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无声,满月高悬。

  一直沉默不言的清提走在前端,嘴角挂着的,还是那抹怜尽苍生的微笑。

  手中依然捧着两盏花灯的叶子,撅着嘴巴不安的跟在清提的身侧,不时的抬眼看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越想着那些人说的话,心里就越觉得百般不是滋味。

  那些人,怎么可以那么说他们!

  “清提!”

  也不知走了多久的他们,行到了城郊的一处河岸边,叶子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情绪,叫住了他的脚步,不安的问道,“你生气了?”

  “不曾。”清提淡淡一笑,转身看着叶子摇头。

  “可是我生气,那些人怎么能那么说你!他们分明什么都不知道嘛!”叶子气呼呼的跺着脚,就这么的席地坐在了河岸边的草地上,对着泛着粼粼波光的河水说道。

  “人生一张口,世人又有千千万,遭人耳舌是再寻常不过之事。再说你都知道她们什么都不知道了,又何必置气?”清提微微一笑,也盘膝坐在了草地上,合起了眼眸念了一声佛经。

  “你总是这样,旁人说什么做什么,你都能一笑置之,可是我总也做不到。”叶子长长的舒了口气,尽量平复着心中的火气,喃喃自语了一声。

  清提,性格如他的名字一般,清淡若水,心如菩提。

  他的心,应该是很干净,很干净的吧!否则为何时时刻刻眼睛都好像有清泉在流淌而过?

  h☆最|新章7节g(上iF酷=匠.网Z

  “人世间本就是一场修行,诸多困恼也会随之而来。爱离别,怨憎会,撒手西归,全无是类,不过满眼空花,一场虚幻。即都是一场虚幻,又何必整日为那么本为虚化的一切苦苦自恼?”清提反问道。

  “虚幻?我不认为啊!就像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这些都是真实的,我能感受到,为何是虚化呢?”叶子将花灯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上,递到了清提的面前,笑着说道,“你看,就像这花灯,被我捧在手上那么的漂亮,你能说它是虚化的吗?”

  “呵……”

  清提垂眸看着叶子捧在自己面前的花灯,轻笑了一声并不言语。他将花灯从叶子的手上提起,走到了河岸边放在了水中,轻轻的划动着河水,让花灯向河中央飘去。就在那花灯即将飘到中央时,突然而来的一场风,将花灯中央燃着的蜡烛吹灭,本是斑斓的花灯顿失了颜色,再无了当初朦胧的美丽。

  清提回头,望着神色黯淡下来的叶子,反问道,“本是同物,没有所谓的美与丑,你不过是被表现迷惑,若是一阵风袭来,这些不过都是过眼之物罢了!”

  “呃……”

  叶子咬唇,默默的听着清提的话,竟然一时找不出反驳的话语。她侧目看着身侧的另一盏花灯,静默不语。

  真的,很美……

  可是这些美,都是过眼烟云吗?

  她轻吐着气息,将那盏花灯重新捧在了自己的手中,想着卖花灯的书生的话语,心许久都不能平静下来。

  姑娘心中可有惦记的人?若是有将他写下来放在灯芯中,沿着河岸放了,或许真能实现呢!

  那些人,成群结队的写着花灯乞求着愿望,都是一场虚幻么?都是一场过眼烟云么?

  不……

  忽然,叶子的眼波一动,调头直直的看着清提,缓缓的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即便当一阵风袭来,这些美丽都会烟消云散,可是它曾释放过属于自己的美,它是无悔的。”

  “你……”清提敛眉。

  “也许,我该许个愿。”

  叶子扑扇着眼睛,一张精致的鹅蛋脸在红彤彤的灯火的照耀下,泛着绯红的神采,朦胧又美丽。她吐了几口气息,眼眸弯弯的笑了起来,朝着清提深深的看了一眼,伸手在他的背篓中掏出了纸笔,悄然的转过身背对着清提,在字上写下了一段话。

  写好之后,她半蹲在河岸边,将写着三年来第一次感觉到的心思的纸,塞进了花灯之中放进了河中,指尖点着河水,让那闪烁着光华的花灯朝着河中央飘去。

  “……”

  清提静静的看着放着花灯的叶子,沉默着。

  三年了,她失去记忆三年,三年前她还是一个一十五岁的少女,她跟在他身侧这么多年,从未曾说过如此的话语。

  “清提,你看,月亮很美呢!”放完花灯的叶子,提着裙摆跑回了清提的身边,抬手指着头顶的明月,晶莹的笑意深陷眼眸。

  月圆之夜呵……

  “坐亦禅,行亦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春来花自青,秋至叶飘零,月到中秋分外明。”清提同样抬起了头,望着头顶的那轮明月,双手相合,轻轻的念了一声。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他的声音那么的轻柔,落在心上却是那么的动听。叶子抿唇浅笑,侧目静静的看着清提,心口隐隐有着一种莫名的情绪在涌动着。

  这是这三年来……

  不对,这应该是她所有的记忆中,从未有过的情绪。那种感觉,涌在心里酥酥的,暖暖的,让人无法忽略。

  呵,这是怎样的感觉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