲜血顷刻之间便浸湿了他的衣衫,顺着他的肩头而下,红的触目惊心。

  他牙齿一咬,顾不得去拔那个箭,继续拉着叶子坐避右闪,尽量的不让她被箭雨所伤。

  “快看,那个和尚受伤了,他有戒律不能杀人,我们追上去看看。”那群官兵虽然畏惧清提的身手,但还是一眼看出了这个出家人自始自终除了保护他身边的女子,便没有出手伤过人。当下众人也是有恃无恐,又要扎堆的涌上前将叶子也清提包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